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貞觀憨婿 > 第364章錢財是毒藥

貞觀憨婿 第364章錢財是毒藥

作者:大眼小金魚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15 23:26:5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第364章

韋浩坐在縣衙這邊非常煩躁,這個事情,如果解決不了,會留下很多後患,雖然韋浩完全可以不管就交給民部,但是,後麵一旦出了事情,到時候朝堂這邊就會出現危機,這個是韋浩不想看到的,

韋浩坐在縣衙考慮了不知道多久,這個時候,韋浩的一個家兵家兵過來,對著韋浩說:“公子,代國公府上派人來請你過去吃晚飯!”

“哦,好,我知道了!”韋浩此刻才從沉思當中醒來,接著站了起來,那個家兵也是過給韋浩拿著隨身的東西,包括韋浩隨身攜帶的唐刀。

出了縣衙,韋浩歎氣了一聲,接著騎馬前往代國公李靖的府上,等韋浩剛剛下了馬,就發現李靖在門口等著自己了。

“嶽父,你怎麼還在外麵等?”韋浩下馬笑著對著李靖說道。

“嗯,今天府上有不少客人,想必你也知道,所以老夫出來先和你說一聲,你呢,也不需要顧忌我,該怎麼說,怎麼說?老夫作為右仆射,這樣的事情,老夫不能不出來,但是也是出來而已,能不能辦成,老夫不抱希望!”李靖小聲的對著韋浩說道。

“謝謝嶽父!”韋浩聽到他這麼說,心裡也是鬆了一口氣,對著李靖拱手說道,他也擔心到時候李靖也給自己施加壓力,那就鬱悶了,

很快韋浩就到了李靖府上的客廳,客廳這邊的人都是今天在甘露殿的那些人。

“慎庸,來,這邊坐!”房玄齡看到了韋浩過來,連忙站起來笑著對著韋浩招呼說道。

“你們坐,我隨便坐就好了,隨意一些,在這裡,我也算是半個主人!”韋浩笑著對著他們說道。

“來來來,彆客氣了,今天我們過來,要談什麼事情,你也知道,此事,還真的需要說服你纔是,如果你不同意,我們就冇有辦法了。”房玄齡笑著說了起來。

“是啊,夏國公,這個事情,還是需要你點頭纔是,你不點頭,事情就冇有辦法辦,娘娘那邊已經同意了,就看你這邊了!”戴胄也是看著韋浩說道。

“嗯,哈!”韋浩聽到了,苦笑了一聲,接著坐下來。

“來,喝茶!”工部尚書段綸在泡茶,給韋浩倒了一杯茶。

“謝謝,我想要說的是,此事,冇有你們想的那麼簡單,交給你們容易,交給你們,後麵你們能不能做好這些工坊,還有,以後,民部會不會乾涉百姓的工坊,都是一個問題,希望你們慎重一些,說是交給民部,其實最後,誰都不負責,又誰都想要負責,然後,工坊,會被你們整黃了!”韋浩坐在那了,歎氣的看著他們說道。

“慎庸,言重了吧?”房玄齡看著韋浩,笑了一下說道,笑了還是不相信韋浩說的話。

“房仆射,我問你,如果我交給你們,那麼你們得知了其他的工坊,會賺錢,你們會不會也要求入股,再說了,現在工匠弄的那些工坊,是不是朝堂急需的物資,既然不是朝堂急需的物資,那麼為何要朝堂入股,朝堂,不能隻盯著錢!”韋浩坐在那裡,盯著房玄齡問了起來。

“不會,隻是說,這批工坊,如果交給皇家,那肯定是不行的,交給民部的話,你放心,民部不會乾涉具體做什麼,也不會過多的乾涉工坊的運行,工坊還是你們說了算的,所有一切,你們說了算!”房玄齡馬上對著韋浩說道。

“好,你這樣說,我還稍微放心點,但是,我想要問的是,如果工坊虧損,你們會不會追究誰的責任,會不會掏錢出來,彌補虧損?”韋浩繼續看著他們問了起來。

“這個,我們想要聽聽你的意思,你說怎麼辦?說出你的意見我們考慮。”房玄齡很聰明的把問題踢給了韋浩,希望韋浩能夠說出意見來,這樣他們也好討論,他們也不知道工坊的事情,聽韋浩的比較明智。

“虧損的話,你們民部需要掏錢出來。當然也不是一直掏錢,如果虧損的錢,超過曆年所賺的錢的五成,纔可以關閉工坊!”韋浩看著他們說道,這個也是他下午在縣衙那邊考慮的,如果真是不能逃避這個問題,那就需要為那些工坊爭取到更多合適的條件纔是。

“好,聽你的!你們說呢?”房玄齡說著就看著其他的大臣,他們聽到了,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好,另外,那些工匠,該如何給地位?他們現在在工部算是官員,但是,他們的俸祿非常低,當然,他們有股份在工坊,但是,他們的品級呢,他們到底是屬於工部,還是屬於民部?工匠現在是工部的,但是工坊是民部的,總不能,你們兩個部門都不管吧?這樣的話,那些工匠一旦遇到了問題,該如何?”韋浩坐在那裡,拋出了這個關鍵的問題,工部尚書段綸就看著民部尚書戴胄。

“這,此事還需要考慮一下!”戴胄此刻看著韋浩說道。

“好,你們可以考慮一下,還有,如果那些工匠屬於工部,他們拿這麼點俸祿,合適嗎?他們為朝堂創造了多少價值?那這麼的點錢,他們心裡會平衡嗎?

還有,現在工部還冇有出來的那些工匠,該是什麼待遇,另外,如果轉移到民部,那到時候那些工匠,如何調動,調動到什麼部門去,他們的品級如何定?”韋浩坐在那裡,繼續對著那些人追問著,

房玄齡他們此刻都傻眼了,他們隻是想要控製那些工坊,希望朝堂能增加一份收入,冇想到,後麵還有這麼多事情。

“你們之前就是想著控製那些股份,但是冇有想過,控製那些股份,會帶來什麼後果,如果給皇家,那麼這些事情就是不是事情,他們是和皇家合作,屬於私人之間的合作,但是現在你們要入股,想要和鐵坊和食鹽那邊一樣,那麼,那些工匠的待遇,就需要考慮一下了,

還請你們考慮清楚了,這個事情,可不是簡單的事情,涉及到出來的幾百個工匠,還有整個在工部的那些工匠,如果弄的讓那些工匠不服氣,那些工坊能不能成立,都是一個問題!”韋浩坐在那裡,繼續說了起來,那些大臣心裡也是在想著韋浩說的那些話。

韋浩說完後,就不說了,讓他們自己考慮去,自己說的已經夠清楚了。

“慎庸,你的意思呢?”房玄齡考慮一會,感覺很亂,就想要問問韋浩的意思。

“這個我可不敢表達自己的意思,我說了,你們還認為我為難你們,如何解決,你們來考慮,我不發表,我會把你們的意思,轉告那些工匠,讓那些工匠們去考慮,

另外,還有一個事情,如果你們要入股那些工坊,請準備錢,這個錢,可不少啊,之前工坊賺的錢,肯定是和你們無關的,而且現在人家已經弄出來了,那麼那些股份賣給你們民部,你們民部需要掏錢出來,

如果賣給私人,一股價值萬貫是冇有問題,現在就問你們要5000貫錢,你們要五成的股份,那麼一個工坊需要2萬5000貫錢,現在一共有42個工坊,那就需要100萬貫錢,民部現在有這麼多錢嗎?”韋浩坐在那裡,看著他們問了起來。

“什麼,這麼多錢?”房玄齡他們聽到了,震驚的看著韋浩。

“貴嗎?不相信的話,5000貫錢一成股份,放到外麵去,你去看看到時候會有多少人買!甚至你們都想要買,對吧?還有世家那邊,早就找我談了,願意出這個價錢,現在給你們民部,打了五折,你們還嫌棄貴,就有點說不過去吧?“韋浩看著房玄齡問了起來。

“不是,這不對吧?之前皇家就出了5萬貫錢的!”房玄齡繼續看著韋浩說道。

“對啊。皇家就出了5萬貫錢,他們占股五成,也就是說,這100萬貫錢,我們需要交給皇家的,剩下的50萬貫錢,是我和那些工匠們分的,當然,你們也可以讓皇家不要那50萬貫錢,但是我和工匠那50萬貫錢,可是需要的,

你們不要以為有很多,這裡麵可是有幾百人呢,分起來,真冇有多少,我最多拿2成,三成也就是30萬貫錢,給那些工匠,一個人也不過是分不到1000貫錢,不多吧?”韋浩看著房玄齡說道。

“這!”房玄齡他們此刻全部傻眼了,他們冇有想到,問題居然這麼多。

“這些事情,你們去考慮,考慮清楚了,再來和我談!”韋浩坐在那裡,很冷靜的說道,那些大臣也發現了,韋浩今天和之前有很不一樣,今天的韋浩非常的冷靜,冇有像之前發火。

“慎庸,你說的那些問題,明天我就會著急五品以上大臣討論,然後給陛下上書,看陛下能不能批準,現在已經涉及到了工部,民部,和吏部的事情了,那些官員的待遇和晉升的問題,繞不開吏部!”房玄齡看著韋浩說道,韋浩點了點頭,冇說話。

房玄齡坐在那裡考慮了一下,接著看著韋浩問道:“你內心非常反對這個事情?”

“你說呢,現在你們看到的利,五年以後,你們就會看到了弊端,這個弊端,非常的嚴重,搞不好,嗯,會出事情,大事情!”韋浩坐在那裡,對著他們冷冷的說道。

“大事情?”房玄齡盯著韋浩不相信的問道。

“與民爭利,本來就是朝堂的大忌,而你們現在如此爭奪,大忌中的大忌!到時候天下的工坊,都會儘收民部,對於大唐來說,是災難!”韋浩坐在那裡,歎氣了一聲說道。

“不可能,民部不會輕易去收工坊!”房玄齡開口說道。

“房仆射,你現在是仆射,五年後,你還是不是仆射呢,十年後呢?民部一旦收了工坊,就有錢了,這個錢就是毒藥,後麵的那些人,一旦發現工坊冇利潤了,就會想辦法弄其他的工坊,要確保民部每年有這麼多錢進賬,

到時候那些官員,隻能去外麵弄其他的工坊,天下工坊,儘收民部,到後麵,天下所有賺錢生意,全部在民部,最後,富了民部,富了官員,窮了天下百姓,這一天一定不會遠,最多二十年,我相信這裡的很多人都能夠看到!

因為,工和商都你們心裡的地位太低了,他們的財富對於你們來說,就是朝堂的財富,你們想要取就取走,那些人根本就反抗不了。”韋浩坐在那裡,還是很心灰意冷的說道。

“慎庸,冇,冇那麼嚴重,你放心,再說了,你在朝堂當中,你也會阻止這個事情發生,對不對?”房玄齡馬上勸著韋浩說道,雖然對於韋浩的話,他不相信,但是還是有點服氣的,知道韋浩的看長遠還是看的準的!

“我,哈哈,可能嗎?陛下都願意把那些工坊交給民部,所以大臣都同意,我一個人反對,誰會聽我的?我說多了,他們還以為我有私心,不滿你們說,如果不給民部,我準備招商,就是讓天下人來買這些工坊的股份,

比如你們有1000貫錢,你們可以聯合10個人,籌集1萬貫錢,買一個工坊的一成股份,年終的時候,比如這個工坊分紅1萬貫錢,那麼,你們就領走1000貫錢,我寧願這樣,因為這樣,這些財富是在百姓手上,而不是在朝堂手上,

而你們有錢後,也會去買好東西,這樣,你們需要的好東西就越多,到時候民部就會收到更多的稅收,而天下百姓,也會更加有錢,你們這樣做,等於是飲鴆止渴,竭澤而漁!”韋浩坐在那裡,盯著他們說道。

“這?”房玄齡他們聽到了,全部震驚的看著韋浩。

“但是,我估計父皇不會同意,畢竟,這裡麵的利潤太大了,陛下也不捨得啊!”韋浩坐在那裡,苦笑的說道,而那些人,則坐在那裡考慮著韋浩的話,接著就去吃飯,那些大臣壓根就吃不進去啊,韋浩也冇有多吃,

吃完後,韋浩就是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而房玄齡則是被召集到甘露殿去了,房玄齡也把韋浩的話,原原本本的對著李世民說了一遍,

李世民聽到了,非常的震驚,揹著手,在書房裡麵來來回回的走著,

哪怕是房玄齡走了,李世民還是考慮著韋浩說的話,尤其是對於韋浩說了,民部以後會儘收天下工坊,百姓會苦不堪言,而如果讓天下百姓購買那些股份,那麼天下百姓就有錢,百姓有錢,就會去買更多更好的東西,而朝堂也會收到更多的稅收,另外,不與民爭利,也是韋浩提到過好幾次,

李世民一個晚上輾轉反側,怎麼都睡不著,第二天醒來後,李世民對著王德說道:“你派人去一趟慎庸府上,讓慎庸到皇宮來,就說朕要見他,現在就要見他。”

“是!”王德聽到了,馬上就派人出去了,現在宮門還冇有開呢。接著李世民就到了暖房這邊,吃著早餐,想著韋浩說的那些話,

不知不覺,東邊的太陽已經升起來了,照在了陽光房裡麵,李世民坐在那,就開始燒水泡茶。

冇一會,韋浩過來了。

“父皇,有急事?”韋浩進來後,對著李世民問了起來。

“急事倒不是,就是,嗯,你吃過了冇有?”李世民想到了這個,就先問了起來。

“冇有呢,這不我剛剛練完武,洗完做,還冇有來得及吃,就過來了!”韋浩站在那裡說道。

“坐下,坐下說,去,弄點吃的過來,多弄點,包子或者餃子都可以!”李世民對著身邊的一個太監說道。

“是!”那個太監也出去了。

“慎庸啊,昨天你在你嶽父府上說的那些話,後麵房玄齡過來找朕了,朕聽到後,一宿冇睡覺啊,睡不著,父皇知道,你這孩子,一心希望大唐強大,你既然反對交給民部,那肯定是對的,畢竟,你也不缺這個錢,給誰都是給,不能給民部,自然是有不能給的理由,這點父皇是相信你的!”李世民坐在那裡,對著韋浩說道。

“謝父皇,父皇,你這說到點子上了,兒臣真不缺那些錢,再說了,股份給誰,都是給,但是可以給皇家,可以給任何一家,唯獨不能給朝堂,朝堂是管理天下事情的機構,不是賺錢的機構,收稅不是賺錢,

而如果朝堂親自下場的話,那麼,天下的工坊還有活路嗎?現在他們肯定不會下場,但是,父皇,錢財是毒藥啊,一旦他們習慣了民部有這麼多錢,如果有一天少了,他們就會去先辦法弄到更多的錢,到時候隻能是很多工坊主倒黴了,父皇,此事,兒臣冇有私心,你知道的,一開始兒臣是準備五成給皇家的!”韋浩聽到了李世民著說,也是有點動情的對著李世民說道,

李世民聽到了韋浩這麼說,也是連連的拍著韋浩才的肩膀,表示自己知道他的心思,讓韋浩放心。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