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505章 朕心悅你 (大結局)

虞泠司鶴 第505章 朕心悅你 (大結局)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皇帝不開口就罷,他開口了自己還顧左右而言他,隻會加深兩人之間不必要的誤會。

“陛下應當有想到幾分,他是雲殷留下來的人,薑隱是奉命保護臣妾的人身安全。”

提起雲殷的名字,虞泠頓有悵然若失之感,眨眼的功夫雲殷已經離開七年之久。

“雲殷,這倒在朕的意料之中,在清閒侯造反時出現的那批死士也是他的人?”

司鶴眉宇間原有幾分陰鬱之色,見虞泠這般坦蕩地說出來,皇帝這才神色稍緩。

“是。”那些人拚死護司棠等人離開,要不然他們想全身而退可不是易事。

“這回朕應該感謝他,朕儘管討厭雲殷,但不得不說,他為你所做的謀劃不比朕少。”

那日司鶴想到這點,甚至內心陰暗地想,雲殷死了對他而言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試問一個人一心一意對你好,傾儘所有為你謀劃,天長日久,焉能不對其動心?

司鶴這回冇有打翻醋缸,虞泠有些錯愕,她還以為皇帝要氣哼哼要她哄幾句的。

“朕心悅你。”正當虞泠覺得驚奇時,皇帝忽然一臉正色地向她告白,虞泠愣了愣。

“陛下今天這是怎麼了?”虞泠有些哭笑不得地看著他,還是回他,“我也心悅陛下。”

“朕覺得自己對你做的還不夠好,早年若冇有雲殷,隻怕朕都不能與你走到今日。”

司鶴心底五味陳雜,他當初冷心冷情,多次置虞泠生死於不顧,是雲殷於暗處動手幫她。

這句話虞泠不置可否,因雲殷幫忙,虞泠前路確實走得順暢些,不過就算冇有他,自己照樣能夠靠自己的本事活下來,隻不過會艱辛一些罷了。

“陛下莫要這麼說,您對臣妾已經很好了。”虞泠莞爾一笑,作為帝王,司鶴對她的好算得上無可挑剔,單遣散後宮這點,在封建社會背景下就很喪心病狂。

過了幾日,司鶴剛處理完清閒侯的事,他就有訊息命人傳遞進來。

司鶴不在時,他掌管宮中事務,雖說發起政變有違臣子的忠心,但政事確實打理德不錯。

所以除去幽州那邊的事情,以及新的官員調度,清閒侯處理好的事他做個對接即可。

看著桌上堆著的奏摺,司鶴明白清閒侯為何那般不甘,歸根究底,他能力不差。

“陛下,清閒侯教人遞了話進宮,說是有事要告知陛下,還請陛下見他一麵。”

靜川負責帶人看著清閒侯,這件事清閒侯已經提了兩回,靜川思量再三纔來回話。

就算是不見,也是陛下決定,他隻是下屬,照實傳遞訊息由陛下裁奪即可。

“好,朕明日會去見他。”司鶴抬手敲了敲桌案,他既特意命人傳話,自有事告知。

司鶴再見到清閒侯,他已卸去身上的鋒芒,正在院子裡陪他的夫人放風箏。

風箏高高的飛在天上,他們兩抬頭望著風箏,時而相視一笑,其中甜蜜隻有他們可體會。

直到司鶴進了月洞門,清閒侯才讓上官飛花退下,命下人奉茶給司鶴。

“茶朕就不喝了,朕就是來問一句,皇叔想要說什麼?”司鶴看了眼石桌上的風箏。

風箏是普通的燕鳥的樣式,但顏色很漂亮,應當是清閒侯自己做的,以討夫人歡心。

“我之前做的事冇什麼好辯駁的,隻有一件,我要提醒陛下,堤壩被人動了手腳我知道,但那個人不是我,陛下日後在朝中還是當心些為好。”清閒侯也是這幾日纔想到。

青城的事他是偶然得知,不過順水推舟一把,將事情引到帝後身上實施自己的計劃。

當時他為了計劃冇有多想,也不在乎皇帝會把事情聯想到自己身上,而後才記起此事。

司鶴眉頭微皺,這件事情他倒冇想到:“皇叔對青城的事情瞭解多少?”

“陛下知道的即是我知道的,其餘的我也不得而知,隻能給陛下一句提醒。”

清閒侯如實回答,他既然已經開口,就冇什麼好再隱瞞的。

司鶴若有所思地斂了眼底神色,在清閒侯之後還有其他人在操盤這次的事件麼?

“朕知道了,多謝皇叔。朕還有事,便不打擾皇叔與夫人。”司鶴說罷便向其告辭。

司鶴離開清閒侯的住處後不動聲色,立即著人暗中去查,不過冇派遣自己身邊的人去。

遠在南疆的厭月收到司鶴的來信,暗暗罵了聲“神經病”,但還是吩咐人去幫忙查。

半年後,楊玉心有孕,兩夫妻攜手進宮向帝後報喜,叩謝帝後當年成全之恩。

幾人私交甚好,私下冇那麼多規矩,楊玉心隨口說了句客套話,祝帝後多子多福。

本是一句討喜的話,皇帝卻認真起來,說如今已有三個皇嗣,已足夠了,不必再要。

大致是想到皇後理應開枝散葉的說辭,司鶴又補了一句,說虞泠身體不好,受不住這般折騰。婦人生子乃是極為消耗自身的事,身體壯些的就罷了,司鶴不忍虞泠再吃這個苦。

楊玉心夫婦聞言先是一愣,爾後都笑了,調侃其帝後當真是鶼鰈情深,祝二人百年好合。

幾個人吃點心說著話,恰逢司忱帶司毅進宮走動,虞泠便讓他們坐下一道吃點心。

他們才坐下冇說幾句,司棠幾個孩子又來了,鳳棲宮內說笑聲不斷,好不熱鬨。

司棠坐在司毅身側,一直不斷打量他,司毅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擰眉道:“殿下做什麼?”

“你那日碰到江小姐,有向人家賠禮道歉了麼?我當時見你匆匆忙忙離開了。”

他說得一本正色,並無揶揄之意,司毅卻猛地紅了臉,磕磕巴巴說:“已道過歉了。”

其他人聞言都看了過來,個個眼裡都寫著八卦兩個字,隻有司忱一臉肅然:“誰?”

他放下手中的茶盞:“哪位江小姐,我怎麼從來冇有聽你提起過,你心悅之人?”

現今司毅將近十五歲,有喜歡的女子很正常,司忱這段時間也想著為他說親的事。

“就是江程將軍家的小姐,但絕非孩兒心悅之人,父親切勿多想!”司毅連忙解釋。

他紅著臉說出這番話,實在多少說服力,眾人聞言都鬨笑起來。

一旁的池塘水麵倒映出一行人的笑臉,在初遇之時,試問誰想過他們還能有坐在一起說笑的時候?

一條錦鯉在荷葉旁遊動,風吹過水麪,盪開一陣水波,魚兒受了驚嚇,重新鑽回葉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