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貞觀憨婿 > 第368章你們不行

貞觀憨婿 第368章你們不行

作者:大眼小金魚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15 23:26:5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第368章

房玄齡聽到了房遺直的話,也是愣住了,他是真冇有想到,下麵的官員是這樣的,自己的兒子都不同意,他的堅持有點動搖了,本來他是希望那些工坊能夠收到工坊去,這樣的話,朝堂能夠辦很多事情,

現在聽到自己兒子這麼說,他也擔心,十年之後,天下財富全部到了民部去了,那,到時候自己這些人,可能會成為曆史的罪人,天下又要大亂,這個可不行的。

“爹,你考慮清楚了,此事,我認為慎庸的對的,慎庸寧願得罪了所有的大臣,都不願意給民部,為何?慎庸真的傻嗎?他可是什麼都不缺,按照你們的意思去做,大家皆大歡喜,豈不更好?

但是慎庸不這麼做,那一定是有原因的,給皇家真的比給民部好,皇家的東西,無人敢動,而且現在的造紙工坊和陶瓷工坊,生意非常好,利潤也是很驚人的,如果是交給民部來做,就真的未必了,所以,爹,你要三思才行。”房遺直坐在那裡,看著房玄齡說道。房玄齡聽到了,也是點了點頭,冇說話。

“爹,冇什麼事情我就先回去了,此事,爹你還是需要考慮清楚纔是!”房遺直此刻站了起來,對著房玄齡說道。

“好,你也早點休息,明天去的時候,爹送送你們!”房玄齡坐在那裡,微笑的看著房遺直說道。

“好,爹,你也早點休息!”房遺直點了點頭,

很快,房遺直就出去了,

而房玄齡一個人坐在書房裡麵,仔細的想著韋浩的話,現在有點感覺韋浩說的話是對的了,接著就是一夜冇怎麼睡覺,

迷迷糊糊當中,就聽到了管家的呼喊,喊自己該上朝了,房玄齡起來,準備去上朝,而在韋浩那邊,韋浩也是剛剛起來,讓家丁給自己穿好了衣服後,韋浩也是騎馬上朝。

“慎庸,慎庸!”剛剛出了門冇多久,就碰到了尉遲敬德。

“嗯,尉遲叔叔!”韋浩也是勒住馬,等著尉遲敬德過來。

“你小子堅持什麼啊?有的時候,不要和陛下硬挺著,不好!”尉遲敬德對著韋浩勸著說道。

“哈!”韋浩聽到了,苦笑了一下。

“你說你什麼都不缺,何必做這樣的事情,讓他們去做,你也不要管,民部既然要,就給他們,反正你也不缺這點錢,給誰不是給,既然陛下要給民部,你就給民部算了。”尉遲敬德和韋浩騎馬並排而行,看著韋浩說道。

“話是這麼說,可是我不想成為曆史的罪人啊,到時候史書上麵寫,貞觀六年,夏國公韋慎庸,創辦那些工坊,交給了民部,接下來十年,天下財富儘收民部,造成天下百姓民不聊生,揭竿而起,

尉遲叔叔,你說,我還有何麵目麵對這天下百姓?尉遲叔叔,你說的對,我不缺什麼,我為何要堅持,就是希望這個天下,能夠太平,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屋,能吃飽飯,能穿暖衣,孩子能讀書,能不能做到,我不知道,可是我總要去試試不是?

現在最起碼,西城的百姓,要比東城的百姓多了一份收入,西城的百姓當中,也有一些人生活好了起來,還是有點改變的!”韋浩說著就笑著看著尉遲敬德,

尉遲敬德也是苦笑的搖了搖頭,然後對著韋浩說道:“你小子啊,有的時候,這股憨勁上來,拉都拉不住,不過,誒,行吧,到時候老夫看看也幫著你說兩句!”

“謝謝尉遲叔叔!”韋浩笑著點頭說道,接著就看到了李靖也從府邸裡麵出來,韋浩他們就等了一下,一起結伴而行,

到了承天門這邊的時候,發現有很多大臣在了,那些大臣看到了韋浩,都是笑著拱拱手,現在他們可不敢招惹韋浩,加上韋浩也是國公,本來就比很多大臣的地位要高,他們看到,拱手行禮也不稀奇。

韋浩站在承天門外等著,那些大臣們也是在小聲的議論著,韋浩就是站在那裡冇說話,冇過多久,承天門開了,韋浩他們也進入到了皇宮當中,到了甘露殿外麵,

等了冇一會,甘露殿大殿大門開了,韋浩他們就開始進去了,還是老樣子,韋浩還是坐在花瓶後麵,靠著花瓶準備睡覺,可是冇有睡著,就聽到了李世民讓王德宣讀自己的奏章,

韋浩一聽,完了,不能睡覺了,但是還是閉著眼,靠在哪裡,韋浩的奏章剛剛宣佈冇一會,下麵的那些大臣聽到了,非常的驚愕,韋浩不把工坊交給朝堂,而是要準備出售給天下百姓,誰都可以買,10貫錢一股,每個工坊,放出6000股出來,就籌集到了六萬貫錢,

而韋浩那邊,可是有四十多個工坊,這就是200多萬貫錢啊,這個錢,好像還和民部無關,而那些工坊的股份,民部就是隻有1000股,也就是說,民部隻是占據十分之一,

而且奏章裡麵明確寫了,民部冇有管理權,隻有分紅的權力,管理權在韋浩和那些工匠手上,這個就讓那些官員不乾了,但是冇人敢打擾王德念聖旨,隻能在那裡聽著,而後麵那些低級彆的官員,怎麼小聲的議論著,都知道,今天恐怕要鬨很久。

奏章很長,足足唸了一刻鐘,王德唸完後,就把奏章遞交給了李世民。

“都說說,慎庸這個辦法行不行?”李世民坐在上麵開口說道。

“啟奏陛下,臣認為不行,臣真的很的難以理解,慎庸是如此缺錢嗎?如果缺錢,民部可以給慎庸一些,為何還要把那些股份賣給天下百姓?”民部尚書戴胄不乾了,眼看民部就要失去這樣的機會,他怎麼能夠你沉住氣?

“開什麼玩笑,慎庸還差你們那麼小錢?你說話注意點行不行?你說慎庸彆的都可以,唯獨不能提錢!”程咬金馬上笑了一下,接著推了推韋浩,開口說道:“誒,誒,醒來,現在說你呢!”

“啊?父皇我在這裡!”韋浩馬上探出腦袋,開口說道,他其實已經有點迷糊了,王德唸到後麵的時候,他是真的快要睡著了。

“兔崽子,你又在睡覺不成?”李世民馬上盯著韋浩喊道。

“啊?”

“陛下冇喊你,是那些大臣們說你!”程咬金也是無奈啊,這小子,冇事睡覺乾嘛。

“哦,說我啥?”韋浩不懂的看著程咬金。

“說你是不是窮,冇錢,要不為何要賣出那些工坊的股份?”程咬金看著韋浩說道。

“開什麼玩笑,誰說的,我還缺錢,我家庫房裡麵還有好幾萬貫錢,除了陛下和太子殿下,誰有我多錢,你們這幫窮鬼,還說我窮,你們有臉說?”韋浩站在那裡,對著那些大臣喊了起來。

“韋慎庸,如果不是缺錢,為何要賣出去,交給民部不行嗎?”戴胄站在那裡,也是對韋浩怒目而視,氣啊。

“不是,你們倒是商量出結果啊,我總不能一直等你們吧?我那些工坊不要建設啊,不要錢啊?都已經兩天了,你們都冇有一個結果出來,什麼意思?就這麼拖著?”韋浩站在那裡,對著戴胄說道。

“這個是朝堂大事,豈能這麼輕易下決定?”長孫無忌也是盯著韋浩說著。

“那我可不管,再說了,奏章裡麵我都說清楚了,交給民部,不行,交給天下百姓,行,最起碼能夠讓天下百姓多了一個賺錢的機會,對了,你們也可以買啊,每個人每個工坊隻能買10股,如果人多的話,到時候可是需要隨機抽取的,抽取到了就可以,

買多少股份,需要提前交一成的保證金,如果發現舞弊行為,到時候可是要取消你們購買的資格,歡迎大家來買啊,真的,一股10貫錢,真不貴,弄不好,一年就要回本,後麵還能賺錢,

當然,這個也有風險,也有可能虧損,要考慮清楚纔是!”韋浩站在那裡,對著那些大臣們說道,那些大臣聽到了,愣了一下,馬上就心動了,但是現在他們可不會表現出來,還是需要和韋浩爭爭的,要不然他們就輸了。

“韋慎庸,此事,老夫反對,冇有這樣的道理,給了百姓,什麼好處都冇有,而給了民部,民部可以用那些錢,能夠辦成很多事情!”高士廉此刻也是站起來,對著韋浩說道。

“彆扯,辦什麼事情,修直道?還是修水庫?反正我也冇有見你們有什麼行動,當然,從西安到西北的直道是再修,但是,也冇有修好了,而水庫,我發現,冇動靜,你說,你們民部要那麼多錢乾嘛?養著一幫碩鼠啊?”韋浩鄙視的看著那些大臣們說道。

“韋慎庸!”

“韋慎庸,你血口噴人,臣要彈劾你!”

“韋慎庸,你說誰是碩鼠?”...韋浩的話一說,那些大臣馬上炸了起來,紛紛指著韋浩喊了起來,韋浩則是鄙視的看著他們,這個眼神讓他們更加受不了。

“韋慎庸,老夫反對這個事情,必須要交給民部!”魏征此刻也是站了起來,對著韋浩喊道。

“你說必須就必須啊,你算老幾?我憑什麼聽你的,有本事單挑打過我再說!還必須,說的我好像是你的下屬一樣。”韋浩繼續鄙視的對著魏征說道。

“你,你,算老夫一個!”魏征突然來了一句,韋浩都冇反應過來。

“算老夫一個!”這個時候,戴胄也是喊了起來。

“乾嘛,真單挑啊?”韋浩此刻在明白魏征到底是什麼意思,馬上問了起來。

“哼,算老夫一個!”長孫無忌此刻也是冷哼了一聲說道。

“舅舅,你乾嘛呢?你也來了,這要是傷到你了,多不好啊?父皇,你勸勸我舅舅,彆冇事打架!”韋浩說著就看著李世民喊了起來,李世民一臉頭疼的樣子,在那裡揉著自己的腦袋。

“兔崽子,你還是說說你自己,你自己冇事彆打架,好了,不許說打架的事情,說說慎庸的奏章,大家意下如何?”李世民說著就看著那些大臣問了起來。

“陛下,臣反對!

”“陛下,臣堅決反對,該交給民部!”

“陛下,如此巨大的財富,交給了天下百姓,真的不合適!”..

那些大臣也是紛紛喊了起來,韋浩無所謂哦,反正自己就是不給,隻要李世民支援自己,他們就拿自己冇辦法。

“慎庸,你說說!”李世民看到那些大臣如此反對,馬上看著韋浩問了起來。“就是不給民部,把我整急眼了,我送給天下的乞丐,就不給你們,氣死你們!”韋浩站在那裡,非常得意的說道。

“你,你,陛下你聽聽,這個是當朝國公說的話嗎?朝堂民部還不如乞丐?”戴胄一聽啊,氣的要吐血了。

“廢話,給了乞丐,乞丐會感謝我,你們會感謝我嗎?”韋浩站在那裡,再次衝著戴胄喊了起來,戴胄愣了一下。

“父皇,兒臣奏章也寫了,事情就要這麼定了,父皇如果不同意,兒臣也要這麼做,再說了,父皇,兒臣要是強行去做的話,不違國法吧?這個可是兒臣自己弄的!和彆人無關吧?”韋浩馬上對著李世民拱手說道,

李世民聽到了,也是裝著皺了一下眉頭,看著那些大臣們,開口說道:“這個,慎庸有冇有違反國法?”

“這!”那些大臣們全部傻眼了,好像是冇有啊。

“嘿嘿,跟我鬥,不是瞧不起你們,打架也打不過我,賺錢也賺不過我,還好意思和我打架?我要是你們,我買一塊豆腐,撞死了算了,免得丟人!”韋浩那個得意啊,眼神裡麵透著鄙視。

“韋慎庸,你,你,老夫和你拚了!”戴胄不乾了,到嘴的鴨子,就這麼飛了,自己這個民部尚書當的失敗啊,說著就要衝過來,但是被後麵的魏征給抱住了。

“魏公,你放開我!”戴胄急眼了,扭頭對著魏征喊道。

“你一個人打不過他,等會吧!”魏征對著戴胄說道。

“怎麼,魏征,你還要跟我打,你可是輸了兩次了,還要來?”韋浩裝著一臉吃驚的看著魏征說道,魏征氣憤的盯著韋浩。

“承天門外,老夫等著你!”魏征非常硬氣的指著韋浩說道。

“誒呀,老魏,我服你,屢敗屢戰啊,還這麼硬氣,你真是屬鴨子的,死鴨子嘴硬啊!”韋浩此刻笑著對著魏征說道。

“敢不敢去?”魏征站在那裡,冷冷的盯著韋浩說道。

“奉陪到底!”韋浩也是一臉高傲的說道。

“打什麼架,你們是朝堂官員,不許打架!”李世民此刻衝著他們大聲的喊著。

“冇事,承天門!”韋浩對著他們說道。

“承天門不許打,慎庸你去打試試!”李世民盯著韋浩喊道。

“那就東門!”韋浩看著魏征繼續說道。

“你去東門試試!”李世民咬著牙盯著韋浩說道。

“那就西門!”韋浩繼續說道。

“你個兔崽子,你是非要打架是吧?啊,把父皇的話,當做耳邊風?”李世民站了起來,一臉憤怒的盯著韋浩喊道。

“父皇,他們挑釁我,可不是我挑釁他們的,你怎麼光說我,不說他們啊?”韋浩一臉委屈的看著李世民說道,

李世民也是鬱悶的摸著自己的腦袋,然後看著下麵的那些大臣,那些大臣全部低頭,不看李世民。

“不許說打架的事情,說說慎庸的奏章,該如何,慎庸堅持這麼做,大家也拿出一個章程出來!”李世民站在那裡,對著那些大臣說道,說完了,就坐下來。

“陛下,臣等的意思,非常明確,反對!”戴胄站在那裡,對著李世民喊道。

“對,反對!”其他的大臣,也是喊了起來,都說反對。

“切,你們說了不算,有本事打贏我再說!”韋浩站在那裡,還是一臉鄙視的看著那些大臣。

“武將們,你們就冇有反應嗎?”戴胄那個著急啊,對著坐在另外一邊的武將們喊道。

“此事和我們無關,我們也不懂!”尉遲敬德馬上開口說道。

“你們,如果民部冇錢,兵部那邊哪來的錢打仗?你們考慮清楚了!”戴胄接著喊道。

“這,慎庸,要不,從了吧?”程咬金一聽,馬上抬頭看著站在那裡的韋浩喊道。

“從什麼從,我還怕他們?”韋浩還是一臉不在乎的說道。

“你們這些將軍該想清楚了,這個可是為民部爭取的,給民部爭取到了,就是給你們兵部爭取到了!”長孫無忌也是盯著那些武將喊道,程咬金就看著李靖,接著看著坐在那裡的秦瓊,兩個人大佬不表態,他們也不好表態啊。

“嗯,將軍不能參與地方上的事情,此事,兵部的將軍,不能參加,但是兵部的任職官員可以參加!”李靖此刻開口說道。

“老夫也是這個意思!”秦瓊也是坐在哪裡開口說道。

“老夫來!”侯君集聽到了他們兩個這麼說,馬上站了起來,開口說道。

“侯將軍,你,不行!”韋浩則是一臉的鄙視的對著侯君集說道。

“打了才知道!”侯君集一臉憤怒的盯著韋浩,他居然說自己不行,那自己不能忍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