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501章 有意折辱

虞泠司鶴 第501章 有意折辱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此番言論是明擺著警告明光等人,隻要他們不老實,虞泠就會是開戰時第一個祭旗之人。

訊息一傳開,翎國上下都炸開了鍋,翎國國泰民安之路坎坷,一連八年的時間就有幾次造反,先是前攝政王,後是虞國的大將軍雲殷,再後來又是太後與西河郡主。

京城幾乎每兩年就要發生什麼,致使百姓不安恐懼,可事情不曾像今日這般嚴峻。

清閒侯釋出了這一訊息後,就開始正大光明在禦書房內起坐辦事,處理翎國政務。

堂堂大國,每日各城都有許多事要處理,堆積不管隻會讓翎國的情況亂作一團。

清閒侯很聰明,他冇有傾儘全力一門心思要對太子一行斬儘殺絕,而是矜矜業業管理國政。他的能力不差,且辦事儘心,除去造反占了皇宮,他冇任何不妥。

這讓事情一下變得難辦,這是朝臣撂挑子不乾,就是對置身水火的百姓袖手旁觀。

可他們要是聽候清閒侯差遣,就是背叛了司鶴,不少朝臣每日都在糾結中苦苦掙紮。

隻要清閒侯對朝政有那麼一點不儘心,文武百官都可以聯合發難,但問題是他冇有。

這種情況下,官員難以做到擺爛,對百姓的苦難視而不見,眼睜睜看著翎國亂成一團。

文武百官被逼無奈,隻好忍著對亂臣賊子的不滿,帶著滿腔怨氣當好自己的差事。

清閒侯有意不封鎖宮裡宮外的訊息,虞泠被軟禁在鳳棲宮,對宮外的訊息多少有所耳聞。

虞泠亦感慨清閒侯的手段,分明是叛黨,卻能讓滿朝文武投鼠忌器,不得不聽從其吩咐。

不枉他在京城安插眼線多年,對翎國的大致情況瞭如指掌,處理政事竟得心應手。

虞泠壓香的動作輕柔,學著宮人教的樣式製香,與清閒侯相關的事,她聽過便隻是聽過,不加以過問半個字。在鳳棲宮裡關著,她不是養花草就是焚香點茶。

能夠在被囚的情境下悠閒自得的人少之又少,虞泠是其中之一,她就像是來皇宮度假。

很快,一位不速之客的到來就打破了鳳棲宮的寧靜。木輪滾動的聲音隔著宮牆傳來,虞泠剪下一截薔薇花的枝葉,分出眼神往宮門口的方向看了一眼:“喲,貴客。”

她說話時的神情輕蔑,就差把鄙夷兩個字寫在腦門上,清閒侯看在眼裡也不生氣。

他的膝蓋上放著一個托盤,托盤裡放著各色女紅的用具,分彆是剪子、絲線等物。

清閒侯把托盤交給鳳棲宮的宮女:“聽聞皇後很是清閒,我正好有件事要交給皇後來辦。”

他冇理會虞泠到底有冇有在聽,接著繼續講:“皇後親手做的龍袍對我來說會很有意義。”

此話一出,宮人的呼吸都放輕了些,除去虞泠與清閒侯,其他人都不約而同低下頭去。

倘若可以,這些人恨不得自己能從原地消失,不出現在這聽到這些話方能活得長久。

清閒侯說些話,就是明擺著表明自己有意登基,就如今情形,皇位遲早是他的囊中之物。

他要篡權奪位是一回事,讓虞泠幫他製作龍袍是另一回事,他這麼做是有意折辱虞泠。

且這麼做還有另外一個目的,隻要虞泠親手製作龍袍的訊息傳出,對明光等人何嘗不是一種變相的打壓?他的想法與心計是司馬昭之心,明擺在虞泠麵前。

虞泠看都不看他,把才剪下來的枝葉扔在泥土中,這些枝葉在來日會化作土壤中的養分。

“本宮不擅長女紅,侯爺找錯人了。何況就算是做龍袍,本宮也應該是為陛下而做。”

虞泠把剪子放回木框中,還冇來得及收回手,就措不及防被清閒侯伸手扼住喉嚨。她呼吸一緊,不可置信地瞪大眼,他隻用了一息的功夫就出現在她麵前,怎麼做到的?

清閒侯手扣住虞泠的命脈,稍一用力就把人提起來,抬手間他就連眉頭都不曾動一下。

虞泠雙腳離開地麵,劇烈蹬著,可清閒侯穩如泰山,冇有被她的掙紮撼動分毫。

她知道清閒侯會武,但冇想到他有點東西在身上,看來這些年他每少為了計劃臥薪嚐膽。

他滿意地看著虞泠因呼吸不暢漲紅的臉,甚至有些病態地欣賞起來。他欣賞著虞泠的痛苦,冇有下死手直接取她性命:“皇後不會以為我是在問你的意見?

他有些苦惱地搖搖頭:“真是可惜,我來時還以為能夠和氣地與皇後說幾句話來著。”

這件龍袍,虞泠就是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她冇有選擇的餘地,隻有服從這一條路。

虞泠肺本來就不好,被掐著脖子喘不過氣,肺就像是要炸開,每個細胞都叫囂著疼。

她被掐得直翻白眼,在心底罵了他無數遍神經病,清閒侯此人腦子簡直不正常!

“侯爺這是在做什麼!”話音剛落,一道身影就風一樣出現在虞泠麵前,伸手去掰掐著她的手。清閒侯看清來人時瞳孔縮了縮,竟真的收回手,有些惴惴不安起來。

“你來這裡做什麼?”他眼底不安的情緒很快被掩去,被取而代之的是關懷的溫柔。

眼看著他翻臉比翻書還快,虞泠在心裡暗暗罵了一句變態,然後迅速躲到來人身後。

上官飛花多日待在室內,膚色有些蒼白,她的氣勢卻絲毫不弱,堅定地擋在虞泠麵前。

清閒侯有些無語地看了一眼躲在自己妻子身後的人,一抹狠厲自眼底一閃而逝。

“遙遙,你先回去,我待會再去找你好麼?”他耐心地勸著上官飛花,眼底滿是柔情繾綣。

“妾回去?侯爺又想如何苛待皇後?她對妾有恩情,一直以來也待妾很好,望侯爺不要為難皇後。”上官飛花一眼看穿清閒侯的心思,腳步冇有挪動半分。

清閒侯揉著太陽穴:“你不明白,我所有的安排自有用意,你不必插手到這些事情裡來。”

虞泠聽著他們之間的對話,神情有些怪異,這兩個人怎麼……看起來怪相似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