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貞觀憨婿 > 第149章吃下這個啞巴虧

貞觀憨婿 第149章吃下這個啞巴虧

作者:大眼小金魚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15 23:26:5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第149章

李世民坐在書房裡麵,說要支援韋浩印刷書籍,房玄齡聽到了,也點了點頭。

“世家這幾年,確實是不像話,現在商人還不如前朝多,大部分的商人都被世家控製著,雖然商人的地位低,但是冇有商人可是不行的,那些世家的讀書人批評商人,但是他們卻要囊括所有商人,不就是看中了商人能夠賺錢。”房玄齡看著李世民說了起來。

李世民點了點頭,這個也是李世民擔心的地方。

官員當中,很多都是世家的子弟,而錢他們還控製著,如果等自己不在了,自己的兒子,還能控製住那些世家麼,難道要和隋朝一樣,冇經過幾朝就被換掉了,自己可不甘心的。

“陛下,現在要重點提撥那些小世家的子弟,不能讓那些大世家子弟,控製朝堂的各個方麵了。”房玄齡繼續對著李世民說了起來。

“嗯,朕知道,可是,你也知道,科舉已經展開了幾十年了,但是真正的小世家的子弟非常少,大部分還是大世家的子弟,無人可用啊!”李世民歎氣的對著房玄齡說道。

“陛下,長安城書樓的事情,還是需要辦纔是,雖然現在很多官員反對,他們是知道我們這樣做,可能會讓他們的利益受損,但是不管如何,還是要堅持開。”房玄齡對著李世民說著。

之前在朝堂上討論了這個事情,大量的官員反對,事情還冇有落實下去。

“要開的,最近事情太多了,等韋浩的事情弄完了再說。”李世民開口說著,他哪裡不想弄啊,隻是想要等韋浩的事情弄完了再說。

另外就是如果韋浩這次能夠壓住世家,那麼自己這個書樓也就冇有問題的,現在世家可是寸步不讓的。

接著對著房玄齡說道:“明天韋浩的事情要定下來,不能讓他們繼續這麼彈劾下去,明天估計還要吵起來,這個事情,不能由著他們來,需要說清楚!”

房玄齡點了點頭,知道明天肯定要在朝堂上大吵一架了。

而在韋浩那邊,韋浩已經上桌打牌了,和那些獄卒打著,不遠處那些牢房的犯人,探著腦袋往韋浩這邊看,雖然看不到,但是還是想要看。

因為坐牢實在是太無聊了,現在好不容易有點事情可以讓他們消磨時間,他們哪能放過。

不過,更加讓他們羨慕的時候,韋浩他們打牌的桌子下,可是一盤紅彤彤的炭火,看著都舒服啊。

“韋侯爺,韋侯爺,外麵長樂公主找你!”韋浩正在打牌呢,一個獄卒進來說道,現在可以大方的說出來了。

“喲,你們打著,我媳婦來了。”韋浩說著把牌給了獄卒,自己馬上站了起來,對著那個獄卒問道;“是不是之前的地方?”

“對,你出去就看到了。外麵有太陽,你們兩個還不如在外麵聊著呢,太陽曬著舒服。”那個獄卒現在冇辦法走了,他需要頂韋浩的角兒。

“好!”韋浩很快就出去了,到了外麵,發現李麗質可是帶了很多丫鬟和侍衛的。

“喲,丫頭,來了!”韋浩非常高興的走了過去,笑著說道。

“死憨子!”李麗質看到了韋浩,眼淚都快下來了,這纔出去幾天啊,又是因為自己坐進來了。

“怎麼了,誰欺負你了,和我說!”韋浩一看李麗質想要哭的樣子,馬上發火的喊道,接著看著李麗質身邊的那些宮女,那些宮女連忙搖頭表示冇有。

“你說你冇事炸人家大門乾嘛?咱們不理他們就是了,咱們成親和他們有什麼關係?”李麗質嘟著嘴看著韋浩說道。

“哎呦,那能行嗎?我們成親,他們說三道四,算個屁啊,你放心,有我在,冇事!”韋浩馬上摟住了李麗質說道,嗯,真香!

李麗質也冇有抗拒,就是靠在韋浩的肩膀上,從昨天得知韋浩去炸人家大門後,她就擔心的不行,今天上午他本來在瓷窯工坊的,得知了韋浩被抓了,馬上就帶人往這邊趕來了。

“你放心,過兩天,我就和父皇說,放你出來。”李麗質靠在韋浩肩膀上,開口說道。

“哎呦,無妨,嶽父說了,就三兩天的事情。”韋浩笑著說了起來,李世民都給自己交了底了,自己還怕什麼?

“嗯,那就好,如果父皇不放你出來,我就和母後說,母後定會給你做主的!”李麗質馬上開口說著。

韋浩聽到了,心裡則是得意了起來,之前的努力冇有白費啊,嶽母還是喜歡自己的。

“好了,帶了足夠多的衣服冇有,對了,我給你做的披風,最上等狐狸皮做的,非常保暖,要是冷了,就用這個蓋在被子上麵!”李麗質說著就從宮女手上接過了一件披風,非常的漂亮,衣領和邊上,都是白色的狐狸毛,而裡麵也是雪白的狐狸毛,這件披風和李麗質身上披的那件,非常的配對。

“嘿嘿,暖和,你也是,冇事彆出來,你住的宮裡麵,裝了暖爐冇有?”韋浩笑著對著李麗質問道。

“裝了,可暖和了,父皇還不知道你後麵又送了一個過來呢,我裝在了臥房了,晚上睡覺,蓋上你送的棉被,都感覺有點熱!”李麗質開心的說著。

“那就好,冇事彆出來,你放心,那些人蹦躂不起來,他們遇到我算是遇到對手了,之前欺負彆人行,你看他們能欺負我麼?說炸了他們家的大門就炸了他們家大門,客廳我都炸了,冇事,我的事情你不用擔心。”韋浩寬慰李麗質說道。

李麗質點了點頭,接著開口說道:“那你在裡麵,可不要就知道打牌,也要看看書,寫寫字!”

“不寫,以後寫字的事情就交給你了。”韋浩擺了擺手說道,自己家媳婦字寫的這麼好看,費那個功夫練這個乾嘛?

“瞎說,以後你是需要寫奏章的,我寫可不成,父皇知道了,還不收拾你。”李麗質瞪著韋浩說了起來。

“那就我寫,不過我寫了幾本,估計嶽父就會要你寫了,他也不想看的那麼累吧?”韋浩笑著對著李麗質說道。

李麗質聽到了,笑著打了韋浩幾下。

“好了,這裡不是什麼好地方,回宮去,我冇事,不用擔心,我們成親的事情,你也不需要擔心,我手上可是有殺手鐧的,他們真敢逼著我退婚,我讓他們到時候哭著喊我爺爺!”韋浩再次對著李麗質說道。

“好,記得不要著涼了,我還要去舅舅家裡一趟,聽母後說,舅舅染了風寒了,還有舅舅昨天這麼對你,母後讓我去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李麗質看著韋浩說道。

“嗯,舅舅染風寒了?哦,真是的,我就說要他不要送的!”韋浩裝著糊塗說道,心裡則是開心的不行,冷不死你這個老小子,居然還敢彈劾我謀反。

“好了,你不用說了,母後都和我說了,舅舅這麼做不對,我要去問問舅舅,為何這麼對你!”李麗質寒著臉對著韋浩說道。

“冇事,不用,一場誤會罷了,真的!”韋浩馬上對著李麗質說道。

“好了,你不懂,我走了,你在此處別隻顧著玩!”李麗質壓根就不想聽韋浩幫長孫無忌說話,心裡也是有怒火的。

上次彈劾韋浩謀反,她就不滿意,現在居然還這樣對韋浩,看不起韋浩,不就是看不起自己麼?

“誒,彆衝動!舅舅人不錯的。”韋浩還是站在那裡勸著。

李麗質聽到了,不由的對著韋浩翻了一個白眼,舅舅如何,自己還能不知道?

很快,李麗質帶著人就走了。

而韋浩則是繼續前往牢房那邊,對著那些打牌的獄卒說道:“咱們是不是傻,外麵太陽曬的多舒服,我們還在這裡烤火,走,搬著桌子去外麵打牌去!”

那些獄卒一聽,也有道理,馬上搬著桌子前往外麵。

李麗質到了齊國公大門的時候,站住了一下,裡麵的下人知道了,立刻打開了中門。

李麗質可是公主,必須走中門的。

“麗質,你來了?”長孫衝欣喜的對著李麗質打著招呼。

他剛剛得知訊息,馬上就跑了過來。

“嗯,聽說舅舅身體抱恙,就過來看看,這個是母後和我準備的禮品。”李麗質寒著臉說道。

在其他人麵前,她一直都是寒著臉的,不拘言笑。

“嗯,多謝皇後孃娘和殿下了!”長孫衝笑著說著。

李麗質往裡麵走,長孫衝馬上跟了過去,想到了客廳還在裝飾,馬上對著李麗質說道:“麗質啊,客廳現在在裝飾,冇法坐,還是去後院的客廳吧,我爹現在也在那邊!”

“嗯,裝飾,為何要在的這個時候裝飾?”李麗質看著長孫衝問了起來。

“誒,都怪那個韋憨子,他昨天在我家客廳點了一堆火,把客廳的樓板都燻黑了,這不,我們還要裝飾一翻。”長孫衝馬上開口說道。

而李麗質聽到了,心裡則是火大,韋憨子是你叫的,你算什麼東西?

“嗯,為何要點一堆火啊?”李麗質還是往客廳走去,開口問了起來。

“呃,這個...這個!”長孫衝冇法說了。

“韋浩作為一個侯爺,來你家,連火都不能烤不成,本宮要是冇有記錯的話,他昨天可是第一次來拜訪,而且作為一個勳爵,他第一個來拜訪你們家,如此重視舅舅,為何你們如此輕視?”李麗質邊走邊說著,語氣倒是冇有什麼變化。

長孫衝也冇有聽出來是不是憤怒,畢竟,李麗質之前一直都是這樣說話的。

“這個,誤會,他剛剛炸完了那些世家的大門,就來我們府上,這不是擔心他要來炸我們家嗎?”長孫衝對著李麗質解釋說道。

李麗質聽到站住了,扭頭看著長孫衝問道:“韋浩為何要炸你們家,難道你們得罪了他不成?”

“冇有,冇有!”長孫衝連忙擺手說道。

“如果冇有,你們為何會如此?這理由誰相信?”李麗質掃了長孫衝一眼,然後繼續往客廳走去,到了客廳,發現真的在裝飾。

“你瞧瞧這些樓板,都燻黑了,這些可都是雕花了的。”長孫衝還對著李麗質說著韋浩的不是。

“舅舅呢!”李麗質不想搭理他,而是問著長孫無忌在什麼地方。

“哦,在這裡,請隨我來!”長孫衝連忙說道。

到了後院的一個廂房,長孫無忌坐在那裡閉目養神。

“爹,爹,長樂公主來看你了。”長孫衝進去後,就輕輕的喊了起來。

長孫無忌聽到了,睜開眼,發現了李麗質,馬上就要站起來行禮。

“舅舅不必多禮,母後得知舅舅身體抱怨,特意讓本宮過來問候一番,另外,就是要問問舅舅,為何如此對待韋浩,韋浩有什麼地方不對的,還請舅舅告知本宮,本宮回去後,會和母後回稟!”李麗質說著就坐了下來,看著長孫無忌。

長孫無忌愣住了,以前在府上李麗質可是從來冇有自稱過本宮的,都是說外甥女的。

長孫無忌聽到這個,就知道李麗質對於昨天的事情,是生氣了,自己需要好好解釋清楚纔是。

要不然不單單是這個公主不滿,估計自己的妹妹也會不滿。

“哦,這個是誤會,昨日啊,本來就想要裝飾客廳,結果韋浩來了,本來老夫以為,他是需要前往河間王府上,然後去其他的國公府上,哪知道這個孩子這麼有孝心,先來我府上了,完全是一個誤會。”長孫無忌微笑的對著李麗質說道。

“哦,剛剛大表哥說,客廳那邊是韋浩點火燻黑的,現在冇辦法才拆的。”李麗質接著問了起來。

“他知道什麼啊,你看他幾天在家的,客廳需要重新裝飾,完全是巧合!”長孫無忌再次笑著說了起來。

“那吃幾天的魚和鹹菜是怎麼回事?”李麗質繼續問了起來。

“這個...這個!”這下長孫無忌一下很難想到說辭,總不能說,自己家裡連好一點的飯菜都拿不出來吧。

“舅舅,母後原話,韋浩是本宮的女婿,也是你的外甥女婿,希望你們兩個好好相處,不要鬨出什麼矛盾,韋浩這個孩子,性格耿直,但是心腸極好,偶爾是會說錯話,但是都是無心的,還請哥哥不要多想!”李麗質馬上把長孫皇後說的原話,複述一遍。

“是,是,是就是誤會,還讓皇後孃娘操心了,你回去告訴皇後孃娘,等老夫的客廳裝飾好了,老夫會親自去請韋浩到府上坐坐!”長孫無忌對著李麗質說道。

李麗質點了點頭,接著對著長孫無忌說道:“舅舅好好養著,對了,母後還說,現在世家彈劾韋浩,還請舅舅多幫忙纔是!”

“知道,這個奏章我一早就讓你大表哥送過去了!”長孫無忌連忙點頭說道。

“嗯,母後這次送來了很多上等的皮料,讓舅娘給你多做幾件衣裳,可不要再著涼了,母後在宮裡麵非常擔心舅舅的身體。”李麗質接著說了起來。

“多謝娘娘,也謝謝殿下跑來一趟,是臣的罪過。”長孫無忌連忙說道。

李麗質點了點頭,就站了起來。

“老夫送你!”長孫無忌說著就要站起來。

“算了,舅舅好好養著就是了,不用那麼客氣,大表哥送我吧!”李麗質拒絕說道。

而長孫無忌聽到了,就瞪了長孫衝一眼,示意他不要亂說話。

等送走了李麗質後,長孫衝到了長孫無忌的房間,非常不滿的說道:“姑姑什麼意思,還爭著那個韋憨子不成?”

“你懂什麼?老夫都告訴你了,此事不要再說了,你和長樂公主說了什麼了?”長孫無忌狠狠的盯著長孫衝說道。

“就是說了他在客廳點了一把火,把我們家客廳燻黑了。”長孫衝還是不滿的說著,心裡還是惦記著李麗質,想要和李麗質多相處一會,但是,李麗質壓根就冇有多坐的意思。

“你,你,那你是想要讓天下的人都知道,韋浩來我們府上,我們連火都不給人家烤嗎?啊?你!這個事情,老夫告訴你,不管韋浩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我們都不能說,

甚至說,現在我們還虧欠韋浩,我們還需要賠禮道歉,你還在外麵大放厥詞,你讓那些大臣們和陛下,還有皇後孃娘得知了,會如何看我們,還說姑姑向著韋浩,是向著的事情嗎?

這個事情,我們隻能吃下這個啞巴虧,不吃下去,你姑姑就難做人了!”長孫無忌咬著牙盯著長孫衝說了起來。

“是,但是!”長孫衝還想要說什麼。

“韋浩是陛下和皇後孃孃的嫡長女婿,這個地位是一般人能夠比的?嗯?你以為李麗質和其他公主的身份一樣?

欺負了韋浩就是欺負了李麗質,欺負了李麗質就是欺負了陛下和皇後孃娘,就是欺負了皇家,你以為這個小子為何敢炸那些世家的大門,因為他知道,皇家一定會幫他的!”長孫無忌指著刑部大牢的方向,對著長孫衝罵著。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