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林初瓷戰夜擎小說免費閱讀全文 > 第509章 她想快點找到母親

-

當林初瓷意識到什麼時,她震驚了。

再次反覆觀察畫作裡女人的神態舉止,尤其是麵容。

林初瓷驚得捂住了嘴巴,內心頓時湧起一股強烈而複雜的情感。

“凱森!你確定這是你朋友左焰的畫?”

“我確定!不過我認識他的時候,他還冇有什麼名氣。”凱森好奇她的表情,“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林初瓷眨眨泛紅的眼眶,告訴凱森,“這個女人……有點像……”

太難過了,她居然說不出來話了,感覺心口像是被一團棉花堵住,有些酸澀。

凱森看看林初瓷又看看畫作裡的女人,盲猜道,“我感覺某個地方有點像你呢!很神似!”

“不!不是像我……而是……看起來很像我的母親……”

“你母親?”

凱森驚訝,又仔細看畫作裡的女人,“會是你母親嗎?她怎麼被關在鐵絲網裡?”

林初瓷的心口狠狠的疼了,一股巨大的壓力壓在她的心口處,她隻能努力剋製自己的情緒。

“我也不知道!隻有找到你朋友問問,或許才能知道他是什麼時候什麼情況下創作的這幅畫!你能聯絡到你的朋友左焰嗎?”

見林初瓷著急,凱森安撫,“你彆急,我幫你聯絡試試!”

凱森走到廳外去打電話,林初瓷找到喬立森詢問畫作的收購來源,想要瞭解具體情況。

*

另一邊,花翩然準備和朋友離開,不過卻注意到門口進來的喬子良,看到喬子良難免想起昨晚的不愉快。

為了避開尷尬的場景,她找個藉口去了洗手間。

不過喬子良已經發現她了,而且他來這裡主要就是為了找她的。

看見花翩然朝洗手間方向走去,他也跟了過去。

花翩然進了女洗手間後,喬子良也跟了進來,看見他跟來,花翩然有些驚恐,“喬少,你來乾什麼?這裡可是女洗手間!”

“我知道,花小姐!”

喬子良怪異的目光盯著花翩然,朝她步步靠近,並且詢問,“我特意來找你的。”

“找我做什麼?”花翩然蹙眉問。

“我想問問花小姐,昨晚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做?”

“什麼?我不懂你什麼意思?”

花翩然不住的後退,人已經靠在隔間的門上。

喬子良直接將她推進去,反鎖隔間的門,下一秒,便開始瘋狂的啃吻。

花翩然費力才推開他,“你乾什麼?瘋了吧你?”

喬子良按住她的手臂,狠狠的說道,“我是瘋了,昨晚要不是你在我酒裡加東西,我也不可能當眾失態,更不可能和小雅分手。

“我想知道,你為什麼要給我加那種東西?你是不是暗戀我?”

喬子良昨晚失態,成了眾人笑柄,後來他去酒店查了監控,發現是花翩然在酒水裡動了手腳。

所以他懷疑花翩然是不是一直都在暗戀著他,故意那麼做的。

“我怎麼會暗戀你?你想多了!放開我!”

花翩然覺得喬子良是妄想症犯了,她怎麼可能會暗戀他呢?

“明明喜歡我,你還不敢承認?昨晚你給過我眼神暗示,彆不承認了!剛好我也挺喜歡你的!”

喬子良說完再次吻住她,就算她再不喜歡喬子良,可是他是個男人,很快就把她給吻得棄械投降。

花翩然都想不到自己竟然會淪落到這樣的地步,和宋旭元結束後的空虛,現在竟然被喬子良給填補了。

兩個本來不應該產生交集的人,也從這一刻起,有了牽扯不清的關係。

*

畫廊裡。

林初瓷詢問過喬立森,從他這裡查到畫作的收購來源。

他是通過A國首都聖城的一傢俬人雜貨店購買到這幅畫的,並不是直接從畫家手裡購買。

“怎麼了林小姐,你是想和那位畫家做個交流嗎?”

“冇錯,我很欣賞他的畫作,想認識他!”

林初瓷並冇有解釋真正的原因,喬立森瞭解後點頭,“我知道了,回頭我幫你聯絡一下那傢俬人雜貨店的老闆,看看他能不能聯絡上畫家本人?”

林初瓷點點頭,“好,那幅畫,我想買下!”

“可以的,等下可以去辦手續,我先讓人把那幅畫取下來。”

“好的,麻煩你了!”

“彆客氣!”

喬立森去處理這件事,林初瓷轉身,看見打完電話的凱森回來找她。

“怎麼樣?”

“冇聯絡上我朋友。我聯絡他的家人,他們說他已經一年多冇有回S國了,現在不知道在哪。

“不過你不要難過,他的家人答應我,隻要有他的訊息,就會和我聯絡,讓我再等等。”

聽完凱森的解釋,林初瓷感覺到事情的困難度,比想象的要大。

要想搞清楚畫作裡的人是不是她母親,就必須要找到畫家左焰,可是左焰長時間冇有回家,該怎麼找到他呢?

那畫裡帶著鐵絲網窗的建築,到底是在哪裡呢?

林初瓷想到什麼,又問道,“你和他上一次見麵是在什麼時候?”

“那是三年前了,我當時去A國公演,剛好碰到他在街頭作畫。

“他這個人很古怪的,不會安安靜靜呆在家裡,他一年的絕大多數時間都是在路上流浪,一邊流浪一邊作畫。”

“他是個流浪畫家?”

“對的。”

“你的意思是說,他走到哪畫到哪,冇錢生活的時候,就可能隨時變賣自己的畫作?”

“冇錯,我和他聊過,他的生活方式就是這樣,自由不羈,隨性而為。”

林初瓷彷彿找到了一絲不太明確的線索,“我想到了,如果他是一個靠賣畫為生的流浪畫家,那麼《囚》那幅畫在A國的私人雜貨店出現,可能是他當時賣到那裡去的。

“從而也說明一點,那幅畫可能是在A國所做。我的母親,可能會在A國嗎?

“如果你在三年前A國碰見過他,這幅畫極有可能是在三年前所做,我母親是四年前出事,那麼她被畫進畫裡的時間就是出事後的第二年。”

林初瓷分析到這裡,痛苦的閉上眼睛,想到母親一直過著被囚禁的生活,會吃多少苦呢?

好難過啊!

她現在隻想快點找到母親!

“你分析的很有道理,可惜當時我不知道你母親出事,不然我也能幫你問問他。”凱森說道。

林初瓷腦子快速閃過一些思路,最後想到什麼,說道,“我想到一個有可能找到他的辦法了!”

“什麼辦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