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女神的貼身侍衛 > 第1755章 一滴鮮血

女神的貼身侍衛 第1755章 一滴鮮血

作者:我自對天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11 17:40:35

-

白袍老者都冇搞明白是怎麼回事,便被陳天涯給甩了一巴掌!

白袍老者眼中頓時又驚,又怒,又怕!

“這……怎麼可能?”他喃喃道:“老夫已經是虛仙之位,這普天之下,即便有人能戰勝老夫,也斷不可能如此侮辱老夫啊!”

“我再說一遍,放人!”陳天涯冷冷說道:“你要是再不放,那就不是掌嘴那麼簡單了。”

白袍老者心中生出畏懼,他到了此時此刻,那裡還能不明白。他和眼前的陳天涯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再這樣嘴硬下去,隻是死路一條。

當下,白袍老者將葉凡放了。

葉凡迅速趨步來到了陳天涯麵前,恭恭敬敬的磕頭,道:“徒孫拜見師公,多謝師公相救!”

陳天涯對葉凡的態度頗為滿意,說道:“起來吧,你師父收你為徒,還算有些眼光。”

葉凡頓時大喜。

“多謝前輩!”沈墨濃則向陳天涯抱拳道。

要她喊爹,或則爸,她是怎麼也開不了這個口。畢竟,雙方的關係終究還是玄妙的。

陳天涯自然不會跟沈墨濃計較這個,他淡冷說道:“我是看在念慈的份上前來的。”

沈墨濃說道:“不管怎樣,晚輩都要感謝您!”

陳天涯便不再理會沈墨濃,他則是看向了白袍老者。他的目光冷冽,讓白袍老者心中生寒。

白袍老者忍不住抱拳,說道:“之前言語多有得罪,還望閣下海涵!”

“海涵?”陳天涯哈哈一笑,說道:“看來你還是不太瞭解我陳某人的性格啊。魔帝二字,可不是說著玩的,你雖然年歲比我長許多,但這手上的鮮血可不一定比我多。還有,我們修道界裡,素來不講年齡,便講達者為尊。你見了我,連聲前輩都不會喊嗎?”

白袍老者頓感屈辱,但他還是抱拳說道:“晚輩見過前輩!”

陳天涯說道:“這還差不多。”他頓了頓,道:“那三枚神通種子,還不還回來?”

“是,前輩!”白袍老者這時候那裡還敢有彆的念頭,連忙答應。

他將三枚種子恭敬呈上。

陳天涯並不接,隻是說道:“你向誰拿的,就還給誰!”

“是,前輩!”白袍老者說道。

剛纔還威風不可一世的霸者,如今在魔帝麵前,卻是乖巧如斯。

這一瞬,葉凡認識到了力量所帶來的魅力。

他對魔帝的風采頓生嚮往,覺得自己就該做這樣的人。

白袍老者將三枚種子恭敬歸還,沈墨濃接過,卻是有些意外。因為這三枚種子在她手裡,是還發揮不出其威力。但若在魔帝手裡,那卻是如虎添翼,威力無窮。可魔帝卻是接都不接!

沈墨濃很快也就明白,這是因為魔帝心中太傲。他的傲骨不允許他來覬覦自己的東西。不管怎麼說,自己都是他的晚輩!

“前輩……”白袍老者忐忑的看向陳天涯。

陳天涯看了一眼白袍老者,說道:“你剛纔言語侮辱了沈墨濃,沈墨濃是我孫子的母親,你連她都敢侮辱,這筆賬,你說應該怎麼算?”

“前輩,我……”

“我看該死!”陳天涯眼中放出寒光。

“前輩,你真要如此狠辣?”白袍老者不禁退後一步。

“冇錯!”陳天涯說道:“要麼,你自儘。要麼,我殺你,你選吧!”

“老夫跟你拚了。”白袍老者暴怒。

他說完之後,立刻施展法力,一瞬之間,鬚髮皆張,恐怖至極。

白袍老者大喝一聲,道:“跟我來!”

他便身形一閃,飛出洞府之外。

陳天涯也不阻攔,因為這洞府之中,實在狹窄。一旦動手起來,隻怕沈墨濃和葉凡也會遭殃。

那白袍老者飛出去,他也存了逃跑之心,隻是陳天涯的速度更快。刹那之間,就攔在了白袍老者的前麵。

沈墨濃立刻帶著葉凡跟了上去,遠遠的就在空中觀看。沈墨濃駕馭虛空元神,帶著葉凡虛立空中。那巫漸鴻也跟著飛了上去觀戰。

葉凡看不真切,便動用了大天眼術觀看。

在那空中,白袍老者施展出了他凝練的領域力量!

白袍老者乃是虛仙初期高手,已經煉就領域。

他的領域便是紅蓮烈焰領域。

一瞬之間,天空之中無窮紅蓮烈焰遍佈!

那團團火焰將方圓數十裡之內,全部籠罩住。遠遠看去,就像是天空被燃燒起來一樣。

“天,居然如此神通!”葉凡見這般情狀,不由駭然。

陳天涯就處在烈焰中心,無窮紅蓮烈焰規則將陳天涯包裹住。

那烈焰的力量,凶悍絕倫,可焚化世間萬物。

隻不過……卻絕對焚化不了陳天涯。

陳天涯站在原地,動也不動。

這事對他來說,本身就有些滑稽。居然有人想用火來燒死他!

這真是天大的笑話!

任憑白袍老者領域凶悍,紅蓮烈焰蓋世無雙。但陳天涯就在火中什麼都冇做,偏偏卻是一點事情都冇有。

連髮絲都冇被燒燬一根!

“這……這怎麼可能?”白袍老者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這一切。

陳天涯虛立火中,他腳踩氣流,一步一步走向白袍老者。

“你這火焰,就像是奄奄一息的柴火,實在是太弱了。看來,我得給你加點料才行啊!”陳天涯緩緩說道。

“你要做什麼?”白袍老者是真怕了眼前的魔帝了。他遇到過不少敵手,也經曆過諸多凶險,但從未遇到過像陳天涯這般邪門的敵手。

陳天涯邪魅一笑。

突然,他一彈指,卻是彈出一粒殷紅的鮮血。

這粒鮮血落入到了紅蓮烈焰之中。

一瞬之間,這粒鮮血便產生了變化。

就像是在平靜的水杯裡丟入了一粒泡騰片一樣,整個紅蓮烈焰領域沸騰起來。那火勢凶猛絕倫,火焰翻滾,猶如海嘯來臨,火浪瞬間濺起數十丈高。

紅蓮烈焰領域之中,火浪滾滾翻騰!

這領域從剛纔的地獄變成了眼下如火山爆發一般!

“這……”白袍老者駭然,他覺得他的本源之力也變得滾燙無比,乃至他的身體都要承受不住這樣的熱力。這領域已經不是在烘烤陳天涯,而是開始烘烤起他自己來了。

領域乃是依靠自身的本源之力製造出的規則,達到改變方寸之地的規則。讓這方寸之地成為自己的地盤。領域與其自身,是有不可分割的聯絡的。

如今,白袍老者尷尬的地方就在於,他是脫離不了自己的領域的。他如果將領域收回,全部吸入體內。那麼他瞬間就要爆體而亡,但即便不如此,也會被自己的領域將他自己慢慢烤死!

白袍老者陷入了死局!

陳天涯漠然看著白袍老者。

自從與天布魯一戰之後,已經達到了虛仙巔峰的地步。

陳天涯在和布魯納一戰時,就已經是虛仙中期了。眼下他在和天布魯的戰鬥中,領悟更多,便是更上層樓。實力比之以前,增加了一倍。

所以,就這白袍老者在陳天涯手上,根本就是不堪一擊。不說陳天涯功法特殊,便是他尋常功法,以他虛仙巔峰之力,要殺這白袍老者,也是輕而易舉。

陳天涯是什麼人,虛仙中期就能殺死天宇境的布魯納,就能從天位境的天布魯手中安然離去。如今的陳天涯,早已經是海水不可鬥量了。

“前輩,前輩饒命!”白袍老者害怕起來,他忍不住向陳天涯求饒。

“饒你?”陳天涯淡淡一笑。

“求前輩饒命,小人以後願意為您甘做牛馬,聽前輩差遣!”白袍老者跪了下去,謙恭卑微。

陳天涯淡淡說道:“我陳天涯行事,向來都是獨來獨往,要不了豬狗牛馬。”

“前輩……求您饒小人一命!”白袍老者說道:“前輩,小人還有兩個兄弟,也是遠古真神,他們的修為比小人要厲害得多。尤其是小人的大哥鐵木君,乃是星空戰神。他天賦異稟,有吞日納海之本事。他的凍獄神輪拳法,舉世無雙。一拳震破星空,前輩,您若殺了小人,隻會惹來麻煩因果啊!”

“你在威脅我?”陳天涯淡淡的看了眼白袍老者,說道。

“小人不敢!”白袍老者忙說道。

“我記得,剛纔沈墨濃也是跟你說了,她的丈夫很厲害,她丈夫的父親也就是我,有些本事。當時,你似乎冇太當回事啊!”陳天涯悠悠說道。

“小人有眼無珠!”白袍老者惶恐說道,這麼一位絕世大梟,遠古真神,高手,上古人物。此刻在陳天涯麵前,連個小嘍囉的誌氣都有不如。

小嘍囉,小人物,來這世上時間短淺,不知道死亡之可怕。

可白袍老者在悠悠歲月中,深知死亡之恐怖!

是以,常有年輕人求死。

但老年人卻要去尋各種保健品,鍛鍊,唯恐死亡降臨!

白袍老者是真的怕死,如今,隻要能夠活下來,要他做什麼都可以。

而陳天涯則輕柔一笑,語氣卻變得柔和起來。他說道:“你說,你都有底氣不懼怕任何人。那麼,我會不會被你的什麼大哥,二哥給嚇倒呢?”

“前輩饒命啊!”白袍老者聞言駭然欲絕,連忙再度磕頭求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