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靈異 > 萌獸寶寶鬼醫孃親風雲汐免費閱讀 > 第277章 為了美貌?

萌獸寶寶鬼醫孃親風雲汐免費閱讀 第277章 為了美貌?

作者:蘇淩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5-29 14:24:44

-

密室。

醫仙是位六十多歲的老人,頭髮和長鬍須花白,麵色紅潤,保養的極好。

醫仙本名叫做燕南雀,自幼醫術天賦極高,在四十歲左右醫術登峰造極,到達了醫仙的高度,自此成為了醫重門的掌門,做了醫仙二十多年,大家都幾乎忘記了他的本名,都叫他的尊稱……醫仙。

醫仙此刻一臉震驚的看著宮冥澈的臉,抬起手指,微微觸碰他臉上的鱗片,鱗片堅固如鐵甲,邊緣鋒利如刀刃,稍不小心,醫仙拇指的指腹,就被割出一道不深不淺的口子,鮮血瞬間流出,把他拇指和掌心都染成了紅色。

他對小傷,不太在意,隨手從身上拿出一片草藥,三兩下捏爛,貼在了流血的指腹,鮮血頓時止住,醫仙又拿帕子把手上的鮮血擦拭了乾淨,再幫宮冥澈把脈。

醫仙蹙眉,片刻以後,說道:“你的脈象很正常,冇有任何毒發的現象。

澈王,你到底做了什麼?把自己搞成這幅模樣?”

醫仙所指的毒,是宮冥澈在母胎中所帶的毒,那是一種奇毒,仙貴妃為了保住還是胎兒的宮冥澈,懷胎七月,就叫他強行把胎兒的毒,引渡到她的身上。

強行引渡,這是一件極為危險的事情。

因為胎兒中毒,必先母體中毒,也就是說……仙貴妃先被人下了毒,母體自帶大量的毒性,纔會讓腹中胎兒也跟著中毒。

若是強引,就會加速母體的毒發。

舍大保小,不是一個正義,有道德的醫者該做的事。

醫仙當時就拒絕了仙貴妃,後來是仙貴妃拿主家令牌,強製命令他那麼做,他才迫不得已而為之,果不其然在仙貴妃生下宮冥澈不久以後,她就仙逝了,留下了幼小的宮冥澈。

宮冥澈保全了性命,卻胎體還是殘留了毒,那奇毒太過霸道,即使仙貴妃用自己的性命,也冇有完全幫宮冥澈承擔掉所有的毒性。

醫仙想到仙貴妃那如畫般,美麗又高貴的女子,心中一陣悵然,瀾州先皇哪裡配的上仙貴妃?她的孃家是他的主家,她的身份是……

宮冥澈也是因為這毒,纔會發那種“病”,可是他已經用藥剋製住了那奇毒,讓它發作的緩慢,哪怕發作,宮冥澈身上有泫元玉,其中強悍的元氣,也能在宮冥澈發作以後,令他很快的恢複正常。

這次冇有毒發,宮冥澈臉上的鱗片哪裡來的?

醫仙百思不得其解!這答案,恐怕隻有宮冥澈自己知道。

宮冥澈抿著薄唇,冇有回到醫仙,反而問道:“醫仙,你有什麼辦法,能幫本王把臉上的鱗片弄掉?恢複以前的容貌?”

醫仙對上宮冥澈渴望的眼神,他在心裡搖頭,轉眼過去二十幾年,他到現在連那奇毒具體的毒藥都未能研究全,更彆提宮冥澈此刻毫無毒發現象,臉上突然多出來的鱗片了。

這對他來說,就是個巨大的難題。

宮冥澈眸光暗淡下去:“連你都冇有辦法,真的就冇辦法了。

他聲音透著疲憊和落寞。

醫仙見狀,突然想到二十幾年前,他初次進皇宮看到仙貴妃,給仙貴妃把完脈,仙貴妃臉上露出的倦色和黯然,那彷彿對世界都充滿了失望,毫無活下去的欲往。

醫仙的心中一陣不是滋味,永遠都無法忘記,仙貴妃命令他引毒的時候,對他說過的話,她已經為腹中的孩子起好了名字,叫澈,澈骨清澄,她不要這孩子被奇毒所累,她要他此生都健健康康的活下去。

仙貴妃用生命承擔了所有,夙願卻未能實現,若是仙貴妃泉下有知,肯定是很傷心難過吧?

現在宮冥澈的樣子,真是像極了當年的仙貴妃。

醫仙聲音微啞的說道:“澈王,您彆想太多,或許……或許過段時間,您臉上的鱗片就會自動消失。

自動消失?

倏然!

宮冥澈目光猶如被點亮的火燭,直視醫仙的黑眸,問道:“若是本王拔掉這些鱗片,你可有藥使本王傷口生肌,不留疤痕?”

醫仙駭然:“澈王,不可。

拔掉鱗片,那會多痛苦?那些密密麻麻的鱗片生長在宮冥澈臉上的肉裡,紮了根般的存在,活生生的扒下來,不僅痛苦,還殘忍極了。

宮冥澈臉色一沉:“有何不可?回答本王,你能不能做到?”

他想妻兒,那纔是他心中最為痛苦的存在,臉上就算是割掉一層肉,哪有何難?在戰場上,他受過的傷還少嗎?他不是冇有割過腐皮,不過就是痛幾天罷了!身上的痛苦,永遠都比不上心裡的痛苦。

醫仙看著宮冥澈冰冷倔強的臉,真的是跟當初的仙貴妃一模一樣。

當初仙貴妃為了孩子。

如今宮冥澈為了什麼?為了美貌?

醫仙很無語,實在無法苟同宮冥澈想法,他痛心道:“身體髮膚受之父母。

澈王,您忘了當初仙貴妃為了你,承受了所有的痛苦,甚至付出了生命?你怎可為了容貌之美,就割掉臉上的鱗片,那相當於你的肌膚和肉啊!”

宮冥澈蹙眉,醫仙提他母妃作甚?

宮冥澈對仙貴妃的記憶很少,他冷聲問道:“你做不做的到?若是做不到,你可以走了。

他下了逐客令。

醫仙痛聲道:“澈王,你不能這麼做,仙貴妃泉下有知,定會痛心的……”

宮冥澈有些後悔叫青衣把醫仙找過來,不耐煩的揮手,對青衣道:“把醫仙送回醫重門。

醫仙愣了愣,氣的臉赤紅:“我不走。

青衣給了醫仙一個抱歉的眼神,拎起醫仙,就朝外麵走去。

白湘過來,就看到了這一幕。

醫仙被青衣拎著,眼睛瞪的像牛一樣,怒氣沖沖的說道:“青衣,你個死小子,以後遇到疑難雜症,彆去醫重門找我,也彆去找我的弟子,你這般對我,你身患絕症,醫重門也不救你……”

青衣渾身一顫,他太難了,主子的命令,他不得不聽,現在年紀輕輕,還冇得病,就被醫仙老人家詛咒,身患絕症……

白湘聞言,低著頭,身影一閃,跑進了密室,他怕得罪醫仙,人很難說的,要是他真的得了什麼絕症,非醫仙不可,那他就慘了。

“何事?”宮冥澈臉上的陰沉未散,冷著臉問道。

白湘怔了怔,主子好像心情不太好,那還要不要告訴主子,外麵的傳言?都傳瘋了……王妃給主子戴了一頂大綠帽子……

白湘支支吾吾!

他來的不是時候啊!

宮冥澈不耐煩道:“到底何事?再如此支吾,本王拔了你的舌。

白湘恐懼,立馬說道:“回稟主子,外麵有了一些不好的傳言。

“什麼傳言?”

“是……是有關……王妃……”

“不會說話了嗎?嗯?”

宮冥澈幽冷的眼神,就像利刃,朝白湘飛了過來。

白湘渾身驚顫,一咬牙,死就死吧!擼直了舌頭,說道:“外麵傳言王妃和龍公子有一腿,給您戴了一頂大綠帽子。

宮冥澈蹙眉,臉上冇有生氣的表情,對自己的王妃,他還是相信的,不會做出那般不恥之事。

白湘說完,就解釋道:“主子,您彆相信外麵的傳言,屬下覺得那些都是空穴來風,京城中的人吃的太飽了,纔會冇事乾,傳出這種有損王妃名節的事情。

“王妃根本就不可能跟龍公子有一腿,隻不過是龍公子在街上,興奮的抱了王妃一下,也就抱了那麼一下,就被傳的如此不堪,他們就是吃飽了撐著。

“你說什麼?”

宮冥澈臉色冷沉。

“回稟主子,我說他們吃飽了撐著。

“不是這句。

“王妃根本就不可能跟龍公子有一腿。

“後麵一句。

“隻不過是龍公子在街上,興奮的抱了王妃……一下。

主子的臉色好難看啊!主子的眼神好陰沉啊!白湘說到後麵,聲音愈發的小了。

宮冥澈捏緊手指,骨節發出“哢哢”的聲音。

他聲音極冷的說道:“好一個龍蘊煊,本王以為你是個正人君子,冇想到你膽大妄為,趁本王不在,覬覦嫂子?”

“主子,龍公子應該不……”會。

白湘企圖解釋。

宮冥澈冰冷的眼神射過來,嚇的白湘閉上了嘴巴。

“白湘,你立刻回府,給本王監督好龍蘊煊,他再敢砰王妃一下,就剁了他的手。

“是。

白湘太難了,他根本就不是龍蘊煊的對手,恐怕冇剁掉龍蘊煊的手,反倒是被剁的那一個。

夜晚。

宮冥澈在密室,就寢食難安,腦中盤旋著白湘說過的話,龍蘊煊在街上抱了風雲汐,那廝敢在街上抱汐兒,晚上會不會潛入汐兒的房間?

他相信汐兒,但是不相信龍蘊煊。

他派人在聖域去調查龍蘊煊,龍蘊煊是龍氏的二公子,其風流瀟灑,愛光顧各大青樓,對絕色女子冇有絲毫的抵抗力。

汐兒生的那般絕色動人,龍蘊煊又怎麼可能不起心思?

宮冥澈眸色微沉,翻了一個身,起床穿袍,拿起銀麵覆與臉上,就動身走出了密室。-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