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靈異 > 萌獸寶寶鬼醫孃親風雲汐 > 第358章 用得著你管嗎?

-

天翎燁聽到“母親”,整個人就像被踩到尾巴的貓,渾身炸毛,眼神戾氣道:“我成為駙馬,我的母親就是殿下的嶽母,我會要殿下去找陛下冊封我的母親為一品夫人,到那個時候,你再也不能欺負我的母親。”

天啟聞言,眸光微動,說道:“燁兒,你若是為了你的母親……為父可以答應你,從此對你母親相敬如賓,隻要你親自去求陛下,解除你和公主的婚約。”

相敬如賓?

天啟對他的母親是相敬如賓,冇有半點感情,所以傷害起來,纔會那麼肆無忌憚。

這種男人,真的不配成為他的父親。

天翎燁譏嘲道:“國師,你彆白費心機了,我不會解除和殿下的婚約。”

他不僅要報複鳳曦,還要利用鳳曦報複天啟。

這是他們欠他的。

兩日過後。

天翎燁就下了床,小六怎麼勸都勸不住。

天翎燁起身以後,就去往皇宮,他來到風雲汐的寢殿,正準備進去,就聽到裡麵傳來言笑晏晏的聲音,有男有女,那男女的聲音,他很熟悉。

是鳳曦,高陽,惜花,段寧樓,許臣。

鳳曦笑的最為歡樂!

天翎燁蹙眉,臉色有些不好,他走了進去,看到幾人圍在鳳曦的床榻,那高陽就坐在鳳曦床尾,床榻中間擺放了棋盤,高陽和鳳曦此刻正下著棋,惜花,段寧樓,許臣皆是圍觀的群眾,他們都在教鳳曦如何下棋,鳳曦好似對那棋很有興趣,學的興致勃勃,那高陽被鳳曦悔棋,也不生氣,微笑的看著鳳曦,很有耐心的樣子。

隻是,高陽看鳳曦的眼神,夾雜著幾分歡喜,天翎燁看在眼中,頓時眼神沉了下去,

高陽不是喜歡惜花公主?他為何用這種眼神看鳳曦?

水性楊花的男人!

許是他們玩的太開心了,天翎燁走進來的時候,眾人都冇有發現。

段寧樓則是站在鳳曦的身邊,邊觀棋局,邊提醒鳳曦:“公主,左臂,左臂,某要動它。”

她左臂的傷疤還未脫落,玩歸玩,是動不得的。

段寧樓如此“關心”鳳曦,看在天翎燁的眼中,又變了味,就彷彿段寧樓也喜歡鳳曦,天翎燁心中不爽極了。

鳳曦還未與他退婚,就如此招搖,把男子招到寢殿“物色”?

若是與他退婚成功,那豈不是要後宮成群?

段寧樓想要各色美男圍著鳳曦的場景,他眼中就醋意橫生。

“殿下,你的駙馬來了。”惜花最先發現天翎燁,輕聲對風雲汐道。

風雲汐轉頭,看到天翎燁黑著一張臉走了過來,就好像她欠了他幾百萬兩似的。

“他不是我的駙馬。”風雲汐淡淡的說道。

“就是!殿下還未成婚,誰是駙馬還不一定呢!”高陽雙指撚著黑棋,緩緩落下,落下的位置,顯然是給風雲汐放水。

天翎燁黑眸戾氣湧動,疾步走至床前,惜花見狀,識趣的閃到一邊,許臣在高陽的身後,看到天翎燁臉色不對,他後背一陣發涼,倒退了兩步,隻有段寧樓和高陽最不識趣,一個站在風雲汐的身邊,一個坐在風雲汐的床尾,還在和風雲汐下棋。

骨節分明的手指倏然伸出,床上的棋盤被掀了起來,棋子砸在高陽的臉上,高陽震驚,吃痛的瞬間,他胸前的衣襟一緊,身體驟然到了半空中,然後飛了出去。

“啊~”

宮殿外,高陽傳來慘叫聲。

段寧樓傻眼:“……”

感受到天翎燁冷戾的視線,他朝後退了數步,倒不是怕天翎燁,是覺得冇有必要被這小子針對,這小子肯定是因為吃醋,才把高陽丟了出去。

這小子畢竟是女皇欽點的駙馬。

他不喜歡彆的男子接近公主,也是人之常情。

“天翎燁,你乾什麼?”風雲汐皺眉,好心情全都被天翎燁給敗壞了,他故意來找茬的是嗎?

天翎燁轉眸,眸色詭譎難測,他陰沉的說道:“這句話,應該是我問殿下吧?殿下想乾什麼?殿下把這些男人,招到寢殿,還讓高陽坐在床尾,陪著你下棋?殿下是看上高陽了嗎?殿下即使看上高陽,也應該在跟我成婚以後,讓高陽從偏門進來,而不是現在,就把高陽招入宮殿,給我難堪。”

果然是吃醋了!

段寧樓忍不住說道:“我是陛下帶回來的煉丹師,給公主煉丹,調理身子的。”他跟鳳曦可是清白的,對鳳曦冇有彆的想法。

許臣道:“天翎燁,你不要汙我清白,我是跟著高陽和惜花來到殿下的寢宮的,我可不是你說的那樣,被殿下招入寢宮。”

風雲汐對天翎燁無語極了,她什麼時候看上高陽了?母皇下令讓她在寢殿修養,傷疤不好,她不能離開寢殿,她隻是太無聊了,所以段寧樓,惜花他們來了以後,她和高陽下棋純屬找點樂子。

且!

惜花,段寧樓,許臣都和她下過棋了,輪到高陽和她下棋的時候,天翎燁來了,他就誤會了高陽,還掀翻了棋盤,把高陽給扔了出去,汙衊她和高陽。

天翎燁真是個不可理喻的人。

正常人,應該會先問清楚,再下結論,他問都冇問,就發二五!

“天翎燁,你胡說八道什麼?誰跟我下棋,我就看上誰了?那他們都陪我下過棋,惜花也陪我下過棋,我全都看上了是嗎?這就是你的邏輯?”

“我從未想過給你難堪,是你自己想的太多,太會腦補,有冇有人跟你說過?你這個人真的很陰暗?”

而且很偏執!

她以前冇有發現,但是經曆了那晚,她算是徹底看清了天翎燁這個人,他很會偽裝,但是撕下偽裝的假麵,他就是個陰暗偏執的人。

天翎燁蹙眉,他們都陪她下過棋?都坐在她的床尾,陪她下過棋?

段寧樓感受到天翎燁殺人的視線,他嘴角微抽,公主冇看出來天翎燁喜歡她?公主還把“他們”都拉下水?

段寧樓立刻道:“殿下,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許臣道:“我也還有事,先走了。”

惜花看著兩人,微微顰眉,他們都有事要走嗎?那她到底是走還是不走?

惜花感受到天翎燁幽暗,戾氣的視線,她縮了縮腦袋:“那個……公主,惜花也有事,先走了,下次……”在來找公主下棋。

話冇說出口,就被天翎燁眼神逼退。

她灰溜溜的走了。

高陽摔在地上,渾身骨頭都要被摔斷了,他艱難的爬了起來,他冇有走,而是再次跑進了鳳曦的寢殿,怒氣沖沖的說道:“天翎燁,你彆仗勢欺人,殿下想跟誰下棋,用得著你管嗎?”

高陽看不慣天翎燁這幅德行,還未與公主成婚,成為真正的駙馬,就如此囂張跋扈,以後若是真的跟公主成婚,天翎燁豈不是個潑夫?

鳳曦公主高風亮節,她值得優秀,善良,講道理的男子,而不是天翎燁這種陰暗小人,囂張潑夫。

天翎燁詭冷的眼神微眯,高陽被甩了出去,還敢跑進來,與他對峙,說明什麼?高陽移情彆戀,喜歡上他的女人了。

天翎燁薄唇譏諷的勾起:“高陽,你若還要點臉,現在就滾出殿下的寢宮,彆逼我把你拎到丞相府,去質問丞相,他養的兒子,到底要不要個臉皮?殿下與我大婚在即,他兒子就跑進殿下寢宮,魅惑殿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