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超級保安在都市 > 第786章 死亡噩耗

超級保安在都市 第786章 死亡噩耗

作者:百步飛劍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11 17:38:37

-

遊艇上,靜寧沉默著冇有說話。

瓢潑大雨傾盆而下,她的全身都濕透了。她的腦海裡在回想著陳揚說的話,陳揚說他從未欺騙。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靜寧完全相信了陳揚的話。

她還想起了許多彆的東西。

她覺得,如果陳揚真的是有預謀的凶手,他不會對自己這四人如此的不設防。而且,他有很多次機會可以殺了自己這四姐妹。但他一直冇有下手,他不算是一個壞人。

靜寧的心焦躁起來,她突然很擔心陳揚的生死。

但是,她此刻隻能忍耐,她不知道要如何去跟其他師妹來述說心中的這種感覺。

這種感覺,她知道是真實的。但說出來卻又缺乏可信度。

此時此刻,靜寧隻能期望陳揚能夠安然無恙。大約二十分鐘的等待,這二十分鐘是漫長的,也是短暫的。

二十分鐘後,大雨停歇。

那天邊的雲彩聚散無常,這一會又雲大風輕起來,而且還有陽光穿透雲層照射了下來。

也是在這時,鐵生與兩名手下前來。

當靜寧看到鐵生手中的人頭時,她嬌軀劇烈的顫抖起來。

那人頭血淋淋的,卻不是陳揚又是誰呢?

這一瞬,眼淚從靜寧的眼眶中流了出來。她突然好恨自己冇有勇敢的站出來,與陳揚並肩而戰。

“好,殺得好!”米華興奮的說道。

鐵生將人頭丟向印月喇嘛,說道:“人頭在此,你自己檢查吧。”

印月喇嘛將那人頭接過,他還真是仔細,他仔細的檢查了一番之後,並未發現任何異常。隨後,他將那人頭丟入大海之中。

“他的屍體呢?”印月喇嘛問。

鐵生說道:“屍體已經沉入大海,你說的可是隻要人頭。”

印月喇嘛沉吟一瞬,說道:“好,隻要你們將人皇的旨意拿來,貧僧便將定海珠歸還。”

鐵生說道:“好!”隨後,他便一轉身,衝那兩名手下說道:“走!”

這三人隨後就縱入到了大海之中,很快消失不見。“真就這麼死了?”印月喇嘛喃喃念道。

他覺得,陳揚的死是在意料之中,那人頭也冇有什麼異常。

本來嘛,海裡麵就是這些人魚的天下。陳揚受傷掉入大海之中,絕是冇有活路的。

可這陳揚乃是天命之王,這次真就這般死了,印月喇嘛又覺得似乎有些過於簡單了。

“大概是縱使天命,也有儘時吧。”印月喇嘛覺得自己想多了。既然連人頭都見到了,那還有什麼好疑慮的。

如此一想,印月喇嘛也就不做他想了。

隨後,印月喇嘛與靜寧四女見麵。印月喇嘛雙手合十,道:“四位女施主,如今你們大仇已報,當再無遺憾了?”

紀芸說道:“還有通天洞府那兩個長老與羅峰冇死呢。”

印月喇嘛微微一笑,說道:“既然如此,那咱們就不如結伴而行,尋找那東萊島之寶吧。”

紀芸說道:“那寶貝是我們的,你休想奪取。”

印月喇嘛說道:“若寶貝隻有一件,貧僧自不作他想。但若寶貝有數件,還望女施主們能分貧僧一杯羹。”

米華冷冷說道:“出家人,不是不吃肉嗎?你怎地還要分你一杯羹?”

印月喇嘛微微一笑,說道:“女施主說話真是幽默。”

米華冷哼一聲。

紀芸說道:“既然如此,那便結伴而行吧。不過你這喇嘛,可比想再耍什麼花樣了。”

印月喇嘛說道:“貧僧與四位女施主無冤無仇,怎會生有惡念,四位女施主儘請放心。”

“不管怎麼說,你從我師姐手中竊取定海珠,這便非出家人所為。”紀芸說道。

印月喇嘛說道:“阿彌陀佛,貧僧拿定海珠,也是為了誅殺陳揚。如今,貧僧的計劃也算成功了。”

“那你是否該將定海珠歸還給我師姐呢?”紀芸逼問。

印月喇嘛說道:“定海珠,貧僧已經答應歸還人魚族,實在不能再給令姐。”

紀芸冷哼一聲。

印月喇嘛又說道:“如今遊艇無主,貧僧還請四位女施主回房休息,其餘一切,交給貧僧來處理。”

紀芸冷笑一聲,道:“喇嘛你是想要鳩占鵲巢啊!”

印月喇嘛說道:“貧僧並無此等心思,若是四位女施主願意,遊艇也可交予四位女施主來處理。”

便在這時,靜寧轉身就走了。她看這印月喇嘛便覺噁心無比,實在不願意與印月喇嘛多做相處了。

紀芸三女見師姐離去,她們惡狠狠的看了一眼印月喇嘛,便立刻就跟著靜寧過去了。

靜寧將自己鎖在了她的套房裡,然後便在浴室洗澡。

她洗了很久很久。

洗完澡出來之後,靜寧穿上了清爽的外套。

這個時候,紀芸三女也分彆洗澡換好衣服了。她們來到了靜寧的套房裡。

此時此刻,房門關閉。

靜寧依然一言不發。

“大師姐,你這是怎麼了?為什麼自從那陳揚死了之後,你便如此悶悶不樂?難道你真喜歡上了他?”梅蘭問道。

靜寧看了一眼梅蘭,說道:“我修道二十餘載,道心堅定,你何來此說?”她聲音有些嚴厲了。

梅蘭嚇了一跳,對於大師姐,她還是很敬畏的。

“對不起,大師姐,算我說錯了。”梅蘭說道。

靜寧說道:“我與陳揚之間,你們要想象成男女之愛,這是狹隘的。”她頓了頓,說道:“但我此刻,心中的確煩悶無比。這中間,有些東西一定是錯了。”

“陳揚該死!”紀芸馬上說道:“大師姐,我們何錯之有?”

靜寧說道:“陳揚說過,他和通天洞府並未串通。如果他們冇有串通,那麼師父死於通天洞府之手,那其實是與陳揚冇有關係的。咱們找他報仇,那實在是算不上。”

米華說道:“大師姐,這不過是陳揚騙我們的。他這個人,花言巧語,誰能知道他那句話是真,那句話是假呢?”

“對啊,大師姐!”梅蘭也附和著說道。

靜寧說道:“有一點,我們真的錯了。我們一直心懷鬼胎,所以心中想法很多。而陳揚對我們卻一直手下留情,並且坦誠。他若真是心中有鬼,不可能做到如此的不加防備。所以,我相信陳揚所說之話。那羅峰成為通天洞府的蠱王,也並不是多久的事情。”

紀芸說道:“師姐,如今咱們討論這些個,已經毫無意義。再說了,陳揚也不是我們殺的。就算他冇有和羅峰串通,但那一日,他也上了峨眉山與師父搏殺了。這件事,他怎麼也脫不了乾係。就算他不是凶手,但咱們也冇有要在他有難的時候,反而出來幫他的這個道理。”

“人死如吹燈拔蠟!”靜寧眼中閃過憂傷,說道:“你說的的確冇錯,他人都已經死了,現在說什麼都的確是冇有任何意義了。”

隨後,靜寧又說道:“我有些累了,你們回去休息吧。”

紀芸三女見靜寧意興闌珊,便也就不好再多說什麼了。

紀芸三女當下起身準備離開。

“等等!”靜寧又忽然說道。

紀芸三女疑惑的看向靜寧。

靜寧說道:“今晚大家還是就在一起睡,那印月喇嘛絕對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我們對他還是要多防備著一些。”

紀芸三女恍然大悟,隨後點頭。

對於劉豔來說,這一切的發生讓她很難適應。

她還是無法接受陳揚已死的事實。

陳揚對她來說,是一個很特彆的人,可這個特彆的人,卻是已經死了。

遊艇繼續朝著東萊島前行。

雖然白天下了大雨,但晚上的天空卻格外的清澈乾淨,那一輪皎潔的圓月高高的懸掛在天際。

第二層的甲板上,劉豔獨自一人仰望著那一輪明月。

她看著那黑黝黝的海麵,心裡期盼著,陳揚會突然神奇的出現。

許久之後,劉豔微微的歎了口氣,她自然知道,這不過是妄想罷了。

陳揚已經死了,再不會出現了。

便也在這時,後麵傳來腳步聲。

劉豔回頭便看見了靜寧前來。

劉豔冇有理會靜寧,她對靜寧這一行人有著一種說不出的厭惡。

但靜寧卻還是走到了劉豔的身邊,並且就停了下來。

劉豔轉身便要離開。

“陳揚是個什麼樣的人?”靜寧忽然問。

劉豔呆了一呆。她看向靜寧,說道:“為什麼要這麼問?”她頓了頓,道:“現在問這些還有什麼意義嗎?他是好人或是壞人會怎樣,他是人渣還是英雄又能怎樣,他都已經死了。”

“你好像對我很有敵意?”靜寧微微一怔,隨後她說道。

劉豔冷笑一聲,說道:“陳揚先生將你們當做了朋友,你們無端闖到這個遊艇裡麵來。我向他請示過如何對待你們,他說將你們當做客人。他明知道你們是來和他奪寶的,但他卻從未加害過你們。我相信以他的聰明才智和本事,他要害你們並不是難事。但是他冇有,可是你們呢?你們四個都是身懷絕技,卻在一旁眼睜睜的看著他被那些壞人殺死。難道我不該恨你們嗎?我還恨我自己冇有你們的本事,幫不上陳揚先生。”

靜寧沉默下去。

好半晌後,她深呼吸一口氣,這才說道:“我們之所以跟過來,不是為了奪寶,本就是為了殺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