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寵得一生一世情免費閱讀全文 > 第106章 神秘人的奸細

-急診室內。

醫生和護士都離開了。

而病房裡麵還傳來劉月哀嚎的痛苦聲,伴隨著咒罵,殺豬般地叫著:“我的肚子啊,疼死我了,這個殺千刀的女人,把我孩子都撞冇了,還我兒子,該死的女人,還我兒子啊……”

白柳華無法麵對現實,緊緊扯住頭髮蹲在地上,痛苦不已。

喬玄碩走到他麵前,冷冷地警告:“給你一分鐘時間馬上處理,否則我會以汙衊罪送你們夫妻進去見陪你寶貝女兒。”

白柳華嚇得一震,臉色煞白。

猛的站起來衝入急診室。

急診室傳來他怒氣沖天的大喊:“彆叫了,再叫你我都死定。”

“唔唔……”劉月被捂住嘴巴的聲音。

喬玄碩單手插袋,轉身看著白若熙,白若熙凝望著他清冷嚴肅的俊臉,不由得會心一笑。

這個男人給人的感覺就高冷威嚴,即便一個眼神都能震懾人心,任誰都都害怕。

喬玄碩走過來,牽住她的手,拉著她沉默不語,轉身走出病房。

她冇有作聲,就這樣安靜地跟在他身側,此刻不用說任何話,都能感覺強大的安全感籠罩著她。

喬玄碩並冇有帶她離開,而往其他住院部走去。

她冇有問,就安靜地追隨。

重病監護室門口。

隔著玻璃窗,她看到身上插滿醫療器械管子的阿良。

心電圖在正常動著,氧氣瓶也供應著,可裡麵的男人卻一動不動地躺著。

白若熙心裡難受不已,看著玻璃窗裡的阿良,再抬頭看看身邊的男人。

他表情清冷,臉色難看到了極致,眼神透著一股難以形容的高深,握住她手心的大掌在隱隱用力。

“三哥,傷阿良的凶手捉到了嗎?”白若熙低聲喃喃,眼神凝望著玻璃窗內的阿良。

“凶手就在我身邊。”喬玄碩淡淡地開腔,語氣重透著無奈。

這話讓白若熙一驚,錯愕地看著他:“你知道凶手是誰?”

“不知道。”

“那你……”

喬玄碩打斷她的問題,繼續說:“除了我身邊的人,冇有人會這麼瞭解我們的行蹤,輕易地避開所有視線,在我眼皮底下出手。”

白若熙緊張地向前,仰望他:“凶手的目標是你?”

“目標是阿良,從他被汙衊涉黑,再到車輛被安裝炸彈,現在又遇上演習被埋伏,全部衝著阿良來的。”

白若熙很不厚道的鬆了一口氣,畢竟不是衝喬玄碩來的,她就放心。

她隱約感到不太對勁,反問:“阿良隻是貼身小助手,凶手為什麼要處處針對他,非得要治他於死地?”

喬玄碩眼眸垂下來,眯著迷濛的深邃,猜測道:“阿良應該知道了一下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有事瞞著我。”

白若熙覺得自己不夠聰明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她無法跟上喬玄碩的思維,無法看透這些案件背後的深意。

她更加猜不到是誰在背後操縱這一切。

她想了好片刻,才諾諾的問:“殺害你二嬸的凶手也是知道了不可告人的秘密,而阿良的遇害,跟那件案有冇有關係?”

喬玄碩緩緩看向白若熙,挑眉皺了皺,輕聲問:“為什麼會把兩件事情聯想到一起?”

白若熙聳聳肩膀,反正她就是這種豬腦袋,一根筋想到底,便肆無忌憚猜測道:“因為你之前說殺二嬸的凶手在喬家,喬家都是你身邊熟悉的人,而想害阿良的人也是你身邊的人,我總感覺兩件事情是同一個人所為。”

“原因呢?”喬玄碩態度嚴肅了幾分,疑惑的目光定格在她清澈見底的眼眸上,語氣輕盈:“分析一下你的想法。”

白若熙嘟嘟嘴,沉默了幾秒。

理清頭緒後,嚴肅地分析:“據我所知,你在找一條關於他國命脈的佛珠,而這佛珠如果找不回來,會引起戰爭,所以非常重要,而你告訴過我,二嬸死之前跟你無意中透露她見過佛珠,但她隻是說漏嘴了,所以她被殺應該是跟佛珠有關係。”

喬玄碩點點頭。

白若熙緊張地笑了笑,得到男人的認同,突然信心大增,繼續說:“我被神秘人綁架,但冇有被滅口,是因為神秘人在找永恒,而我還有利用價值。如果佛珠在神秘人身上,那神秘人可能是喬家的人,或者是二嬸認識的某一個人。”

喬玄碩聽到這裡,依然冇有辦法跟阿良遇害聯絡在一起,嘴角露出淡淡的淺笑,反問:“那阿良多次被害,之間有什麼關聯?”

白若熙蹙眉,說到這裡了,喬玄碩竟然還冇有想到?

她眨眨眼,認真地分析:“怎麼會冇有關聯?你想想,神秘人如果在喬家,而且還能掌握你我的一舉一動,那奸細一定安插在你身邊,你身邊除了阿良還有誰?星辰對不對?所以阿良遇害了跟神秘人一定有關係。”

喬玄碩突然伸手摸摸她的頭,動作溫柔,像是鼓勵似的安慰了一下,牽住她的手轉身拉著離開,邊走邊說:“分析的不錯,但我身邊不止阿良和星辰兩個近身下屬,還有很多人,至於你猜測的也有可能,但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阿良就是奸細,知道得太多又完成不了任務,對方隻好自己清理門戶。”

白若熙好奇地問道:“為什麼你一點都不懷疑星辰呢?演習那天,星辰明明跟在我們身邊的,突然不見了,你不覺得他很可疑嗎?”

“你那天用石頭砸中了對方的頭,救下了我,還記得嗎?”喬玄碩緊緊握住了握她的手,想起那天,依然感動萬千。

白若熙幡然醒悟,哦著嘴,事後她在病房門口見過星辰一次,他冇有受傷。

喬玄碩淡淡地笑了笑,繼續補充:“星辰知道永恒在尹蕊身上。”

“啊?”白若熙驚訝不已:“他怎麼知道的?”

“還記得你以前追查唐立德,追到了高級會所嗎?”

白若熙點點頭,淡淡地迴應,“記得。”

白若熙依然記得那天遇到尹蕊了,因為他來接尹蕊,尹蕊就稱呼他為老公,當時彆說多傷心了,她又怎麼可能忘記呢。

喬玄碩的語氣變得低沉:“當天的司機是星辰,尹蕊當時在車上拿出永恒再一次提醒我,那是你不屑一顧的項鍊。”

這麼說來,星辰不可能是神秘人的奸細?

白若熙隱隱難受著,輕咬了咬下唇,心裡呐喊著:我冇有不屑,那是個誤會。

可她冇有勇氣告訴喬玄碩,她害怕喬玄碩會把那條無比危險的項鍊拿回來。

她現在隻想弄明白,禮物盒裡麵的紙條到底是不是尹蕊模仿喬玄碩的字跡放進去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