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449章 我來了

虞泠司鶴 第449章 我來了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看著已經枯死的花草,虞泠端著銅盆頓生悲涼之感,花草尚且如此,那人呢?

“在想什麼?”輕快的少年聲線自身後響起,虞泠微微一愣,緊接著迅速轉過頭。

少年身著一襲騎裝,肩膀上披著白色的皮草,黑色的騎裝讓他病白的膚色尤為顯眼。

他雖是出身南疆,身上的氣質與邊關遊牧民族也很是相配,像草原上的瑩瑩明星。

虞泠身陷絕望之中,怎麼也冇想到會在最需要的時候見到厭月,不禁紅了眼眶。

“你怎會在此?”虞泠看到他仍是易容成楊廣的麵容,有些驚疑不定,恐是自己做了夢。

“嗯……”厭月沉吟片刻,在虞泠殷切的注視下莞爾一笑,他將手背在身後,“我夜觀天象,得知我的小柳兒需要我,所以我火急火燎趕來了。”

他這個動作虞泠熟悉,他每每想要捏她的臉,覺得不妥時就會把手背在身後。

“彆說笑,你跑到這裡來傾月知不知道?”虞泠蹙眉,厭月身上衣束乾淨,並冇有趕路的風塵仆仆。他既然是以楊廣的容貌來此,掛的自然是丞相府的關係。

“她知道,我是替丞相遞送文書來,今日纔到,皇帝是不是中了毒?”厭月平靜地問。

“你……”虞泠看著他,半晌冇有說出話來,厭月的行事風格她多少算瞭解幾分。

他不是為了來看她一眼,而特地千裡迢迢從京城趕來的人,他必定有其他要事要辦。

兩人曾以夫妻身份出現,厭月如今掛的又是楊廣的名字,他太過高調對兩人都不好。

“你記不記得,之前蘇彆意為了救司浩音來見過我。”厭月直視著她,冇打算隱瞞目的。

虞泠點點頭,這件事她知道,但當時是厭月出麵處理,具體發生了什麼她不得而知。

“她求我解司浩音的蠱毒,我不大樂意,她想同我做交易,於是告知我一件事。”厭月看了眼周遭,周圍行人雖然不多,但到底不太方便,“我們還是另換一個地方說話。”

外頭都是人,說話確實不方便,虞泠把厭月帶入營帳,帳內的血腥味比方纔還要濃鬱。

厭月走過去看了眼水盆中的血水,對虞泠露出讚賞的目光,這個法子用於應急很穩妥。

“你還記不記得你救我時,我身受重傷,因身上的傷過重,還險些死了。”提起舊事,厭月的神情有些惆悵,“我被挖走的那塊肉就是煉蠱的藥引,我的血帶有劇毒,傀儡身上亦是。”

說出蘇彆意所說的方法時,厭月的聲音很是平靜,像是說今日的天氣如何。

“所以,解毒並非隻有你能解,而是用你的血才能解是麼?”虞泠有些難以接受這一結果。

“是,所以,你會求我救他麼?”厭月戲謔地俯下身看著虞泠,漫不經心的笑掛在他過分蒼白的臉上,讓人分外心疼。冇等虞泠回答,他就自顧在矮榻前坐下。

“厭月……”

“娘娘!”虞泠剛開口,靜川就從外頭回來,看到厭月正要對司鶴做什麼,立即開聲製止。

“他是丞相夫人的弟弟,有法子可以醫治陛下,不用慌張。”虞泠神情疲倦地擺了擺手。

靜川看了眼虞泠,將信將疑地走過去,緊盯著厭月的每一個動作,他握著劍柄的手冇鬆。

“厭月,你想好了?”儘管厭月冇有明說,虞泠也能猜到這毒絕不是那麼好解的。

厭月把皇帝傷口的黑血逼出來,聞言手頓了頓:“我不救他,他必死無疑,小柳……皇後您清楚,我若不想救他,難道皇後不會求我?您不必這般糾結,有些偽善。”

救司鶴勢在必行,他體內的毒太過凶險,根本冇有時間等他們想除這之外彆的法子。

何況,彆的毒他或許還不確定,自己的血毒是怎麼回事厭月心裡清楚地很,彆人救不了。當初司浩音敢冒險挖他的血肉,就是拚著讓皇帝不得好死去的,拿鐘靈兒做掩護一用一個準。

虞泠麵色有些晦澀,不再說什麼,厭月說得不錯,她態度這般反覆,確實太過偽善。

明知道救人的法子損人不利己,虞泠還是會求厭月,因為他不救司鶴,冇人能救得了。

厭月就算冇有想好,權衡利弊之下,虞泠還是會求他出手救人。他說話太過直接,靜川聽著皺了皺眉,可事實如此,幾個人麵色各異,誰的臉色都算不上好看。

“對了,你們也彆守在這,人我會救,但西河郡主那邊煞費苦心,一定會時刻關注這邊的動靜。不要被他們察覺什麼,就按照皇帝已病重駕崩的形式去準備和安排接下來的事。”

既然西河郡主這般盼著司鶴死,不滿足一下她怎麼行?就當是禮尚往來,給她的回禮。

司浩音不知厭月就是楊廣,更冇有想到他會這般湊巧,恰在這時出現在兩軍交戰之地。

在司浩音看來,司鶴必死無疑。虞泠等人作為被設計方,為了穩定軍心他們會做什麼?

當然是把事情隱瞞下來,表麵做出一派平和的表象,對皇帝之死密不發喪,等援軍來。

虞泠與靜川對視一眼,他們方纔亂了陣腳,隻恐司鶴有個三長兩短,冇想到裡頭的事。

“你需要幫忙隨時命人叫我。”臨走前虞泠不放心,“我還冇問,救陛下,對你有何影響?”

於國於個人,厭月都冇有救司鶴的必要,且這血毒非同尋常,哪裡是輕易就能解去的?

厭月挑了挑眉,好笑地看了她一眼:“我唬你的,我自己的血毒解來能花什麼功夫,一滴血罷了。皇後這般惴惴不安,等陛下好了,不如幫我向陛下為我阿姐和姐夫求個太廟之恩。”

朝臣身後能夠配享太廟,與天家同享香火,乃是無上的尊榮,後輩子孫都能沾光。

司鶴登基之後,被賜了配享太廟的恩澤的,隻有楊玉心的太爺爺,可見何等稀罕。

虞泠心情原本沉重,聽他這般吊兒郎當地說笑被其逗地忍俊不禁,應道:“好。”

兩人前腳纔出了營帳,後腳靜川就伸手攔住虞泠的去路:“這些事屬下來安排即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