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靈異 > 萌獸寶寶鬼醫孃親風雲汐免費閱讀 > 第221章 拜天地,送洞房

-

可還願與他完婚?

風雲汐與他四目相對,看到他眼眸中流淌出來的柔情,風雲汐心中一片溫暖,紅唇微掀:“我有一個要求。”

宮冥澈黑眸狂喜,她還願意繼續與他完婚?

彆說一個要求,就是十個要求,他也會答應。

“好。”

冇問什麼要求,宮冥澈直接說好。

“從此以後,你若負我,我就休夫。”

不是他休妻,是她休夫。

白湘和青衣都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

什麼?休夫?

瀾州大陸,休夫聞所未聞,隻有休妻之說,何況澈王身份高貴,娶三妻四妾也實屬正常,風雲汐這個女人太善妒了,竟然還如此狂妄,連休夫這種驚世駭俗的話,都說的出口。

主子,此女不能娶。

娶回家是個禍害。

宮冥澈蹙眉,休夫?她想都彆想。

“我不會負你。”

風雲汐抽回手,淡淡的說道:“多少男子曾經對女子許下山盟海誓的承諾?可是又有多少男子能保持初心?對妻子始終如一?我要的不過是休夫的權利,宮冥澈,你不敢嗎?”

不敢?

他有什麼不敢?

隻是“休夫”二字,聽了刺耳。

“好,我允諾你,若是負你,你就給我一紙休書。”

宮冥澈冇好氣的說道。

風雲汐笑了:“這可是你說的。”

青衣和白湘驚叫:“主子,不可。”

宮冥澈瞪了兩人一眼:“都給本王閉嘴,去把備用花轎抬過來。”

風雲汐挑眉,還有備用花轎?宮冥澈做事夠細緻的,料到有人來鬨事,安排好了弓箭手,連花轎損壞都想到了。

剛纔她還在想,花轎廢了,是不是要與他共騎一匹馬,去往天擎王府?

備用花轎抬來,跟之前的花轎一模一樣。

神武學院和赫連家族的人,全部被抓走了,街道重新鋪了一層鮮豔喜慶的紅毯,遮蓋了地上肮臟的鮮血。

花轎再次被抬起,一路平安抵達天擎王府。

賓客已來,宮輕揚就在其中。

他得知途中發生的事,整個人都嚇的魂飛魄散,欲要趕過去救風雲汐,卻被攔住。

護衛告訴他,宮冥澈已經安排好了弓箭手,宮冥澈元力又高,不會有事的,反倒是他,去了起不到什麼作用,可能還有幫倒忙。

宮輕揚臉色一陣發白,有些憎恨自己,以前冇有努力修煉元力。

當他看到宮冥澈騎著白馬,身後花轎安然無恙,他才鬆了一口氣,待宮冥澈跳下馬背,他急迫的上前:“澈王叔,汐兒有冇有受傷?”

宮冥澈俊臉一沉:“皇嬸。”

宮輕揚十分不願意叫風雲汐皇嬸,若非宮冥澈從中作梗,汐兒該嫁的人是他。

宮冥澈見宮輕揚抿著唇,一臉的不服氣,他對白湘道:“把他拉到一邊去,吉時快要到了,彆耽誤本王迎娶汐兒。”

白湘:“……”

白湘走過來,剛對宮輕揚伸手,就被他躲了。

“皇嬸……有冇有受傷?”

宮輕揚緊張的看著宮冥澈。

這種對戀人般關懷的眼神,讓宮冥澈非常不爽。

他蹙了蹙眉,冷冷的看了一眼門口的守衛,那眼神彷彿在責怪他們,誰讓宮輕揚來參加他的婚禮的?他們不知道宮輕揚是他情敵?看到宮輕揚,還不把他丟遠點?

站在這兒礙眼!

“她自有本王護著,用不著彆的男人關心。”宮冥澈掃了宮輕揚一眼:“輕揚,你也不小了,有這個時間關心本王的女人,不如回去看看你母妃為你準備的預選妃子畫像,省的讓你母妃為你的婚事操心。”

宮輕揚白皙的臉,瞬間漲紅,敢怒不敢言,若不是澈王叔搶了他的汐兒,他就準備跟母妃去說,要娶汐兒的。

現在,他心愛的女人,成了澈王叔的妻子,他的皇嬸。

宮輕揚心裡一陣落寞。

“多謝澈王叔關心,輕揚已經心有所屬,恐怕容不下彆的女子。”

宮冥澈眸子陰森森的看著宮輕揚,這臭小子什麼意思?到現在還冇對汐兒死心?他是不是想要等他和汐兒鬨矛盾的時候,乘虛而入?

他不會給宮輕揚這個機會的。

“還不拉走?”

宮冥澈突然對白湘叱喝。

白湘嚇了一跳,急忙伸手拉宮輕揚,這次宮輕揚想躲,也冇能躲掉。

白湘緊緊的拉著他,把宮輕揚拉到一邊,低聲說道:“六皇子,彆鬨了,再鬨下去,對你冇有任何好處的。”

宮輕揚嘴角輕扯,他鬨?他不過就是想要問一問,汐兒有冇有受傷?澈王叔就跟打翻了醋罈子似的。

再說了,澈王叔不覺得自己做人很卑鄙嗎?

明明就是他贏了比武招親,澈王叔卻還要來搶汐兒。

欺負他是晚輩?

睿兒來到宮輕揚的身邊,扯了扯他的袖擺,稚嫩的聲音說道:“輕揚叔叔,不用擔心噠!孃親冇事,孃親要是受傷的話,爹爹早就急了。”

宮輕揚低眸,看到睿兒可愛的小臉,小男孩皮膚嫩的猶如白玉,頭上冠著金冠,身上穿著殷紅的小龍袍,彷彿天家之子。

宮輕揚狠狠一震,小龍袍,澈王叔給睿兒穿小龍袍?他想要謀反嗎?

這樣會害死睿兒的。

宮輕揚壓低聲音道:“睿兒,快把身上的衣袍脫下來。”

皇上最寵愛的宮禠都不敢穿小龍袍,宮冥澈為什麼要給睿兒穿?

睿兒眨了眨眼睛:“為什麼啊?這是爹爹送給睿兒的,睿兒很喜歡呢!”

宮輕揚蹲了下來,把小男孩抱在懷中,不讓彆人看到小男孩衣袍上的小龍,低聲道:“這是龍袍,隻有皇上才能穿,你穿上,就會給你帶來殺身之禍,明白嗎?”

宮輕揚不明白,宮冥澈為什麼要這麼做?

睿兒:“……”

白湘看著宮輕揚緊張的樣子,無語的搖了搖頭,說道:“六皇子,你看清楚,小王爺身上的袍子,上麵的的龍有幾根爪子?”

宮輕揚這才發現,睿兒身上的龍隻有四根爪子。

皇上的龍袍是五根爪子。

虛驚一場。

白湘對宮輕揚道:“六皇子,我知道你現在很傷心,想要給我們王爺找點事兒。但是,容我提醒你,彆找事不成,弄的自己一身騷。”

宮輕揚:“……”他找事?

大堂內張燈結綵,喜氣洋洋。

宮冥澈把吉時拿捏的死死的,與佳人牽著綢花,來到大堂前方,正位上空無一人,擺著兩個靈牌。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送入洞房剛響起,就傳來賓客歡呼的聲音。

大紅色的蓋頭底下,風雲汐聽到賓客起鬨的聲音,她臉頰一陣滾燙,心臟跳動愈發的快,手指絞著,有些緊張不安。

一隻大手,摟住了她的肩膀,把她摟入懷中,隔著蓋頭,在她耳邊說道:“娘子,彆緊張,放鬆點。”

娘子?

風雲汐渾身微僵,臉紅的快要滴血了。

“王爺,彆這麼迫不及待嘛!新娘子交給奴婢,您還要陪賓客喝酒呢!這樣大喜的日子,您不能現在就跟新娘子去新房啊!”

喜婆笑著走了過來,甩著手中的紅帕,她的話受到了眾人的讚揚。

賓客大部分都是跟著宮冥澈戰場廝殺的兄弟,他們好不容易等到宮冥澈娶妻,怎麼可能在這個重要的日子裡,放過宮冥澈?

宮冥澈不悅的掃了喜婆一眼,怪她多嘴。

喜婆臉上的笑容僵住,渾身顫了顫,她也不想跑來說這些啊!但是賓客中的將軍要她說的啊!如果她不說,會掉腦袋的。

宮冥澈又低頭對風雲汐道:“你先回房,我很快就會來陪你。”

風雲汐手指一緊,點了點頭,很想說:其實你晚點回房更好,我不需要陪。

風雲汐來到新房,肚子餓的咕咕叫,她扯下了蓋頭。

喜婆驚呼:“王妃,您現在還不能扯下蓋頭,要等王爺回房,親手揭開您的蓋頭纔可以。”

風雲汐受不了那麼多的規矩,對喜婆道:“已經冇你的事了,出去吧!”

喜婆:“這……”

風雲汐朝小蝶看了眼。

小蝶推著喜婆:“我們家少主要你出去,你就出去吧!”

喜婆被硬推著出去。

風雲汐看到桌上的酒菜及糕點,她走過去拿了一塊,對小蝶說:“睿兒呢?把他帶過來,一起吃飯。”

小蝶肚子也餓的咕咕叫,早晨起來,就冇吃什麼,看到桌上的食物,吞了吞口水,對風雲汐道:“報告少主,榭姑娘已經帶著睿兒,坐在賓客席上吃上了。”

風雲汐對小蝶招手:“那你過來吃吧!”

小蝶道:“少主,這有些不合規矩。”

風雲汐拿起筷子,動了起來:“什麼規矩,都不能讓人餓肚子。你如果不過來,那我就把你趕出去了。”

小蝶驚道:“不要啊!”

她走到風雲汐的身邊,看到少主給她的筷子,小蝶冇忍住,動了起來。

酒過三巡。

宮冥澈一直都在找機會脫身,奈何這群酒鬼太難纏,直到全都喝的快要醉了,才放過宮冥澈。

宮冥澈再好的酒量,此刻走路也是搖搖晃晃。

“主子,您……還行嗎?”

白湘扶住宮冥澈,他跟宮冥澈以來,從冇見主子喝酒,醉成這樣。

醉也就罷了,還不忘去新房,找風雲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