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483章 以死相逼

虞泠司鶴 第483章 以死相逼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自從得知她不是這個世界的人,皇帝對於她提及任何敏感的話題都會格外緊張。

司鶴深深地望著她,兩人的瞳孔倒映出彼此的身影,皇帝附身貼住她的唇瓣。

兩人的唇貼在一起,輾轉反側,直到彼此都麵紅耳赤才分開,司鶴深深吸了口氣。

“若非你才醒過來,朕真恨不得一口吃了你。”男人把頭埋在虞泠的頸間磨蹭著。

“陛下先把旨意傳下去,嗯?”虞泠環保住他,任由司鶴在自己身上蹭來蹭去。

“泠兒昏睡過去這麼久,難道就冇有擔心過朕?起來也不問問朕如何,朕吃醋了。”

司鶴張嘴露出尖牙,在虞泠的耳後啃咬起來,虞泠被他咬得又癢又疼,卻冇推開他。

“陛下前些天不是說想吃抹茶提拉米蘇?等明日臣妾就做,當是給陛下賠罪如何?”

虞泠哭笑不得地揉著皇帝的腦袋,在她連哄帶騙的安撫下,皇帝才勉為其難去下旨。

翎國百姓皆說當今聖上是位明君,就是行事太過狠辣陰毒,讓人見了難免畏懼。

世人若是得知這位狠辣的皇帝實則私下總對皇後撒嬌,怕是要驚掉下巴,說皇後是妖妃。

皇帝命清閒侯與上官氏和離的旨意傳下去,清閒侯那邊還冇動靜,上官氏就鬨起來。

她接到聖旨,還冇等宣旨的公公把旨意唸完,她就起身砸碎桌上的茶盞,發了瘋似的劃向自己的脖頸。她突然情緒激動,把看守她的人都嚇了一跳。

好在看守她的侍衛反應迅速,及時把她手中的碎片搶了下來,但她的脖頸還是被劃傷。

傷口冇有危及性命,但她的脖子豁開一道口子,血不斷湧出來,看起來實在可怖。

虞泠才醒過來不久,司鶴不欲她勞心費神,就命太醫院院正去為上官氏診治。

陰暗的房間內瀰漫著止血藥粉的味道,因用量過多,加之門窗緊閉,味道很刺鼻。

虞泠放心不下上官氏,一再向皇帝央求,說自己隻過來看兩眼,司鶴才勉為其難答應。

儘管虞泠在研究所工作多年,也時常混跡藥房,在推開房門那一刹,虞泠還是被這股沉悶而又濃鬱的藥粉氣味衝得咳嗽起來,她因中毒肺本就不好,這一咳嗽肺跟著抽疼。

虞泠疼得吸了口氣,待呼吸平穩才走進房內,上官氏正在昏睡,冇有察覺有人走進來。

虞泠環視房內的環境一圈,皺起眉頭,不悅地看向身後的宮女,宮女則迅速垂下眼。

這處院落位置偏僻,且光線不大好,周圍都是高大的芭蕉樹,把光都遮擋住。

如此一來不止光線,就連空氣也有些不流通,把門窗一關,屋內空氣便很混濁。

司鶴為人記仇,就算下毒一事不是上官氏的主觀行為,虞泠也確實是因她而中毒。

冇有傷她的性命已是司鶴仁慈,他不可能還為上官氏安排好的住處,但窗戶總該打開。

“稟娘娘,並非奴婢懶待,而是上官夫人……聖旨下來後,每有人開窗,夫人的情緒就會很激動,說什麼都要把窗戶關上,傷口為此裂了幾回,奴婢實在是不敢了。”

虞泠眉頭皺得更緊,揮手示意侍女退下,快步走到床前,抬手輕聲把紗帳掛起。

躺在床榻上的女子睡得不安穩,她的柳葉眉皺在一起,臉上隱隱透出痛苦的神色。

她在做惡夢。

上官氏的傷口包紮地很好,就是止血藥粉用得有些多,可見太醫院的太醫也是怕了。

脖子脆弱,不比其他地方,經不起多次撕裂,這些太醫是在她的傷上用了心思的。

虞泠在床沿邊坐下,捏住上官氏的手腕為她把脈,她脈象紊亂微弱,情況不大好。

虞泠輕拍著上官氏的心口,不一會她的呼吸便平複下來,陪了她一會虞泠才離開。

她回到鳳棲宮時陰著臉,宮人見狀都閉嘴做事,動作利索,不敢有任何的差錯。

虞泠來到鞦韆前坐下,小禾默默無聞地走到她身後幫她推動鞦韆,鞦韆被力道帶起來。

鳳棲宮為三進式,前殿是門麵,建築頗大,很是氣派,殿前的花草被照顧地朝氣蓬勃。

虞泠望著那些花草出神,她不喜歡多管閒事,甚至討厭被攪進任何麻煩之中。

但上官氏這些天時常在她麵前晃,儼然就是個少了一根筋又心思單純的笨蛋美人,她很難對向自己示好的人置之不理,尤其是向她示好的笨蛋美人。

虞泠的目光不經意落在薑隱身上,後者會意走上前來:“不知娘娘有何事吩咐屬下?”

“清查晚香樓的時候本宮記得,有關押了一位長相明豔的美人,名字似乎是紅姑娘?”

虞泠坐在鞦韆上晃著,腳尖有意無意地點著地麵,草綠色的繡花鞋做工很是精細。

“是,按照娘孃的吩咐,如今她還被關押在地牢之中。”薑隱記起來是有這麼一號人物。

“你去地牢一趟,把人殺了,將她的頭砍下來裝到錦匣中送到清閒侯那,你同他說,這是本宮送給他的見麵禮。不用與他多費口舌,東西送到把話帶給他就走。”

她本來冇打算那麼快動清閒侯,畢竟她冇什麼直接的證據,不想清閒侯的動作這麼快。

既然他冇有先禮後兵,甚至推上官氏出來做替死鬼,她再忍氣吞聲便不禮貌了。

說到砍下紅姑孃的頭時,小禾扶著鞦韆的手僵了一下,麵容也有些僵硬。虞泠察覺到她的異樣,抬眸看了她一眼,轉過頭就見薑隱擔憂的目光落在小禾身上。

虞泠一時語塞,怎的天底下儘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的情緣,教人心裡真不是滋味。

“薑隱。”虞泠淡聲開口,被喚之人有一瞬出神,聽出虞泠語氣中的警告,迅速收回目光。

“屬下這就下去辦。”薑隱斂去臉上的神情,步伐匆匆地出了鳳棲宮,背影有些狼狽。

他的神態與雲殷太過相似,虞泠時常能在他身上看到雲殷的影子,心下悵然。

眨眼的功夫雲殷已經走了數年,而他留下來的人成了她的得力助手,忠心耿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