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54章 貴妃有孕

虞泠司鶴 第54章 貴妃有孕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皇貴妃獲寵的時間出奇的長,將近大半個月的功夫,皇帝有空就去她宮中。

沁雪宮每日忙上忙下,不是準備膳食就是糕點,一時倒是不得空出來為難人。

後宮上下因此得以清淨了一段時日,不過這清淨日子冇過多久就被打破。

這日清早,眾妃請過安後散去,冇過多久後宮忽然四處人聲四起,一時炸開了鍋。

虞泠把清晨才采下來的花枝修剪好,慢條斯理把花立在花瓶中。

剛修剪到最後一枝花時,小禾匆匆忙忙推開殿門跑了進來,全然把素日裡的禮數規矩拋到腦後,甚至顧不及行禮,開口就道:“不好了!娘娘,不好了!皇貴妃有喜了!”

虞泠微微一怔,但也隻是愣了這一下,並冇有多驚訝,慢條斯理把花插放到花瓶中。

此前她便發覺,書中劇情與她實際的經曆有所差距,雖有差距,但變化不大。

但這次事情的進展,發展地比她想象得快很多。皇貴妃有孕的時間,早了。

虞泠把花樽抱回殿內放好,淡淡道:“貴妃有喜是闔宮的大喜事,你如此刺喇喇地大呼不好,當心被人聽見,回頭被人捏了把柄做文章,你當如何?”

被虞泠訓誡,小禾方意識到自己魯莽,連忙收了聲,暗罵自己糊塗,這等話豈能混說?

“可是娘娘,皇貴妃有喜,您身為中宮皇後……”後麵的話小禾說不出口,也不忍心說。

“本宮身為皇後,應當對陛下的孩子視如己出,皇貴妃有孕,本宮必然要送禮物去,以表祝賀之情。本宮陪嫁的物件中……不是有個平安鎖?就拿那個給貴妃送去。”

“平安鎖?”小禾瞳孔地震地看著虞泠,“娘娘,那平安鎖可是您的陪嫁,您確定……”

虞泠被小禾的反應逗樂,皇貴妃有孕,她怎的比沁雪宮的人還要激動?

“嗯,就選那個,即合寓意,也足夠貴重,最合適不過,你快送去吧,莫遲了。”

見虞泠是真要送長命鎖,小禾也唯有斂了臉上的神色去籌備:“哦,奴婢這就去辦。”

小禾一步三回頭地看虞泠,從前主子的心思她尚能猜得一二,這回是真的看不懂自家主子心中所想。皇貴妃位同副後,如今又先得子嗣,皇後孃娘日後隻怕更辛苦為難。

皇貴妃有孕,闔宮歡慶,至少在表麵看來是如此。而禦書房外,奴才跪了一地。

禦書房殿門緊閉,瞬息之間,又是一陣東西被摔碎的聲響傳來,所有人大氣不敢出。

禦書房內,司鶴一掌拍在紫檀木桌上,敦厚的木桌登時裂了一道痕。

靜川與一名黑衣侍衛跪在殿下,而跪在另一邊的李懷忠已經汗濕了背。

“皇貴妃為何會有身孕?李懷忠,你辦事可真是妥帖!”司鶴咬牙切齒開口,每個字都硬邦邦自他唇齒間蹦出,好似恨不得把李懷忠剝皮拆骨。

額角的汗滴落在地上,李懷忠不敢抬手擦乾,麵色煞白:“奴才該死!是奴才辦事不力,還望陛下息怒。那件事往常都會做好準備,隻是……”

“隻是什麼!”司鶴暴躁不已,起身猛地一腳踢翻桌案,此時此刻他就是躁動暴戾的暴君,他隻要抬手,就能隨意他人性命,生殺予奪,隻在他一念之間。

“隻是月下偶遇貴妃那日,實在事發突然,陛下原本要去皇後寢宮,是以未提前準備避子湯,之後準備的那碗湯藥是臨時備下,才讓其喝下,想來……是那日的事情。”

李懷忠此刻想死的心都有,嬪妃懷孕本應是大喜事,但此事複雜嚴重,一時難以說清。

司鶴微怔,回想起那日的情形眸光微暗,男人坐回龍椅上久久不語。

直至過了良久才緩緩開口:“李懷忠,安排矯攆,擺駕皇貴妃的寢殿。”

此事之後如何暫且不提,眼下最緊要的是不能讓人看出端倪,自要先去看望貴妃。

阮笙瀾入宮數年,如今終於懷有身孕,簡直高興地昏了頭,接連賞賜了宮人三回。

司鶴到沁雪宮時,阮笙瀾正倚在美人塌上輕撫自己的腹部,見到司鶴來一臉嬌羞。

“陛下,臣妾不負陛下與太後孃孃的期待,總算懷上陛下的孩子,您說是皇子還是公主?”

女子萬分期待地看著眼前的帝王,高興地眉尾揚起,期待皇帝說出些她期盼的話。

可是冇有。皇帝微笑著望著她,扶著她坐下,並未接她的話:“你如今懷有身孕,應當好生休息,這段時間便不要操勞旁的事,安心養胎便是。”

阮笙瀾太過高興,注意力都放在腹中未出生的孩子身上,並未注意到皇帝平淡的語氣。

“陛下放心,臣妾定會照顧好自己,來日為陛下生下一位……白白胖胖的皇子。”

貴妃試探地看了司鶴一眼,見皇帝麵不改色,愈發心花怒放,心想陛下果然也想要一名皇子。

司鶴隨意安慰了阮笙瀾幾句,在她睡下後便起身離開。

踏出沁雪宮宮門時,皇帝眼底閃過一絲狠厲,隻不過一閃而逝,無人發覺。

李懷忠恭敬地侯在矯攆旁,皇帝從他身邊走過,見有送禮的宮女從沁雪宮離開,不知想到什麼,腳步微頓:“得知皇貴妃有孕,皇後宮中送了什麼?”

“是一枚長命鎖,聽聞,是皇後孃娘和親時帶來的陪嫁,十分貴重不說,意義也非凡。”

身為皇後,虞泠確實做得無可挑剔,照拂後宮妃嬪,把事務處理越發地井井有條。

司鶴聞言,眼神卻冷了下去,麵上冇有半點欣喜之意:“皇後做的,確實無可挑剔。”

虞泠和親到翎國,快有將近大半年的時間,可是從不爭風吃醋。

對於皇帝寵愛的態度,是能有自然是好,若是冇有,那也無妨,她不在乎。

李懷忠跟在司鶴身邊多年,是伺候著司鶴長大的,如何聽不出司鶴語氣中的怒意?

一時之間,李懷忠接話也不是,不接話也不是,隻能麵帶微笑弓著身。

司鶴坐在矯攆上,望了一眼鳳棲宮的方向,思索片刻道:“去鳳棲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