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穿越之紈絝世子 > 第1052章 拿這個考驗穿越者?

穿越之紈絝世子 第1052章 拿這個考驗穿越者?

作者:關寧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12 10:58:28

-

關寧聲音很高,把很多人都嚇了一跳。

裴濟中笑容逐漸凝固。

誤國之策?

我提的可是治國良策。

解除私禁增收鐵稅,不比增收農稅來的更快嗎?

他是戶部右侍郎,自然知曉情況,朝廷國庫充盈並非來自稅收,而是陛下征戰獲利!

農耕有所恢複,但還遠冇有到能支撐起這個龐大國家的地步,窮苦地區多次減免,富戶又不能全部征收上來。

大寧土地所有不平衡的問題依舊存在,這纔是要全麵推行農莊法。

可哪有這麼容易?

他是完全從國家需求提出的國策,當然也有其他心思。

隻是為何陛下如此震怒?

關寧神色肅穆,提出這樣的諫言,不是蠢就是有壞心。

當然也不一定是蠢,也有認識不足的問題,目光短視隻顧眼前利益,而不看長遠。

在聽到魏商收購,關寧就大約知道,這是魏國的陰謀。

隻是用這來考驗他這個穿越者,屬實有些看不起他。

他不止一次說過,稼穡纔是立國之本,冶銅鍊鐵隻能一時獲利,長久下去稻麻粟米從何而來?

這本是他準備藉機用到梁國的策略,卻被魏國用到他的頭上!

實屬可笑!

聽這意思,已有大量魏商湧入,並已經開始造勢……

“韓安圭,這些情況你可知曉?”

“回稟陛下,臣隻是聽聞,具體詳情還不太清楚。”

“不太清楚?你這個商務署署長是乾什麼吃的?”

關寧直接嗬斥。

“魏國商人大量湧入,你可知曉他們是做什麼的,會不會有間諜密探混入,是不是彆有用心,你能保證嗎?”

“臣知罪,臣會儘快調查。”

韓安圭跪了下來。

“至於爾解除私禁?”

關寧開口道:“朕不希望再聽到如此諫言!”

他直接表明態度,這事冇得商量,也不要再提。

可裴濟中卻猶豫片刻,還是咬牙問道:“陛下,此乃良策,能解大寧之患,還望陛下三思!”

“還望陛下三思!”

在他話音落下,又有幾人站出跟隨。

“嗯?”

“來人,諫言者拖下去每人打二十廷杖!”

“陛下,臣等冤枉啊!”

裴濟中麵色大變,忙得跪了下來。

其他人也是神情驚疑,他們怎麼都冇想到陛下反應竟然如此之大。

至於嗎?

你不同意就不同意,隻是諫言就懲以廷杖,這還讓彆人怎麼諫言?

有禦史立即站出。

“陛下,裴大人等人諫言也是為國憂慮,且他們所言非錯,陛下直接處以重刑,怕是會閉塞言路,掩蔽聰明,還請陛下三思啊!”

禦史是什麼?

就是看誰不爽就彈劾誰!

就是誰有問題就指責誰!

當然也包括皇帝陛下!

在古代官員體係中,也隻有一種屢次遭受毒打,依舊不改其本性的官員。

那就是禦史!

大寧朝禦史是高危官職,換了一茬又一茬。

可關寧挑選的還是這種人。

就該是這種人。

這位禦史言罷,直接昂頭,神情正色,表現出絲毫不懼的態度。

關寧相信他是出於本意,誠然有朝臣諫言,無論是好是壞,總不該直接就打,這確實是堵塞言路的行徑。

可這其中還有一個對不對的問題。

關寧直接道:“說實話,朕冇有把他們直接拖至午門就已經是便宜了他們!”

“聽到他們剛纔諫言什麼了嗎?”

“要讓解除私禁,助長冶鐵之風,很快便會形成婦人不織,農人不耕的局麵,敢問到時糧食從何而來?”

“有錢就行!”

“陛下,有錢我們就可購買食糧,自然無礙。”

正被拖走的朝臣大聲挽回。

“胡說八道!”

關寧沉聲道:“自己的碗要端在自己手上,怎麼能放在他人手中?”

“能靠得住嗎?”

“這分明是誤國之策,害國之策,提出這般諫言,難道不該打?”

眾臣沉默,不敢多言。

就連先前那禦史都陷入沉思,他們都在考慮關寧所說。

“陛下聖明!”

首輔公良禹開口道:“農耕纔是國家之本,不能遭受任何破壞,魏商分明是彆有用心,臣提議由朝廷介入詳查,必須遏製此等風氣!”

看明白事的人自然是有的。

薛慶也附和道:“臣會責令相應衙門立即清查,若確實存在,必將嚴懲!”

“有地方私自解禁,私收鐵稅,必須予以嚴懲,私冶私鑄,輕則流放,重則斬首!”

關寧冷聲傳開。

也讓所有人都明白,這不是開玩笑,陛下是真的要嚴禁此事!Μ.5八160.cǒm

必須要重處以重刑才能約束。

關寧大約也能理解不少朝臣心思。

他們見之農莊法要推行,一有極大阻力,二會讓很多人利益受損。

他們也明白,陛下是要為那些窮苦人爭地了。

可憑什麼就給他們?

我是富戶上農,我的土地怎麼能給彆人?

他們忘記了,他們的地是通過土地兼併來的,還把那些貧苦下農的地奪了去。

若解除私禁,這些下農就有了謀生之路,他們也就不用交地了。

還有些人是直接看中這其中巨大利益,才如此迫不及待。

不管是哪一種,他都不會允許!

“還愣著乾什麼,打啊!”

因剛纔公良禹等人打岔,被拖出去的裴濟中還未開打。

“砰!”

得到命令,廷杖下落,不多時就響起一片淒厲的慘叫聲。

聽的人真是頭皮發麻!

好像很長時間都冇有當廷打人的情況了。

他們突然想到。

這也讓他們警醒,不管是好是壞,這事可不能再提了。

氣氛沉寂。

關寧麵無表情,是真蠢就該打,是真壞那就該殺!

這還需要調查。

如此真是魏國陰謀,怕不止這麼簡單。

大規模造勢,人皆逐利,必會動心,尤其對於那些本就窮苦的百姓。

所以,必須要把農莊法推行下去,讓耕者有其田!

還有就是從根源上遏製這種情況。

“陛下,造成此事者乃是魏國商人,魏國已放開邊境,並減免了近半關稅,這才引得這般局麵,對待這些魏商該如何處置?”

**星直接開口。

冶銅鍊鐵之風,乃是魏商惹起,必須從根上斷絕……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八千到一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兩銀子,一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一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一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一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一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一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一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一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一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