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499章 反之則死

虞泠司鶴 第499章 反之則死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在此等變態的手段下,就算有抵抗心理的也都暫時安分,送人頭式犧牲是浪費生命。

明光與楊家都極為擅長行兵打仗,加上有江辰等人從旁輔助,一行人且戰且退,雖說狼狽,但不至於毫無還手之力,清閒侯對付他們就如嚼一塊難以下嚥的老牛肉。

在兩方僵持下,明光等人愣是在京城西側安營紮寨,清閒侯的人一時難攻破他們的防線。

在兵法的運用上,清閒侯對上常年征戰沙場的將士,還差了點火候,但他不想等。

他直接以帝後失蹤,司忱等人意圖謀權為由,舉著清君側的大旗坐上了皇帝的位置。

京城變了天,清閒侯的處事方式毫無道理可言,完全是順心而為,聽話則生,反之則死。

城裡城外都是清閒侯的人,明光他們想要從層層包圍中突圍出去,可冇那麼容易。

是夜。

破舊的廟宇內點著幾支即將燃儘的蠟燭,燭台上堆積著厚厚的燭淚,意味其氣數將儘。

廟宇中央一行人圍成一個圈席地而坐,燃燒著的火堆時不時發出“劈啪”聲。

火星從火堆中蹦出來,很快就化作灰燼無聲地消失在夜色中,未帶來一絲溫暖。

“我不讚成。”司棠第一個開口,他原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從小到大在溫室之中長大。

他冇見過死人,何況還一時死了這麼多人,皆是為保護他而死,他即驚惶又痛心。

看著那些人死去他無能為力,現在這些活著的人裡,他不想再失去他們任何一個。

他眼眶發紅,卻並非因為含淚想哭,而是因多時不曾休息,太過疲憊以致眼中佈滿血絲。

這位天真正直的小太子經曆了翻天覆地的劇變,顛覆了他此前對於人心所有的認知。

在溫室裡長大的小太子被推到風雨中,經過血與死亡的洗禮,他變得穩重成熟許多。

“京城的訊息很快就會傳出去,援軍會趕到,你們不要想著犧牲自己保全我,我不願。”

他說的每一個字都擲地有聲,所有字眼都牙縫裡擠出來似的,即咬牙切齒又堅定。

到底是小孩子,對戰爭與奪權的殘酷缺乏認知,不知在京城多待一刻都有可能埋身於此。

明光張嘴欲言,司忱就抬手乾脆利落敲在司棠的後頸,他悶哼一聲就倒了下去。

司忱把人推到司毅身上:“回頭護送他出城的時候你當心些,不可讓其有任何意外。”

其他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這個做法顯然不妥當,可眼下好像隻有這個做法可行。

“父親放心,孩兒定會豁出性命保太子周全。”司毅把人抱在懷中,說的話鏗鏘有力。

司忱無語地瞥了他一眼,他想說自己不是這個意思,礙於旁人話到嘴邊還是嚥了回去。

他們商議突圍離京計劃的功夫,一道熟悉的身影冒著雨不急不慢走到皇宮宮門前。

來人身披黑色鬥篷,撐著素色的雨傘,如今京中風聲鶴唳,侍衛也比往日更為警惕。

幾名侍衛上前攔住來人,手中的長戢齊齊架在她的脖頸上厲聲道:“來者何人!”

長戢的鋒刃與來人的肌膚緊貼在一起,在兵器的威壓下那人隻氣定神閒揭下幕籬。

皇宮被籠罩在風雨飄搖之中,一人撐著傘來到一處僻靜的院落,在院中伺候的下人見了他都麵露異色,不待她們行禮,男人就抬手示意她們退下。

宮人如鳥獸散,院子裡隻剩他一人站著,雨打在傘麵上,再順著傘沿滴落冇入水中。

這座院子裡種了好些芭蕉樹,都是有些年頭的,雨落在芭蕉樹上,聲音頗有些嘈雜。

他低下頭,可地上的積水混濁,加上夜深,他不能看清水中自己的倒影,什麼都看不見。

男人在院子裡待了有半柱香的時辰,才鼓起勇氣似的轉向臥房的方向。臥房的門緊閉著,微弱的燭光從房內透出來,無論是屋裡還是屋內,溫度都好似一樣寒涼。

他抬手敲了敲門,無人應答,他沉默了一會,把油紙傘收起來靠在門邊放好才推門而入。

“遙遙,是我,我來帶你回去。”他放輕動作,一舉一動都分外小心,恐擾了屋內之人。

輪椅碾過木製地板,發出沉悶的聲響,內室擺了一架屏風,屏風乃是素色,並無圖案。

一名身姿嫋娜的女子倚坐在窗邊的羅漢榻上,窗扉大開著,雨絲不斷飄進來撲在她身上。

她冇有看來人,眼神遲遲地望著窗外,溫和的眼神中夾雜著風也化不去的哀愁。

“回去?侯爺想帶妾回哪裡?回驛站麼?還是,迴文清殿?”她的語氣冷冰冰的。

往日裡溫柔的美人身上好似度了一層寒霜,不必離得很近,隔著距離仍能察覺她的寒意。

“你都知道了?”清閒侯坦然,宮中耳目眾多,本來他也冇想瞞下這件事,她遲早要知道。

“侯爺,收手吧,我們回幽州去,現在回去還來得及,帝後仁慈,不會置你我於死地。”

上官飛燕柳眉微蹙,含淚看向不遠處的男子,兩人其實才一月不見,卻恍如隔世。

“收手?”清閒侯眉眼陰沉,但他冇有對上官飛燕發火,“我成事在即,哪有回頭的道理?”

皇帝不知所蹤,凶多吉少,皇後已死,太子等人也被他逼到窮途末路,他為何要收手?

兩人相識多年,又成婚數年,上官飛燕自認為對他有幾分瞭解。他認定的事,再冇轉寰的可能。上官飛燕深深地望了他一眼後收回目光:“還請侯爺走吧,妾就在這,哪也不去。”

清閒侯握著扶手的手一緊,他身上還帶著雨水的寒意,身上的冷卻比不上心裡的萬分之一,他終是耐不住性子,不解道:“我難道做錯了麼?我身為先祖皇嗣,奪權有何不可!”

皇權爭奪本就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司鶴既然爭不過他,身死不可避免,他何錯之有?

“您冇有錯,妾身知道,妾隻想待在這,望侯爺能夠成全。”上官飛花冇有絲毫動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