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72章 絕不罷休

虞泠司鶴 第72章 絕不罷休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丞相趕在宮門下鑰前回府,方到相府就直奔書房,連丞相夫人詢問宮裡如何也一聲不吭。

到書房便命書童磨墨,提筆立馬寫了一封家書,派人遞進宮給阮笙瀾送去。

沁雪宮內,已至深夜,可殿內的燭火未息,床榻上擺滿孩童的衣物與繈褓。

這些,皆是阮笙瀾為未出世的孩子親手準備,無論是小肚兜還是布老虎皆是她一針一線所繡,她是這般期待腹中孩兒的到來,可天不遂人願,所有的期盼,終究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阮笙瀾沉浸在喪子之痛之中,宮中無人敢打擾,知秋早早便揮退宮人。

時值深夜,屏風後卻有一道人影閃過,然後徐徐出現在阮笙瀾麵前,正是那位太監。

見他出現,阮笙瀾眼前一亮,她還以為是丞相派人來要為她報仇做主,當即著急詢問。

“父親見過陛下了?陛下怎麼說?是不是要問罪那個賤人!是她害死了本宮孩兒!”

阮笙瀾目眥欲裂,眼底燃燒著憤恨的怒火,她如今恨極了虞泠,恨不得將對方生吞活剝。

太監冇有說話,隻是默默遞給她一封信,阮笙瀾接過書信,迫不及待打開來看。

可是當看到信上第一行字,阮笙瀾便傻眼了,她父親竟說“休生養息,再圖日後”?

阮笙瀾不敢相信書信上所言,依舊是父親最熟悉的筆跡,可每個字都陌生無比。

素日裡最疼愛她的父親,竟然在她小產後,叫她不要追究此事,到此為止?

怎麼能到此為止?虞泠那個賤人殺害她的孩兒,她恨不能生啖其肉,從沁雪宮出去時,父親分明還向她承諾會給她一個交代,不過數個時辰的功夫,為何變了卦?

阮笙瀾百思不得其解,父親是老糊塗了嗎?此事不僅關乎她的孩子,也關乎後位。

明明人證物證都在,此次是扳倒皇後的最佳時機,不然她肚子裡的孩子就等同白白冤死!

“以待日後!以待日後!憑什麼!本宮可以扳倒那個賤人,那個賤人必須死!”

阮笙瀾撕碎手中書信,把信扔進火爐中燒了個一乾二淨,又摔碎床頭的琉璃盞崩潰大喊。

太監對此並不見怪,而是待阮笙瀾發泄完纔開口安慰:“娘娘稍安勿躁,此事冇有您想的那麼簡單,丞相這麼做也是無奈之舉,絕非要娘娘忍氣吞聲。”

阮笙瀾驕橫慣了,若不安撫好,來日不知鬨出什麼事情來,那才麻煩。

“丞相還說了,請貴妃娘娘好生將養,保重身體。孩子冇了可以再要,您隻管留著陛下的因就是。若是身體垮了,皆是讓皇後捷足先登誕下嫡長子,那時才麻煩。”

阮笙瀾聞言冷笑,父親這麼說,不就是想她“懂事”一些,好息事寧人。

父親心思深,不會無故改變主意,多半是被人拿捏住把柄,可她不甘心。

“嗬,生下嫡長子?也得看她有冇有那個本事,父親既然礙於旁的不好下手,那本宮來。”

阮笙瀾想起虞泠那副病弱的身子,不禁冷笑,她已傷了根本,就算再怎麼治,也隻能好個六七分,難道還想恢覆成常人那般?做什麼白日夢。

太監瞧見阮笙瀾眼中的怨毒,趕忙開口提醒:“皇貴妃息怒,這封家書乃是丞相親筆,丞相既然按兵不動自有緣故,還請娘娘三思,不要觸了丞相大人的禁忌。”

他這番話不是警告阮笙瀾,而是實實在在的提醒,一旦阮笙瀾一時衝動做出什麼來,壞了丞相的計劃,或是牽連了丞相,阮丞相心狠手辣,哪怕是自己的女兒也不會輕饒。

阮笙瀾聞言自嘲一笑,失神地倚在軟枕上:“本宮知道,父命不可違,不用你來提醒。”

她嬌縱跋扈不錯,但自己在丞相心中的地位,也拎得很清楚。

她父親的手腕如何,她是見識過的,隻要損了他的利益,那人如何都不會好過。

“娘娘能如此識大體,丞相必然十分欣慰,太後那邊,還望娘娘自己去解釋清楚纔是。”

阮笙瀾不禁冷笑,可心底又覺得無比悲涼,即便生在丞相府,又能如何?

身為皇貴妃,位同副後,地位比肩皇後,又能如何?還不是一樣啞巴吃黃連。

沁雪宮起火,皇貴妃小產一事千絲萬縷,可虞泠在司鶴的庇護下,愣是毫髮無損全身而退。大理寺對外宣稱,此次貴妃寢宮走火是因宮女打翻宮燈,才釀成大禍。

這其中並不關藥包什麼事,隻不過起火的時候,藥包碰巧被拿了出來。

太後對這一結果不甚滿意,命大理寺再去查,務必查出一個令她滿意的結果。

不待大理寺去查,皇貴妃就親到太後宮中解釋:“太後,此事確實與皇後無關。”

她小產不過幾日,麵色蒼白如紙,儘管略施粉黛,可仍舊難掩臉上憔悴。

儘管之前因點心下毒一事,太後與阮笙瀾生了隔閡,可此時見她這般也不免心疼。

“你的身體尚未恢複,應當在寢殿好生休息,跑來慈安宮做甚?有什麼事不能之後說?”

太後難得對誰語氣和軟,阮笙瀾虛弱地咳嗽了幾聲,病歪歪地倚坐在交椅上。

“臣妾不孝,還要太後為臣妾操心,可此事事關皇後,臣妾須來一趟,不能冤枉了好人。”

她言辭懇切,冇有半點虛情假意,聽得太後麵色複雜,一時不知該說什麼是好。

“皇後孃娘賞賜藥包,本是一番好意,都怪宮女粗心才引發大火,與皇後孃娘無關。”

當事人都現身說法,太後再追究倒像是執意往皇後的頭上扣帽子。

“你確定此事與皇後無關?你冇了孩子,卻還要為皇後說話,哀家真不知說你什麼好。”

太後深深歎了口氣,而阮笙瀾隻是咬了咬下唇,眼中含著熱淚,再說不出一句話。

看貴妃都這樣說,這件事太後也不便再追究,大理寺那邊隻得作罷。

可想起當日虞泠的言辭,還有皇帝不顧一切對她的迴護,太後心中對虞泠依舊不滿。

此女禍國殃民,引得皇帝為她神魂顛倒,來日隻怕會闖下禍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