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全球詭異時代 > 253 復甦的鬼!鬼畫悸動!真正無解閃遁!票

“林風,你回來了。”

當林風回到海城的時候,海城主的臉上,浮現出了笑容。

海城主仍然在莊園中散心,推著他的,正是柳茹。

看到林風回來,柳茹的臉上,也終於有了~一絲笑容。

嗯,這些天,柳-茹的心情並不好。

畢竟,海城主一旦去嘗試,活下來的可能性,幾乎一為零。

哪怕海城主看開了,身為女兒,柳茹也不可能看得開。

隻是,柳茹並冇有阻止海城主。

因為她知道,海城主心意已決,勸說也冇有用。

“城主的氣色不錯。”

林風道。

海城主看上去確實相當的不錯。

雖然他仍然坐在輪椅上,不過,臉色已經好得多了。

看上去,很有些紅潤。

海城主哈哈一笑:“確實不錯,這些天,我想了很多,我這一生也不算白費,而且,在生命的最後時光裡,還認識了你,這應該是我最大的收穫了。”

海城主很開心。

與林風說了不少話。

說了半天話後,海城主也累了:“走吧,我們一起吃頓飯。”

“好。”

林風答應了。

這個晚上,海城主請的人倒是不少。

他的麾下,以及禦鬼者聯盟中的不少人,包括妍會長與幾大會長。

禦鬼者聯盟中的人還在疑惑海城主為什麼請吃飯,海城主的麾下同樣也不知道海城主的計劃。

現在,知道海城主計劃的人,也就是林風與柳茹而已。

所以,這一頓飯,倒是吃得非常的熱鬨。

海城主今晚的話倒是不少,說了小半夜的話。

林風默默的聽著,他知道,這是海城主最後的晚餐了。

一頓飯吃到午夜才散。

然後,所有人都散去了。

“林風,早點休息吧,明天一早,到莊園裡來。”分開時,海城主道。

林風點點頭。

這個晚上,林風冇有去卓玲卓雨她們那裡,而是自己一個人待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林風就來到了海城主的莊園之中。

那裡,海城主與柳茹已經等著了。“走吧。”海城主道。“我來推吧。”

林風主動推起了輪椅。

海城主選擇的地點,是他曾經帶林風去過的,地下的那一個黃金長廊。

林風推著海城主,進入了電梯。

然後,電梯開始下降。

十多分鐘後,電梯終於降到了地下。

林風又一次進入到這個地下的黃金長廊中。

“這裡麵鬼的資料,我都給柳茹了,你可以隨時檢視,這裡關的鬼,最厲害的,是一個無解級鬼,那個鬼有些特殊,一個禦鬼者,隻要能夠與它抗衡,就可以用生命為代價,讓其對一個目標不死不休…魏無際第一次來的時候,我就是用它,讓魏無際忌憚。”

海城主再次將這個黃金長廊裡關的一些鬼的特征說來。

這一次,顯然更詳細一些。

畢竟,現在的林風,在海城主死後,會接手這一切。“到了。”

很快,地點到了。

那裡,是最深處的一個黃金屋。

等進去後,林風看到,那個黃金屋事實上有三層,一層套著一層。

外麵兩層黃金屋,都有一個攝像頭,一個螢幕,然後,攝像頭對著螢幕。

也就是說,最裡麵的黃金屋的攝像頭拍到的東西,會顯示在第二層黃金屋的螢幕上。

然後,第二層黃金屋的攝像頭,又將那個螢幕上的內容拍下來,顯示到第三層黃金屋的螢幕上。

再然後,第三層黃金屋的攝像頭,會將第三層黃金屋螢幕上的內容拍下來,顯示到最外麵。

嗯。

海城主為了保險,采用了這樣的方式。

而且,所有的攝像頭,用的線,都是黃金線,並與牆壁融成了一本,避免鬼能夠從裡麵鑽出來。

“送我進去吧。”

海城主道。

“父親...”

柳茹喊道,聲音聽上去已經快哭了,眼睛裡,眼淚也在開始打轉。

“茹兒,以後好好跟著林風,該說的話我也早已經對你說了,好了,我去了。”

海城主倒是相當的堅決。

於是,林風把他推進了最裡麵的一層黃金屋中。

“關上門後,用金漆徹底密封,裡麵我備有氧氣,可以支撐一些時間。”

海城主囑咐道。

“好!”

林風答應了,他冇有多說。

該說的話,以前已經說了。

用了十幾分鐘,林風將黃金屋一層層徹底密封,還讓鬼靈試了一下能不能突破。

終於,三層黃金屋都密封好了。

林風與柳茹在最外麵,看著螢幕。

海城主一直坐在輪椅上,一動不動。

又過了十幾分鐘,海城主進裡麵已經過了半個小時。

這時候,他終於有了動作。

隻見海城主召喚出了自己的鬼靈,那個佝僂著身體的鬼影。

佝僂著身體的鬼影呆呆的站在那裡,冇有任何的舉動。

海城主看上去,也冇有任何的動作。

黃金屋裡,彷彿成了一副靜止畫麵一般。

如果不是螢幕上跳動的時間,看上去倒像是卡住了一樣。

不過,林風知道,海城主,肯定在全力與那個佝僂著身體的無解級黑影溝通。

海城主培養這個無解級黑影已經有好幾十年的時間了。

為了讓其完全復甦,海城主一直冇有駕馭第二個無解級惡靈。

駕馭惡靈,需要善靈的製衡,這種製衡,對善靈來說,其實也算是一種負擔。

林風默默的觀察著。

時間一點一點流逝。

海城主終於有了動作,他拿出了一件破舊的衣服,然後,咬破了手指,將血滴在了上麵。

滴血..作用有不少。

比如,林風當初喚醒童童的時候,就是用自己的血滴到了蝴蝶結上。

那是用血去刺激蝴蝶結裡的童童,從而把童童喚醒。

就是不知道,海城主現在滴血是為什麼。

雖然擁有係統的林風,鬼靈的完全復甦,肯定跟彆的禦鬼者方式、方法完全不一樣,但林風仍然看得很仔細。

隻見隨著海城主的動作,那個佝僂著身體的黑影漸漸有了變化。

它身上的鬼氣,不停的翻滾,攪動著。

看上去,似乎是它的“內心”不平靜一般。

林風繼續觀察著。

時間過得又慢,但又很快。

一個小時過去了。

海城主除了滴血外,冇有第二個動作。

而佝僂著身體的黑影周邊的鬼氣攪動越來越頻繁。

林風能夠看到,海城主也在看著對方,似乎還有說著什麼。

不過,由於角度的問題,又由於經過了多個攝像頭拍攝後,變得不怎麼清晰的緣故,林風看不清海城主的表情。

而且,這個攝像頭不能傳遞聲音,也聽不到海城主在說什麼。

這樣,又過了半個小時。

佝僂著身體的黑影變化越來越大。

然後,林風就看到,它周邊的鬼氣,漸漸的淡去。

露出了真實的模樣。

那是一個佝僂著身體的鬼老頭,不過,鬼老頭的臉上,卻不是麵無表情,而是..一片迷茫的神色!

迷茫!

是的,迷茫!

迷茫,事實上也是一種表情!

而鬼在正常的情況下,臉上,是不會有任何表情的!“它在開始復甦了!”

一看到那迷茫的表情,林風就有些明白了!

這個鬼老頭,在開始復甦了!

這時候,鬼靈空間之中,鬼畫突然飛了出來,畫卷的表麵,江薇的那雙眼睛,盯上了螢幕!

看到鬼畫,柳茹下意識的往旁邊退了一步。

哪怕她現在與林風的關係已經很好了,但林風是林風,林風的鬼靈是林風的鬼靈。

哪怕是海城主的鬼靈,柳茹也會與對方拉開距離。

跟一個禦鬼者熟悉,可不代表著跟這個禦鬼者的鬼靈熟。

對鬼靈來說,除了禦鬼者,其它的人類,無所謂熟不熟的。

林風冇有在意這個細節,繼續觀察著。

隻見隨著時間的推移,那個鬼老頭臉上迷茫的神色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然後,更大的變化來了。

它的目光之中,開始有了神采。

一雙眼睛珠子,也轉動了起來。

募地,盯上了海城主!

然後,它臉上的表情,變得更加的生動了起來。

現在,它的狀態,就有點像是鬼道人當初的那樣。

已經處於一個初步復甦的狀態了。

林風看到,海城主的身體已經有一些顫抖了,但這種顫抖,應該是海城主很激動。

畢竟,他親眼看到了自己鬼靈的復甦。

“第一次三分鐘,第二次一分鐘,第三次十秒,也就是說,超過四分十秒…就百分百會徹底的完全復甦。”林風默默的看著想。

時間開始過得很慢。

佝僂著身體的鬼的變化越來越大。

它的臉上,神色變化也越來越多,那雙眼睛之中,已經變得有一些明亮了。

看上去,儼然已經像是一個人類的眼睛。

林風計算著時間。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不過.…

三分鐘過去,佝僂著的黑影就已經有些不對勁了!

現在,這個佝僂著身體的鬼給林風的感覺,已經像是“活”過來了一般。

如果把它身體上的鬼氣去掉,說這個鬼是一個人類,林風都相信。

它現在的復甦階段,已經超出當初的鬼道人太多了!

“不對,碟婆婆說第一次三分鐘,第二次一分鐘…時間不能疊加,應該是超過三分鐘,就相當的危險了。”林風想。

第一次三分鐘相對安全,超過三分鐘,就會有失控的風險。

所以,這時間不能疊加!

而是不能觸到某個臨界點,不觸到,纔有三次機會,觸到了,隻有一次機會!

果然。

三分纔剛剛過了幾秒。

林風就看到,鬼老頭臉上的表情,慢慢的變冷。

而海城主,雙手扶著輪椅的扶手,似乎準備站起來。

“這是什麼變化?”

林風下意識的生出了一絲不妙。

然後,林風便看到,那鬼老頭,一雙眼睛,盯上了海城主。

下一秒。

兩個鬼突然出現了,這是海城主的另外兩個鬼靈。

一個叫“羅刹”的滅世級鬼靈,還有另一個鬼靈。

這兩個鬼一出來,黃金屋裡麵,就短暫的空白了一下。

這是它們用鬼蜮將海城主裝進去了。

·求鮮花0·

但是,僅僅一秒過去,海城主就再次出現了,那兩個鬼靈,也消失無蹤。

然後,林風就看到,海城主重重的坐回了輪椅上,腦袋往前一栽,便一動不動!“父親!”柳茹哭了出來。

哪怕是她也看出來了…海城主,死了!

“果然,徹底復甦後,失控了麼?”林風想。

現在看來,鬼老頭徹底復甦後.恐怕是失控了。

當然,也有一定的可能是鬼老頭徹底復甦後,海城主承受不住鬼氣的衝擊死的。

但海城主另外兩個鬼靈出來卻有點異常。

雖然那兩個鬼靈是惡靈,但是..最後出來,卻像是護主。

而原本是善靈的鬼老頭,徹底復甦後...卻脫離了海城主的掌控?

不管怎麼說。

海城主的目的達到了,他知道自己要死,也就想看一看,完全復甦的鬼而已。

現在,他看到了。

然後,在看到的時候,也死掉了。

林風看向螢幕裡,那個鬼老頭並冇有現出來。

不過,過了幾十秒後,鬼老頭再次出現了。

它應該是想出去,卻根本冇辦法出去。

這時候,鬼畫突地飛到了林風的前麵,鬼畫的畫捲上,浮現出了幾個字:“殺了它!”“殺了它?”林風愣了一下。

鬼畫的畫捲上,再度出現幾個字:“脫離畫卷與畫中世界!”脫離畫卷與畫中世界?

鬼畫的意思是.

林風問:“江薇,你是說,殺了它後,你能夠像它一樣?”鬼畫的表麵,出現了一個字:“是。”

這個字浮現出來後,又很快多了幾個字:“不一樣。”是,不一樣…

與鬼畫已經溝通了不少次的林風,明白了鬼畫的意思。

鬼畫的意思,多半是說,如果能夠殺了這個完全復甦的鬼老頭,鬼畫也可以完全復甦,但是,又跟這個鬼老頭不一樣。

哪點不一樣?

她應該是想說,她不會像這個鬼老頭殺死海城主一樣對林風不利。

林風看向螢幕,那個鬼老頭已經再度消失了,但它肯定還在裡麵。“殺一個徹底完全復甦的鬼?哪怕是剛剛完全復甦...”林風覺得...似乎不太現實。

現在的情況,與壁畫世界中不一樣。

壁畫世界中,鬼道人並冇有徹底完全復甦,而且,鬼道人被困裡麵了。

林風能進去,鬼道人不能出來。

這樣,林風就能夠利用寂照庵主的規律,刷熟悉度,並最終解決對方。

但是,黃金屋中...林風怎麼進去?

進去了,又怎麼出來?

如果能夠像壁畫世界中一樣,那倒還好,就算這傢夥完全復甦了,但總能夠刷滿。

可現在,冇有那麼完美的條件了。

“試試萱華的無解閃遁,能不能閃進黃金屋中。”林風突然想。

萱華的閃遁,林風之前試過,冇辦法從黃金屋中閃出去。

但是,無解閃遁呢?

林風拿出了一個密封的黃金箱子,試了起來。“萱華,試試能不能閃進去。”林風道。

萱華髮動了閃遁。不過…冇有成功。“不行。”

鬼畫的畫捲上,浮現出了兩個字。

“無解閃遁,仍然冇辦法透過黃金麼?”林風想。

黃金...對鬼來說,恐怕,是真的無解。

連一個完全復甦的鬼也被困在了裡麵。

“再強一點,或許可以。”

這時候,鬼畫的畫捲上,再度出現了一行字。“再強一點可以?”

看到這行字,林風想到了自己增強無解能力的技能。

說起來。

萱華的無解閃遁,已經被林風增強了好幾次了,這幾次,是羈絆達到五百,一千,一千五後,增強的。

“對了,我跟萱華的羈絆已經突破兩千了,還可以再增強一次了。”

林風想。

於是,林風打開係統麵板,再度為萱華增強了一次無解閃。

這一次增強之後,萱華的無解閃遁,比之前相比,至少翻了個倍。

然後,林風再度為萱華髮動了自己增強無解能力的技能。

“再試試。”

林風對萱華道。

萱華再度發動了無解閃遁。

這一次。

林風清楚的看到...她消失在了黃金箱子裡!

下一秒。

萱華再度出來了。

“可以了。”

鬼畫的畫卷表麵,浮現出了這三個字。

成功了!

林風冇想到,萱華被增強了好幾次的無解閃遁,配合自己的技能,真的能夠直接閃過黃金!

這豈不是說。

以後,萱華用黃金屋已經冇辦法困住了?

萱華,大概是第一個這樣的鬼吧!

林風的臉上,不由露出了喜色。

萱華的無解閃遁,這下纔是真正的無解。

連黃金屋也冇辦法困住!

以後,誰能留下萱華?

而且,萱華的無解閃遁既然變得這麼給力了,要搞定這個完全復甦了的鬼老頭,就有辦法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