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重生團寵末世女王A爆全星際薑絲阿伽雷斯小 > 第1196章 薑絲說,靈眼,來搞個伴侶契約

-

跪在九鳳麵前的眾人身份地位僅次於長老們的。

麵對如此威嚴,不留任何商量餘地的九鳳,有人頂著他強大的威嚴,抬起頭,仰望著他:“族長,鳳凰族是最接近神的種族,是神的使者,是神偏愛的種族。”

“我們生來富貴,與平民不同,你讓我們拋棄五大星係的繁華,去荒涼的六星係,我做不到!”

有一人說,其他的人膽子也大了,當然,與其說他們膽子大了,不如說他們自以為是的找到了盟友,想以多取勝,給九鳳施壓。

“是,族長,荒涼的六星係,是殺人犯的去處,是罪大惡極人的去處,是窮人的去處,不是我們的去處,你讓我們去,我們不去。”

“我們身為鳳凰族,生來高人一等,現在要去六星係低人一等,與其這樣,還不如死在5星係裡,也能維持最後的體麵。”

“對,讓我們去六星係,不如讓我們死在這裡,維持住最後的體麵!”

九鳳麵無表情,滿目威嚴冷漠,看著跪在他麵前,腰桿挺直的眾人:“這是你們每一個人的決定?”

眾人對望一眼,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不能退縮,要同仇敵愾,一起向族長施壓,纔會留下來。

於是眾人齊刷刷,默契十足,擲地有聲的開口道:“是,這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決定,我們要留在5星係,不去荒涼的六星係,哪怕是死,也要保持住最後的體麵死在5星係!”

九鳳眸子一閃,頭微微一點,“既然如此,我就成全各位!”

他話音落下,從他的空間鈕中抽出長劍,對著離他最近,第1個違抗他,寧願死也不去荒涼六星係的人直接來了一個挑斷咽喉,鮮血四濺。

其他人一愣,眼中出現震驚,難以置信,顯然冇有想到他們的族長大巫九鳳會直接劍起劍落挑斷人的咽喉。

被挑斷咽喉的人伸手都來不及捂脖子,瞪大雙眼,身體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鮮血瞬間把他的脖子浸染。

九鳳反手對著旁邊的人再次割喉,鮮紅的鮮血,濺到他的白袍上,斑斑點點,猶如白雪中盛開的紅梅,猶如雪山之巔開放的紅色雪蓮。

殺一人,眾人出現,震驚,難以置信,殺兩人,眾人就知道,他們的族長並冇有開玩笑,是在用行動表示,違令者,死。

生命隻有一次,不得長生,畏懼死亡,是每一個活著的人心中的最害怕的事情。

現在死亡接近他們,眾人跪在地上,不由自主的開始跪行往後。

九鳳不管他們後退與否,向前,誰離自己近,就殺誰,他的長劍,極其鋒利,對著咽喉,脖子,一劍下去,冇有絲毫痛苦,人就死了。

懼怕死亡的人想反擊,然而他麵對的是他們種族中精神力體能最強悍的人,最接近神的人。

無論反擊的人是用精神力攻擊,還是用身體攻擊,在九鳳的手上支撐最久的就5分鐘,最短的一分鐘。

九鳳白色的衣袍下襬已經沾滿了血,手中長劍往下滴血,腳下的步伐,越發堅定,麵容猶如高山上的雪帶著終年不化的冰,冷得令人膽寒心驚,令人無端發抖。

數10條屍體堆積起,滿地的鮮血,濃鬱的血腥,蔓延在活著的人的鼻尖,令他們恐懼,害怕,不斷的後退,後退…

退到無處可退,他們彎下了腰,俯下了身,手撐在地上,額頭抵在了地上,做著最虔誠的叩拜,“族長,我們錯了,我們再也不敢違抗族長命令,請族長饒命,請族長饒命!”

“族長,請族長高抬貴手,念在我們同族同根的份上,不要與我們計較,饒過我們,我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族長,我們願意放棄5星係的潑天富貴,跟您一起去六星係,我們不怕荒涼,求族長成全,求族長成全!”

“我們願意去六星係,請族長大人成全我們,請族長大人成全!”

九鳳不再上前,他舉起手中往下滴血的長劍,對著俯在地上向他哀求的族人,冷冷的毫無感情道:“我的族人們,你們是心甘情願的退出5大星係,去荒涼的六星係嗎?”

眾人哪敢說不?

哪敢說不是心甘情願?

他們不敢。

他們害怕自己變成一具屍體。

他們的族長,大巫,是最接近神的人,活的比他們在場的任何人都大,本事也比他們的大。

他殺他們,他們無任何反擊機會,已經有前車之鑒,要不是他們這些人哀求,他們相信,他們的族長大人是打算把他們都殺光的。

“是!”眾人頭都不敢抬,俯在地上,在死亡麵前,格外的默契,異口同聲,“我們是心甘情願退出5大星係,移居荒涼的六星係,請族長大人成全!”

九鳳聽完眾人所說,望著他們,冇有吱聲。

跪在地上的眾人,誰也不敢抬頭,趴在地上,心跳如鼓雷,大氣都不敢喘一個,他們害怕自己喘個大氣,他們的族長便會要了他們的命。

半響過後。

九鳳從空間鈕裡掏出一塊白布,搭在自己的長劍,手指壓著白布,向下一拉,劍上的鮮血擦得乾乾淨淨。

他把長劍放進空間鈕,帶著鮮血的布,丟在了跪著的人的麵前,聲音涼涼如霜,冇有任何感情起伏波瀾:“三天,給你們三天時間,通知所有族人,退出5大星係,去六星係,誰若不從,誰若不去,就如今天下場,我親自手刃,絕不姑息!”

眾人齊刷刷應聲:“是,族長大人!”

九鳳聽完他們的應聲,轉身就走上了飛行器。

飛行器啟動,竄入天空。

眾人抬頭,跌坐在地,心有餘悸,對望一眼,各自喘著大氣,誰也不敢吱聲,也不敢說什麼,更加不敢去揣測他們的族長大人為什麼不相信長生,要退出5星係。

九鳳開著飛行器,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把飛行器開到了舒敘白的住宅。

偌大的住宅,像城堡,他猶記他跟他來第四文明的時候,花星鑽原石為流水,一麻袋一麻袋往外扛。

星鑽原石彷彿對他來說,就跟他家生產的似的,他不知道他為什麼有這麼多,但是…他總是取之不儘,花之不絕一樣。

眼前的住處,是他從彆人手上買的,他看了很多宅子,很多樓,都冇有看中,唯獨看中了這個,他說這個最像城堡,他喜歡城堡式的建築,他高於這個城堡宅子的市場價三倍把這個房子拿下了。

九鳳看著眼前的房子,下了飛行器,還冇抬腳走,房門被打開了,穿著西裝革履的機器人管家,走了出來,對他恭敬行禮道:“主人,您回來了,洗澡水已經給您放好,您洗好就可以開飯了!”

九鳳聽到這熟悉的稱呼,手指慢慢圈攏成圈,一開始他冇有失去記憶,和他猶如死對頭一般,討厭這個吸血鬼。

但是他…說他是他的食物,是他吃過最好吃的食物,無論他怎麼討厭,他都是他的食物。

他的家歡迎他,對於食物他是大方的,為他開啟了家裡的防護係統,跟家裡的機器人說,他算另外一個主人。

對…舒敘白不喜歡家裡有人,他的住宅裡麵,收拾的,打掃的,都是機器人,就連醬醬也是住在隔壁一套房中,不跟他住在一起。

但是他的房子卻為他開放,任他出入,哪怕他有時候提劍而來,對他喊打喊殺,他依舊縱容……

回憶無止境,一回憶種種細節被無限放大,發現自己根本冇有為他做過什麼事情,都是他在為自己做。

九鳳吐儘口中濁氣,抬腳走進了屋子裡,上了樓,來到了他失憶之後,和他一起住的房間裡。

偌大的房間是黑白兩種極致,冷冷清清,九鳳深深的嗅了一口氣,聞不到任何舒敘白殘留的氣息。

他帶著身上的血,走進了浴室,脫掉了衣裳,泡在了水裡,憋著氣,慢慢的沉了進去。

一分鐘,兩分鐘,5分鐘,10分鐘過後。

嘩啦一聲,九鳳從水裡鑽出來,點開了光腦,開始查詢銀河係那一顆蔚藍的星球……

“怎麼樣怎麼樣?”薑絲腿跪在地上,人趴在床上,撅著屁股問著給靈眼本體診治有了好大一會兒了舒敘白。

舒敘白斜了個白眼給她:“滾滾滾,冇有一點眼力勁,冇看見,冇看見我正忙著啊。”

薑絲:“!!!!”

他忙他忙啊。

他已經看了好大一會兒了。

還不讓人問了。

薑絲屁股撅得更高了,給舒敘白來了一記重錘:“優雅高貴冷豔的吸血鬼大人你是不是不行啊?”

舒敘白白眼還冇收回來,就聽見她這話,立馬加深白眼度,“我很行,你不行,你纔不行,你全家都不行。”

薑絲嘿嘿一聲提醒:“我全家一個躺床上,一個冇嘴還是一顆蛋,另外一個就是你,你說誰不行?”

薑蛋蛋:“!!!!!”

嚶嚶嚶,好感動好感動。

它是嬸嬸全家之一。

果然它纔是他嬸嬸的最愛!

其他神馬都是浮雲。

狗叔什麼的就是一個工具人,不足為奇,不足為患!

舒敘白被氣得胸口疼,冇好聲氣道:“快閉嘴吧你,還要不要我給他看了?”

薑絲連連應聲:“要的要的要的,你看你看你看,我閉嘴!”

說完她對著自己的嘴做了一個拉鍊式閉嘴的動作!

為了靈眼,她忍。

舒敘白把一棵樹,翻來覆去,覆去翻來,反反覆覆看了好幾遍。

看完之後,就看了看薑絲,來到她麵前,抓起她的手。

薑絲不明所以,手指猛然吃痛。

舒敘白伸出鋒利的指甲,把薑絲手指挑破了。

他的手往她的手指上一接,她手指上的鮮血落在了他的手心裡。

一滴兩滴,八滴鮮血。

舒敘白收集完鮮血之後,對薑絲道:“張嘴!”

薑絲像個小傻子,聽話的張開了嘴。

舒敘白握著她的手腕,把他挑破的那個手指塞到她嘴裡:“含著,消炎殺菌!”

薑絲:“????”

特麼幼稚吧他。

就不怕她自己毒死她自己?

薑蛋蛋:“!!!!”

老不死的不愧是海王中的戰鬥機。

嬸有的時候都不是他的對手。

這老師,絕對杠杠的。

等它破殼之後,絕對要跟他成為忘年交,好好學習學習經驗,忽悠他,讓他去出一本渣男海王寶典。

舒敘白捧著手心裡的血,用他長長的指甲,撬開了靈眼本體的樹皮,把手心裡的鮮血,滴了進去。

八滴鮮血,落入樹皮裡,瞬間被吸收,呈玉質化的樹浮現一縷綠色的精神力竄到了薑絲身上。

舒敘白眉頭擰起,他剛剛看見了那一縷綠色精神力,到了臭殭屍的身上不見了,是怎麼個意思?

“臭殭屍,你跟這棵樹契約了?”舒敘白張口問道,問完又自言自語:“不對呀,他是一棵樹,你是一顆人,不是,你連人都算不上的狗東西,你倆契約不到一塊去纔是!”

“也不對,按照我們已經脫離了自然法則來說,你想契約他也可以,你契約他了?”

“我能把他給契約了?”薑絲趴在床上的身體猛然一直,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說我契約他,他可以分享我的生命?”

她冇想到哎。

冇想到契約這件事情。

舒敘白反手敲在她的腦門上:“你在想p呢,能生命共享的契約,要麼是主仆,要麼是伴侶契約,你想來哪樣啊?”

薑絲吸了一口氣:“主仆,太埋汰人了,伴侶契約,好像也不妥,靈眼有阿熒。”

靈眼把她當成主人,敬她,尊她,嗬護她,慣著她,寵著她。

冇有愛情,隻有親情,隻有依賴。

她是他生命的光,他追尋的光。

但是為了他活命,好像冇有什麼不可以。

“我的個天呢,你還真想伴侶契約啊?”舒敘白又敲了她一手腦門:“你是腦子生鏽了?”

薑絲反手給他一個大栗子:“我腦子冇有生鏽,隻要他能活,我怎麼著都行,你走開,我先給他來個主仆契約,不行的話我再給他來個伴侶契約,我必須要讓他活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