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56章 各人自有各人福

虞泠司鶴 第56章 各人自有各人福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阮笙瀾腹中之子乃太後千盼萬盼的皇嗣,皇帝登基數年,如今終於有妃嬪懷有身孕。

後宮的第一個皇嗣,太後自然十分重視,還親自去了沁雪宮看望阮笙瀾。

不僅如此,還讓宮女從庫房中挑了一對自己珍藏多年的玉如意一對。

這對玉如意是當年太後還是妃子生下皇子時皇帝所賜,多年來太後十分寶貝。

按理說這對玉如意意義非凡,應當在皇後有孕是相贈纔算附和禮數。

可太後被歡喜衝昏了頭腦,高興地一夜冇睡著,哪裡還顧得了這麼多?

阮笙瀾一樣冇想到太後會把這對玉如意給自己,自是受寵若驚。太後把這對玉如意給她,就說明在太後看來,誰能生下皇子誰就最尊貴,皇後又如何?

自皇貴妃有孕,太後就滿心滿眼都是沁雪宮的事,對阮笙瀾寶貝地不得了。

照葫蘆畫瓢地吩咐太醫院,每日給皇貴妃熬製上等燕窩以及各種補品養身。

除此之外還吩咐太醫院每日送去的安胎藥,一日都不能少。

除了這些安胎的藥物,在阮笙瀾的吃食上更是萬分小心,讓人必試過膳食才能給她入口。

皇貴妃在後宮,一下變得金尊與貴起來,如一尊玻璃人,生怕磕著哪裡。

阮笙瀾此前做皇貴妃,位同副後,管理後宮事宜時覺得自己身份尊貴無比。

可直至自己懷孕,阮笙瀾才發覺之前那些獨什麼,如今這母憑子貴纔是真正的尊貴。

宮人照顧自己不敢有絲毫怠慢,就連太後也格外賞臉,這些都是之前不曾得的待遇。

皇後尚未開口,太後就特許阮笙瀾免了每日去皇後宮中請安的禮數。

皇後的特許哪裡有太後的特許來的體麵?阮笙瀾的得意地尾巴都要翹到天上去。

阮笙瀾仗著自己懷有龍種,曾經的歲月靜好都拋到九霄雲外,又恢複本性,囂張跋扈起來。

對之前站隊皇後的妃嬪各種找茬打壓,鬨得後宮妃嬪苦不堪言。

擾亂後宮本應嚴懲,這件事都鬨到太後都略有耳聞,皇後“不敢管”,而太後不想管。

礙於阮笙瀾懷有龍種,儘管她做再多出格的事情,太後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阮笙瀾把後宮攪得天翻地覆,鳳棲宮則永遠一片祥和,無人敢鬨到這裡來。

這段時間端妃常常來陪虞泠,開頭還罵了阮笙瀾幾次。

說什麼皇貴妃得了個孩子,就成了金做的人似的,那樣金貴,真讓人看不過眼。

又或者今日阮笙瀾又開罪了哪個宮妃,如今後宮當真如煉獄一般。

可後來見虞泠對阮笙瀾壓根不在意,也就不再去提那些糟心的事。

因為每次說與阮笙瀾有關的事,虞泠都會淡淡說一句:“各人自有各人福。”

來了鳳棲宮,隻說宮裡有什麼新鮮事,禦膳房又做了什麼新鮮的糕點。

得知虞泠做了薄荷糖,端妃也想學著做,可是又不好開口,隻會看著虞泠傻笑。

虞泠被她看得哭笑不得,讓小禾拿了薄荷糖的方子來,讓她回去學著做,不會的再問。

“娘娘,臣妾果然手拙,不如娘娘聰慧靈巧,臣妾做的那些糖,壓根不能入口。”

端妃把竹篩中的菊花攤開,再把壞了的挑揀出來,然後再挑最好的。

“多學學便能做成,本宮說要親自教你,你自己說麻煩,偏要自己回去琢磨。”

虞泠接過端妃挑出來品相好的菊花,這些花再過兩日就能曬乾。

“臣妾每日來娘娘這已十分叨擾,哪裡還能再勞煩娘娘這些事?這些菊花,娘娘都挑了兩日了,要這麼多做什麼?要挑的這樣精細?”

端妃被風一吹,不禁打了個噴嚏,最近天氣越發熱,可她卻著了涼。

“聽說你近日睡得不好,用來給你做個枕頭,如此你睡得也可安穩些,比安神藥有用。”

虞泠神色淡淡地,把乾了的菊花收進布袋子裡,邊上就是繡了一半的繡布。

從繡布的形狀看來,是個枕頭。端妃挑揀菊花的手一頓,然後立即垂下眼簾。

“娘娘何必費這些心思,臣妾為妾室庶出,出身卑賤,雖然父親是司馬大將軍,但臣妾的娘不過是一介舞女,是以臣妾的身體哪裡如此嬌貴。”

她儘管把腦袋垂地再低,也掩不住她聲音的哭腔。

虞泠揉了揉她的腦袋:“這些話本宮不愛聽,日後不許這樣貶低自己,你可是端妃,你身後可是大名鼎鼎的司馬大將軍,誰人敢輕視你?你最近已能把本宮這裡的草藥認清楚,隻是不識字,既然你對醫術如此感興趣,本宮教你識字如何?”

不待端妃開口,虞泠就已讓小禾準備好筆墨紙硯。

虞泠把還在愣神的端妃拉到桌前:“來,本宮先教你握筆。”

抓住端妃的手,不由分說把毛筆塞到她手中,寫字要先學會拿筆。

虞泠以為要費些功夫,冇想到端妃一下子就掌握了握筆的正確手勢。

接下來虞泠教她有些醫學類基礎的文字,端妃也學得很快,隻是學著寫了幾回,字就寫得像模像樣,天資高如虞泠,也不禁感歎。

“不想端妃妹妹如此天賦異稟,早知如此,就應該早些教你識字纔是。”

端妃被虞泠誇得不好意思,隻顧紅著臉低頭練字:“娘娘謬讚,都是娘娘教的好。”

小禾見端妃學地如此輕易,下意識覺得握筆寫字不是什麼難事,在一旁看得手癢癢。

虞泠見她對寫字很有興趣,也拿了一支毛筆遞給她:“你也來學一學。”

身為她的貼身侍女,從小耳濡目染倒是識得一些,若是多能識字並且會寫,日後能幫到她的地方會有許多。

可人的天賦,到底是存在差距的。

光是教小禾握筆的手勢,小禾都用了半柱香的時間手才握對。

好容易握對了筆,寫出來的字確實歪歪扭扭,且不說與虞泠相比,就是比之端妃那也是歪歪扭扭不成樣,根本冇有任何可比性。

虞泠與端妃看了小禾的字,都被逗笑得前仰後合。

“哈哈哈,小禾姑姑寫的字倒是怪可愛,不用氣餒,再學學便能寫得好看了。”

端妃為人溫和,笑得止不住還不忘安慰小禾。

小禾憋屈地撇了撇嘴,卻是笑不出來,哭喪著臉看了看自家主子又看端妃。

羞得恨不得鑽到地裡去。

“二位娘娘快彆笑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