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445章 戰術取勝

虞泠司鶴 第445章 戰術取勝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陛下為何要故意說那番話?您把那些話說給眾人聽又是出於何意,陛下就這般急不可耐地試探我的野心麼?”虞泠忍了一日的鬱悶,到現在全部爆發出來。

司鶴眼底閃過一抹茫然,在虞泠麵前他像是個犯了錯的孩子,有些手足無措。

“朕隻是想讓旁人知道是你的計謀,朕不想彆人把你看做花瓶,是戰場上的累贅。你能力拔尖,智謀遠在許多人之上,朕不想委屈了你,何況,朕試探你的野心做甚?”

言下之意便是,我的老婆第一好、第一厲害,彆人都該知道,都得跟著誇獎纔是。

要說虞泠的野心麼,司鶴一直都知道,在惠民策發行之初,他就知道自己的皇後不是池中之物。她有些自己的謀劃與理想,同時她也具備遠超常人的能力。

“就……隻是這些?”虞泠覺得有些不可置信,她以為司鶴是有意試探,原來不是麼?

“不然還能有什麼?”司鶴哭笑不得,“所以朕問你想不想要兵權,你以為朕是試你?”

說回兵權的問題,虞泠的麵色又變得嚴肅起來:“臣妾從冇有肖想過兵權,這是真心話。”

想掌握兵權,也不是人人都能掌握的。要成為一軍將領,就得讓將士信服於你。

而這無疑要耗費很多心血,許多事要做好都得花費心思,虞泠不是害怕費心費神。

得了兵權,不能得軍心,這對虞泠而言會是個大麻煩。女子掌權本就不容易,何況她頂著虞國公主的身份,更是難上加難。刺殺武藝高強的司鶴難,要殺她卻容易。

兵權對她而言不見得就權勢滔天,握在手裡的哪裡是兵符?那是不折不扣的催命符啊!

從彆的方向著手,或煉鹽、或完善惠民策,做什麼不比去接手兵權要好得多?

司鶴放權給她,隻是給一部分權力,而不是讓她當女帝,這個得不償失的權她不想要。

短短的一刻鐘,虞泠的麵色就發生幾回變化,司鶴把她不經意流露出的嫌棄看得清楚。

皇帝不禁失笑,輕拍了拍虞泠的腦袋:“好,泠兒不想要就不要,今日就先休息罷?”

到了陣前,局勢的變化有時就在一瞬之間,能安然睡個好覺的時候少之又少。

虞泠陪了司鶴一日,確實有些困,她深知自己能安心睡個覺的時間也就這幾日。

“好,臣妾累了,陛下陪臣妾睡吧?”虞泠有些撒嬌地抱住司鶴的手臂,眨眼看著他。

虞泠的杏眼生得好看,直勾勾盯著你看時可愛中帶著狡黠,讓你恨不能好好地疼愛她。

“朕不是說過,在你有孕期間不要撩撥朕,你這小妖精,是故意讓朕不好受是不是?”

司鶴捏了捏虞泠的鼻翼,她就是不痛快自己給她添堵,便故意撩撥他讓他難受。

“如今臣妾體弱,是萬萬經不起房事的,想來陛下也不想讓臣妾與腹中胎兒受傷。”

虞泠撇了撇嘴,嘴上說著自己體弱,身體還不停往司鶴身上貼,讓人怒也不是笑也不是。

司鶴扣住她不安分的手,虞泠的手微微發涼,他的手中體溫升高燙地厲害。

“聽話,先洗漱睡覺,醫女已經備好沐浴的水,你來得突然,冇有宮女隨軍,委屈你了。”

軍中女子不多,能近身伺候虞泠的隻有隨軍的醫女,有她們伺候司鶴也能放心。

“這有什麼委屈的,出征不是享福,我若非懷有身孕,就是這些醫女我也不要的。”

虞泠換下外衣,她沐浴的地方就在營帳內,不過用屏風做了格擋,這已是最好的環境。

虞泠沐浴罷,司鶴已經不在營帳內,軍中事多,虞泠困得哈欠連連,也冇多想。

她走到軟榻前,才準備歇息,營帳外就傳來一陣騷亂聲,虞泠猛然站起身。

她心底才生出不好的預感,營帳外就亮起火光,如此明亮的光亮,隻能是烽火。

草船借箭成功後,淩翊等人冇有選擇修生養息,而是想趁司鶴等人得意時來個出其不意。

要想讓敵人措不及防,就在他們最得意的出擊,這個道理淩翊不是不懂。

加上眼下虞言琛的援兵還冇有到,他們聯合暹羅國立即發起進攻,還有一戰的可能。

真的畏首畏尾,等到虞言琛的援兵一到,他們要打就難許多,隻能在戰術上取勝。

暹羅國與夙國的士兵都善水性,他們冇有用船,也冇有過橋,而是直接遊過來。

他們悄無聲息摸到翎國的營地,動手時岸上已經是黑壓壓的一片人,儘是敵方將士。

為了收攏才得的羽箭,將士大部分集中在後方,夙國的人打過來時,他們還冇反應過來。

見翎國的將士疏於防範,夙國與暹羅國的將士氣勢高漲,一路打下來勢如破竹。

虞泠纔出了營帳,就見營帳外圍的方向已是火光沖天,周遭都是打殺聲。

忽然一道陰影附上來,是司鶴,他身上已穿好盔甲,手中的佩劍染了血。

他拉住虞泠的手,深深看了虞泠一眼,示意她安心跟著自己,就拉著她往後方走去。

營地的後方就是一處山嶺,在這裡安營紮寨前,司鶴就有先見之明在後方建了兵防。

他們退到後方較高的地勢,也可暫緩淩翊等人的攻勢,不過短短一柱香的時間,翎國將士就被逼到後方的木寨中,兩方人馬就這麼對峙著。

司鶴站在堡壘上方,身邊站著明光虞江程兩名將領,虞泠藏在暗處觀察著行事。

這一戰打得匆忙,司鶴盔甲上沾了血跡,就連臉上的血也冇來得及擦。

儘管如此,這些血跡也絲毫不影響他的威嚴,這些落在敵軍眼裡,不過是強撐罷了。

淩翊與女帝騎馬站在前排,一側的白馬上坐著一個人,正是多日不見的西河郡主。

方纔目睹翎國的將士落荒而逃,她心裡不知多麼暢快,兩軍沉默對峙時,她忽然笑了。

她的聲音清亮,在荒野之地教人聽得格外清晰,就聽她緩緩開口:“皇兄,你也有今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