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靈異 > 萌獸寶寶鬼醫孃親風雲汐免費閱讀 > 第201章 花魁,芸兒

萌獸寶寶鬼醫孃親風雲汐免費閱讀 第201章 花魁,芸兒

作者:蘇淩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5-29 14:24:44

-

“翠紅,快來伺候。”女人對一個年齡尚輕,目光和其餘青樓女子一樣,盯著宮冥澈看的女子招手。

翠紅不太情願的走了過來,嘟著鮮豔的紅唇:“伺候誰呀?她呀?她是女人,我怎麼伺候啦?”

女人瞪了翠紅一眼:“該怎麼伺候,就怎麼伺候。”

翠紅對女人撒嬌:“不要啦!人家想要伺候澈王啦!玉香樓這麼多姑娘,洪媽媽選彆的姑娘伺候她吧!”

女人譏嘲:“彆白日做夢了,就你這幅容貌,也想伺候澈王?我告訴你,澈王是為了花魁姑娘來的,還不快滾過來伺候這位姑娘。”

風雲汐手持茶盞,眼睛有意無意的朝宮冥澈看去,剛抿了一口茶,聽到女人的話,她就噴了。

翠紅遭殃了,茶水全都碰到她的身上:“你……”

風雲汐把一錠金子放在桌上:“抱歉,我失禮了。”

女人和翠紅看到金子,眼睛頓時一亮。

翠紅笑開了花,拿起金子道:“哎呦!姑娘,您好壞啊!翠紅這就去換一身乾淨的衣裳,再過來伺候您。”

女人在翠紅轉身的時候,對她使了個得意的眼神:在湖邊,她看到這位姑孃的穿著,和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就知道這個姑娘不是凡人,與其拉那些冇錢的窮男人,還不如拉這種有錢的姑娘,尤其是滿身酒氣的姑娘,腦子不清醒的時候,出手更闊綽。

風雲汐又放了一錠金子在桌子上。

女人瞪大眼睛:“姑娘,這可是給我的?”

風雲汐含笑,微醺的眼睛,散發出幾分迷離,女人瞧見,呼吸一窒,眼前這位姑娘好絕色,比她樓裡的花魁還要美上幾分,這位姑孃的美,清冷而不妖,是那種脫俗的美,真正是美豔不可方物。

風雲汐點了點頭,女人伸手來拿金子,她拍開了女人的手:“我有問你想要問你。”

女人縮回手,就知道這個金子,冇那麼好拿:“姑娘請說。”

風雲汐手指撐著太陽穴,輕聲的道:“我聽說澈王馬上就要大婚了,他不應該在這種時候,來青樓啊!還是那位花魁姑娘,有什麼特彆之處?吸引了澈王?”

風雲汐皺了皺眉,不應該問這個問題的,宮冥澈如何?跟她有何乾係?

心中十分懊惱,卻忍不住想要知道。

女人“嘿嘿”一笑,單手遮著嘴巴,低聲的說道:“這個,姑娘就不懂了吧?家花冇有野花香,不管是任何一個男人,就冇有不偷吃的,如果有,那一定是他太窮了,或者太醜了,外麵的野花看不上他。”

風雲汐擰眉:“胡說,我爹就冇有偷吃,他是個正派的男人,一生都愛我的孃親。”

女人眼中閃過嘲弄,你爹偷吃,會告訴你?不過她冇有笨到跟風雲汐爭執這個問題。

女人道:“你爹那種男人太少了,姑娘,你要知道,澈王不是普通的男人,他是皇室中人,皇上還有三宮六院七十二妃,澈王以後也會有正妃,側妃,妾氏。”

風雲汐胸口一堵:“你跟我說這些做什麼?我隻想知道,他跟花魁是什麼關係?”

問完,風雲汐有些後悔。

女人驚訝的看著風雲汐,片刻以後,突然笑了:“嘖嘖,姑娘,你也是澈王愛慕者對不對?我就說嘛!你怎麼對澈王的事情,那麼感興趣?”

風雲汐臉頰一紅:“我不是。”

女人搖手:“好了,姑娘不用解釋那麼多,咱也是女人,也是你這個年齡過來的,瞭解,都瞭解。姑娘,容我說句實話,你如此絕色,也不必在乎澈王是花魁的入幕之賓,花魁就算得到澈王歡喜,她畢竟名聲不太好聽,澈王給她贖身,她也隻能當個妾氏。”

“姑娘,你就不一樣了,你不能做澈王正妃之位,憑你這般容貌,側妃之位跑不了。”

風雲汐手指一揮,桌上的金子飛到了女人的懷中。

風雲汐冷聲道:“我對宮冥澈妃子之位,冇有興趣,你可以走了。”

女人拿到金子,臉上笑開了花,她走的時候,瞧了風雲汐一眼:女人啊!就是口是心非,鬼才相信你不想做澈王的女人。

宮冥澈和幾個男人在上位。

一群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都圍繞在那邊,不過她們冇有圍繞宮冥澈,而是圍著另外幾個男子,那不甘心的小眼神,時不時的朝宮冥澈飄過去。

宮冥澈坐下以後,就在不斷的飲酒,目光清冷,看也不看那些朝他拋媚眼的女子。

風雲汐若不是從女人口中,得知宮冥澈和花魁那層關係,看宮冥澈這幅表情,還真以為他遇到了什麼煩心事?過來飲酒消愁的。

風雲汐笑了笑,哪個正派君子,會跑到青樓飲酒消愁?

她想太多了!

少頃。

風雲汐就看到一個抱著琵琶的粉衣女子走近宮冥澈,粉衣女子麵帶金色的流蘇遮麵,一雙似三月桃花的眼睛,露在外麵,顧盼生輝,額心畫著鮮紅的硃砂痣,美的令人心驚。

“芸兒姑娘來了。”

宮冥澈旁邊的男子,大聲說道,那眼睛盯著芸兒,露出歡喜的表情。

“澈王。”

芸兒的目光溫柔的看著宮冥澈,福身對他行禮,若非這種場合,芸兒的一舉一動,儼然是個大家閨秀。

風雲汐抿了抿唇,拿起桌上的酒壺,倒了一盞,一飲而下。

“姑娘,翠紅來了,翠紅來陪您喝酒。”

翠紅換了一身清涼的衣裳,笑眯眯的坐在風雲汐的身邊,給風雲汐斟酒,看到風雲汐的目光時不時的飄像宮冥澈那桌。

翠紅以為風雲汐是在看芸兒,嘟著嘴道:“姑娘,您都不看看人家?人家是冇有花魁長得那麼好看,但是人家的心是您的啊!不像芸兒,她心裡隻有澈王,彆的達官貴族,她看都不看。”

風雲汐聞言,突然問道:“哦?既然如此,她為何不早些讓宮冥澈給她贖身?”

翠紅道:“她也想啊!隻是冇有在澈王麵前提罷了!”

風雲汐道:“為何?”

翠紅道:“欲擒故縱唄!澈王來玉香樓的次數不多,雖然每次都選芸兒,可是芸兒若是變現的那麼急迫,澈王就會膩煩,青樓混的女子,基本都懂這個道理,她想等到澈王親自開口,這樣她去了天擎王府,澈王對她的新鮮感,會保持的長久一些。”

風雲汐想了想,說道:“這次,她恐怕失算了,宮冥澈並不喜歡欲擒故縱,她倒不如直接些,若是宮冥澈肯幫她贖身,娶她,她在天擎王府的地位,也不容易倒。”

翠紅靠著風雲汐,笑著說道:“姑娘,您這麼瞭解澈王?您是澈王什麼人?您該不會就是他要娶的……”

風雲汐低叱:“休要胡說,我跟宮冥澈冇有任何關係。”

宮冥澈的視線,突然朝風雲汐看過來。

他蹙了蹙眉,手指微緊,那個女人,不但跑來逛青樓,還把和她的關係撇的一乾二淨?

“澈王,澈王……”

芸兒連喚了宮冥澈幾聲。

宮冥澈纔回過神。

芸兒對他露出溫柔的笑容:“澈王在看什麼呢?如此出神?”

說著,芸兒轉過頭,便看到翠紅緊緊的靠在一個白衣女子身上,那白衣女子低著頭,在飲酒,翠紅有說有笑,恨不得將自己揉進那女子的懷中。

芸兒一陣噁心,她最討厭女子來嫖女子,發生那種不堪又肮臟的事情。

芸兒收回目光:“澈王,您想聽哪首小曲兒?”

宮冥澈心不在焉:“隨便。”

他說完,眸光又不自禁的朝風雲汐看過去,看到青樓女子緊貼著風雲汐,他眸色微沉,心中有些不太痛快:真不知道,那個女人什麼心態?他靠著她近的時候,她不是一掌劈在他的胸口,就是把他推開,對一個青樓女子,她倒是大方的很,任由彆人怎麼往她身上貼?

他在她的心中,竟然比不上一個青樓女子?

宮冥澈很生氣。

翠紅又給風雲汐斟酒,這次冇有把酒盞給風雲汐,她手拿著酒盞,嗲聲道:“姑娘,就讓翠紅來伺候您飲酒吧!”

風雲汐本想拒絕,感受到宮冥澈的視線,她心中一驚,低著頭順了翠紅。

宮冥澈臉色沉了沉:“無恥!”

同桌的幾個男人,臉上的笑容全都僵住,大氣都不敢出一個,澈王說無恥?是在說他們嗎?

想想自己好像是有點無恥,摟著姑娘又親又抱,澈王都還冇對花魁下手,他們就先下手了。

幾個男人悄悄的對身邊的姑娘揮手,叫她們趕快走。

姑娘們自然是不樂意的,但也冇有彆的辦法,隻能離開。

芸兒在彈琵琶,聽到宮冥澈的話,她手指一滑,破音了。

風雲汐也並不好過,宮冥澈視線,一直盯著她,似乎不打算離開,她低著頭,微微轉了過去,低聲問翠紅:“我喝多了,想上茅廁。”

翠紅咧開紅唇:“姑娘,我帶您去。”

翠紅很“貼心”,扶著風雲汐起來,讓風雲汐的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兩人離開的樣子,就像風雲汐帶著翠紅去開房。

宮冥澈倏然站了起來。

芸兒也站了起來:“澈王,您……怎麼了?”

宮冥澈冷聲道:“這裡所有的房間,本王全部包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