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53章 塞翁失馬

虞泠司鶴 第53章 塞翁失馬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事實如此,當時的話公主未說完全,小禾見她神情哀傷,當時不敢多問。

虞泠若有所思,隨後道:“都是陳年往事,日後不可再提起,無論是對誰。”

自那日禦花園“偶遇”皇帝,阮笙瀾便覺得丞相命人送來的“奇異香”頗有用處。

因從那夜起,司鶴這段時間一直都翻她的牌子,看都冇看皇後一眼。

為了讓皇帝長久地留在自己身邊,阮笙瀾便悄悄逐日加重劑量。

禦書房內,李懷忠躬身上前:“陛下,今日是否還翻皇貴妃的牌子?”

司鶴聞言眸光微寒,陰沉地掃了一眼邊上的沙地模擬地圖。

近日邊境開始出現動盪,丞相便藉此事向他施壓,彷彿翎國做主的是他。

司鶴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埋頭繼續批閱奏摺,完全不覺時間已晚。

“陛下。”李懷忠小聲開口,繞著彎提醒道,“太後差人來說過幾回,她老人家一直盼著後宮能儘早為陛下您開枝散葉。”

提及開枝散葉四字,司鶴不由想到虞泠略有些蒼白的麵頰,神色有些擔憂。

“你去,私底下交代太醫院,務必把皇後的身子調養好,不可讓人知道是朕的吩咐。”

司鶴抬手敲了敲桌麵,好似在思考斟酌什麼。

“就借太後的名義,至於貴妃那邊,還是按老規矩,辦事務必要手腳乾淨。”

李懷忠輕抿雙唇,向皇帝行禮後就退出禦書房。

皇帝一連十日翻皇貴妃的牌子,在後宮中此前唯有皇後得此盛寵。

阮笙瀾的沁雪宮再度變得熱鬨起來,每日不是內務府就是尚宮局的人,賞賜接連不斷。

貴妃又得盛寵,宮裡的牆頭草自然要去踩另一頭,於是宮中便都在傳皇後已失了寵愛。

外人爭論不休,虞泠則關起門來在鳳棲宮安心休養。

經過這段時間的將養,總算把身體養得好了些。

往日蒼白如紙的麵頰養得白裡透紅,豔若桃李皮膚即細膩又紅潤。

虞泠抱著銅鏡看了又看,再一次感慨古人的藥膳療法真是潤物細無聲。

初試時看似冇什麼效果,直至時間長些,這才能品出其中的妙處來。

嚐到藥膳療法的甜頭,虞泠便賴著臉,跟在太醫院資曆最老的太醫身後學習醫術。

這段時間皇貴妃在後宮招搖過市,虞泠看在眼裡,倒冇什麼時間去管這些閒事。

皇貴妃見此愈發嘚瑟,處處給虞泠臉色瞧,虞泠尚未說什麼,端妃就怒氣沖沖到鳳棲宮為她打抱不平。

罵罵咧咧說了半日,端妃突然放低聲音,附在虞泠耳邊輕聲道:“臣妾新得了小道訊息,皇後孃娘想來不知,聽說皇貴妃,是使了什麼手段迷惑皇上,所以皇上才天天去沁雪宮。”

說罷端妃冷哼一聲:“祭祀那日法師睜眼說瞎話,指您是妖妃,依臣妾看皇貴妃纔是!”

虞泠把手中的針線放下,嗔怪地看了端妃一眼:“嘖,你怎麼說話也學著冒冒失失?”

拿過一顆蜜餞塞給她,語重心長道:“你身為四妃之一,應當更知何為謹言慎行。”

端妃所言雖未挑明,但虞泠心裡也大概猜了個**分。

按照端妃所言的話,她記得書中阮笙瀾確實用了一種香料,導致……

“娘娘?可是……臣妾說錯了話,哎,都是臣妾多嘴,臣妾這就給自己掌嘴。”

端妃抬手就要打自己,虞泠率先拉住她的手:“胡鬨什麼,你多心了。”

她越是雲淡風輕,端妃在心裡就越發篤定虞泠是為皇帝盛寵皇貴妃而傷心。

端妃暗暗歎了口氣,她真是糊塗,在皇後孃娘麵前說什麼不好,提這件事做甚?

“其實,陛下也許隻是顧慮丞相的勢力,不能讓皇貴妃臉上太難堪,隻是給外人做樣子。”

這番話說的不無道理,端妃不知自己隨口的安慰之言歪打正著,事實就是如此。

“你真的多心了,本宮並不傷心難過。陛下寵幸皇貴妃,這是好事。陛下身為君主,本就應當雨露均沾。皇貴妃若是能為皇室開枝散葉,也是一件好事不是麼?”

虞泠難得心情悵然,這可不是胡謅,而是她實實在在的肺腑之言。

此時若是後宮哪位妃嬪有孕,她必定仔細照顧,誰要動手,她就跟誰急。

近日太後魔怔一般,對子嗣一事尤為關注。眼下若是有誰能懷有龍裔,對她而言都是好事一件。這樣至少太後不會一直盯著她的肚子,搞得她壓力巨大。

她自小受現代教育,在高科技社會生活二十幾年,從來接受的都是一夫一妻製的教育。

但虞泠拎地清楚,在古代講究一夫一妻是癡人說夢,指不定還會被說有病。

她不僅穿越到古代,還生在帝王家。自古帝王多妃嬪,恨不得成種馬。

一生一世一雙人?那是虞泠把刀橫脖子上都不會有的講究,她從一開始就看得很開。

她好容易重活一回,雖在不同的世界,她也不想讓自己過得擰巴為難。

且皇帝寵幸阮笙瀾這段日子,還抽空常來鳳棲宮,麵上和往常無異。

還是喜歡把虞泠抱到自己腿上坐著,就跟冇事人一樣,隻是留宿的時間變得少了。

若非要說一樣什麼與從前不同的事來,那就是司鶴變得異常關心她的身子。

來一回,問一回,就連吃的藥膳是什麼,都要問得一清二楚。

離開鳳棲宮時,司鶴皆說有政務要忙。宮人都私下笑虞泠,這不過是皇帝編來哄她的。

雖然彆人不知,但皇帝為何這段時間總去鳳棲宮,虞泠心裡清楚地很。

恐怕是這阮笙瀾的好日子,很快就要到頭了。

虞泠想事情想地深,直到端妃抬手在她麵前晃了晃纔回過神。

“娘娘,恕臣妾多嘴,您這……可不像是冇事的樣子。”端妃擔憂地握住她的手。

實非她喜歡多嘴,而是皇後孃娘實在是,就差把“有事”兩個字寫在臉上。

虞泠莞爾一笑,反握住端妃的手,端妃麵頰微紅,看著她傻傻地笑。

“本宮在想的是另外一件事,你可聽說過一個典故?”

端妃搖搖頭:“臣妾學識淺薄,並不知多少典故,娘娘說來聽聽。”

虞泠往後靠在軟枕上,臉上笑意漸深:“那個典故名為,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