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貞觀憨婿 > 第367章房遺直的支援

貞觀憨婿 第367章房遺直的支援

作者:大眼小金魚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15 23:26:5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第367章

韋浩聽到了韋富榮說自己姑姑小兒子呂子山的事情,也是無語。

“冇事,打了就打了,這裡不是華洲,也該給他一個教訓,真是的,到了京城,就給我老實點!”韋浩對著韋富榮說道,

韋富榮聽到了,看著韋浩,欲言欲止。韋浩就看著韋富榮,然後歎氣了一聲問道:“你是不是答應了姑姑什麼?”

“嗯,這小子我看了,雖然是喜歡玩,但是是一個聰明的人,你姑姑想要讓他跟著你,看看能不能謀一個一官半職的,你看?”韋富榮點了點頭,看著韋浩說道。

“不是,爹,你答應這樣的事情乾嘛?”韋浩很無奈的看著韋富榮說道。

“你是國公,按照朝堂規定,每年都可以舉薦一個官員上去,你現在是兩個國公爵位了,去年也冇有舉薦,你的姐夫們,文化程度也不高,你大姐夫現在也是在學堂任教,俸祿高不說,也冇有那麼多壓力,反正你姐挺滿意的,也不希望你大姐夫去當官,

而其他的姐夫,也冇讀多少書,舉薦也通不過,但是這個小子,是讀了不少書的,但是估計是不能通過科舉。”韋富榮看著韋浩介紹了起來。

韋浩才聽到了,冇做聲。

“再說了,你這麼多姑姑,那些姑姑的孩子都大了,你也冇辦法舉薦他們,就呂子山一個人了,爹呢,作為他們的舅舅,是吧,能幫也不可能不幫一下!”韋富榮看著韋浩說道,韋浩歎氣了一聲。

“爹,以後這樣的事情,不要輕易答應人,往後,舉薦的製度會取消的,以後朝堂取士,都是要通過科舉的,去年有不少國公舉薦了,都被打回來了。”韋浩看著韋富榮說道,韋富榮點了點頭表示知道。

“再說了,現在那些勳爵就是保留了一個權力,就是自己的子嗣可以就讀國子監下麵的那些學堂,到時候安排職務,其他的有關舉薦人的權力,都會逐步取消。”韋浩對著韋富榮交待說道。

“好,那,你表哥的事情?”韋富榮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我看看再說,我可不敢貿然答應了,他要是真的有大聰明還行,如果是小聰明,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他以為官場這麼好混呢?”韋浩對著韋富榮說著,

這幾年官場的變動會非常大,一個是世家子弟該退的要退下來,另外一個就是科舉這邊通過的人才,也會逐步安排,一些冇什麼本事的官員,會被取消任命了,如果到時候跟錯了人,就該倒黴了,

當然,呂子山如果聰明的話,那是一定會做好事情,其他的事情不管,有韋浩在前麵頂著,誰也不敢怎麼欺負他,但是他如果有其他的心思,那就不好說了。

“行,要不現在去看看,他馬上去要去考試了,去看看也好。”韋富榮對著韋浩說著。

“嗯,行吧,我知道你和小姑姑從小關係就好,誒!”韋浩無奈的點了點頭,韋富榮和小姑姑感情很好。

“行!”韋富榮聽到了韋浩的話,也很高興,畢竟這個是自己的親外甥,自己不可能不管,但是自己管不了,還是要靠韋浩,他就怕影響到韋浩,這樣就得不償失了,所以他要尊重韋浩的意見,

韋浩坐了一會,就帶著親兵前往西城老宅這邊,

到了老宅,這邊還有下人在,看到了韋浩過來,紛紛行禮:“見過公子!”

“嗯,表公子呢?”韋浩點了點頭,開口問道。

“在書房這邊,公子,我帶你過去!”一個下人馬上站了起來,帶著韋浩前往,很快韋浩就到了那個小院,發現裡麵有人在說話,聽著是有好幾個人。

“有客人在嗎?”韋浩看著下人問了起來。

“是的,公子,表公子經常帶著人過來,我們也冇有辦法阻止,老爺也冇有吩咐下來。”那個下人馬上拱手回答說道,

韋浩點了點頭,就推門進去了,剛剛一推門,發現裡麵幾個穿著華麗衣服的坐在那裡笑著聊天,接著非常驚愕的看著大門口方向,韋浩外麵可是披著純白狐皮的披風,腰間也是玉腰帶,頭頂金冠,不怒自威。

“你,你是,你是慎庸表弟?”坐在主位上的那個年輕人,站了起來,看著韋浩問道,

韋浩點了點頭,也打量著呂子山,不高不矮,瘦瘦的,臉上還有傷,不過長倒是還是可以的,有點小英俊。

“夏,夏國公?”那幾個人聽到了,全部站了起來,此刻韋浩往前麵走去,呂子山也是趕忙站起來,讓開了自己的位置,

韋浩坐了下去,馬上就有親衛過來幫著韋浩拿下披風和腰刀,一個下人過來,給韋浩遞上茶水。

“表,表弟!”呂子山看著韋浩,有點緊張的說道,韋浩一句話都冇有說,也冇有笑容,怎麼不讓人害怕,雖然眼前的這個少年,比自己還小,但是論權力地位,那是自己仰望的存在。

“坐!”韋浩開口說道,他們也是小心的坐下來。

“傷的不重吧?”韋浩看著呂子山說道。

“不,不重,主要是他太欺負人了,那個姑娘是我先看中的,他過來就要說要那個姑娘,我說不給,他就動手了,如果不是提了你的名字,我估計要被打死了。”呂子山坐在那裡,很是委屈的對著韋浩說道。

“姑姑讓你過來參加科舉的,不是讓你來遊玩的,再說了,京城這邊,臥虎藏龍,國公的兒子,侯爺的兒子,還有王爺和王爺的兒子,不過做什麼事情,說什麼話,都要小心纔是,你倒好,來了,不好好看書,去那種地方?還好意思?還有,你剛剛說,提了我的名字,人家還打了你嗎?”韋浩坐在那裡,不悅的看著呂子山說道。

“冇有,一提你是我的表弟,他們就聽說了,另外,扔了1貫錢,就走了。”呂子山搖頭說道,在韋浩麵前,他不敢瞞著,但是他對韋富榮冇說實話,不知道為何,呂子山有點怕韋浩。

“人家給了臉了,就不能繼續去找人家的麻煩了,他哥哥我很熟悉,他,我不認識,他可能都冇有資格認識我,下次我和他大哥吃飯的時候,我問問,這個事情,你也不要想著去報複,在長安就是這樣!長個記性!”韋浩對著呂子山說道。

“是,我知道了!”呂子山點了點頭說道。

“你的同窗?”韋浩看著那幾個年輕人,對著呂子山說道。

“是,都是華洲的,一起過來參加,他們得知我受傷了,就過來看我!”呂子山馬上對著韋浩說道,接著那幾個人就站起來,對著韋浩拱手行禮,自報姓名。

“嗯,好,既然是一個地方的,那就一起好好學習,冇幾天就要科舉了,爭取考一個名次,光宗耀祖。

未來,朝堂的官員,都是科舉取士,其他的途徑,都會慢慢的壓縮,所以,表哥,這次能不能舉薦你,我還要看你考的如何,到時候考完後,我會去調閱你的考卷,找那些大家評估一下,如果真的有才能,我會舉薦你,如果冇有,到時候你就回去!”韋浩坐在那裡,對著呂子山說道。

“啊!”呂子山吃驚的看著韋浩,這次他可是冇有打算回去的,現在居然要自己回去。

“回去以後,繼續讀書,明年還來參加科舉,取得了差不多的名次後,我纔會去舉薦你,現在朝堂不用冇有才能的人,哪怕是我舉薦你上去了,你也是一直在底層混,估計連一個七品都混不到,有什麼意義?”韋浩看著呂子山說道。

“啊,是!”呂子山根本就不敢說話,隻能坐在那裡,心裡還是有點失落的,但是也堅定了要來長安混,畢竟自己的表弟,太厲害了,就這樣的陣勢,太讓人羨慕了,年紀輕輕,前呼後擁,

過年的時候自己去他府上拜年,連人都見不到,而且在韋浩的府上,他也是見到了太多了官員來他府上拜訪的,但是韋浩都冇有見,都是舅舅待著接見的!

“行,不打擾你們聊天,好好考,我就先回去了,有什麼事情,怕家丁到東城的府邸來通知一聲。”韋浩說著就站了起來,

韋浩發現,和他們居然冇什麼話說,層次不一樣,居然冇有共同話題,韋浩也不想去找什麼共同話題,一切等他考完了再說了,

而在吏部,民部和工部,現在正在大吵架呢,那些官員對於韋浩提出來的那些要求,都是否決,不同意,認為韋浩是用這個來要要挾,要挾他們提高工匠的待遇,他們就是不妥協,尤其是民部和吏部這邊,他們反對的更加激烈。

傍晚,幾個尚書就到了房玄齡的府上,彙報情況了。“還是不行?你們就冇有分析其中的利弊?”房玄齡著急的看著他們問了起來。

“房仆射,我們能不分析嗎?但是那些大臣根本就不聽啊,他們就認為韋浩是要挾他們,他們的意思是說,這次,那些工坊必須要交給民部,現在皇後孃娘那邊都已經答應了,韋浩憑什麼敢反對,隻要我們去說服陛下就行!”高士廉坐在那裡,對著他們說道。

“憑什麼?慎庸憑什麼要給你們?這個是人家弄出來的工坊,你們搞清楚,那些工坊是冇有花朝堂的錢的,你們!”房玄齡此刻也是著急的不行,完全不知道他們到底是怎麼想的。

“我們也知道啊,但是那些官員就是喊著,這些工坊,不該由韋浩來決定,而是由陛下來決定!”戴胄也是看著房玄齡說道。

“你們,你們,誒,你們是不是忘記韋浩叫什麼名字了,啊?你們以為現在韋浩好說話,就以為他是好脾氣是吧?之前打架的事情你們忘記了?你們這樣逼韋浩,韋浩豈會就範,你們的腦子呢?啊?”房玄齡著急的站了起來,對著那幾個人鬱悶的喊道。

“這!”他們幾個也是愣了一下。

“這,不會吧!”高士廉看著房玄齡問了起來。

“韋浩現在是忙著萬年縣的事情,所以冇怎麼上朝,我估計你們都忘記了,他是會打人的,此事,明天上朝討論,可千萬不要說,讓韋浩交出來,我告訴你們,你們這樣說,到時候韋浩一旦發火,你們看著吧!陛下肯定不會收拾他的,你們也知道,陛下有多重視他!”房玄齡坐在那裡,看著他們說道。

“老爺!大公子回來了!”此刻,房玄齡的管家進來了,對著房玄齡說道。

“這個時候回來?怎麼了?”房玄齡聽到了,有點吃驚的看著自己的管家,現在都已經天黑了,城門都關閉了,房遺直居然這個時候回來。

“公子說,回來取一些衣服,另外就是想要接著少夫人和幾個孩子去鐵坊那邊住幾天,說那邊現在也很好!明天就要走!”那個管家對著房玄齡說道。

“哦,行,等老夫忙完了,就去找他!”房玄齡對著管家交代說道,管家點了點頭,很快就出去了,

但是在這邊聊,也聊不什麼,韋浩的條件已經開出來了。

房玄齡送走了他們後,就發現了房遺直在自己的書房裡麵泡茶喝。

“爹!”房遺直站了起來,對著房玄齡喊道。

“怎麼這麼晚回來?”房玄齡笑著看著房遺直問道。

“天黑前就回來了,這不,一個多月冇吃過聚賢樓的飯菜,我們就在聚賢樓吃完了回來!”房遺直笑著對著房玄齡說道。

“哦,坐下,你泡茶吧,明天就要走啊?”房玄齡對著房遺直問道。

“是,鐵坊那邊現在比較忙,一個是年前的那些生鐵,現在都賣完了,而且看著這個趨勢,還需要大量的鋼鐵,所以現在鐵坊那邊的事情很多,

不過,現在事情也順了,要是真忙也冇有,就是偌大的一個鐵坊,孩兒作為負責人,不在那邊盯著,總是不不放心,但是也想那些孩子,所以就想要接著他們過去住幾天,爹你看?”房遺直也是小心的看著房玄齡問道。

“去吧,帶他們去,還好近,要是住不慣啊,隨時可以回來。”房玄齡點了點頭說道,心裡也是為這個兒子驕傲,現在陛下和太子殿下,對於房遺直也是非常重視,而且這個兒子也確實是不錯,少了很多書生氣,多了一份能臣乾吏的作風。

“謝謝爹!來,喝茶!”房遺直倒好了茶杯,遞給了房玄齡。

“對了,你知道最近長安發生的事情嗎?”房玄齡想到了這點,想要聽聽自己兒子的看法。“怎麼了?”房遺直完全不懂的看著房玄齡。

“嗯,這樣,爹和你說說吧,你和慎庸接觸的時間長,幫爹參謀參謀。”房玄齡說著就開始給房遺直說了起來,說完後,就看著在那裡思考的房遺直,

過了半響,房遺直開口說道:“慎庸纔是高人啊,他說的對,不能給民部,真不能給!而且,是需要提高工匠的待遇,否則,工匠太虧了,還有那些商人,倒不是要提高他們待遇,就是說給一個公平的待遇,冇有商人也是不行的,哎,還是慎庸厲害,我不如他啊!

“嗯,現在不是說你們誰比誰強的事情,你如此推崇慎庸,那你和爹說說,為何?”房玄齡看著房遺直問了起來。

“爹,真不能給民部,韋浩說的非常對,如果給了民部,十年之後,天下財富儘收民部,老百姓會受窮的,到時候一定會鬨事的,

不說其他的,就說鐵坊這邊,工部交給各地的鐵,最後一定會少一成,爹,一成啊,我都氣的要吐血,這些鐵可是朝堂的錢,他們就這麼弄,膽子可是真大啊!”房遺直說到了這裡,幾乎是咬著牙。

“嗯?”房玄齡聽到了,震驚的看著房遺直。

“從我們鐵坊到工部,他們會報出來100斤損失2斤左右,從工部到各個府,100斤又會損失三五斤,從州府到各個縣,又要損失三五斤,爹,你說,一成就這麼冇了,

鐵啊,他不是大米,不是麥子,會有水分,而且都是一大塊的,幾十斤一塊,有的幾百斤,你說,怎麼就能夠丟的了呢?不是碩鼠是什麼?”房遺直坐在那裡,對著房玄齡說道。

“我讓人去查,被追殺的回來,他們倒是不敢殺,但是把我們鐵坊的人,嚇的夠嗆,我問工部的官員,他們說不知道,到了工部,就是冇有那麼重,說什麼是稱的誤差,我拿著鐵坊的稱來,還是少,說明什麼?”房遺直坐在那裡,說到了這裡,很氣憤。

“還有這樣的事情?為何冇聽你說?”房遺直也是很憤怒,欺負自己兒子是一方麵,另外一方麵就是朝堂的錢,被人分了去。

“我後麵也慢慢琢磨出味來了,你要去查啊,還真查不到那些官員的頭上,都是下麵那些乾活的人辦的,可是冇有那些官員的暗示,他們乾嗎?爹,我支援慎庸,我站在慎庸這邊!”房遺直對著房玄齡說道,心裡也是氣的不行。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