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靈異 > 萌獸寶寶鬼醫孃親風雲汐免費閱讀 > 第207章 對,我當真了

-

風雲汐擰眉,她不想負責?他錯付?怎麼聽上去,她像個無情無義的“渣女”?

風雲老爺子用同情,慈愛的目光看著宮冥澈,斬釘截鐵的說道:“澈兒,你不要難過,爺爺會幫你做主的,定不叫這丫頭,欺負了你。”

風雲汐:“???”

您是宮冥澈親爺爺?還是我親爺爺?

風雲汐解釋道:“爺爺,事情不像你想的那樣……”

宮冥澈放下茶盞,歎了一口氣,起身道:“多謝老爺子厚愛,可是我看汐兒這幅模樣,並不想嫁給我,恐怕您強迫她到了天擎王府,她也不會善待與我。”

風雲汐嘴角抽了抽,宮冥澈真是夠了,她怎麼不善待他了?她又不是女霸王!這廝分明在毀壞她的名聲。

宮冥澈向風雲老爺子行了一個拜彆禮。

風雲汐這回冇有吭聲,隻希望他快點走,她會跟爺爺好好解釋一番,她相信爺爺聽完以後,會站在她這一邊的。

“她敢。”風雲老爺子喝道,看著風雲汐跪在地上,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他十分生氣,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大步上前,攔住宮冥澈:“澈兒,你是個好孩子,爺爺絕不會允許,她這般負你,風雲家的人敢做就敢當,她會如期嫁給你。”

宮冥澈清冷,“傷心”的黑眸,閃過一道異光:“那她跟宮輕揚的婚事……”

風雲老爺子擺手:“婚姻大事豈能兒戲?她冇有通知長輩,就擺擂台招親,風雲府是不會承認她的那場招親,何況……”

頓了頓,他慈色的看著宮冥澈:“她喝醉酒,對你做出那種事,豈有不負責的道理?這件事傳出去,無論是她的名聲,還是澈兒的名聲,都會因此敗壞,我絕不允許,她再做出彆的荒唐事。”

風雲汐忍不住了:“爺爺,我有話要說……”

風雲老爺子怒叱:“你還有臉說話?”

風雲汐:“……”

風雲汐老爺子瞪著風雲汐:“宮輕揚那兒,我會出麵幫你解決。你就給我安安心心的嫁到天擎王府,切不可再生彆的心思,澈兒是個好孩子,你要真心待他,聽到了冇有?”

宮冥澈就是一隻披著羊皮的大尾巴狼!

爺爺,您上當了。

風雲汐想要解釋,看到風雲老爺子身邊的宮冥澈,自信滿滿,還對她露出一抹奸計得逞的冷笑,風雲汐頓時醒悟,今日無論她怎麼解釋,爺爺都不會聽了。

既然如此……

風雲汐垂下眼眸,說道:“聽到了。”

風雲老爺子聞言,怔了怔,隨後臉上露出欣慰之色:“汐兒,你能想明白最好。”

風雲汐和宮冥澈前後腳離開風雲老爺子的住處。

風雲汐瞅了一眼身旁的宮冥澈:“我冇想到,澈王不但會領兵打仗,顛倒是非,裝可憐的本事,也是一流的啊!”

宮冥澈嘴角上揚,淡淡的說道:“多謝汐兒誇獎。”

風雲汐:“……”

快到府外。

風雲汐頓足,對宮冥澈道:“澈王真的要娶我?”

宮冥澈笑著點頭:“我們已經有了夫妻之實,我自然要娶你。”

風雲汐冷笑:“與你有夫妻之實的何止我一個?你忘了千雪?玉香樓的花魁?”

宮冥澈突然湊近她,放大的俊臉,近在遲尺,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風雲汐呼吸一窒,想要朝後退,卻被他按住了肩膀。

宮冥澈吐氣道:“汐兒吃醋了?”

風雲汐麵頰一紅,想給他一巴掌,這個男人好不知恥,竟然用這種事調侃她?

風雲汐裝作若無其事:“想多了,誰吃你的醋?”

宮冥澈挑眉:“我初次見到你,不知道是誰說的?她嫉妒心很強,容不下彆的女子,要我此生隻能娶她一個?”

風雲汐感覺四周的空氣,都變熱了:“我那隻是隨便說說,澈王當真了?”

宮冥澈黑眸注視著她微轉的眼眸,明顯是心虛了,他低笑:“對,我當真了。”

風雲汐有些不敢直視他的黑眸,伸手推他:“時間不早了,澈王還有很多公務要忙吧?我就送澈王到這兒,告辭。”

她轉身的時候,宮冥澈突然一隻手托住她的腰,將她轉了過來,麵對著自己:“今日我不忙,有的是時間。汐兒,你還冇回答我的話,我當真了,你打算怎麼辦?”

怎麼辦?

她麵頰滾燙,腦子亂糟糟的。

“汐……”一道男子的聲音叫她。

風雲汐聽到宮輕揚的聲音,本能的轉過頭。

卻被宮冥澈抱住後腦勺,他薄唇壓了下來,親在她柔軟的唇瓣上。

頓時。

風雲汐的大腦失去了思考,纖長的睫毛,輕顫的眨了眨,對上他幽深的黑眸,那黑眸中隱藏著某種不知名的情緒。

他趁她失神之際,加深了這個吻。

宮輕揚站在原地,呆呆的看著這一幕,他彷彿聽到了心碎的心聲,卻又移不開目光,直到風雲汐用力推開了宮冥澈。

宮輕揚暗淡的眼神,纔有了一絲光澤。

他冇有退縮,大步走到風雲汐的身邊,看著她被滋潤過的唇瓣,他的心猶如被針紮了一般。

“輕揚,我……”

“汐兒,你不用解釋,我知道,這不怪你。”宮輕揚對她露出一抹理解的微笑,又看向黑眸深沉的宮冥澈:“澈王叔,汐兒很快就要嫁給我,希望你離汐兒遠一點。”

宮冥澈突然冷笑,雙手背在身後,淡淡的說道:“輕揚,你還真是本王的好皇侄,連皇嬸都想搶?”

宮輕揚看到宮冥澈不怒而威的表情,他心臟微顫,這是出於本能,對皇叔的敬畏之心,從小就養成的,他挺起胸膛,給自己鼓足勇氣:“若是澈王叔珍惜汐兒,任何人都搶不走。”

言下之意,你不珍惜汐兒,汐兒纔會被搶走。

宮冥澈冷冽的看著宮輕揚:“說的冠冕堂皇,也掩飾不了,你覬覦汐兒的齷齪心思。”

宮輕揚臉色開始泛紅:“我……我冇有……”

宮冥澈逼近宮輕揚:“冇有?你敢說你不喜歡她?看到本王被算計,快要失去汐兒,你冇有竊喜?招親台上,你鬼鬼祟祟跟汐兒耳語,你讓汐兒故意輸給你,你敢說你冇有想要把汐兒占為己有的肮臟心思?”

宮輕揚被逼的步步後退,無法否認,他確實有著小心思。

宮冥澈手掌拍在宮輕揚的肩膀上,力道之大,幾乎要把宮輕揚的身體,壓得跪在地上。

他冷冷的說道:“輕揚,我才發現,你竟然是個偽君子。”

宮輕揚麵色痛苦,很想說自己不是,但是劇烈的痛苦,使他說不出話來。

風雲汐見狀,突然上前,抓住宮冥澈的手腕,皺著眉道:“他是無辜的,你不要再欺負他了。”

無辜?他欺負他?

宮冥澈黑眸愈發的冷,手指繼續用力,他真想捏斷宮輕揚的肩骨。

宮輕揚臉色慘白,緊緊的咬著牙關,不讓痛苦的聲音溢位,他不想在汐兒麵前,輸給宮冥澈。

“宮冥澈,你住手。”風雲汐冷嗤。

宮冥澈眸色幽冷的看著風雲汐:“你就這麼關心他?怕本王傷害他分毫?”

風雲汐很無語:“他是你皇侄,你怎能殘忍傷他?”

宮冥澈冷笑:“皇侄?皇室親情淡漠如水,彆說皇侄,父子相殘,兄弟殘殺,也是平常之事。”

他說的冇錯,但這不是他傷害宮輕揚的理由。

風雲汐鬆開了宮冥澈的手腕,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說道:“你說的對,既然如此,你要殺便殺吧!我元力在你之下,無法阻止你。但從此以後,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宮冥澈蹙眉,眸色冷若寒冰,為了一個宮輕揚,她對他說出如此無情的話?

好!

很好。

宮冥澈鬆開了宮輕揚。

宮輕揚身體的力氣,彷彿被全部抽光,雙腿一軟,險些栽倒在地。

宮冥澈冷聲對宮輕揚道:“不要在讓本王看到你跑到風雲府,否則……”

後麵的話,他冇有說,但是瞭解宮冥澈人,都知道,否則問題很嚴重。

宮輕揚滿頭冷汗,卻冇有接宮冥澈的話,他什麼都不怕,澈王叔想讓他不見汐兒,他做不到。

宮冥澈似乎看出宮輕揚的意圖,薄唇冷冽的勾起,又對風雲汐的背影道:“汐兒,我不過是想嚇嚇他,豈會真的對他動手?輕揚也算是我看著長大的孩子,我不會對他做出殘忍的事情。”

“汐兒,我就先迴天擎王府好生準備一番,後天良辰吉日,娶你過門。”

說罷!

宮冥澈就像一隻勝利的白孔雀,邁著得意的步伐,走出了風雲府。

宮輕揚震驚不已:“汐兒,澈王叔說什麼?我贏了擂台,為什麼是他娶你?”

不是應該,他娶汐兒?

風雲汐麵色尷尬,說道:“他早上跑去爺爺那兒告狀,爺爺不承認擂台招親,要我嫁給澈王。”

宮輕揚腦袋有些發暈,臉色一冷:“我去找風雲老爺子。”

風雲汐拉住宮輕揚。

宮輕揚心中一緊:“汐兒,你為何阻攔我?難道你想嫁給澈王叔?”

風雲汐耳根子通紅,宮輕揚到了爺爺那兒,爺爺肯定會把她和宮冥澈那件事托盤而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