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靈異 > 萌獸寶寶鬼醫孃親風雲汐 > 第205章 你要對本王負責

-

清晨。

風雲汐醒來,整個人都怔住了,看著身邊躺著的宮冥澈,他合著眼眸,雅黑的羽睫密長,俊美的容顏十分安靜……他,他他……昨晚對她做了什麼?

風雲汐回想昨天發生的事情,她一掌打飛黑袍男子,跟宮冥澈離開以後,便身體非常的燥熱,但是後來,她好像碰到了舒服的“冰塊”,再後來的事情,她就不記得了。

難道昨夜的“冰塊”是宮冥澈?

否則,他又怎麼會躺在她的床上?

風雲汐皺了皺眉,明明想要跟他劃清界限,從此冇有任何乾係,為何命運偏偏要把她和宮冥澈捆綁在一起?

“醒了?”

宮冥澈睜開黑眸,聲音有些暗啞,看到風雲汐皺眉,他眸色微沉。

“風雲汐,昨夜是你如同猛虎般,強迫與我。你要敢不對我負責,我絕饒你不了你。”

昨夜,她對他……

風雲汐臉頰一陣滾燙,眼神微飄,這個男人形容的真不雅觀,她中了藥而已,怎麼就如同猛虎了?他是三歲孩子?冇法反抗嗎?

他元力是破了仙境巔峰的,在她之上,若想反抗,她絕不可能得逞。

分明就是他故意的。

風雲汐紅著臉道:“你明知我中了藥,為何不反抗?為何不帶我找醫師?京城醫師館那麼多,找個醫師幫我解毒,是輕而易舉的事吧?”

宮冥澈薄唇微勾,黑眸深似黑淵,已經猜到她會這麼說。

他對她挑眉:“知道昨晚,你有多瘋狂?在途中就拉扯我的衣袍,我如何帶你去找醫師?難道本王的一世英名,就如此斷送?”

風雲汐:“……”

強詞奪理啊!

她不記得昨晚的事了,他怎麼說都可以。

風雲汐閉上眼睛,不想看到宮冥澈那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模樣,片刻以後,她睜開眼眸,說道:“在琉璃墓,你中藥的事情,我也幫了你,現在大家扯平了。”

宮冥澈臉上的表情,凝結成霜,冷聲道:“風雲汐,你說什麼?”

她看著他動怒的表情,再次說道:“大家扯平了。”

宮冥澈黑眸危險的眯起,冷笑:“扯平?風雲汐,你還想著嫁給宮輕揚?”

風雲汐怔了怔,有些無法跟上宮冥澈腦迴路,這跟宮輕揚有什麼關係?他扯宮輕揚乾什麼?

宮冥澈突然掀開被子,起身下床。

風雲汐看著他健碩,白皙的後背,耳根子紅的快要滴血了,她轉開眼眸,看向彆處。

少頃。

宮冥澈穿好了衣袍,轉過身看到風雲汐不屑看他的表情,他黑眸一片幽冷。

“風雲汐,本王要你今天就跟宮輕揚退婚,你不準嫁給除了本王之外的任何男人,若你敢違抗,本王不介意去風雲府,讓風雲老爺子出來,給本王主持公道。”

他說完,便甩袖離開。

風雲汐愣住了,腦中不斷的迴盪著他說的話,臉頰愈發的通紅。

他這是打算不要臉了?跑到她爺爺麵前去告狀?

風雲汐太陽穴開始發疼,她揉了揉,本也冇有想嫁給宮輕揚和彆的男人,她隻想帶著睿兒兩個人過完此生,讓宮冥澈誤以為她要和宮輕揚成婚,是為了擺脫宮冥澈。

現在擺脫了個寂寞?

風雲汐又想到他離開時候傲嬌的模樣,接下來,她該怎麼辦?

她不想嫁給宮冥澈,不願意跟彆的女子,共享夫君,宮冥澈和千雪之間,和那玉香樓的花魁之間發生的事情,都是她無法接受的。

過了好一會兒。

風雲汐從床上起來,打開房門,迎來的是一個陌生的丫鬟。

“王妃,奴婢叫柳兒,是王爺安排柳兒過來伺候王妃洗漱的。”柳兒約十五歲左右,明眸皓齒,麵帶微笑的看著風雲汐。

王妃?

風雲汐這才意識到,她昨晚住的地方是天擎王府,猛然轉頭一看,房中的佈置,這不是宮冥澈的房間是個鬼?

她心臟跳的極快,都快跳出胸腔了,努力剋製,稍微好了一些後,她對柳兒道:“我不是你們王妃,我也不需要人伺候。”

柳兒聞言,臉上的笑容消失,撲通一聲跪了下來,渾身顫抖道:“王妃,您是不喜歡柳兒嗎?柳兒的工作若是完不成,王爺會狠狠的責罰柳兒。”

風雲汐皺眉,宮冥澈到底想乾什麼?

她道:“你帶我找宮冥澈,我會跟他把話說清楚。”

柳兒道:“王爺去上朝了。”

“上朝?那他幾時能回?”

“這個……奴婢不知,主子的事情,奴婢哪裡敢多問?”

“……”

風雲汐並不想柳兒太為難,隻能任由她伺候了自己,待她幫自己梳好了頭,風雲汐起身,準備離開。

柳兒又跪了下來:“王妃,早飯已經準備好,您若不吃早飯,王爺回來知曉以後,會扒了奴婢的皮。”

風雲汐:“……”

很快。

到了午後。

風雲汐吃完午飯,準備離開的時候,看到又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的柳兒,她翻了一個白眼:“是不是晚飯,你們也準備好了?我若不吃,宮冥澈回來,又會扒了你的皮?”

柳兒可憐兮兮的點了點頭。

風雲汐嘴角微抽:“你們王爺怎麼這麼多戲呢?”

柳兒:“……”

風雲汐歎氣,說道:“柳兒,你已經做的很棒了,但現在我識破了你的花招,所以不會再聽你擺佈了。”

柳兒驚恐道:“王妃,不是這樣的,王爺很凶的,他說到便會做到,求求您,救救柳兒。”

風雲汐在心裡冷笑,她要信了柳兒,就永遠都走不掉了。

她道:“抱歉。”

風雲汐想離開,柳兒根本無法攔住。

柳兒追到天擎王府外麵,風雲汐的身影不見了,她隻能回來,看到後麵的青衣。

柳兒瞪了青衣一眼:“王爺早朝的時候,就說過,讓我們用一切辦法留住王妃。我一直都在努力,你卻動也不動,王爺回府責怪起來,我會如實告訴王爺。”

青衣哼了哼:“小柳兒,你以為我怕?大不了再挨一頓罰,主子對我們從來都是嘴凶,心軟。”

柳兒:“嘖……看把你能耐的,你這句話,我也會如實的稟告王爺。”

青衣切了一聲,正色道:“柳兒,我不想留風雲汐,她配不上主子,主子為了她,甘願冒險,甘願受傷,她呢!她不僅把主子打成重傷,連藥都不捨得給主子用,若不是千雪小姐,主子現在還躺在床上呢!”

柳兒沉思了片刻:“我總覺得那千雪不是什麼好人。”

青衣掀了掀唇角:“千雪小姐不是好人,風雲汐在你眼中是好人對嗎?她對主子的那些傷害,你都視若無睹?”

柳兒皺眉:“我覺得風雲汐不似外麵那麼冷血的人。”

若她真的冷血,為何她跪下求情的時候,風雲汐冇有離開?任何一個人,都可以看出她在拖延時間,但是風雲汐一直被拖延到下午。

青衣伸手,在柳兒的腦門點了一下,不屑的說道:“你也被風雲汐的美貌迷住了吧?腦子糊塗了?”

柳兒捂住被點痛的腦門:“我纔沒有。”

風雲府。

風雲汐回到府中,便看到一群人圍在她的房前。

“你們在看什麼?”

她來到他們後麵,隨口問了一句。

眾人轉頭,看到風雲汐,他們臉上露出各種表情。

風雲汐脖子上是什麼?紅紅的一小塊?還不止一個?

風雲汐冇發現眾人的目光,而是看著地上堆成一座小山的毒物,麵色有些難看:“風雲府怎麼這麼多毒蟲,毒蜈蚣,毒蛤蟆?我得製點藥驅驅蟲。”

“孃親。”睿兒撲進風雲汐的懷中,嘟著小嘴道:“孃親,你昨天走的時候,說很快就會回來的,睿兒等了你好久,孃親都冇有回來。”

風雲汐心疼的抱起睿兒,在他臉頰親了兩口:“孃親食言了。”

睿兒小手摟住風雲汐的脖子:“孃親下次要早點回來哦!”

風雲汐點了點頭。

睿兒看到風雲汐脖子上的紅塊,指了指,說道:“孃親,你的脖子是被什麼毒蟲咬傷了?”

風雲汐怔了怔,有嗎?她昨晚跟宮冥澈一起,宮冥澈起來的時候,身上光滑白皙,冇有任何毒蟲咬傷的痕跡,她也不可能被毒蟲咬啊!

風雲汐看著眾人怪異的目光,都盯著她的脖子,猛然想到什麼?

“一個,兩個,三個……”睿兒稚嫩的聲音數道。

風雲汐急忙把睿兒交給離她最近的未歇。

她捂著脖子道:“冇錯,我昨晚被一隻很毒的蚊子咬了,孃親去房裡上藥。”

睿兒信以為真,睜大眼睛:“孃親,那隻蚊子是不是很大?吸了你很多血?”

不然的話,孃親脖子怎麼這麼大一塊紅點?

風雲汐尷尬的點頭,扶額道:“是的,孃親現在有點頭暈。”

小蝶急忙扶住風雲汐,憤怒道:“那隻蚊子實在太可惡了,如果被小蝶看到,小蝶就一掌拍死它。”

風雲汐眼神微閃。

她來到房中,看著銅鏡中的脖子,整個人都快暈過去了,好多個痕跡,都是宮冥澈那廝乾的好事,關鍵是她早上醒來毫不知情,一直晃悠到現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