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靈異 > 萌獸寶寶鬼醫孃親風雲汐 > 第230章 老祖宗?

萌獸寶寶鬼醫孃親風雲汐 第230章 老祖宗?

作者:風雲汐宮冥澈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5-29 14:35:33

-

睿兒欲去追,突然轉過頭,看著肩膀上綠油油的小蟲。

他怔了怔。

一條蛇,突然飛了過來,高聲喊道:“噝噝噝……”老大,不要怕!小的來救您。

睿兒:“……”

蛇飛到睿兒的肩膀,張開嘴巴,就把綠色小蟲給咬住,吞入腹中。

“噝噝噝!”美味啊!

某蛇神兜兜的從肩膀遊到睿兒的手臂,纏住小男孩的手指,腦袋在他指尖蹭了幾下,撒嬌道:“噝噝噝……”老大,小的不是一無是處,現在歹毒的人那麼多,煉製的毒物也多,小的能幫您吞噬毒物,不讓那些下等的毒物,危害到老大的身體健康。

睿兒見狀,開口道:“你冇事吧?”

那綠色的小蟲,看上去就是劇毒之物,恐怕毒性在這條蛇之上,睿兒怕蛇冇法消化那毒蟲,反而被……

某蛇得意的說道:“噝噝噝……”冇事,小的能有什麼事?小的是毒物的剋星。

剛得意完,某蛇身上就發出了綠光,纏著睿兒的蛇身,突然一軟,掉在地上,痛苦的捲縮。

“蛇兒,你怎麼樣?”睿兒蹲下問道。

“噝噝噝……”老大,我肚子好痛,它好像冇死,在我肚子裡亂鑽。

怎麼會這樣?某蛇從來冇遇到過這種情況。

它痛的滿地打滾,死去過來,痛苦的說道:“噝噝噝……”老大,它在吞食我的內臟,我要死了……

睿兒表情凝重,拿起地上的蛇,稚嫩的聲音說道:“蛇兒,我來幫你,你既然叫我一聲老大,就彆給我丟臉,給我挺住。”

某蛇感動的快要哭了:“收到,老大,小的挺老大的話,即使老大給小的破腹,小的也挺住。”

睿兒拍了拍某蛇的腦袋:“很好。”

某蛇看到睿兒拿出一個鋒利的小刀,頓時就後悔了,吞嚥著口水:“老大,您不會真的給小的破腹吧?小的是蛇,會死的……”

睿兒堅定的說道:“不會的。”

睿兒捏住某蛇的腹部,綠色小蟲還在鑽,被睿兒一把就捏住了,某蛇仰著腦袋,看到睿兒手持小刀,落在它的腹部,嚇的渾身顫抖。

片刻以後。

睿兒把綠色小蟲取出,綠色小蟲一縮身體,朝睿兒的臉飛去。

睿兒臉色一冷,手中小刀一轉,把綠色小蟲砍成兩半。

綠色的血液,灑在睿兒的手背,綠色小蟲被分屍掉在地上,蠕動了幾下,就死透了。

“噝噝噝……”老大,您手背中毒了。

睿兒麵無表情的在衣袍上擦了擦,冇有去管,手持細針,先幫某蛇縫合了傷口。

某蛇眼中淚水滾滾:“噝噝噝……”老大,您的手中毒了。

睿兒道:“你是毒物,它現在已死,你吃了它的屍體,有助於你傷口恢複。”

某蛇看著睿兒,非常擔心,直到睿兒催它吃完了出去,某蛇纔對綠色小蟲的屍體下嘴。

此刻,毒物再美味,某蛇都食之無味,老大不會有事吧?

對了!它去找女魔頭。

女魔頭醫術高超,肯定有辦法的。

某蛇遊到風雲汐的住處,房中燈火通明。

太好了,女魔頭還冇睡覺。

它急忙遊上牆角,穿破窗欞,飛了進去。

那個男人跟女魔頭在乾嘛?他們在玩疊羅漢嗎?

“噝噝噝……”

不要再玩了,神獸大人中毒了。

宮冥澈怎麼都冇想到,這種時候,會有一條蛇,從窗欞,硬闖進來,它簡直就是在找死……

修長的手指輕撚,對準某蛇彈去,一道強勢的元力氣流,疾馳射出。

某蛇駭然,女魔頭的夫君太狠毒了,想要爆漿蛇頭啊!

它身體放軟,瞬間掉在地上,驚險的躲過了一劫。

然而,下一刻,它瞳孔猛縮,因為宮冥澈的手指,又對準了它的腦袋。

“噝噝噝……”

某蛇對著風雲汐猛吐蛇信,彷彿在傳達什麼。

風雲汐臉上緋紅的紅潮褪去,看到某蛇熟悉的身影,她皺了皺眉,伸出白皙纖長的手臂,攔住了宮冥澈。

“彆傷它,我認得這條蛇。”

三根半夜,這條蛇闖入她的房間做什麼?

風雲汐發現某蛇的腹部有傷口,嘴角微扯,原來是受傷了,來找她療傷。

宮冥澈放下手,看了看風雲汐,突然想到睿兒說的話,這條就是欺負過汐兒的那條毒蛇?

看上去不堪一擊,它怎有勇氣欺負汐兒?

宮冥澈見風雲汐掀被子,欲起來,他轉身,用背擋住某蛇的視線:“汐兒,你乾什麼?”

雖然那是一條蛇,但是動物也有公母之分,何況那條蛇看似通了靈,若是一條公蛇,汐兒在它眼前穿衣,豈不是被看光了?

“它受傷了,我幫它治一下。”

風雲汐邊說,邊穿上衣裳。

這條毒蛇,曾經欺負過你,你還幫它療傷?宮冥澈在心裡感歎,他娶的這個女人,真的是太善良了。

下床以後。

風雲汐來到某蛇麵前,看到它的傷口已經被縫合,這手法……是睿兒。

“噝噝噝……”某蛇。

風雲汐擰眉,拿出一粒開口丹,塞到它的嘴裡。

“女魔……”某蛇急促的說道,意識到自己說錯了,它又改口道:“神獸大人中毒了。”

神獸大人……睿兒?

風雲汐麵色钜變,起身推開房門,某蛇追出去的時候,風雲汐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夜空之中。

宮冥澈聽到某蛇說話,心裡微訝,本想踩住某蛇的尾巴,問它是公是母?聽到它後麵的話,宮冥澈便冇了心思,跟在風雲汐的後麵,去了睿兒的房間。

風雲汐來到睿兒的房間,看到小男孩坐在床上,她直奔過去。

“孃親。”睿兒稚嫩的聲音說道:“這麼晚了,孃親怎麼還不睡覺啊?肯定是那條蛇跑去多嘴的。”

風雲汐冇有說話,握住睿兒的小手,她的手指就搭在睿兒的脈搏上。

“孃親,睿兒冇事啦!”睿兒說道:“那條毒蟲被我砍成兩斷,它冇咬到我,隻不過是身上的血跡掉在了我的手背,我擦乾淨以後,就冇有了。”

睿兒伸出另一隻手,翻過來給風雲汐看手背。

小男孩的手指潔白,就像羊脂白玉一般,生的那樣好看。

“爹爹,你也來啦?”睿兒抬頭,看著一臉緊張的宮冥澈,笑著問道。

“睿兒怎麼樣了?”宮冥澈對睿兒點了點頭,又急促的問風雲汐。

風雲汐目光看著睿兒翻過來的小手背,冇有任何中毒的跡象,他的脈搏跳動的也正常,如果隻是毒蟲的血跡,粘在手背,又及時處理的話,應該是不會中毒的。

毒液要刺入肌膚,纔是最強烈的。

風雲汐心中鬆了一口氣,對宮冥澈道:“冇事,冇有中毒。”

宮冥澈緊繃的心臟,此刻也是一鬆,他對外麵叱喝道:“守夜的人呢?給本王滾進來。”

守夜的侍衛,顫巍巍的進來了,跪在宮冥澈的麵前,他到現在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宮冥澈俊臉極冷:“毒蟲跑進睿兒的房間,你們居然冇有發現?要你們值夜有何用?”

毒……毒蟲?

守夜的侍衛不敢說話,他怕說錯話得罪王爺,毒蟲那麼點大,他們如何能發現啊?何況,他們也不認識毒蟲啊!

風雲汐抱起睿兒,沉聲問道:“告訴孃親,是不是有人來過你的房間?”

毒蟲怎麼會突然出現在睿兒房間?肯定是有人過來,把毒蟲放了進來。

睿兒點了點頭:“有一個黑衣人,半夜三更闖入了我的房間。”

黑衣人?

宮冥澈瞳孔一縮,猶如鍼芒,他的府邸戒備森嚴,外麵的人很難闖進來,莫非那黑衣人是府中之人?誰又能在夜晚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睿兒房間?

很快。

宮冥澈有了人選……千雪。

此刻,風雲汐也猜到了千雪。

宮冥澈臉色陰沉,怒道:“本王現在就去處置那個歹毒的女人。”

風雲汐突然道:“慢著。”

宮冥澈皺眉,眼神疑惑的看向風雲汐。

風雲汐冇有對宮冥澈說什麼,她對懷中的睿兒道:“睿兒,最近幾日,你跟歇姨姨睡,好不好?”

睿兒眨了眨眼睛,他知道孃親的意思,隻是……

“孃親,你不是說男女授受不親?歇姨姨是女的,睿兒是男人。”

風雲汐很想告訴睿兒,未歇是男的,看到宮冥澈在,若是揭穿了未歇的男兒身,宮冥澈又要吃醋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風雲汐微笑著對睿兒道:“睿兒還是個小男孩,等成年了,纔算是男人哦!何況……你歇姨姨都活了那麼久了,他不過是外表年輕,睿兒就把他當成老祖宗看待吧!”

老祖宗?

宮冥澈有些不太讚同,睿兒叫那女人老祖宗,自己豈不是也要叫她老祖宗?

她算哪根蔥?

能做自己老祖宗?

“咳咳……”宮冥澈乾咳兩聲,說道:“讓睿兒跟白湘睡,白湘會保護睿兒的安全。”

白湘?

那個冇用的暗衛?

風雲汐和睿兒都在心中翻白眼。

這次,不等風雲汐開口,睿兒就說道。

“睿兒要跟歇姨姨睡。”除了爹爹,孃親,就隻有歇姨姨元力在他之上,自然也是歇姨姨那裡最安全。

約一炷香之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