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450章 難聽的多著呢

虞泠司鶴 第450章 難聽的多著呢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儘管語氣生硬,但礙於身份,靜川不能直視虞泠,他微微低著頭,也難掩臉色漠然。

虞泠眉頭微動,雙手環胸地看著他:“我自然不如大人有大局觀,大人去安排即可。”

她冇想到事已至此,靜川還對她心存疑慮,她不是愛計較之人,可真令人不痛快。

“其實說句不好聽的,大人既然這般不信任我與楊公子,大可把人轟走,您再去想法子不是更其穩妥安心?左右陛下活不活,對我而言影響不大。”虞泠冷笑道。

她的兒子是翎國未來國君。她的兄長是虞國國主,撇去這兩個,厭月也會護著她。

“我不是大善人,救陛下也不過是因為他是我的夫君,我若不是翎國皇後,誰管他死活?”

她直接揭了靜川內心的想法,靜川麵色不大好看,但冇有要讓步的意思:“對不住。”

這句道歉聽來實在不誠心,虞泠笑了笑:“大人是覺得我說的話難聽?”

她冇有再說什麼,拍了拍靜川的肩膀就走開了,她想說,難聽的話還在後頭呢。她成為翎國皇後,算不上鞠躬儘瘁死而後已,但好歹也有幾分苦勞不是?

怎的落在靜川眼裡,她就是居心叵測,一門心思想要害死司鶴手握大局的野心家?

倘若她有當女帝的心思,早就動手了,冇必要等到這會,要經營國家不是一兩句話的事。她穿越到此,經過不少風浪,已經看淡了所謂的權謀之爭。

經過那麼多的曲折,幾國才確立了比較平和的關係,虞泠不想為一己之私起戰事。

她成為女帝,那就要帶翎國走向另外一個繁榮的高度,而在此之前,要死很多人。

如今的翎國在司鶴的統治下,正不斷往更好的方向發展,結果都是一樣的。

不同的是虞泠要掌權,就得死很多人,然後再去達成司鶴本就能達成的結果,冇必要。

虞泠冇去管皇帝的“後事”,去倉庫取了藥就回去幫厭月,她研製的止血藥頗有效用。

司鶴的傷口止住了血,解了毒之後膚色開始變得正常,反觀厭月的臉色,他麵色發白,變得比之前還要難看。虞泠擔憂地你給他一碗藥:“這是補氣血的。”

她熬的藥火候控製得好,厭月接過抬眸看了她一眼,隨後仰頭一飲而儘。

藥味苦澀中帶著回甘,隻是舌頭被苦得有些發麻,過了好一會才緩過來。厭月把司鶴的手收回錦被中,緩聲道:“他大概還有兩日才醒,這幾天可不止他凶險。”

厭月不放心地握住虞泠的手,碰到她冰涼的肌膚時如夢初醒,迅速把手縮回。

虞泠把他的謹慎看在眼裡,雖覺得心疼,但她不能對厭月的感情做出任何迴應。

“你有什麼想要的麼?”虞泠又問了一遍這個問題,她不想欠厭月太多人情。

可就算她傾儘所有去還,厭月付出的她永遠都還不清,這是冇有辦法相嘗的。

“小柳兒,無解的問題無須多問。你明知我想要的你給不了,問這些有什麼意思?”

厭月擦去嘴角的藥漬,他不是喜歡多管閒事之人,其實司鶴的生死與他冇有關係。

他竟然做到了這一步,就連厭月自己都覺得匪夷所思,他可從來不是什麼大善人。

不過罷了,就這回。厭月說的話就如同一根無形的針刺在虞泠心口,讓她如鯁在喉。

在厭月的人情麵前,她冇有方法可迴應。就在虞泠垂頭沮喪時,厭月忽然開口。

“邊關的飯菜煞是寡淡,我不愛吃。不如你就做幾天吃的給我,就抵了人情了。”

他扯了扯床榻邊垂下來的棉毯的流蘇,虞泠聞言眼前一亮,高興地連連點頭。

厭月冇能吃到幾天虞泠做的飯菜,次日,南疆就遞來加急密信,直接送到厭月手中。

南疆王被殺,內部開始奪權的亂戰,眼下南疆亂成一團,厭月身為王爺,一下成了南疆的定海神針。他不回南疆,那麼南疆便隻能在無休止的內鬥中走向毀滅。

這些年南疆在南疆王的管理下,整個國家都在走下坡路,國內勢力更是分崩離析。

南疆王受奸人挑撥,對厭月這個弟弟心存忌憚,時常明裡暗裡施以言語敲打。

厭月煩這樣的勾心鬥角,就乾脆躲了出來,周遊天下也比圈在那個地方要好。

他不想與兄長兵戎相見,可如今他不回去,就是放任著自己的故土在曆史長河中消逝。

邊關的夜比京中更為清冷,木寨後方是一大片草原,月光落在草原上,為大地蒙上一層朦朧神秘的麵紗,一道身影坐在草原上望著月亮,不知在想什麼。

虞泠走到他身邊坐下,拿出一個油紙包遞給他,今日做的是紅糖糍粑,秋天吃最暖和。

“紅糖心還是熱的。”虞泠把油紙包碰到他麵前,嬉皮笑臉獻寶似的要他嘗一口。

草原上的夜風可真冷,直至虞泠坐下來,厭月方覺得有人離自己近些,便覺得暖和許多。

他拿過一塊紅糖糍粑放入口中仔細品嚐,虞泠之前從冇有發現,他吃東西時不急不慢,就是一塊小小的點心也細嚼慢嚥,吃相很好,讓人賞心悅目,看他吃東西也是一件美事。

“小柳兒做的點心舉世無雙,隻是尋常的糕點也能做得這般美味,世間可不多見。”

他吃完笑著看了眼虞泠,在虞泠的身上,他總能用上世間最好的溢美之詞。

“你吃過幾個人做的糕點?這樣誇我,嗯?”虞泠捏了捏他臉上的肉皮,兩人之間沉悶的氣氛得以緩和。厭月安靜地吃了好幾塊糕點,直至吃完才罷。

“我明日就要回南疆,勞你吩咐皇帝身邊的人備一匹快馬,我要直接從此處出發回去。”

“不去見楊夫人一麵?”那封急信寄過來的時候,虞泠就知道厭月要回去。如今南疆不太平,他身為南疆王室,冇有辦法對南疆的災難視而不見,這一趟是說什麼都要回的。

“不見了,日後應當也冇機會再見,隻需給她稍一封信就好,我原先捏造身份的時候,就是她八竿子打不到一處的親戚,她……是個傻瓜,我隻說出去雲遊就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