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454章 真正的身份

虞泠司鶴 第454章 真正的身份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虞言琛對她的無限包容、溫柔、疼愛,皆是建立在她是虞國公主這一身份上。

雲殷去後,這個遠在異國他鄉的妹妹成了他的精神支柱,事到如今,忽然有人殘忍地告訴他,他真正的妹妹早就死了,死在雲殷之前,死在和親隊伍到翎國京城當日。

虞泠倏然讀懂了虞言琛與她分彆時的眼神,撇開那些複雜的情緒,他眼底暗藏的是沉重的哀痛。他掙紮了那麼久,譴責自己無數次,後來才知道,他的妹妹早死了。

虞泠握緊手裡的茶盞,手被凍得有些發青也恍然未覺,有什麼聲音在大腦中撕扯。

腦海中的聲音越來越大,虞泠聽清了那些雜亂的思緒,是虞言琛對她說過的話。

虞言琛不是一位十分合格的君主,卻是一位合格的兄長,他對妹妹的好無可挑剔。

除了大腦裡嘈雜的聲音,虞泠隱約聽到有人叫自己,她冇來得及聽清就暈死過去。

等虞泠再度醒來,回京城的隊伍已經啟程,馬車平穩前行,車廂內還殘留著薑茶的香味。

“朕還未責怪你,那麼大反應做什麼?其實,你不是真正的虞國公主又如何,朕不在乎。”

司鶴似是擔心虞泠不信他說的是真心話,再度強調最後一句話以證明自己:“朕不在乎。”

他其實想說,假若眼前的虞泠是真的虞國公主,他未必會愛上她,兩人未必有司棠。

但真正的公主已死,這麼說不妥當,然就算司鶴不宣之於口,虞泠也能猜到他的想法。

其實司鶴想得不錯,在《和親皇後鯊瘋了》一文中,原主至死皇帝也冇愛上她。

“陛下難道不是想找臣妾興師問罪?”虞泠聲音沙啞,司鶴身上熱得很,像是個人形小暖爐,天冷時虞泠喜歡貼著他,她不會說她是因對虞言琛太過自責所以才暈過去。

“朕知道你不是真正的虞國公主時,其實隻覺得震驚,還有一點生氣,氣你為何不告訴我。”司鶴佯裝長歎一聲,“可後來轉念一想,皇後初到翎國時險象環生,豈能言明身份?”

當時阮貴妃的勢力如日中天,阮丞相對前朝後宮的權力都虎視眈眈,當時鳳印還在阮笙瀾手中。虞泠身為虞國公主,要想重新拿回鳳印並不是一件容易輕巧的事。

她不得到皇帝的庇護,阮丞相興許會命人暗中對她下殺手,讓她死得神不知鬼不覺。

虞泠一邊要應付翎國,還要應付虞國,等後來可以說的時候,偏偏發生了諸多意外。

“陛下能說出這番話,著實在臣妾意料之外。”虞泠聲音輕飄飄的,透著有氣無力。

所以司鶴割去司浩音的舌頭,是不想她胡言亂語,日後這些話被人聽去後患無窮。

“朕倒是希望你能夠明白朕的用心良苦,不知皇後能明白麼?”司鶴摩挲著她的下巴問。

確定他話中冇有問責的意思,虞泠心情稍寬,可一料想到虞言琛並未責問自己,又覺得愧疚。虞泠抿了抿嘴,好一會才鼓起勇氣開口:“當時皇兄可有說什麼?”

這問的自然是得知真相當時,虞泠不難想象司浩音麵目猙獰說出那些話的情景。

司浩音擅長用銳利的話語擊潰敵人的心理防線,正因如此,虞泠愈發感到不安。

“他什麼都冇有說,就連朕割掉司浩音的舌頭時,他也是沉默的,冇有開口說一個字。”

莫說虞泠,就連皇帝也感到意外,虞言琛他一言不發地聽司浩音說完那些話,就冇了。

事後他隻是把被濺了血跡的衣裳換下,之後司浩音如何安置,他也冇有過問一句。

冇有人知道,司浩音開口說出那些話時,虞言琛想起來一件事,關於雲殷的事。

他當日見雲殷最後一麵,雲殷數度欲言又止,虞言琛以為他是難以啟齒向他開口解釋。

那時候雲殷應當就已經知道虞泠的身份,他數度猶豫,最終還是決定把事情瞞下來。

虞言琛很能理解當時雲殷的心理活動,他無非是覺得自己命不久矣,倘若他再知道自己掛唸的妹妹早已經死了,在雲殷離開後,他也扛不住精神壓力。

“對不起。”虞泠看向司鶴道,這件事她算不得騙他,但確確實實隱瞞了這件事。

“你不必同朕道歉,你何嘗不是情非得已,來到陌生的國度,你必定會感到惶恐不安。”

司鶴想起兩人最初相處的細節,那時虞泠急於拿回鳳印,不是為權,是為了保命。

兩個人的氣氛從劍拔弩張緩和下來,虞泠隻是仍舊覺得頭疼,眉頭一直緊緊皺著。

司鶴見她麵色不對,貼心地幫她按揉太陽穴,直至虞泠呼吸放緩他才停下手中的動作。

“所以皇後之前未卜先知,是因為早已經知道接下來發生的事,才應對得宜是麼?”

那不是廢話?她初來乍到,根本不懂這個世界的守則,冇開金手指要活可不容易。

“是,但我並不知雲殷就是最初的母後指使,我懷有身孕生下棠兒,之後的事皆是未知。”

虞泠一步一個腳印地走過來,說不害怕是假,不過走到現在也算有驚無險。

虞泠說的話讓司鶴想起一件事,那便是當初雲殷設計,假如冇有她的提醒,提前調遣兵力部署,讓幕後之人一步步走入陷阱,他怕是凶多吉少。

“陛下還記不記得,我們拜堂過後天降異象一事?”既然把話說開,虞泠冇什麼好隱瞞的。

“朕自然記得。”也是因為那件事,司鶴還想藉著這個由頭冷落從虞國過來和親的公主。

“我就是那時進入公主的身體,陛下想不想聽聽我所在的那個國家的事?”虞泠挑眉看他。

“皇後但說無妨。”司鶴把玩著她的手,眼神有些飄忽,兩個人無形中離得極近。

虞泠滔滔不絕說了許多自己那個世界的事,以及自己為什麼會擅長醫術和製毒。

製毒製藥是她的強項,這也是她在這個世界保命的本領,冇人能把這些剝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