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71章 手中底牌

虞泠司鶴 第71章 手中底牌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皇貴妃懷上皇帝登基後第一子,太後萬分期盼,如今孩子忽然冇了,太後如何能不怒不惱,如何能不重視?

就算說破天去,太後都會追究到底,可最難對付的並不是太後,而是丞相。

謀害皇嗣非同小可,乃是要人頭落地的罪名,縱然是皇後,一旦被定罪也彆想好過。

皇貴妃小產當日,丞相正好從禹洲回來抵達京城,得知皇貴妃小產,愣是趕在宮門下鑰前連夜趕進宮。丞相來勢洶洶,是鐵了心勢必要討個說法。

大理寺那邊雖查出磷粉,但未查出元凶,丞相一來,必然會把罪名扣在虞泠頭上。

得知丞相進宮,一貫冷靜的虞泠險些打翻茶盞,額頭一陣刺痛,心裡也發悶地厲害。

背後下手之人她毫無頭緒,偏偏丞相此時入宮,虞泠深知這次事件比以往都要棘手。

並且確實是她太大意,以為自己看過原書,就開著絕對的上帝視角,做什麼都氣定神閒。

可書中所寫,隻是作者向讀者展示的一角,從小說看全域性,無異於管中窺豹。

作者筆下所寫是一部分,而書中角色置身自身世界中,就是活生生的人,書中很多隱藏劇情是她所不知道的。而這也成為一大盲點,例如傳遞訊息之人,例如設計她與阮笙瀾之人。

李懷忠見兩人都不說話,一時有些為難,可是情形實在著急,猶豫半晌還是開口提醒。

“稟陛下娘娘,丞相大人已進宮,纔去沁雪宮看過貴妃,眼下已在禦書房等候陛下。”

丞相即等著司鶴,就說明他定要拿此事做文章,不要到一個說法,誓不罷休。

虞泠思慮著整件事情中的疑點,愈發憂心忡忡,此前她總以為一切儘在掌握。

直至阮笙瀾的事一出,無異於狠狠打了她一記耳光,讓她徹底清醒過來。

從一開始,一部分不確定因素就不在她控製之內,甚至從未出現在她眼前。

虞泠心懷心事,司鶴倒是不緊不慢,抬手敲了敲桌麵,虞泠正不解,靜川就走了進來。

司鶴一言不發,隻是抬首向靜川示意,眼神來去之間,靜川便明白了司鶴之意,會意退下。目睹了他們之間的無聲交流,虞泠滿頭問號,皇帝與心腹之間,不用開口說話的麼?

“陛下不用親去麵見丞相麼?依丞相的秉性,斷然不肯善罷甘休,陛下預備如何?”

目送靜川離開,虞泠纔看向眼前的男子,司鶴看出她眼底透出的不安,捏了捏她的虎口。

“朕不必親自前去,派靜川去即可,泠兒不必不安,朕陪在你身邊,便冇人能碰到你。”

他的聲音篤定且溫和,讓人無從質疑,虞泠的心情這才平靜些,可仍覺得不安。

虞泠記得,在原書中,雖然攝政王被奪權軟禁,但丞相為攝政王一黨,卻能全身而退。

攝政王的變故,對丞相併未造成多大影響,倒不是他多能力挽狂瀾,而是他善於隱藏。

丞相不像攝政王那樣般年輕氣盛,相反做事謹慎小心,老謀深算,朝中勢力也不容小覷。

這也是為何阮笙瀾能成皇貴妃,皇帝對她有多寵愛有目共睹,可其中的愛有幾分真?

因阮丞相的勢力樹大根深,所以男主一直忌憚丞相,暗中一直蒐集相關證據把柄。

如司鶴所願,最後成功扳倒丞相,恰恰是因為,司鶴找到了拿捏丞相致命要害的把柄。

扳倒丞相,是至關重要的一局,為了能一擊必殺,無論時機還是對策都至關重要。

拿捏丞相的證據,這也相當於司鶴手裡的一張王牌,是一張可以扳倒丞相的王牌。

她如果冇猜錯,方纔司鶴命靜川應對丞相,還能如此氣定神閒,是打算使出殺手鐧。

從司鶴的反應看來,證據想來早已收集好,隻不過他一直在等,等合適的時機。

皇帝如今卻為了她,提前亮了自己的底牌,這是打草驚蛇,那之後與丞相交手……

虞泠摩挲著司鶴的掌心,不由得為他擔心。

司鶴卻滿不在意一般,全不在乎丞相的反應,而是上下打量著虞泠的反應。

“院子裡的薔薇花謝了。”司鶴驀然開口,虞泠好一會冇反應過來,愣愣地點了點頭。

“為何特意讓小禾以薔薇花沏茶?皇後莫不是想提醒朕,不要見異思遷?忘了當初的話?”

男人似笑非笑地看著她,虞泠的臉騰地紅了起來:“陛下誤會,臣妾絕無此意。”

她的本意,不過是提醒皇帝,顧念她們之間的舊情,查清真相罷了。

禦書房中,丞相左等右等,終於聽到殿門方向傳來動靜,起身正欲問罪,就看到進來的人是靜川。他原想同皇帝問清此事,不料皇帝卻是如敷衍,頓時火冒三丈。

“怎麼是你?陛下在何處?嗬,難道陛下自知理虧,不敢來見本官這個老頭子不成?”

原先丞相在司鶴麵前還算謹慎,尤其攝政王勢力被奪,他就越發安分。

可如今女兒小產,丞相認定是皇後所為,自持功高震主,在言行舉止上便不怎麼注意。

“丞相誤會,陛下是有事脫不開身,特地命屬下給丞相送東西來。”靜川回答地不卑不亢。

能成皇帝心腹,自有過人之處。

靜川按照司鶴的吩咐,拿出一遝奏摺交到丞相手中。

阮丞相雖不滿靜川,可天子之物不可不接,還是接過奏摺冇好氣地打開。

然而看到奏摺上的字時,阮丞相瞬間變了臉。如同泄了氣的皮球,全然冇了剛剛的氣焰。

儘管如此,丞相還是沉住氣把所有奏摺看完,待看到最後才把摺子合上。

心高氣傲的丞相一時冇了心氣,一改常態給靜川賠了不是。

“本官愛女心切,皇貴妃適才小產,我心中焦急,是以說話急了些,還望莫要介意。”

丞相眸光微暗,朝手朝龍椅的方向拱了拱手:“待會你若是見了陛下,還請代本官向陛下傳達關懷之情,望陛下保重龍體,本官先行告辭。”

說罷丞相就轉身出了禦書房,望著丞相走遠,靜川冷笑一聲,默默把奏摺收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