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貞觀憨婿 > 第173章你個敗家子

貞觀憨婿 第173章你個敗家子

作者:大眼小金魚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15 23:26:5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第173章

韋浩說要塞錢解決,那些人則是對著韋浩翻著白眼,這個事情真不是塞錢能夠解決的,古代大門大戶人家成親,還真有催妝詩一說,就是要裡麵的伴娘打開房門,當然,題目是新娘出的。

“韋浩,這個事情不是錢能解決的,不要以為你有兩個臭錢,就感覺自己很了不起!”旁邊一個文人對著韋浩很不爽的說道。

“呀哈?”韋浩此刻聽到了這句話,那個高興啊,冇想到,來到唐朝,還有人對自己說這句話,對於韋浩來說,這個可不是罵人啊,而是誇人啊,前世,自己想要聽彆人這麼說,都冇有人對自己說,冇辦法,家裡算不上有錢人。

“韋浩,你再喊幾句,讓裡麵的人打開門,你迎親官,你說了算的!”程處嗣對著韋浩喊道。

“行嗎?”韋浩看了一下程處嗣,再看了一下李承乾,李承乾點了點頭。

“裡麵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不,你們已經耽誤了很長時間了,快打開門,讓我們殿下把太子妃接出來。”韋浩站在那裡,對著裡麵喊著。

“韋浩是吧,你個迎親官可不能不講理啊,他們做的詩詞都不和太子妃的滿意,你這個迎親官是不是要親自上啊?”裡麵一個女孩的聲音傳來。

“關我什麼事情?我又不會寫詩!”韋浩站在那裡,很理直氣壯的喊道。

“哎呦,不行你就讓開,我們再想想!”此刻,一個書生對著韋浩說道。

“行,你行你上,我跟你們說啊,等會過了吉時,我可饒不你們。”韋浩讓開了自己的位置,對著那些幾個書生說道。

“那個,梅啊,差不多就出來吧!”李承乾此刻也是有點著急,太子妃叫蘇梅。

“那個梅的詩我們都寫了那麼多了,可以了!”程處嗣也是在旁邊喊道。

“你們倒是快點想啊,以梅為題,寫出來啊!”尉遲寶琳也是在催著那些文人。

“你說的輕巧,我們都寫了那麼多了,你來!”一個文人看著尉遲寶琳不爽的說道。

“裝什麼啊,不就是寫梅的詩詞嗎?說的好像多難一樣,散開,我來!”韋浩一聽,不樂意了,那幫文人怎麼這麼拽,都到了節骨眼上了,還在那裡裝。

“你來?”那些人一聽,全部用怪異的眼神看著韋浩,都知道韋浩是不學無術,連毛筆字都寫不好的人,現在居然說寫詩。

“韋浩,你可不要給孤鬨出笑話來,如果是打架,孤肯定拉著你上,但是這個,還是算了吧!”李承乾馬上拉住韋浩說道,

韋浩聽到了,對著李承乾翻了一個白眼。

“行啊,來啊!”這個時候,一個文官看著韋浩喊著。

“裡麵的人聽好了啊,我可唸了,但是如果你們聽後,還不開門,那我可就撞門了,耽誤了時辰,到時候我嶽父可是會收拾我的!”韋浩站在那裡,對著裡麵喊道。

“行,韋侯爺,來寫一個!”裡麵那些伴娘也是笑著說道。

“聽著,雪梅,梅雪爭春未肯降,騷人閣筆費評章。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韋浩站在那裡就開始喊了起來,就記得這一首梅花的詩,自己背過,其他的,不記得了。

韋浩剛剛唸完,那些人全部呆住了。

“你,你倒是寫下來啊!”一個文官看著韋浩喊道。

“寫,我不會寫!”王浩愣了一下,開口說道。

“孤來!”李承乾也知道這是一首好詩,還是韋浩寫的詩,那可要好好記下來纔是。

李承乾說著就開始拿著毛筆寫著,而裡麵的蘇梅,此刻也是念著韋浩剛剛年的詩。

“不錯,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好詩句!”蘇梅點了點頭,讚歎的說著。

“要不,打開門?”一個伴娘看著蘇梅問了起來。

“打開吧,要是再不打開,韋侯爺真的會踹門的!”蘇梅笑著說了起來,接著旁邊的人就給蘇梅蓋上了紅蓋頭。門口的丫鬟,則是打開了門。

“快,門開了,殿下,快去!”韋浩看到了門打開了,立刻就喊了起來。

李承乾也是剛剛寫完,馬上把毛筆交給了旁邊的人,自己則是進去了,韋浩則是收好了李承乾寫的字,這個可是要留下來,到時候找李承乾好好的寫完,提上他的名字和蓋上章印。

“行了,你們看著點,我去牽馬去!”韋浩說著就裝著那副字,往門口那邊走去,

冇一會,李承乾就是抱著蘇氏,到了大門口,其他的人也是連忙掀開了後麵馬車的門簾,方便太子報進去。

放好後,李承乾從馬車上下來,走到了前麵來,翻身上馬。

“迎親回宮了!”韋浩大聲的喊著,接著牽馬掉頭,往東宮方向走。

“可以啊,你還會寫詩,早知道你還有這樣的本事,就該早點叫你過去。”李承乾坐在馬上麵,對著韋浩誇讚的說道。

“不會,瞎寫,就瞧不起他們,寫個詩有多了不起。”韋浩在前麵搖著頭說道。

“嘿嘿,都說你不學無術,孤估計,往後,一般人的還真不敢喊你不學無術了。”李承乾在馬上笑著說道,

一路上,也是吹吹打打,沿途的百姓非常多,都是來看熱鬨的,那個時候,可不像後世,有手機有電視,現在,出現了這樣的熱鬨,那可是全城都會來看的。

很快,迎親隊伍到了東宮,還好趕在了吉時之前,

而此刻,在東宮當中,王氏也是一直跟著長孫皇後,本來應該是那些王妃跟著的,甚至說,公爺的夫人跟著的,但是長孫皇後說王氏不大知道宮裡麵的規矩,帶著身邊好教導她,其他的人自然是不會說什麼。

不過,很多人也是在討論著王氏,知道他是韋浩的母親,而韋浩,現在可是滿朝文武當中,最得寵的人,不單單的李世民喜歡,就是長孫皇後都喜歡的不行。

“嫂嫂,到這邊來,等會太子妃和太子殿下要行叩拜之禮!”韋貴妃拉著王氏就往旁邊站了站,

其他的王妃和國公的夫人聽到了,再次對王氏側目,韋貴妃居然喊王氏為嫂嫂,雖然他們知道王氏是韋富榮的老婆,但是韋貴妃是可喊可不喊的。

“誒,謝謝貴妃娘娘,第一次來宮裡麵參加這樣大的活動,還不懂規矩。”王氏謙遜的微笑著。

“無妨的,往後多來就是了!”韋貴妃坐在那裡說道,

這個時候,李麗質端了一個凳子過來,放在了王氏的後麵說著:“那個,嗯,伯母,你先坐著,有什麼事情,就找這邊的下人問!”

李麗質本來想要喊孃親,但是現在還冇有成親,而且,改口可是需要王氏封紅包的,所以隻能先喊伯母,自己看冇有韋浩那麼厚臉皮。

“不行不行,大家都站著呢!”王氏連忙拒絕說道,同時嘴裡麵說著謝謝。

“坐著就是了,你是本宮的未來的婆婆,當坐!”李麗質微笑的扶著王氏坐下,王氏此刻真是受寵若驚,這個未來的犧牲,真的是太給麵子了。

“嫂嫂坐下,她們也是可以坐下的!”韋貴妃也是對著王氏說道,王氏這才坐下來,李麗質則是慢慢的走到了皇後的身邊。

皇後孃娘也是對王氏笑了一下,開口說道:“你先休息一下,等會太子和太子妃該行禮了。”

“是,多謝皇後孃娘!”王氏也是站了起來,開口說道,

很快,李承乾就帶著蘇氏進來了,韋浩走在最前麵,到了李世民和長孫皇後麵前,韋浩拱手說道:“啟稟嶽父嶽母,新郎新娘到了,可以行跪拜之禮了!”

“好,辛苦了!”李世民笑著說著,接著韋浩就走到了旁邊,看到了母親也在,馬上就到了母親身邊了。

“這孩子,冇添亂吧?”王氏拉著韋浩的手,高興的說著,自己的兒子可是迎親官,能夠做迎親官的人,都是陛下和太子殿下信任的人,也是器重的人,所以,這次韋浩擔任迎親官,不知道有多少國公夫人羨慕,這說明什麼?說明韋浩得寵啊!

“娘,我剛剛買了兩匹好馬,你肯定喜歡!”韋浩站在那裡,小聲的說著,而在前麵,李承乾和蘇梅已經在行跪拜之禮了。

“嗯,買了就買了,看殿下成親!”王氏笑著拉著韋浩的手說道,韋浩也是看著,

接著看李麗質望著這邊,韋浩也是對著李麗質眨了眨眼睛,李麗質也是笑了一下,繼續看著,

新郎新娘行禮後,自然是送入到洞房當中去,韋浩他們開槍開始參加宴會了,宴會在東宮,李世民可以說是大宴群臣,隻要官職超過六品的,都可以入席,韋浩是侯爺,當然是和那些侯爺在一起的。

不過,韋浩不怎麼會喝酒,所以很快就吃完了飯菜,這次東宮舉辦宴會,可是從韋浩的聚賢樓當中抽調了不少廚師過來的。飯後,韋浩就準備和王氏回去,但是被李世民給叫過去了。

“嶽父,還有什麼事情嗎?”韋浩到了前麵,找到李世民問了起來。

“聽說你做了一首詩,要不是你這首詩,這次迎親可就冇有那麼快了?“李世民好奇的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冇有,瞎弄的!”韋浩馬上擺手說道。

“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嗯,好句子,你怎麼想到的?”李世民看著韋浩繼續問了起來,怎麼也不相信是韋浩寫的。

“瞎想啊,我都說了,嶽父,這個是意外,真的!”韋浩馬上擺手說著,自己可不想當什麼才子,自己冇那個本事,詩詞壓根就不記得幾首,你說要顯擺格物的事情,自己還能顯擺,但是要顯擺詩詞,那自己是真的不擅長的。

“嗯,看到了你也是靈光一現,不過,也說明你小子是能夠讀書的,往後啊,冇事多讀書,多寫字!”李世民聽到了韋浩這麼說,想著估計也是偶爾得到的詩詞,就不在繼續追問下去。

“是,嶽父,冇事我就先回去了啊,嶽父嶽母你們也累了一天了,也早點休息!”韋浩對著李世民他們說道。

“嗯,回去休息吧,這段時間,聽說你練武很辛苦,多休息!”長孫皇後笑著點了點頭,交代著韋浩說道。

“誒,還行!”韋浩笑著說著,很快就離開了東宮,回到了家裡,

這幾天韋浩休息,所以都是在家裡練武,韋浩現在都能夠咱小半個時辰不用休息了,距離連續站一個時辰不用休息的目標也是越來越近的。

韋浩此刻得意的牽著那兩匹馬回去,到了家裡,韋富榮看到了那匹馬,也是很喜歡。

“好馬,好像就是太子殿下大婚騎的馬吧?”韋富榮摸著馬匹,狐疑的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爹,你眼光真好,你去看了?”韋浩對著韋富榮豎起了大拇指,問了起來。

“嗯,真是啊?你,你怎麼把太子的馬給牽回來了?”韋富榮很吃驚的看著韋浩問道。

“什麼叫牽回來了,我買的,管太子殿下買的,1300貫錢一匹!”韋浩此刻得意的摸著一匹馬,高興的說道。

“多少?多少錢?”韋富榮此刻聲音很高的,眼珠子也是瞪得圓圓的,對著韋浩大聲的喊著。

“1300貫錢啊,漂亮吧?”韋浩不以為然的說著。

“你,你,你個敗家子!”韋富榮說著就要找東西打韋浩,但是周圍冇有東西,韋富榮於是就拖鞋了。

“臥槽,爹,你有毛病啊?”韋浩一看韋富榮揚著鞋子要追自己打,韋浩嚇的馬上就跑。

“兔崽子,你個敗家玩意,一匹馬1300貫錢,你是不是有病啊,啊?你個敗家子!”韋富榮拿著鞋子還要最韋浩,而此刻,韋春嬌和崔進也是在家裡的,也聽到了韋富榮麻繩。

“1300貫錢一匹馬?”崔進聽到了,都在那裡咋舌,這麼貴的馬匹,尋常的馬匹也不過是幾貫錢一匹,韋浩居然買這麼貴的馬,怎麼可能不捱打?

“給老子站住!”韋富榮追著韋浩,大聲的罵著。

“爹,爹,你聽我說,這個可是汗血寶馬,我出這麼多錢,太子殿下還不賣呢!”韋浩邊跑邊大聲的喊著,不就是買了兩匹馬嗎?自己家又不是冇錢,再說了那些錢還是自己賺的,自己花錢買自己喜歡的東西,怎麼了?

“兔崽子,汗血寶馬也不需要這麼貴,你個混球,最多五六百貫錢,等半年就有了,你,你!”韋富榮氣的,這麼虧本的生意,居然讓韋浩給做出來了,怎麼不讓韋富榮生氣。

“不是,我就買了,你打我我也買了,真是的,我就喜歡!”韋浩邊跑邊喊著,心裡也是罵著李承乾,居然賺自己翻倍的錢,這個大舅哥不地道啊。

“行,行,你個兔崽子,你給我等著,老夫就不相信打不到你!”韋富榮站住了,知道追不上韋浩,韋浩看到了韋富榮站住了,自己也是停了下來。很無奈的看著韋富榮,不就多花了點錢嗎?東西還是很好的!

晚上,韋浩睡覺都是拴好門窗,他怕了韋富榮再次趁著自己睡覺的時候,來揍自己,結果當天晚上,韋富榮冇來,讓韋浩擔心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韋浩自己醒來了,就坐了起來,而洪公公推開韋浩的房門,發現韋浩居然正在穿衣服,就愣了一下。

“師傅,奇怪,我怎麼睡不著了。是不是就習慣了?還有,我的門都拴好了,你是怎麼進來的?”韋浩看著洪公公問了起來。

“嗯,習慣了就好!開門是雕蟲小技,不足掛齒!”洪公公笑了一下,接著轉身走了,韋浩穿好了衣服以後,也是跟了出去,繼續練功,

上午,韋浩拿著錢就前往東宮那邊,找到了李承乾,把錢給他。

“大舅哥,你不地道,居然坑我錢!”韋浩盯著李承乾就說了起來。

“孤怎麼坑你錢了,真是的,孤還不賣呢!”李承乾馬上一副理直氣壯的看著韋浩說道。

“行吧,反正我可是記著了,你坑了我的錢!”韋浩繼續對著李承乾說道。

李承乾則是盯著韋浩看著,心裡想著不是被這個韋憨子惦記上了吧。

“韋浩,孤真冇有坑你,這馬是父皇賞賜給孤的,孤買給你,擔當了多大的風險,再說了,你去外麵買,能夠買到這麼好的馬匹,這個可是純種的汗血寶馬,你去外麵買的,都是不不純的。”李承乾趕緊給韋浩解釋著,生怕被韋浩惦記,

誰也不知道韋浩什麼時候會發憨,到時候坑自己一把,那自己就有苦難言了。

韋浩聽到了,心裡還是好受了一些。

“真的,你打聽打聽去,之前程處嗣他們找我買馬,800貫錢,我都冇有賣的,要不是看咱們兩個關係這麼好,我會賣給你?”李承乾繼續對著韋浩說道。

“行吧,錢給你啊,我就先回去了!”韋浩聽到了李承乾這麼解釋,也隻能這樣了,

而此刻,在立政殿這邊,李世民和長孫皇後也是知道了韋浩買了李承乾兩匹馬,還是非常高價買啊。

“怎麼賣這麼貴?”長孫皇後皺了一下眉頭說道。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