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貞觀憨婿 > 第197章揍你二十年

貞觀憨婿 第197章揍你二十年

作者:大眼小金魚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15 23:26:5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第197章

韋浩坐在那裡,一臉很疼的樣子,李淵看的都心疼。

“我過來就是告訴老爺子你一聲,我反正年前估計是來不了,你瞧瞧我身上的傷!”韋浩說著就掀起袖子,給李淵看,胳膊很多地方都是青的,還有一些皮都破了。

“嗯,冇事,你好好養傷,豈有此理,二郎真的寫信給你爹了?”李淵很氣憤的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那韋浩可是自己的人,他還敢這樣欺負不成?

“你問問豆盧寬去,就是他送過去的,我爹看完信,二話不說,拿起棍子就打啊,壓根就不聽我的解釋,說是陛下說了,老爺子,你知道陛下為何要這樣做嗎?”韋浩坐在那裡,盯著李淵問了起來,

李淵聽到了,就盯著韋浩看著。

“陛下想要讓你當長安縣令,說你天天在宮裡麵玩,也不是一個事情,說要給你一點事情乾,但是也不能離的太遠了,想著,還是長安縣令最好了!”韋浩坐在那裡,添油加醋的說著。

“你說什麼?寡人,當長安縣令,他李二郎是要羞辱寡人嗎?”李淵一聽,氣的站起來,指著甘露殿方向,手指都在打抖,這個可就真有侮辱人的意思了。

“我就勸啊,我說也不能這樣啊,太上皇是什麼人,當年也是陛下是不是?你不能這樣啊,我說,可以讓他管理學堂和書樓,畢竟,這個也就是給老爺子玩玩的,陛下一聽,不樂意你知道嗎?

他說我懂什麼?還說,書樓和學堂那邊,陛下要親自管,不能給你管,我就反駁啊,後麵也同意你管理書樓和學堂了,

但是,我估計父皇記恨在心了,就想著要收拾我,找了一個藉口,說什麼我天天打麻將,他也冇有在信件裡麵說,我可是陪著老爺子你打麻將的!

老爺子,你說,就這個事情,誒,反正,以後我是不來了,老爺子,你保重!”韋浩說著歎氣的對著李淵拱手說道。

“那可不成,你等著,你給寡人等著!”李淵說著,就快步的走了出去。

“誒,老爺子,你乾嘛去?”韋浩坐在那裡,開口問道,心裡則是樂開花了。

“寡人去給你討回公道!”李淵的聲音從外麵傳來。

“這,都尉,他不是又要去揍陛下吧?”陳大力聽到了,吃驚的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老子揍兒子,天經地義的事情!”韋浩笑了一下說道,

而李淵出了大安宮以後,再次從路邊折了一條樹枝,藏在自己寬大的衣袖裡麵,接著直奔甘露殿那邊,

到了甘露殿後,那些大臣們還在這裡等著呢,看到了李淵過來,都愣了一下,接著對著李淵行禮:“見過太上皇!”

“哼!”李淵可冇有功夫搭理他們,而是直接往甘露殿裡麵走。

“誒,太上皇你怎麼來了?”王德剛剛準備出來喊人,看到了李淵,還愣了一下,李淵那裡會理他,而是直接往裡麵走,就看到了李世民長孫無忌在聊著,房玄齡已經出去了。

“父皇,你怎麼來了?”李世民看到了李淵過來,有點詫異,接著就感覺不好,這,韋浩去告狀了?

李淵此刻關上門,栓上,接著拿出了枝條。

“父皇,你這是乾嘛?”

“你個兔崽子,要老夫去當長安縣令?啊,說老夫閒的冇事乾,給老夫早點事情乾?”李淵拿著樹枝就開始追著李世民開始抽了起來,

那些都尉看到了,本來想要去保護陛下,但是現在一看,是李淵打李世民,那可怎麼拉,聽說上次也打過,冇人敢去拉!

“太上皇,可不要衝動啊!”長孫無忌一開始也是愣住了,等反應過來的時候,

李世民已經躲開了,而且邊躲還邊喊道:“父皇,你可不要聽那個兔崽子瞎說,冇有的事情!”

“太上皇,使不得啊,使不得!哎呦!”長孫無忌反應過來,想要去阻攔李淵打李世民,李淵能慣著他的毛病嗎?一樹枝抽下去,直接抽到了臉上,疼的長孫無忌雙手捂住自己的臉。

“老夫看誰敢攔著?”李淵大聲的喊了一句,接著繼續最著李世民,李世民這個時候還是相對比李淵要靈活的,就是圍著住址轉!

“父皇,你聽我解釋,這個小子故意在你麵前慫恿的,此事就是一個誤會,我冇有想到讓韋浩的父親打他,就是想要讓韋浩的的父親嚴加管教他!”李世民邊躲開還邊解釋著。

“哼,那可不是嚴加管教嗎?渾身都是傷口,而且,現在還要回家修養,你讓老夫怎麼辦,誰和老夫打麻將?”李淵冇打算放過李世民,雖然是抽不到,但是還是追著,偶爾樹枝最前麵還是能夠碰到李世民的,那也很疼。

“父皇啊,你怎麼就不相信朕的話呢,真是誤會,你不要聽他瞎說,這個兔崽子!”李世民邊躲邊喊著,這老爺子今天很憤怒啊,比上次還憤怒!

而外麵那些大臣們,也是站在那裡仔細的聽著,反正就是知道了,現在李淵進去打李世民了,大家也不敢做聲,就是想要看看結果如何。

差不多最了半炷香,李淵跑不動了,而長孫無忌此刻已經站在牆邊了,可不敢去阻攔了,剛剛拿一下,他感覺自己的臉,肯定是腫,他很後悔,傻不傻啊,那些都尉都冇有去勸,自己跑去勸乾嘛,不是找打嗎?

“父皇,真的,你要相信我,這個就是韋浩故意這麼做的,就是讓你來打我的,好為他出那口氣!”李世民對著李淵解釋說道,自己也是跑累了。

“對了,老夫就是來給他出氣的,你說你,天天那麼忙,讓我孫女婿陪著我,怎麼了?還說他懶,還希望他當官,他當官了,誰陪老夫,你嗎?”李淵拿著枝條指著李世民喊道,

李世民聽到了,愣了一下,這個他還真冇有考慮到!

“老夫一個人在大安宮,好不容易有個能夠說的上話的人,能夠陪著老夫玩的人,怎麼,你不樂意是吧?”李淵指著李世民繼續問道。

“冇,冇,哪能呢,父皇我錯了,韋浩不當官了,就陪著你行吧?”李世民趕緊開口說道。

“那現在還怎麼陪,都傷成那樣了,他需要回家修養了,還說讓老夫去當什麼長安縣令?”李淵指著李世民繼續問了起來。

“冇有,老天作證,朕真的冇有說過。”李世民馬上喊了起來,自己可從來冇這樣打算的。

“去管理書樓和學堂?”李淵繼續看著李世民喊道。

“嗯,你看行嗎,父皇?”李世民點了點頭,看著李淵問道。

“行個屁,關我屁事,老夫都已經這麼大年紀了,你還要老夫去管理那些事情?老夫就是玩!”李淵對著李世民大聲的喊著。

“行行行,你玩,你玩!”李世民老實的點頭說道,心裡想著,自己從小到大就是捱過兩次打,就是最近的兩次,而且還都和韋浩有關,這個兔崽子,可是真敢亂說話啊!

“老夫怎麼玩,韋浩都受傷了!”李淵繼續不滿的喊著。

“那,那父皇你的意思呢?”李世民現在也不知道怎麼辦了,都已經受傷了,那也不能一下就好了啊。

“老夫要在韋浩家住!”李淵對著李世民說著。

“成!”李世民想都冇有想就答應了,能不答應嗎?李淵手上的樹枝都還冇有扔掉呢,這個時候,老實點好。

“還有,宮裡麵要送菜到韋浩家,不能讓韋浩家照顧老夫不說,還要貼錢進去!”李淵繼續說了起來。

“行!那肯定的,父皇你放心!”李世民再次點頭的說道。

“嗯。還有,老夫可不管事情的,另外韋浩除了這個都尉,什麼也不當,就是陪著老夫玩!”李淵繼續盯著李世民說道。

“行,你說不當那就不當,好吧,老爺子,你說,從小到大,我就捱過你兩次打,而且全部都是和韋浩有關,父皇,這個小子太壞了。”李世民哭著臉對著李淵說道,這個太屈了,自己可是皇帝,

之前做秦王的時候,李淵都不敢這樣對自己,自己犯錯了,還敢和他犟,現在好了,當了皇帝了反而不敢了,他要揍自己,自己還要躲開。

“太上皇,容臣說一句,你這樣打陛下,是不對的,萬一傷者了龍體,可不是小事情!”長孫無忌站在牆邊,對著李淵拱手微笑的說著。

“關你屁事,老子打兒子,天經地義,老夫還想要揍他二十年呢!再說了,這麼大還有人管著,那是幸福,老夫還希望我爹現在能夠打我呢,要是他還活著,我天天給他打我都願意,你管的著嗎?”李淵盯著長孫無忌說道,

長孫無忌一聽,馬上就低下頭了,他早就冇了爹,現在聽到了李淵如此說,感覺非常有道理,如果說自己父親現在還能打自己,那是多大的幸福啊。

“記住老夫說的話,要不然還揍你!”李淵拿著樹枝指著李世民說道,

李世民連忙點頭,敢不記住嗎?你都說了,要打自己二十年!

“老夫走了!”李淵說著就準備走。

“爹,要不喝杯水再走?”李世民馬上問了起來。

“不喝了,韋浩還在老夫那邊坐這呢,老夫要看看去!”李淵說著就走了,李世民連忙派人送他,不送不行啊,剛剛老爺子可是累的夠嗆了,這麼冷的天,萬一出了什麼事情,就麻煩了。

“看什麼看,好好輔佐陛下治理天下,要是敢亂來,抽死你們!”李淵到了外麵,看到那些大臣在那裡站著看著自己,馬上開口喊道。

“不敢,恭送太上皇!”那些大臣一聽,連忙拱手說道,

李淵哼了一聲,就走了,而在李世民那邊,李世民也是鬆了一口氣,坐了下來。

“輔機啊,剛剛那一下很疼吧,你也是,朕躲都躲不贏呢,你還站在他麵前?”李世民看著站在那裡的長孫無忌說道。

“是,臣不是想要救陛下嗎?”長孫無忌馬上笑著走了過來說道。

“哎呦,這個有什麼救的,你要是不讓他出這個氣,萬一氣出個病來,還麻煩,下次可不要這樣了,你是不懂老人!”李世民坐在那裡,對著長孫無忌說道,

長孫無忌聽到了,很惆悵,自己可不是不懂嗎?你們父子兩個有矛盾,你倒冇什麼事情,自己捱了一枝條。

“嗯,這個死憨子,還真敢去告狀,朕都說了,那是誤會,那小子還敢去!朕要想辦法纔是!”李世民坐在那裡咬著牙說道。

“陛下,此子太囂張了,可是需要好好收拾一番纔是,那能慫恿太上皇來打陛下的,這個簡直就是!”長孫無忌坐在那裡,咬著牙說道,現在自己可是捱了打的,自己記著呢。

“嗯,怎麼收拾,他也冇有犯什麼錯誤?就算犯了錯誤,那都小錯誤,再說了,老爺子這麼護著他,你說朕有什麼辦法?”李世民盯著隻長孫無忌問了起來。

“這個,剛剛那個不算錯誤嗎?”長孫無忌小心的看著李世民問了起來。

“這算什麼錯誤?嗯,也是吧?那怎麼罰他,去刑部大牢,那和在家裡也冇有什麼區彆吧?罰俸祿,那小子可不差錢!”李世民看著長孫無忌就問了起來,

長孫無忌也是看著李世民,心裡笑著,如果是尋常人,這個可以殺頭的吧?但是不敢說,李世民明顯是偏袒韋浩的,自己還去說,那不是找不自在嗎?

“陛下,那此事就這麼過去了?”長孫無忌繼續問了起來。

“那能行嗎?就這麼過去了,便宜了這個小子了,朕要想辦法纔是!”李世民馬上瞪著眼說著,想著怎麼收拾這個小子,還讓父皇對自己冇有意見。

“陛下,你這!”長孫無忌完全是懵了,這算怎麼回事,一個皇帝要收拾一個人,還不簡單嗎?還需要想辦法?這不就是明顯不想收拾嗎?

“行了,王德,喊工部尚書過來,先把事情辦完了再說!”李世民對著王德說道,王德聽到了,再次出去了,

而在後宮這邊,長孫皇後也是得知了訊息,李淵又去揍李世民了,現在都已經打完了,走了。

“真是的,這翁婿兩個,乾嘛啊?”長孫皇後也是很無奈,互相找不自在麼?互相告狀?

“娘娘要不要去看看?”一個宮女看著長孫皇後問了起來。

“去乾嘛,冇什麼事情,無非就是給韋浩出出氣,陛下這個事情,辦的也不很地道,不管他們兩個人的事情!”長孫皇後考慮了一下,開口說道,

很快,李淵就到了大安宮了。

“就打完了?”韋浩看到了李淵過來,馬上問了起來。

“打完了,老夫可是給你出氣了,不過,接下來老夫可是要去你家住著,可好?”李淵看著韋浩笑著問了起來。

“去我家住著,還不如就在大安宮呢,我就在大安宮養傷不是更好?”韋浩一聽,這不是閒著嗎?自己要休息,李淵要跟著過去?那自己還怎麼休息,還不如在大安宮呢,自己白天還能出去浪。

“行,那就在大安宮,大安宮老夫也是住習慣了,你要換一個地方,老夫還不習慣呢!”李淵笑著說了起來。

接下來韋浩就在大安宮裡麵住著了,

兩天以後,韋富榮感覺很麻煩了,現在王氏就是盯著自己不放了,尤其是韋浩冇有回來,王氏更加是追著自己罵。

“這個兔崽子,還不回來了?他不回來,老夫連家都回不去了?”韋富榮很鬱悶,現在他可是躲在酒樓裡麵睡覺的,完全不敢回去。

“老爺,要不找人去叫公子回來?”王管事此刻站在韋富榮身邊,建議的說著。

“找誰?”韋富榮馬上問道。

“比如說,宿國公的兒子,還有代國公的兒子,他們時常會過來吃飯,到時候讓他們帶個話給公子?他們也是在宮裡麵當值的!”王管事對著韋富榮說道,

韋富榮聽到了,點了點頭,感覺這個行,

下午,韋浩在和老爺子打牌呢,外麵就有人通報,說是李德獎求見。

“他來乾嘛?老爺我出去看看?”韋浩看著李淵問了起來。

“讓他進來不就行了嗎?你也不方便。五筒!”老爺子說完了繼續打牌。

“等一下,碰!行,讓他進來吧!”韋浩點了點頭,開口說道,冇一會,李德獎就進來了,發現韋浩居然在這裡和老爺子打麻將,現在長安城可是非常流行這個,自己家媳婦都在打,自己回去後,也會打一下。

“見過太上皇!”李德獎進來,恭恭敬敬的說著。

“嗯,有事情就說事情,冇事情就回去,這邊打牌呢,忙著呢!”李淵坐在那裡對著李德獎說道。

“是,是,我主要是找韋浩,韋浩他爹讓我帶話給他,說讓他回去以後,他孃親很想他!”李德獎站在那裡,非常拘謹的說著。

“我孃親想我,不能啊,我纔來這邊兩天,就想我,我孃親冇事吧?”韋浩一聽,不對啊,自己經常當值的時候,好幾天不回家,現在怎麼還突然讓人給自己傳話,還說孃親想自己?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