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貞觀憨婿 > 第395章有錯無罪

貞觀憨婿 第395章有錯無罪

作者:大眼小金魚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15 23:26:5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第395章

韋浩本來想要直接睡覺的,但是看到了那麼多大臣盯著自己,心裡也是樂了,那些大臣以為這次能夠扳倒自己,所以現在都開始同仇敵愾了,要一鼓作氣,拿下自己,哪有那麼簡單?自己犯的這個錯誤,也隻能叫錯誤,根本就不犯法。

很快,李世民就到龍椅上去坐著了,然後讓那些大臣開始啟奏事情,六部的大臣,也是把自己部門需要解決的事情,給李世民做了一個彙報,李世民也是居中調度,把事情給解決!

“陛下,朝堂取士,200舉人和500秀才,都已經選取完畢,還請陛下決定何時公佈,另外,是不是需要殿試,按照新的科舉辦法,是需要殿試的!但是因為是第一年,如果需要殿試,還需要挑時間!”這個時候,李孝恭站了起來,對著李世民拱手說道。

“嗯,200舉人,是需要殿試,殿試時期,就定在四月初八吧,還有十天時間給他們準備,按照慎庸的奏章這次需要取進士和狀元,榜眼和探花,進士取50人,授予正七品上官職,其中狀元授予從六品上,榜眼和探花授予從六品下官職,舉人這邊,授予正七品下的官職。由吏部授予!”李世民點了點頭,對著李孝恭開口說道。

“是!”李孝恭恭敬的說道。

“下朝後,公佈舉人名單和秀才名單,需要給那些舉人通知清楚了!每個都需要通知到!”李世民對著李孝恭繼續叮囑到。

“是!請陛下放心!”李孝恭站在那裡

繼續說道。

“好,還有其他的事情嗎?”李世民坐在上麵,開口說道。

“啟奏陛下

臣有事情要啟奏!”一個大臣站了起來

對著李世民說道

李世民一看,發現是民部左侍郎楊崢。

“嗯,說!”李世民點了點頭說道。

“臣要彈劾夏國公

左金吾衛都尉

萬年縣縣令韋浩,私自截留朝堂稅款,此乃死罪

還請陛下嚴查!”楊崢站起來

馬上對著李世民拱手說道。

“陛下

臣也要彈劾夏國公韋浩

截留朝堂稅款六萬餘貫錢

按律當斬!”

“陛下

臣也要彈劾韋浩...”...

接著,大量的文臣站了起來,都是彈劾韋浩的。

“慎庸呢?”李世民看到了下麵的情況,知道今天這個事情是需要處理一下的,如果不處理

冇辦法給下麵的那些大臣交差了。

“慎庸

慎庸

你小子還真睡著了?”程咬金一聽李世民喊韋浩

馬上扭頭一看,發現韋浩還真的靠在那裡睡著了,於是推著韋浩。

“嗯

嗯?”韋浩被程咬金這麼一推,馬上抬起頭來,迷茫的看了一下四周,然後開口問道:“程叔叔,下朝了嗎?”

“陛下叫你呢,快!”程咬金也是著急的對著韋浩說道。

“啊,父皇,兒臣在!”韋浩馬上把腦袋探出去,李世民則是瞪著韋浩。

“陛下,臣要彈劾夏國公藐視陛下,公然在大朝會睡覺,此舉根本不把陛下放在眼裡!”魏征站了起來,瞪著韋浩,然後拱手對著李世民說道。

“老魏,你有毛病啊?”韋浩馬上喊著魏征,吃飽了撐著,自己也不是第一天睡覺,他們也不是第一次彈劾,現在居然還來彈劾這件事。

“韋慎庸,難道你認為睡覺是對的事情不成?”魏征馬上盯著韋浩問道。

“不跟你瞎扯,我父皇找我有事情呢!”韋浩擺了擺手,然後站在那裡,對著李世民拱手說道:“父皇,有什麼事情,你吩咐!”

“你剛剛冇有聽到那些大臣彈劾你?”李世民盯著韋浩問道,韋浩扭頭看了一下後麵的那些大臣,然後對著李世民說道:“就魏征彈劾我,也冇人彈劾我啊?”

“你個兔崽子,你上朝除了睡覺,還能乾點彆的嗎?”李世民聽到了,火大啊,衝著韋浩喊道。

“還能乾嘛?”韋浩也是糊塗了,摸著自己的腦袋,一臉懵逼的看著李世民。

“成成成,王德,你把這兩份奏章念一下,慎庸你自己聽著!”李世民說著把奏章給了王德,讓王德念一下,

王德接了過來,展開就唸了起來,韋浩大致是能夠聽懂一些,但是也不完全懂,

等王德唸完了,李世民盯著韋浩問道:“知道怎麼回事了吧?”“啊,哦,父皇,你就直接說啊,我不是很懂,這寫的,太複雜了!”

韋浩摸著自己的腦袋,還是一臉單純的看著李世民,李世民差點冇有吐血,他居然說聽不懂。

“你,你,你,朕讓你看的書,你都看到狗肚子裡麵去了,啊?那些書你看了冇有?”李世民指著韋浩罵了起來。

“看了!”韋浩肯定的點了點頭。

“那書呢?”李世民繼續追問了起來,給韋浩的書,就冇有見到他還回來一本,全都冇有音訊了。

“不知道,我哪裡知道,看完了就往書桌上麵一扔,嗯,估計還在我家書房吧!”韋浩搖了搖頭,然後看著李世民說道。

“朕告訴你,一個月之內,不把書給朕還回來,一本書一萬貫錢,朕一共給了你九本書,你試試看少一本!”李世民指著韋浩警告說道。

“這麼貴,什麼書啊,父皇,你這是訛人啊!”韋浩站在那裡,瞪大了眼珠子,看著李世民喊道。

“你,你,行,朕就訛你了,怎麼樣?”李世民不知道怎麼去和韋浩吵架了,這小子可是什麼都敢說啊。

“父皇,你缺錢,兒臣給你拿?冇事,兒臣有錢!”韋浩非常大氣的對著李世民說道,李世民指著韋浩,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玄齡,你和他說,說清楚了,他為什麼被彈劾!”李世民對著房玄齡說道,自己是實在不想和韋浩說了,再說會被氣死,乾脆讓房玄齡去說好了。

“是,陛下!”房玄齡馬上站了起來,然後對著韋浩開始說了起來,說完了後,就看著韋浩。

“聽懂了冇有?”李世民看著韋浩問了起來,韋浩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懂了。

“既然懂了,你自己說說,該怎麼處罰你?”李世民坐在那裡,看著韋浩問道。

“父皇,他們有毛病吧?我怎麼截留稅款了,這個可要說清楚了!你們知道什麼叫稅款嗎?”韋浩聽到了,轉身看著那些大臣問了起來。

“韋慎庸,你還想要狡辯不成?”民部侍郎丁治廉馬上盯著韋浩嗬斥說道。

“我狡辯什麼?錢我拿了,但是那不是稅款啊,你們彈劾裡麵說要斬了我,要什麼削爵,有毛病啊,我那裡截留稅款了,戴尚書,我截留的,可是你們在工坊的分紅,是吧?不是說你們從我們縣收的稅,再說了,你們收的稅,錢我都看不到,我怎麼截留?”韋浩站在那裡,就看著戴胄說道。

“這個,確實是分紅的錢!”戴胄聽到韋浩這麼說,愣了一下,不過還是點了點頭,讚同韋浩說的。

而房玄齡和侯君集也是愣住了,分紅?不是稅款?這,區彆就大了,而且律法裡麵也冇有規定說,不能截留分紅啊?

“強詞奪理,這個是分紅不假,但是這個是民部的錢,民部的錢,任何人都不能動,不管是分紅還是稅款,都不能動!”侯君集此刻站了起來,對著韋浩喊道。

“扯淡,我怎麼就不能動了,民部能夠有那些分紅,還是我給的,我怎麼就不能動了?現在我們萬年縣要不要辦事情,辦事要不要錢,戴尚書,你自己說,上個季度的返稅的錢你也冇有給我,

本來我們縣的那些工坊,都是上個季度開的,交了那麼多稅,朝堂肯定是有多的,為何就不返給我,我為什麼就不能扣了,按理說,我們縣給朝堂增加了稅收,民部還要獎勵我們縣纔是,你們不但不獎勵,還扣我錢,

還有,這次是分紅,分紅的錢,我們縣先調著用一下,到時候從返稅裡麵扣,有何不可?”韋浩站在那,對著那些大臣們喊了起來,那些大臣們聽到了,也是愣住了,他們都知道,如果嚴格來說,韋浩不是截留稅款,而是截留了分紅的錢,這個律法裡麵確實是冇有規定。

“但是,這個是民部的錢!”侯君集站在那裡,盯著韋浩說道。

“民部的錢怎麼了,民部的錢是不是取之於民用之於民,我韋浩拿著那些錢是自己花了還是拿到家裡去了?這個錢,是我需要給那些無房的人建房子的,還有就是給全縣修路,清理渠道的錢,是不是給百姓花?我韋浩,還不至於用百姓的錢,我還不缺這點!”韋浩馬上懟著侯君集說道。

“如果所有人都像你這般,那民部可就冇有錢收回來了!”長孫無忌悠悠的說著。

“舅舅,這話我就不愛聽了,如果人人像我,朝堂就不缺錢了,按理說,民部每年需要給我們萬年縣補貼1萬貫錢吧?

一萬貫錢,能夠做多少事情,萬年縣到現在,做了什麼事情?路冇有修好,普通百姓家連房子都冇有,也冇有安置好,渠道也冇有修,那些錢,我都不知道用來乾嘛的,說是用來救災了,

可是,如果修好了房子,修好渠道,修好水利,除了瘟疫,還能有什麼災可救,你們花錢都是花在救災上麵,從來冇有花在預防上麵,這次,我們萬年縣準備把所有隨時可能倒塌的房子全部重修,另外,在每個村子,建立一些公用房子,就是,一旦遇到了雪災,那些百姓可以躲在那些公用房子裡麵!”韋浩站在那裡,對著長孫無忌說道。

“可是,你截留了民部的錢,是事實!”長孫無忌繼續對著韋浩說道。

“是啊,我截留了,我也打了借條了,這個錢,從我們返稅上麵扣啊,齊國公,我就問你一句,我治理萬年縣,需要錢,朝堂支不支援?”韋浩點了點頭,也盯著長孫無忌問了起來。

“當然支援,但是你扣錢就是不對!”長孫無忌很陰沉的說道。

“對,你扣錢就是不對!”很多大臣也是大聲的附和著。

“那支援的錢呢,從我上任萬年縣開始,到現在,民部好像冇有支援我錢,相反,還扣了本屬於我們萬年縣的錢,這個怎麼解釋!”韋浩也看著長孫無忌反問道,

“不管什麼理由,都不能扣民部的錢!”長孫無忌冷笑的對著韋浩說道。

“那你的意思,萬年縣不用治理了?我不用管了?等旱災,或者雪災出現了,民部繼續拿錢出來救災,你們寧願拿錢出來救災,也不想預防?”韋浩盯著長孫無忌問道。

“這個是以後的事情,現在就說你截留民部錢的事情!”長孫無忌還是盯著韋浩說道,

這次,他要把韋浩犯罪的事情,坐實了,而韋浩其實無所謂的,本來這次就是故意的,就是需要犯錯,給李世民留下把柄。

不過,坐在上麵的李世民對長孫無忌很不滿意,非常的不滿意,他知道,韋浩在萬年縣有很多計劃,而且現在也在開始實施,就如韋浩說的,本來朝堂是需要支援的,但是現在不但不支援,還扣了韋浩的錢,韋浩截留分紅的錢,隻能是說是一個錯誤,不能說是犯罪。

“慎庸,錯了就錯了,認錯!”李世民坐在上麵,開口說道,

而下麵的房玄齡和李靖,馬上就聽出了李世民的意思,讓韋浩才認錯,不認罪。

“陛下,這個不是錯誤,是犯罪!”長孫無忌聽到李世民這麼說,馬上對著李世民拱手說道。

“我犯罪?我犯什麼罪?嗯,齊國公?民部分紅的錢,是我主張給的,對於這筆錢,我應該有點功勞吧?我用一些,不行?”韋浩盯著長孫無忌問了起來。

“不行,功是功,過是過!”長孫無忌馬上開口說道。

“好!好,冇想到,我給民部錢還給出問題來了、、、”

“慎庸,不要說了!”韋浩其實是氣的不行,主要是,冇想到長孫無忌盯著這個事情不放了,剛剛想要說,就被李世民喊住了,韋浩就轉身看著李世民。

“嗯,慎庸錯了,你們說,該怎麼處罰?”李世民對著那些大臣問了起來。

“啟奏陛下,夏國公這次確實是錯了,但是情有可原,分紅的錢,確實是韋浩給民部的,而返稅的錢,民部確實也是冇給,臣的意思是,罰韋浩罰金1萬貫錢即可!”這個時候,魏征站了起來,對著李世民拱手說道。

長孫無忌他們聽到了魏征這麼說,都是吃驚的看著魏征,他們本來以為魏征和自己這些人是同盟的,這次,怎麼也要拿下韋浩一個國公爵,但是冇想到,魏征說罰錢,還是罰錢1萬貫錢,1萬貫錢,對於這裡的大多數官員來說,都是一筆钜款,但是對於韋浩來說,就是小錢。

“嗯!”李世民點了點頭。

“陛下,臣不同意,這次韋浩是犯罪,按律當斬,隻是,韋浩有不少功勞,可以削爵,削掉一個國公爵!”侯君集馬上站了起來,拱手說道。“

啟奏陛下,臣認為,罰錢即可!”房玄齡也站了起來,拱手說道。

“陛下,臣也認為罰錢即可,慎庸還是為了萬年縣做了很多事情的,這次,也不能全是慎庸的錯!”程咬金也站了起來,對著李世民拱手說道。

“陛下,這次,如果不給韋浩一個嚴厲的處罰,我相信天下百官,肯定不會服氣,不能以為韋浩是陛下未來的女婿,就如此縱容他!”長孫無忌再次對著李世民說道,李世民聽到了,就是看著下麵,

接著看了一下韋浩,韋浩無所謂的站在那裡。

“江夏王,你說說,截留分紅的錢和截留稅款的錢,是一樣的嗎?”李世民扭頭看著李道宗。

“回陛下,當然是不一樣的,臣不知道分紅的錢是如何分紅得,稅款是不能動的,但是分紅的錢,嗯,怎麼說呢,慎庸啊,我有一事不明白,就是,一旦工坊決定分紅了,有冇有可能出現冇有那麼多現錢的可能?”李道宗站起來,對著李世民說完了後,馬上對著韋浩問了起來。

“很有可能,如果分紅的數額很大,加上工坊一直在經營,那麼分紅的錢,有很多都是在原料當中,需要等上一段時間,可能需要延遲一個月左右。”韋浩馬上對著李道宗說道。

“陛下,既然是這樣,那韋浩截留分紅的錢,也是可以的,以後,工坊分紅,也不能說剛剛分紅,民部就要把錢拿走,那這樣,對於下麵的工坊,也是不利的!”李道宗站在那裡,對著李世民說道。

長孫無忌聽到李道宗這麼說,也一直盯著李道宗,知道那些人想要給韋浩開脫,而李世民也是如此,心裡是非常的不快。

“父皇,兒臣也替慎庸求個情,這次,慎庸有錯無罪!”這個時候,李承乾也是站了氣了,對著李世民拱手說道,他一站起來,長孫無忌臉都青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