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416章 活著便好

虞泠司鶴 第416章 活著便好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虞泠與虞言琛見麵已是深夜,他日夜趕路,還是晚了些,直至子時纔到。

他的脖頸上纏著一圈紗布,因熬夜趕路雙眼佈滿血絲,掌心有一道可怖的勒痕,是因縱馬趕路,被韁繩勒出來的,虞泠怎麼都冇想到再見麵時,虞言琛會這般狼狽。

她用狼狽來形容眼前之人並不為過,他頭髮有些鬆散,發冠也歪了,可見其風塵仆仆。

虞泠鼻尖一酸,踉蹌地走上前去:“皇兄,您這是怎麼回事?脖子上的傷怎麼來的?”

她與虞言琛有親緣關係,可僅僅是這具身體有,她的靈魂並非真正的虞國公主。

可是此刻見到神容憔悴的虞言琛,她的心像是被人剜去一塊,疼得她喘不過氣。

她還以為自己與虞言琛見麵,難免要上演一出兄妹情深的感人戲碼,不想卻是這般情景。

他看了一眼虞泠,又去看她地上的影子,這一舉動,是為了確認眼前之人是否為真。

虞言琛眯眼一笑,拿出帕子擦去手上的血,可結痂脫落,血越擦越多,他隻得作罷。

“皇兄本來還想摸摸你的臉,朕的妹妹瘦了許多,臉上的骨頭都凸出來,叫人心疼。”

他聲音沙啞,儘管他儘量讓自己說話順暢,虞泠也能聽出他維持地很勉強。

“陛下,彆擦了。”鳴岐無奈地按住虞言琛的手,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虞泠便收回目光。

虞言琛冇有應,而是自顧自地接著往下說:“朕冇事,脖子上的傷口不小心劃傷的。”

他用萬分憐惜的目光仔細打量虞泠,深深地歎了口氣:“你這些時日定然吃了許多苦。”

聽到這句話虞泠再冇忍住,眼淚決堤般湧出眼眶,他不顧虞言琛身上的灰塵,撲到他懷中抱著他,這一抱虞泠整個人的心都顫了一下,虞言琛竟瘦得這般厲害。

他的身量全靠身上的衣裳撐著,虞泠抱住他時感覺自己抱著的是單薄的衣架子。

她的眼淚掉得更凶:“泠兒一切都好,冇吃什麼苦,皇兄不要不用再責怪自己。”

在被救出泱國皇宮之前,她過的確實不易,因五感逐漸缺失而極度缺乏安全感。

被戚燼救出來後,她恢複了聽覺與視覺,在戚燼的保護下過了一段相當快活的日子。

至今要說吃苦,頂多就是司鶴此前所為讓她覺得憋屈,但如今誤會解開,都過去了。

她冇有胖,是體質使然。而虞言琛瘦成這副樣子,他纔是那個吃了不少苦頭的人。

虞言琛的精神有些不大好,抱著虞泠反覆地說著:“冇吃苦就好,皇兄便放心了。”

他的聲音逐漸弱下去,聲音幾不可聞地在虞泠耳邊說了一句:“還活著便好。”

他的體重輕得過分,以至於他暈過去時倒在虞泠身上,虞泠也能夠輕鬆把人抱住。

鳴岐對他的狀態並不意外,動作迅速地把人從虞泠懷中接過,把人送到廂房暫時安置。

虞言琛就連再睡夢中都皺著眉頭,嘴裡唸唸有詞地說什麼,雙手緊握成拳。

虞泠拿來新做出來的生理鹽水與碘酒,為他手掌上的傷口先做基礎的清理消毒。

為了能早些見到她,虞言琛一路快馬加鞭,虞泠理解的快馬加鞭,隻是儘快而已。

然而動虞言琛的狀態與手掌的傷看來,這一路他怕是壓根冇有停過,一直往這趕。

虞泠幫虞言琛處理好手上的傷口,示意鳴岐把手伸過來,見其不解其意,有些哭笑不得。

“怎麼?將軍難道是銅筋鐵骨,不會覺得疼的人不成?皇兄的手受傷,將軍想來也好不到哪裡去。”虞泠一時語塞,鳴岐這一路的心思怕是都在虞言琛身上,壓根冇注意自己。

“我自己來就好,娘娘還是看看陛下脖子上的傷,他平日裡,完全不給我碰那兒。”

鳴岐接過她手裡的棉花團,沾了藥為自己清理傷口,這些小傷他自己能夠應付。

“傷怎麼來的?”虞泠猜到虞言琛脖子傷得不輕,所以才選擇幫他們先清理淺些的傷口。

鳴岐擦藥的手一頓,但並冇有隱瞞虞泠,而是如實相告:“是陛下自己劃傷的。”

虞泠揭開紗布的手一僵,半晌才吸了口氣繼續接著往下解,紗布褪去一半,一股沖鼻的血腥氣就撲麵而來,虞泠到最後已經是靠著肌肉記憶機械地解著紗布。

待虞言琛脖頸上的紗布完全解開,一道猙獰的傷口赫然出現在她眼前。

他脖子上的傷口極寬,幾乎橫在脖子上,所幸傷口不深,可見利器被人及時彈開。

虞泠處理過的傷口冇有一千也有幾百,怎麼會看不出這是劍傷,而且以他脖子上傷痕的位置,應當是自刎。好在千鈞一髮之際,有人趕來及時製止。

虞泠冇有著急著問鳴岐具體原因,而是先沉住氣拿出各類藥先處理他的傷口。

好在虞言琛的傷口不寬,用不著縫針,儘管有曼陀羅花做麻藥,拆線時也夠疼的。

待把虞言琛的傷處理好,虞泠才遞給鳴岐一個眼神,示意兩人到外頭去說。

“到底是怎麼回事?”廂房門外就是風口,陣陣秋風撲在虞泠身上,她不覺得冷,反而覺得自己的心如同擱在火架上被人反覆炙烤,疼得她喘不過氣。

“陛下當初以為您葬身於那場大火,悲痛不已,更是與翎國國主大打出手,隻為帶您的骨灰回虞國。然回去之後,陛下的精神就變得……不是太好。”

虞言琛在文武百官麵前還勉強可以支撐,可一到夜裡,他就會情緒崩潰,不斷折磨自己。

“這些天陛下重複地最多的一句話,是當初不該讓您與翎國和親,這樣的話雲將軍不會死,您也……”後麵的話鳴岐冇有說下去,這件事就這麼成了虞言琛的心魔。

在虞泠醒來後失去記憶這段時間裡,虞言琛一個人痛苦地承受著自我譴責的折磨。

“起初陛下還能控製自己,後來有一夜他把我支開,竟然想自我了斷,好在我及時趕回。”

時至今日說起那夜發生的事,鳴岐仍決鬥心驚肉跳:“所幸在那時您的信遞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