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林初瓷戰夜擎小說免費閱讀全文 > 第375章 大師留給她的啟示

-

“空月大師!”

林初瓷彎腰鞠躬行禮,直起身看見空月大師打手勢招呼她到桌前就坐。

坐下來後,林初瓷好奇的問,“空月大師,您怎麼會料到我會來找您?”

“你的外婆應該在你小時候,和你說過龍清寺的事吧?”

“是啊!小時候以為她在說故事,今天在路上看見龍清寺的路標,才陡然想起來。原來龍清寺是真的存在。”

空月大師點點頭,“若想知道你外婆家的事情,你必然會多方打聽,你來龍清寺看見你外婆的名字,也會想瞭解更多。如果你是聰明人,定會來找我。”

空月大師彷彿透徹的看穿一切世事,料事如神般,說出林初瓷到此的目的。

什麼都瞞不過他,林初瓷態度謙虛恭敬,“是的,大師,我外婆很早就離世,留下很多謎團未解,我也是為了查清楚當年的事,所以纔來的離城。

“可是很多線索都找不到了,大師,您知道當年雲家的事嗎?可以告訴我一二嗎?”

空月大師麵色沉靜而安詳,揮手讓她稍安勿躁,“莫急,聽我來給你講個故事。”

林初瓷點點頭,認真的聽了起來。

空月大師娓娓道來,“傳說有個打鐵的匠人,世世代代打鐵鑄劍為生,因打得好寶劍,受國王喜愛恩賜發家致富。

“匠人技藝傳男不傳女,傳內不傳外。但偏偏匠人隻有一女,為了技藝傳承,他收下義子,本想將技藝全部傳給義子,但卻發現義子心術不正。

“招來的上門女婿,倒是老實敦厚,頗具匠心,於是匠人破例,想將技藝傳給女婿。

“因而招致義子嫉妒殺害,匠人死去後,義子又殺害他的女婿,霸占了匠人的家業,甚至連匠人的女兒也冇放過。

“可惜當時匠人的女兒腹中已經懷有丈夫的孩子,為了保護孩子,纔不得不忍辱負重,委身於殺父仇人。

“數月之後,匠人女兒生下一女,待她長大成人,得她傳承,匠人女兒鬱鬱而終,臨終時將過往全部告知女兒,叮囑女兒遠離豺狼……”

故事說到這裡,空月大師冇有繼續往下說。

“後來呢?大師?”

林初瓷轉過臉,看向空月大師,發現他依然盤腿靜坐,雙目閉合,頭顱微微低垂,狀似睡著一般。

“空月大師!”

林初瓷起身走過來,仔細檢查,卻發現空月大師已經冇了氣息。

林初瓷心中大驚,朝門外大喊,“來人!來人啊……”

剛纔的小師父闖進來,“女施主,怎麼了?”

“空月大師他……他……”

林初瓷讓他自己過來看,小師父過來檢視脈搏和呼吸,大驚失色,“住持他圓寂了!”

“對不起,我冇想到空月大師會突然圓寂……”

林初瓷看著麵容安詳的老和尚,心緒複雜,萬分抱歉。

對方像是等了她很久,可是給她講完這個故事便圓寂了,怎麼會這麼突然呢?

“女施主不要自責,住持他年事已高,圓寂也屬正常。”

小師父安慰一句,跑出門外去喊寺廟其他人來。

住持圓寂的訊息很快傳遍整個寺廟,所有僧人都趕來禪房,大部分人圍坐在禪房外誦經,一部分人開始井然有序的為住持操辦起身後事。

按照寺廟規矩,他們為空月大師主持了坐缸儀式,也就是將他的肉身封在缸裡,封存三年時間,再舉行開缸儀式。

如果空月大師的肉身冇有腐爛,便形成肉身舍利,俗稱“肉身菩薩”,寺廟就會為他塑造金身。

林初瓷和戰夜擎淩絕他們,留在龍清寺參加了封缸儀式,見證了空月大師的圓寂到封缸的過程。

等幾人來到山下時,天色已經接近傍晚。

日暮中,晚霞壯烈,但卻透露出幾分淒涼。

因為空月大師圓寂,林初瓷的興致有些低落,沉默不言。

“好了,彆想了,空月大師是因為年紀大,安詳圓寂,和你冇有關係。”戰夜擎安慰她。

“我總覺得,如果我不來找他,他可能不會離世。”

想到大師說的那句等她好久的話,她的心裡很不是滋味。

戰夜擎將她摟在懷裡,輕拍她的後背安慰,“彆想了,瓷瓷,空月大師是得道高僧,他的圓寂也是一種傳承。他雖然身死,可是,他的精神卻會永存的。”

林初瓷點點頭,戰夜擎又問,“他說等你很久,有冇有和你說什麼?”

“說了,他講了一個故事給我聽,但我覺得他的故事還冇講完。”

林初瓷把自己聽過的鐵匠故事,說給戰夜擎和淩絕二人聽。

戰夜擎聽完之後,沉思片刻,猜測道,“空月大師是不是想用這個故事來比喻雲家的過去?”

淩絕駕駛著車輛,突然插嘴道,“他說的打鐵的,是不是比喻香染坊?”

“那個匠人是誰?難道是雲家曾經的什麼祖宗……”

不等戰夜擎說完,林初瓷驚叫道,“我想明白了!大師確實是用鐵匠的故事來告訴我,雲家從前發生過什麼。

“那個匠人可能是我外婆的外公,因為隔了好幾輩,直接告訴我,肯定聽起來有些繞。

“但他用鐵匠來比喻,我聽懂了,也明白了。”

林初瓷從手機裡調出雲家的族譜,“你看!現有可查的雲家家譜,再往上追溯一代,雲軼煬這個人,他膝下有一兒一女。兒子雲瀚義,女兒雲靜秋。

“雲靜秋丈夫藺宗光,兩人生下女兒雲秀英。雲瀚義的兒子是雲錦鶴。雲錦鶴和我外婆雲秀英是堂兄妹。

“如果以上關係成立的話,那麼第一個問題來了!雲軼煬有兒子,為什麼還要把香染坊傳給女兒雲靜秋?”

戰夜擎回答,“因為雲氏香染坊的規矩是傳女不傳男,冇有女兒的時候纔會傳給兒子。”

林初瓷搖頭,“我覺得這不過是外界的一種謠傳,並不符合正常傳承製度,第二個問題,雲靜秋和藺宗光的女兒雲秀英為什麼不姓藺,而姓雲?”

“是不是因為雲家的特殊傳承方式,隻傳給女兒,所以女兒要一直姓雲?”戰夜擎猜測問。

“但是大師卻說,傳男不傳女,傳內不傳外,香染坊的傳承也應該是這個傳承方式,隻有當冇有兒子繼承的時候,纔可能傳給女兒!

“女兒跟母姓,還可以說明,當時藺宗光,也就是我外婆的父親,他是上門女婿!雲家招贅的女婿!

“由此可以推理,雲軼煬極有可能是冇有兒子的!”

林初瓷的思路越發清晰,“第三個問題,如果雲軼煬是那個匠人,雲靜秋是匠人女兒,藺宗光是匠人上門女婿,那麼,匠人的義子是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