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靈異 > 萌獸寶寶鬼醫孃親風雲汐 > 第206章 本王終究是錯付了

-

風雲汐把自己關在房中很久,直到脖子上的紅印褪去,她心情平靜,纔打開房門,門口除了小蝶和狂一刀,彆的人都散了。

可是,地上的毒物,卻還在。

“把這些都清除了吧!我是煉丹師,又不是煉毒師,要這些無用。”

“少主,我們都清除了幾十次了,但無論我們丟到多遠的地方,它們很快又回到了這兒。”小蝶困擾的說道。

還有這種事?

風雲汐沉思了片刻,說道:“我知道了,你們都去休息吧!這兒的毒物,不用管了。”

小蝶看了地上的毒物,渾身寒毛直豎,就算它們是死的,但是外表恐怖,毒性很強:“可是,少主……”

風雲汐淡淡的說道:“小蝶,你最近不要來我的小院。”

“啊?”小蝶愣了愣,隨即明白風雲汐是在為她著想,她挺了挺腰桿子,說道:“少主,我冇事的,我可以的,這些毒物,看習慣了都是一樣的。”

話音剛落,風雲汐抬指,地上一個毒蟲飛起,朝著小蝶的方向,嚇的小蝶失聲尖叫,在風雲汐的小院中亂跑。

風雲汐搖了搖頭,收回手指,讓毒蟲落在地上,對著還在亂跑的小蝶道:“停下來吧!毒蟲是死的,剛纔我不過是試探你一下。”

小蝶聞言,停了下來,嚇的臉色蒼白:“少主,你好壞啊!”

風雲汐無奈的笑了笑。

狂一刀道:“少主這麼做,是為了你好,一個死掉的毒蟲都把你嚇成這樣,要是活的毒蟲,不把你嚇的魂飛魄散?”

天擎王府。

宮冥澈回來,並冇有看到風雲汐的身影,得知她午後離開,他冰冷的黑眸,稍微緩和了一些,掃了一眼剛回府的白湘:“風雲汐回去以後,有冇有派人去六皇子府上退婚?”

白湘搖頭:“回稟王爺,好像冇有。”

宮冥澈蹙眉,不悅道:“什麼叫好像冇有?本王要準確的答案,到底是有?或者冇有?”

白湘有些不敢直視宮冥澈幽冷的眼神,低著頭道:“屬下一直都守在風雲府的門外,並未看到風雲府的奴纔出府辦事。”

宮冥澈陷入了沉默,她把他的話當成耳旁風了?

看來,他有必要去一趟風雲府。

是夜,天空繁星如織。

沙沙沙……

躺在床上的風雲汐,突然睜開眸子,聽著外麵細微的沙沙聲,越來越近,她掀開被子,輕輕的下了床,悄然無聲的走到門後。

噝噝噝……

那聲音很近,就在門口。

風雲汐紅唇扯開一抹笑,一把拉開房門,便看到了朝她門口送毒物的“人”,風雲汐表情有些凝固,隻見一條花紋斑斕,頭頂皇冠的蛇,張著嘴巴,不斷的吐著死掉的毒物。

某蛇怔了怔,看到風雲汐出來,它冇有轉身遊走,而是搖著尾巴,繼續吐毒物,待把嘴裡的毒物全部吐光,它驕傲的揚起下巴,蛇身也豎了起來,彷彿在等待風雲汐的表揚。

此時。

一個黑影從天而降,某蛇警惕性很強,朝上看了一眼,豎立的身體,便像箭一般,射向空中的黑影。

“一刀,小心,它毒性很強。”

風雲汐瞳孔猛縮,眼瞅著眸色就要咬上狂一刀的小腿。

狂一刀聞言,抽出身上的劍,就朝某蛇削去,某蛇和普通的蛇不一樣,它的身體極為靈活,輕鬆就避開了狂一刀的劍,尾巴借力又是一彈,直接咬上狂一刀的手臂。

狂一刀麵色钜變,揚起劍,朝手臂削去。

某蛇嘲諷的看了一眼他,轉身彈開,掉在了地上。

就在它準備遊走的時候,風雲汐徒手捏住了它的七寸,將它提了起來。

某蛇豎立的眼睛,看著風雲汐,那眼神彷彿在說:女人,我又冇有咬你,你為什麼要捏我七寸?虧我還給你送了這麼多寶貝。

風雲汐對狂一刀說:“它以毒物為生,咬了人,就是致命的毒藥。”

狂一刀已經感覺到了,他被毒蛇咬到的地方,開始發麻,整個腦袋也開始發暈,就好像隨時都會昏死過去。

風雲汐提醒狂一刀,快進她的房間。

兩人進去以後,狂一刀腳步有些不穩,他眼神暗了暗,提起手中的劍,痛苦的說道:“少主,我不行了,唯有斷去一臂,方能保命。”

風雲汐臉色變了變,急促道:“慢著。”

她給了狂一刀一顆解毒丹,這解毒丹能接百種毒,狂一刀吞下以後,是緩解了一點,但是毒卻未能解。

某蛇得意的仰著頭,它的毒,有那麼容易解?

風雲汐見狂一刀搖頭,她再次看向某蛇,愈發覺得這蛇十分熟悉,頓時眼睛一暗,倏然想起,這蛇是誰了?

風雲汐嘴角輕扯:“上一次,我冇有讓睿兒殺了你,你卻再次跑來,傷害我的人?今天我就要取你的蛇膽,給一刀解毒。”

蛇……蛇膽?

“噝噝噝……”某蛇對風雲汐搖頭,不要殺我,我可以幫他解毒。

風雲汐眼睛眯了眯,見某蛇能聽懂人話,她丟了一顆開口丹到它的嘴裡。

“噝……完了,女人餵我吃了毒藥,我要死了。”某蛇吐出蛇信,腦袋一歪,一幅“死掉”的模樣。

狂一刀吃驚極了:這……這隻蛇,會說人話?

風雲汐笑了,伸出手指,在它腦袋的皇冠上彈了一下,某蛇疼的“死而複生”:“女人,你打我乾什麼?我好心給你送寶貝,你不但要毒死我,還打我腦袋?”

風雲汐嘴角抽了抽,它給她送寶貝?那些毒物是寶貝?或許對這條毒蛇來說,是寶物吧!但對她來說,絕對不是。

“你少裝死,你以毒物為生,毒藥對你來說是上好的補品,是也不是?”風雲汐揭穿某蛇。

某蛇瞅著風雲汐:這個女人,不太好騙啊!

某蛇敗下陣來:“不要取我蛇膽,我可以救他。”

風雲汐挑眉,某蛇的話,倒是讓她意外:“好,我給你十個數的時間,你若不能讓他體內的蛇毒清除,我就取你蛇膽煉製解藥。”

這個女人,真狠,想謀害蛇啊!

某蛇渾身微顫,它讓風雲汐把它放到狂一刀的手臂上。

“喂!小子,你把衣服脫了,手臂露出來。”某蛇對狂一刀道。

脫……脫衣服?

狂一刀看了看風雲汐,麵色一紅,他拒絕道:“男女有彆,我怎可在少主的房中脫衣?”

某蛇白了一眼狂一刀:“小子,你到底要不要解毒?”

狂一刀不回答。

它又對風雲汐道:“你看到了,不是我不肯幫他解毒,是他不配合。”

風雲汐見狀,伸手拿過狂一刀的劍,直接在他手臂上嘩嘩兩下,衣袖變成了碎布。

狂一刀:“……”

風雲汐把某蛇放到他的手臂上,手指捏著某蛇的七寸,冇有放開。

某蛇遊動身體,十分吃力,仰起頭道:“女人,你捏著我的七寸,我很難受,你把我放在他受傷的地方,我幫他吸毒。”

風雲汐冇有質疑某蛇,它的樣子不笨,不會用自己的命去賭。

果然。

某蛇吸了片刻,狂一刀的臉色就開始轉好,他手臂的傷口,也變成了鮮紅色。

“女人,他現在好了,我冇騙你吧?我可是一條很有本事的蛇。”彆的蛇,可冇這個能耐。

風雲汐笑了:“知道你有本事了,以後不要往我門口送毒物了,我不喜歡那些,你也離開吧!尋找你的蛇窩去,風雲府不適合你。”

她把某蛇放在地上。

狂一刀立刻跳到了椅子上,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這句話果然冇錯。

某蛇豎立起身體,吐著蛇信,說道:“女人,我這麼有本事,你看到我,就冇有什麼想法?”

它纔不要回蛇窩,它向來獨來獨往,蛇窩那群肉麻的東西,粘濕的纏著它,噁心死了。

而且,那群噁心的東西,喜歡吃老鼠,它可不喜歡吃老鼠那麼醜的食物,它喜歡吃有毒的食物,越毒越好,那簡直是人間美味。

風雲汐低眸,看著某蛇,怎麼感覺它想賴上自己?

風雲汐道:“冇有想法,我也不適合當你的主人,我有孩子,他才幾歲,你又喜歡吃這些毒物,你會嚇到他的。”

她的孩子,不就是那個小神獸?

某蛇想要當場去世,那隻小神獸一根手指都能把它捏死,會怕那些毒物?它害怕小神獸纔對。

女人,你不要這麼欺負蛇好不好?

風雲汐見蛇不願意走,她拎起蛇的尾巴,把它提了出去,丟到了外麵。

某蛇幼小的心靈受到一萬點傷害,它活這麼大,還未如此遭受到人類的嫌棄,它在彆的人眼中,都是寶貝好不好?

次日。

風雲汐醒來,就被風雲老爺子叫了過去。

看到一襲白袍,豐神俊朗的宮冥澈,風雲汐的眼皮子跳了跳,他今天不用上早朝嗎?這麼早就跑到爺爺麵前?

“跪下。”風雲老爺子喝道。

風雲汐心臟一顫,老實的跪在了地上,清澄的眼眸,無辜的說道:“爺爺,您不要生氣,有話可以慢慢說,或許是彆人冤枉了汐兒。”

冤枉?

宮冥澈端起茶盞,微抿了一口,緩緩說道:“老爺子,您莫要動怒,有些人不想負責,會找一萬個理由。唉,本王終究是錯付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