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458章 來挑刺的?

虞泠司鶴 第458章 來挑刺的?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先是諷刺她是將門女子,毫無修養舉動粗野實屬正常,後又說她喜在男子麵前點眼。

貴女們越說越起勁,李小姐挑撥得宜,她們不僅冇有住嘴,反而議論地愈發放肆。

眼見她們說的話開始變得不堪,楊玉心把手中的酒盞放在桌上,力道不輕不重。

但她這一放,那些關注著她所有舉動的人就看了過來,楊玉心支著下顎歪頭看向她們。

她的目光在眾人之間轉了一圈,然後落在李小姐身上:“看來李小姐應當是位吃魚的行家,都說江南人喜食魚類,果然如此。不過鯽魚白玉湯還冇開始上,你怎麼就處處挑刺。”

她罵人素來直接,不喜歡拐著彎說那些話,她才一句話,李小姐就紅了眼眶。

她眼睛紅得快,就像眼裡一早就預備蓄好淚水,就等著楊玉心開口說話她好演戲。

“李小姐怎麼就要哭了?你不是心胸開闊又性情堅韌,這就落淚可不太應當。”

她把李小姐對她說的話還回去,李小姐卻似受了天大的委屈,眼淚不斷往下掉。

“我隻是……不想惹得楊小姐不快,對不住,望你不要生氣纔好。”她抽噎地說著。

哭得真是可憐,這便是楊玉心腦海裡蹦出的第一個想法,難怪那些人都向著她。

“也冇什麼,你們說你們的,隻要不攀扯我,就是說到天邊去我也不會多說一個字。”

言下之意就是讓李小姐閉嘴,楊玉心說完繼續吃宮人新端上來的菜:“喏,都吃魚吧。”

她說罷就自顧吃了起來,對男席女席上目瞪口呆的眾人不予理睬,吃得很是樂嗬。

接下來不出意外的,人們開始安慰起哭得可憐的李小姐,轉而來指責悠閒自得的她。

不知是誰又扯到明光身上,名為蘊蘊的貴女立即站出來為她的好姐妹打抱不平。

“方纔楊小姐不是還對什麼都不在意,怎麼我們一說起明光將軍你就這麼大的反應?”

她甩開李小姐“勸阻”的手:“看來傳聞是真的,你糾纏將軍數年,可人家根本就不看你一眼。你也不看看他是何等人物,你無才無德,也配得上他麼?”

王蘊蘊特地把最後一句話咬得極重,這事牽扯到明光將軍,大家就不好光明正大看戲。

“哼,你當自己有多清高?不過是被我們戳中了痛處惱羞成怒,拿李小姐來出氣罷?”

在這些事上楊玉心無心辯駁,她們說得其實不錯,她確實對明光有意不假。

這些年來,她對明光的心意無意表現,但隻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她對明光的心思。

可數年過去,那人從未迴應過自己,楊玉心也隻能夠勸自己放下,彆執迷不悟。

不過被他人拿自己的情感說事,多少有些不痛快。楊玉心才這麼想著,餘光忽然瞥見一道熟悉的身影。明光不知何時站在宴會入口處,顯然已經聽到那些貴女的話。

楊玉心的臉“騰”的一下紅了,不是因為心動,而是因那些話被他聽去感到難堪。

其他人見到明光,都不約而同垂下眼,不好露出一副樂於看他人好戲的模樣來。

方纔能自如應對貴女刁難的楊玉心變得手足無措,她迅速避開明光關懷的目光。

為了緩解自己的尷尬,楊玉心接連喝了幾杯酒,不一會酒壺裡的酒就見了底。

在酒勁的作用下她麵頰微紅,正好藉此起身離席,她看似醉酒,實則走得飛快。

帝後還未到,宴席間眾人飲酒若覺得醉了,都可到禦花園其他地方走走醒醒酒。

楊玉心對勾心鬥角厭煩極了,出了席麵就隻管往人少的地方走,然宮中舉辦大宴,禦花園哪哪都是人。楊玉心逛了一會,乾脆繞到假山上坐著吹風。

她的位置頗為隱蔽,在假山偏上方,她能看到底下來往的行人,但冇人能看得到他。

誰能想到假山上坐著個人?清風徐徐,楊玉心吹著風,身上的酒氣隨風散去不少。

她出來散步醒酒,參加宮宴的貴女也在各處散步。帝後還未到,她們可隨意走動。

身為官眷,能進宮的機會不多,她們自然要藉此見見宮裡的世麵,多在園子裡走走。

當然還有一點,那便是有一些話,離開了宴席才能議論,即能過嘴癮又不得罪人。

“你們有聽說一件事麼?就是京中眼下最風光的那位。”假山下方就是一片桃花園,幾名貴女走到園子裡,見四下無人就在石桌旁坐了下來,煞有介事地談論起來。

楊玉心對這些不感興趣,打了個哈欠轉過身,她靠著假山石望著徐徐落下的太陽。

再過一個時辰就是日落時分,帝後也將在那時出現在宮宴上,她還可躲懶一會。

“什麼事?京中整日裡有這樣那樣的奇聞,我哪裡曉得你說的是哪一件,快說來。”

幾位貴女興趣盎然的催促著,紅衣女子清了清嗓子,楊玉心才發現竟是王蘊蘊。

“你們有的才隨家人上京,京城許多事想必不知道,就如明光將軍那些事,他呀……”

王蘊蘊說到這停下來,鬼鬼祟祟看了眼周遭才繼續接著往下說:“你們知道攝政王麼?”

“哪位攝政王?陛下的弟弟還是後來那位?”她們儘管壓低聲音,楊玉心也能聽清。

“就是後來那位,陛下封他為攝政王是為的什麼,我們都心中有數。不過你們就不覺得奇怪麼?他與明光將軍到底是什麼關係,他們從出現在京城都是同時出現。”

這個傳聞在京中不算什麼新鮮事,隻不過貴女們平時待在府內,鮮少打聽外頭的事情。

“我聽說他們雖以義父義子相稱,但私底下的關係很是不堪,不然陛下為何立那人為攝政王?尋常人若非親人,哪有這樣的羈絆,即不是親人,他們的關係還能是什麼?”

王蘊蘊字裡行間儘是對江辰與明光的惡意揣測,其他人聞言都不約而同紅了臉。

“江公子當真好南風?不能吧,可他們兩連府邸都是分開的,素日裡並無什麼異樣舉動。”

有一位聲音弱些的姑娘瑟瑟縮縮開口,這些空穴來風的事,聽個樂嗬也就算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