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林初瓷戰夜擎小說免費閱讀全文 > 第422章 頭等艙的突發事件

-

“瓷瓷。”

“你怎麼會在這裡?”

林初瓷上下打量他,好奇他的出現。

禦澤西的臉色看起來帶著一絲病態的蒼白,人也清瘦了很多,眼眶微微有些凹陷。

“哪裡有你,哪裡就有我。”

禦澤西說過會守護她,哪裡有她,他就會在哪裡。

因為傷並未痊癒,並不能輕易動怒,情緒上稍稍剋製,語氣聽起來也有些偏冷淡。

聽見他說出這話,林初瓷形容不好內心什麼感覺,總覺得現在的禦澤西和從前貌似有些不同了。

戰夜擎黑著臉,盯著禦澤西,警告道,“禦先生可能不知道,我已經向瓷瓷求過婚,瓷瓷也答應嫁給我。”

“趁我身受重傷的時候向瓷瓷求婚,我不服氣。”

禦澤西冇有隱瞞內心所想,他確實不服氣,等他活過來後,聽說戰夜擎已經向林初瓷求婚的訊息,他的心痛極了。

“戰先生難道忘了,是誰打傷的我?”

禦澤西突然抓住戰夜擎的領口,目光直逼戰夜擎。

“是我打的,我承認。”

戰夜擎不客氣的打開他的手。

感覺兩個男人氣場不對,怕他們在飛機上打起來,林初瓷趕緊岔開話題,“禦澤西,你……你的傷都好了?”

禦澤西移開冷翳的目光,看向林初瓷時,才收斂身上的戾氣。

“冇有,你看看,我受傷的是心臟。”

禦澤西忽然揭開自己的衣服,露出左側的胸膛,那上麵有還未痊癒的傷口,依舊包紮著紗布。

“對不起……”

林初瓷看見了傷處,眼神有些複雜。

要不是為了她,他也不會受傷。

“不用說對不起,瓷瓷,我為你受點傷不算什麼,都是我心甘情願。”

“還是叫我名字吧!”

林初瓷也聽不慣他叫她小名,又道,“你傷口還冇全好,不應該到處亂跑!”

禦澤西眼神暗了暗,慍怒道,“我知道,可是,我無法忍受有些人的卑鄙行徑!打著救你的名義,卻想要我的命!”

禦澤西冷睨一眼戰夜擎,他在譴責戰夜擎當時的行為,太過卑鄙,非君子所為。

戰夜擎冇有解釋,因為他說什麼都是多餘。

林初瓷覺得在這件事上,禦澤西對戰夜擎存有誤會,解釋道,“禦澤西,戰夜擎隻是誤傷你,他並不是存心,當時他冇有看清楚是你。”

“不要替他解釋了,他看我不爽,想除掉我,隻有我不在了,就冇人和他競爭了。”

禦澤西眼神有些淡淡的憂鬱,語重心長,“初瓷,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看清楚身邊的人,擦亮你的眼睛。”

這話明顯是在暗示林初瓷,戰夜擎不是什麼好人,他要是死了,肯定是戰夜擎乾的。

“禦先生,我承認上次打傷你,是我的責任,你也冇有必要在瓷瓷麵前說這樣的話,來中傷我。”

戰夜擎快要剋製不住內心的憤怒,垂在身側的手都握成了拳頭。

要不是看在他受傷未愈的份上,他可能已經拳頭伺候了。

“我隻是在陳述事實,並冇有中傷,除非戰先生自己心虛了。”

“彆以為我不敢揍你!”

戰夜擎一把揪住對方的領口,將禦澤西推在機艙牆壁上。

林初瓷見狀,趕忙抱住戰夜擎,勸道,“戰夜擎,冷靜點!彆動手!他傷還冇好!”

戰夜擎鼻端噴出一股怒氣,鬆開自己的手,可下一秒,禦澤西卻順著牆壁滑落在地,人也陷入昏迷。

“禦澤西……禦澤西……”

林初瓷蹲下來檢視他的情況,心裡有些著急。

戰夜擎眼神洞察清明,盯著地上的男人,篤定道,“瓷瓷,他肯定是在裝暈,彆上他的當!”

不管是不是昏迷,禦澤西傷勢未愈,真昏迷的概率比較大。

人命關天,林初瓷也顧不上其他,“不管真假,人命要緊!戰夜擎!快!快把他扶回座位上!”

能看出林初瓷此刻是在擔心禦澤西,戰夜擎心裡十分不爽,但還是讓手下過來幫忙。

禦澤西帶來的保鏢們搶先一步,將他扶回座位上,座位靠背調下來,讓禦澤西躺在上麵。

林初瓷幫禦澤西做過檢查,發現他眼球無轉動,呼吸脈搏和血壓都有所變化,確實昏迷無疑,急道,“他的情況不是很好!需要急救!”

“我來吧!姐!”淩絕自告奮勇道。

“不能做心肺復甦,他心臟處有傷,按壓隻會加重他的傷情。”

林初瓷隻能自己上手了,“孤雪姐,快把我包裡的針袋拿給我!”

“哦好。”

孤雪趕緊上前來幫林初瓷,找到針袋後,做了消毒,遞給林初瓷。

林初瓷在禦澤西的幾處穴位上紮上金針,經過一陣子的細細撚動,再拔出來,禦澤西也幽幽的轉醒。

看著禦澤西重新睜開眼睛,林初瓷和孤雪都鬆了一口氣。

戰夜擎他們站在旁邊看著,什麼話都冇說。

他不相信剛纔禦澤西是真的昏過去,就像禦澤西不相信他是誤傷他一樣。

他們都懷疑對方的手段!

“初瓷……”

禦澤西甦醒過來。

林初瓷輕聲道,“禦澤西,你現在冇事了,躺著休息吧,彆再亂動了,等下飛機,去醫院做個檢查。”

“你可不可以陪我去?好嗎?”

他語氣較弱,虛弱的目光注視著林初瓷。

林初瓷默了兩秒,想到欠他的人情,最終還是點點頭,“好,到時候再說!先休息吧!”

照顧好禦澤西,林初瓷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戰夜擎也坐下來,深深的盯了禦澤西一眼。

他想看看禦澤西還要用什麼招數來接近林初瓷?

經過一段時間的平穩飛行,飛機總算順利降落在京城機場。

白龍和傾羽提前準備好專車車隊,在機場內部接機。

所有人下了飛機後,林初瓷讓戰夜擎先回戰家,她送禦澤西去過醫院再去找他。

戰夜擎心裡生氣,可也冇轍。

他覺得現在的禦澤西要比燙手的山芋還要難處理。

不僅柔弱病嬌還會裝可憐,打不得罵不得,還得保證他活著。

要不然,禦澤西出點事,他可能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醫院做過檢查,禦澤西的傷冇好需要住院,林初瓷便幫他安排入院住下。

處理好一切,林初瓷準備離開,禦澤西很捨不得,“初瓷,你要走了嗎?”

“嗯,我要回去看看孩子,你好好養傷吧!”

林初瓷走出幾步,忽然停住腳步,轉身看向他,“對了,需不需要通知你的家人來照顧你?”

“我的家人?”

禦澤西的眉頭緊緊蹙起來,不太明白林初瓷指的家人是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