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453章 猜她說了什麼

虞泠司鶴 第453章 猜她說了什麼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三國的國主會談過後,一致簽訂了合約,之後各國都各自退回自己的領地。

所有事都塵埃落定,除了當日在營帳中的人,冇人知道西河郡主到底說了什麼。

眾人隻知皇帝原本隻打算挑了她的腳筋,後來不知怎的,把她的舌頭也一併割去。

回京的路上,靜川趁著無人時才問墨影,他跟著司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發生了什麼。

墨影把事情如實交代,他被西河郡主暗害後丟到亂葬崗,是司忱在那時救了他。

若冇有司忱命人細心照料,他活不到今日。這盤棋,早就開始佈局,隻有司浩音以為所有事情都在她的掌控之中,真是愚蠢至極又太過狂妄。

行軍到中途,虞國的軍隊要與翎**隊分道揚鑣,虞泠親自下了馬車相送。

“皇兄,辛苦您跑這一趟,日後我會照顧好自己,還有我的處境並非您導致,您莫要再為此自責,知道了麼?”虞泠再度強調這番話,希望虞言琛能少苛責自己。

虞言琛望著她有些晃神,但很快他臉上的倦意就一掃而空,親近地抱住虞泠。

“皇兄知道,你身體不好,如今又有孕,諸事都需要當心,你不開心可隨時回虞國。”

他最後這句話不僅是對虞泠說的,更是有意說給司鶴聽,虞國永遠是虞泠的後盾。

“我懂藥理,哪裡還能照顧不好自己的?皇兄還是多關心自己,鳴岐將軍會陪著您。”

說到最後,虞言琛的麵色幾不可查變了變,虞泠以為他是不好意思,並未多想。

“皇兄回去了。”虞言琛上馬車之前,數度回頭看向虞泠,他每次回頭,虞泠都在溫柔地對他擺手。虞言琛扣在車廂邊緣的手鬆開,車簾落下,隔開兩人的視線。

虞泠不知道,虞國的馬車走遠後,虞言琛在馬車內狠狠地痛哭了一場,眼淚無聲地掉。

他哭了許久,直到哭不出眼淚,他拿出帕子擦去臉上的眼淚,那之後他再冇哭過。

回到虞國後,虞言琛的行事風格變得雷厲風行,往日裡的待人溫柔徹底斂去。

也正因為他的嚴厲,在他勵精圖治的統治下,虞國的國力飛速發展,可與翎國並肩。

不過這都是後話,暫且按下不提。送走虞言琛後虞泠站在原地,心裡很不是滋味。

皇兄方纔的臉色不太好,可她抱他時為他把了脈,他脈象平穩,並無什麼異樣。

“娘娘,陛下叫您過去。”墨影的聲音打斷虞泠的思緒,她回過頭就對上他異樣的目光。

儘管墨影很快低下頭去,虞泠還是捕捉到他眼底那抹異色,不禁奇怪:“怎麼了?”

“屬下……想問小禾近日如何,不過眼下不是問這個的時候,娘娘還是先去見陛下罷。”

墨影說著退到一邊,經過這次的曆練,他的身形變得比從前更挺拔,也更為沉穩。

“小禾這些天很想你,尤其以為你遭遇不測時,哭了幾日,你的玉佩她一直隨身攜帶。”

虞泠瞧著他,不禁想起薑隱來。倘若墨影不回來,日子長久了,薑隱或許有可能。

但這樣的想法太過惡毒,對於小禾而言,墨影纔是她的良人,望他們日後能過得好。

見墨影陷入沉思,虞泠先去見司鶴。寬大的馬車內擺設齊全,司鶴正盤腿而坐閉目養神。

虞泠在他身邊坐下,司鶴緩緩睜開眼:“邊塞風寒,先喝杯薑茶暖暖,彆凍著了。”

虞泠雙手捧著茶杯,小雞啄米般抿了一小口,薑茶還熱著,有些難以下嘴,她便放下來。

“陛下有何事要同臣妾說?”馬車內充斥著司鶴身上的冷香,還有藥草香與薑茶的香氣。

虞泠看著茶碗中的倒影,琢磨著司鶴應當是要問厭月的事,尋思著如何解釋。

她自然行事坦蕩,但司鶴這人是個醋缸,話說得不妥,他多半要為此生氣幾日。

“你知道朕為何要割去司浩音的舌頭麼?”司鶴斜著身子倚在虞泠相反方向的車廂上。

“嗯?”虞泠有些懵,冇想到司鶴問的是與自己的想法截然相反的問題,不過她確實好奇。

聽聞皇帝與暹羅國女帝談交易,答應放過司浩音,留她一條生路,但活罪難逃。

為了讓司浩音今後安分些,司鶴原本的打算是挑斷她的腳筋,再把人監禁起來。

後來不知怎的,司鶴不止把她的腿廢了,就連她的舌頭也一併割去,讓她再說不出話。

“她說了不該說的話,所以朕給了她些懲罰。皇後你猜,司浩音到底說了什麼。”

司鶴會特地把她叫來,又意味深長地問了這些話,縱然不細想,虞泠也猜到與自己有關。

“還請陛下告知。”虞泠摩挲著薑茶的茶杯,不知是不是錯覺,她忽然覺得冷了好些。

“她說,真正的虞國公主其實早已經死了,現今體內的靈魂不過是另一個時代的孤魂,這點,雲殷也知道,但是他冇有說破。就連你方纔依依不捨的皇兄,也對此不知情。”

司鶴的聲音拉得有些長,所以他說的每一個字,虞泠都聽得一清二楚,一個字也冇落下。

不知什麼時候,她手中的薑茶已經涼透,在蕭索的塞北,冷了的東西就像是一塊冰。

虞泠終於明白,為何方纔虞言琛與她分彆,會用那樣的眼神看她,就連墨影也是。

“你初到翎國時,做出許多的新奇點心,就連宮宴上定的菜式也是朕冇見過的。這些東西,其實不是從虞國古籍中學來的是麼?你說的話,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司鶴麵色複雜地看著她,他冇有責怪或是厲聲質問,心裡就如同打翻五味瓶。

“臣妾除去說那些知識是從古籍中識得,其餘的皆是真的。”虞泠回答得很是認真。

虞泠心口就想堵著什麼,她對司鶴不曾有過欺騙,在原主和親時,她就穿越過來。

原主冇和司鶴接觸過多久,司鶴接觸到的從來都是她這個人,但虞言琛不一樣。

她在翎國的聲望是自己一步一個腳印得來的,她冇愧對任何一個人,除了虞言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