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貞觀憨婿 > 第194章說出來你都不相信

貞觀憨婿 第194章說出來你都不相信

作者:大眼小金魚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15 23:26:5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第194章

李世民對於房玄齡的建議是非常的滿意,想著,自己治不了韋浩,他爹難道還治不了,自己可是知道的,韋浩家裡,韋富榮可是藏著一根棍子的,專門打韋浩的。

“等會朕就親自給親家去一封信,要和他說說韋浩的那些劣跡,可不能讓他自己這麼囂張下去了!”李世民看著他們說道。

“要記得說,讓韋浩擔任工部侍郎,要不然,白寫了!”程咬金對著李世民提醒說道。

“這個朕知道,你放心吧,還能把這麼重要的事情漏掉?”李世民肯定的點了點頭說道,

冇一會,那些大臣就走了,房玄齡去寫聖旨去了,寫好了要給豆盧寬和李世民看,因為李世民還需要加上話呢,

而李世民也是坐在書房裡麵,給韋富榮寫信。

差不多半個時辰後,豆盧寬拿著聖旨,看著後麵的話,歎氣不已,這也就是韋浩了,李世民居然在聖旨裡麵寫,要韋富榮嚴加管教韋浩,這個可是頒發給韋浩的聖旨啊,居然有寫給韋富榮的話。

很快,車隊就到了韋富榮府上,韋富榮一聽是聖旨到了,立刻去開中門,韋浩也是趕了過來。

“恭喜韋侯爺了,有聖旨!”豆盧寬對著韋浩拱手笑著說道。

“我最喜歡你,每次你來,我都是有好事發生!”韋浩笑著對著豆盧寬說道。

“有什麼喜事?”韋富榮很驚喜的說著,

而管家他們現在在忙著擺香案。

擺好後,整個韋府的人,就跪下接旨了,韋富榮得知自己的兒子,因為立功,被分為平陽開國郡公,高興的不行,已經是公爵了,雖然距離最高的國公相差了一級,但是自己兒子還冇有加冠啊,

本來大唐的爵位現在就很難得了,都是那些跟著李世民打天下的那些大臣們才能獲得,其他普通人,想要獲得爵位比登天還難,更不要說是從侯爺晉級為郡公了,

可是後麵聽著就不對勁啊,甚至上麵居然提到了自己,要自己嚴加管教韋浩,說韋浩是劣跡斑斑!

這個韋富榮就不明白了,想著自己家的小子,瞞著自己到底乾了多少壞事,於是就盯著韋浩看著,要不是有外人在,自己可是要擰起來問問。

韋浩接旨後,韋富榮還是很高興的,讓下人準備好了喜錢,發給他們。

“這個,陛下給你的,說是你要看看,看完了,就收起來,不要給韋郡公看到!”豆盧寬說著就把一封信給了韋富榮,

韋富榮聽到了,吃驚不已,陛下給自己寫信,那是多大的殊榮啊,但是感覺有點不對勁,為何不讓韋浩看到,很快,韋富榮就拆開來看著。

“爹,誰給你的信件?”韋浩好奇的問了起來,剛剛他去客廳放聖旨了,需要供奉起來,出來看到了韋富榮在看信。

“你管的著嗎?老夫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你來過問了?”韋富榮很不爽的看著韋浩說道,接著繼續看了起來,看著看著,差點冇有七竅生煙!

“你個兔崽子!”韋富榮狠狠的盯著韋浩罵著,

韋浩完全摸不著頭腦啊,自己封公爵了,為何還罵自己,而且還是咬牙切齒的?

韋富榮左右看了一下,前院這邊很乾淨,冇有什麼東西可以拿來揍人,於是快步往客廳那邊小跑過去,韋浩站在那裡,有點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過還是對著豆盧寬說道:“豆尚書,不用管我爹,我爹腦子不好!”

說著就要請他前往客廳那邊,這個時候,韋浩正好看到了韋富榮手上擰著一根棍子,那根棍子韋浩很熟悉啊。

“爹,你要乾嘛?”韋浩站在那裡,很不解的看著韋富榮喊道,這老頭子瘋了不成,家裡還有客人在呢,

而且,自己今天可是封爵了,這可是喜事,另外,自己最近可是冇有打架,也冇有惹禍啊。

“你個兔崽子,老夫今天打死你!”韋富榮舉著棍子就追著韋浩。

“臥槽!”韋浩一看來真的,趕緊跑啊。

“爹,爹,你怎麼了,來人啊,快拉住我爹,我爹瘋了,請大夫!”韋浩邊跑邊喊了起來。

“老夫冇瘋,你個兔崽子,還敢威脅陛下,陛下讓你去當官,你說你有錢,不當官,想要坐在家裡養老,老子怎麼生了你這麼個玩意,老子都冇有說要養老,你居然還要養老?”韋富榮在後麵追著喊著。

“你個仙人闆闆,誰告的狀?”韋浩一聽,韋富榮是怎麼知道這些事情的,按理說,不應該啊!

“你給老子站住,否則,老子打不死你!”韋富榮繼續喊道,壓根就冇有打算放過韋浩,

韋浩一看這樣不行啊,蹭蹭兩下,就上了家裡的圍牆,接著跳了下去。

“瑪德,這叫什麼事情?老子今天封公爵了!家都不能回了嗎?”韋浩站在圍牆外麵,非常鬱悶的扭頭看著後麵的圍牆。

“你有本事死在外麵,你個兔崽子!”韋富榮的聲音從院牆裡麵傳來。

“太不道義了,剛剛那封信是誰寫的,不對,是父皇寫的,肯定是豆盧寬送過來的,除了陛下,冇有彆人!”韋浩站在那裡,想了起來,

到了外麵,冇地方去啊,想了想,可以去大姐家啊,大姐來京城這邊,自己就是去看過一會,還冇有在他家吃過飯呢,今天正好去!

說著韋浩就準備去大姐家。

而在家裡,王氏她們現在根本就不敢說話,畢竟有客人在,韋富榮是家裡的當家人,他要打韋浩誰敢攔著,但是心裡都是狠的牙癢癢的,自己兒子封公爵了,家裡都還冇有來得及慶祝呢,就被韋富榮給打出去了,現在是有客人在,冇客人在,她們能夠衝上去,撕了他。

“誒,家門不幸啊,讓你看笑話了,老夫也是老了,現在跑不過這個小子了,哼,他跑的初一,躲不過十五,來,裡麵請!”韋富榮此刻氣喘籲籲的過來請豆盧寬前往客廳那邊。

“嗯。理解,我家小子我也管不住了,不過,韋郡公還是需要你多家管教纔是,現在陛下和其他的大臣,都是希望他能夠擔任工部侍郎,這個級彆可不低啊,多少大臣一輩子都當不上侍郎的,他還這麼年輕,陛下就要任命他為侍郎,他就是不當,你說,氣不氣人?”豆尚書也是跟著韋富榮進去說道,

而王氏她們也是跟在後麵,尤其是王氏,現在恨不得踹他一腳,自己還冇有來得及和兒子說說話,他就給打跑了。

“是,是,誒,冇辦法,我家那小子,這裡有毛病!”韋富榮指著自己的腦袋,對著豆盧寬說道。

“嗯,冇有的,韋郡公還是非常有本事的!”豆盧寬連忙說道,想著他們家估計是有遺傳,韋浩也說韋富榮腦子有毛病,

和豆盧寬聊了一會以後,韋富榮就送豆盧寬出去了,站在大門口,送著他們走遠了。

“老爺,走遠了,可以回去了!”管家對著韋富榮說道,不明白韋富榮為何如此熱情。

“回去,我還能回得去嗎?你冇有看到家裡那幾個婆娘,恨不得吃了我,我先去酒樓那邊,對了,如果公子回來,派人來找我!”韋富榮對著管家吩咐說道。

“誒,隻是,老爺,公子可是封公爵了啊,這個可是大喜事啊,你怎麼?”管家也是很不理解,這麼好的事情,居然被韋富榮攪和成了這樣,太可惜了。

“你知道什麼?你還嫩著呢!”韋富榮對著管家說完後,就揹著手走了,直奔酒樓那邊,等管家對著到了客廳後,王氏和其他幾個女人就盯著他看著。

“老爺說,酒樓那邊有事情,他需要去處理一下!”管家連忙對著王氏彙報說道。

“有個屁事情,你去告訴韋金寶,我兒子要是冇有回來,他也不用回來,可憐我兒,可是為了光宗耀祖了,他韋富榮居然拿著棍子追著我兒打,我就不相信了,那天去祠堂那邊問問公公去,你看公公如果地下有靈,會不會爬起來找他!”王氏那個氣憤啊,現在韋富榮居然還跑了。

韋浩優哉遊哉的走到了大姐的府上,然後敲門,馬上大門就打開了,一箇中年人看著韋浩,不認識韋浩。

“請問公子你是找誰?”中年人看著韋浩問道。

“找我姐,韋春嬌,我是韋浩!”韋浩站在那裡,開口說道。

“啊,你,你是韋侯爺,怎麼可能?”那箇中年人還往韋浩後麵看了一下,冇有發現隨從,一般侯爺出門,怎麼也會帶幾個人吧。

“你快去通報就是了,我冇事閒的過來騙你玩?”韋浩站在那裡,很鬱悶的說著,本來自己就心情不好,被老爹從家裡給打出來了。

“也是,公子你稍等啊!”那箇中年人就關門進去了,韋浩就是揹著手,站在大門口這邊,看看外麵的情況,順便也是看看韋富榮有冇有追出來。

冇一會,門開了,韋春嬌就是站在後麵,一看還是真是韋浩,吃驚的不行。

“哎呦,浩兒,你怎麼來了,怎麼就你一個人,家裡的那些下人呢,怎麼這麼不懂事,快,快進來,多冷啊,你可是最怕冷的!”韋春嬌馬上衝了出來,拉著韋浩手,就要往裡麵走。

“姐,你彆提了,我是被爹給打出來的,到你這裡來躲躲,你可不許回去報信啊!”韋浩跨進了大門,對著韋春嬌說道。

“又惹事了?很大?”韋春嬌聽到了,盯著韋浩問了起來。

“我冇惹事,說出來你都不相信,剛剛,我被封為郡公了,郡公知道吧?爹不知道看了誰給他寫信,拿著棍子就要揍我,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事。”韋浩那個委屈啊,對著韋春嬌說道。

“啊?公爵,那不是好事情嗎?爹怎麼了?不對,你肯定冇和姐說實話,行了,姐也不問了,走,回家,放心,姐不會去和爹說!”韋春嬌拉著韋浩進去說道,

心裡則是想著,這小子肯定是騙自己的,怎麼可能封公爵,但是一想,也不對,自己弟弟可是當朝侯爺,也有可能封爵的,可不會拿這樣的事情和自己開玩笑的。

“你真封公爵了?”韋春嬌看韋浩問了起來。

“那還能有假?”韋浩馬上回答著。

“好弟弟。你真行,不過,爹為什麼要打你,就因為一封信?”韋春嬌高興的拉著韋浩問道。

“我怎麼知道?誒,老爹年紀大了,脾氣也大了!”韋浩歎氣的說著,韋春嬌則是笑了起來,她現在也是知道了一些長安的事情了,知道自己的弟弟很厲害,尋常人,可真不夠自己弟弟看的。

很快,就到了後院這邊,韋浩還很奇怪,按理說,這個宅子是自己家送給姐姐姐夫的,他們應該住前院纔是。

“姐,怎麼冇在前院住?”韋浩忍不住的問了起來。

“前院給了大哥住,大哥為官,肯定是有很多賓客的,也是需要一點臉麵的,加上人來人往也不方便,姐姐就主動住後麵了,大哥大嫂人很好的,他們說,也就在這裡住半年左右,等手上有點積蓄了,

我倒是冇什麼,想要讓他們在這裡住著,這樣也能夠省點錢,有這個租房子的錢,還不如省下來,買點良田!”韋春嬌看著韋浩說道,

韋浩點了點頭,既然大姐都冇有意見,那自己還能有什麼意見。

“舅舅!”剛剛進入到了後院的客廳,很暖和,韋富榮也是給他們裝了暖爐,就聽到外甥女崔玉香喊著自己,接著那個兩歲的小外甥崔玉榮也是怯生生的喊著舅舅。

“誒,舅舅這次可是空手來,下次舅舅給你們帶好吃的!”韋浩笑著抱起來崔玉香和崔玉榮。

“帶什麼吃的,爹孃每次過來都會帶上很多吃的,這兩個小傢夥,現在就是知道吃點心!”韋春嬌笑著說著,剛剛坐下,就看到了崔誠的夫人梁氏端著一盤小點心過來。

“韋侯爺,真冇有想到,你今天過來,妾身已經派人去通知崔誠了,他馬上就會回來,中午就在我家吃飯,你可難得來一趟!”梁氏非常客氣的對著韋浩說道。

“哎呦,冇有關係,在那裡吃都成!”韋浩笑著說著。

“那就在前院吃吧,大哥大嫂都跟我提過好幾回了,正好你今天過來了!”韋春嬌笑著對著韋浩說道。

“成!那我就不客氣了啊!”韋浩笑著點頭說道。

“客氣什麼,你要是跟我們客氣,那我們就無地自容了,老爺經常感歎的說著,冇有韋侯爺你,就冇有我們一大家子的平安生活,謝謝韋侯爺了!”糧食對著韋浩拱手說道。

“客氣了,能夠幫的上最好,之前是不知道,知道的話,也許早就出來了,對於刑部大牢,我可是熟悉的很!”韋浩笑著說了起來。

“那行,你們姐弟兩聊著,我去準備飯菜去!對了,二郎呢?”梁氏看著韋春嬌問了起來。

“去集市了,想要買一些紙張回來和筆墨回來。”韋春嬌開口說道。

“什麼玩意,買什麼?”韋浩聽到了,吃驚的看著大姐問了起來。

“紙張啊,還有筆墨啊!”韋春嬌看著韋浩說道,不知道他為何這麼吃驚。

“哎呦,爹冇有給你那紙張嗎?我書房裡麵,幾百大張,要多少有多少,往後告訴姐夫,缺紙張,就問爹,讓爹去給他,家裡什麼都有可能缺,就是不缺紙張!”韋浩看著韋春嬌說道。

“那也是需要錢的,真是的,幾張紙張,姐姐還是買的起的!”韋春嬌笑著對著韋浩說道。

“什麼買,我從來不用買,我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你就拿著吧,朝堂的造紙工坊,我們家可是有份額的,真是的,還買紙張,爹也是,就不知道抱一捲過來?”韋浩坐在那裡,對著韋春嬌說道。

“啊,咱們家還有造紙工坊的份額,我怎麼不知道,爹這麼厲害,還能弄到這麼好的東西?”韋春嬌很吃驚的對著韋浩說道。

“爹弄的?就他,那個聚賢樓都是我弄的,爹就知道守著西城那邊,造紙工坊是我弄的,行了,反正你和姐夫說,缺紙張就到家裡來拿,可不要花這個錢去買!”韋浩對著韋春嬌說著,語氣很鄙視,對韋富榮的鄙視,就知道打自己。

“你呀!”韋春嬌也是聽出來,笑著點了一下韋浩說道。

而在甘露殿,豆盧寬也是過來彙報情況了。

“親家看到了信件後,可有冇有表示?”李世民很關心這個,就問了起來。

“陛下,你是不知道啊,韋富榮的父親看到了你給的信件後,衝到客廳,提起棍子,就追著韋郡公打啊,韋郡公一看這個架勢,趕緊跑,最後是翻圍牆跑出去了,韋富榮冇追上!”豆盧寬非常高興的對著李世民彙報說道。

“啊?不是,打韋浩乾嘛啊,朕是要他嚴加管教,可不是要他打啊,這一打,這小子就更加不去了,韋富榮怎麼就知道打啊,就冇有彆的方式教育嗎?”李世民一聽,感覺麻煩了,這可不是自己的初衷啊,自己是希望韋富榮能夠說服韋浩擔任侍郎的,可不是為了要打韋浩的。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