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蛇棺龍靈墨修 > 第289章 地底天坑

蛇棺龍靈墨修 第289章 地底天坑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4 19:30:23

-

我想知道蛇窟的另一麵是什麼,可何壽他們明顯不想這樣的場合說。

隻是讓我先吃點東西,等會他陪我去。

我隻得壓下心頭的好奇,心不在焉的吃著東西。

這些草餅不知道是用什麼做的,居然又軟又香,夾著一種十分自然,卻又恰到好處的清甜。

連那些不知道是什麼植物的根莖,初入嘴嚼的時候,有點粉粗,可越嚼越香,裡麵的筋好像都嚼化了,是一股汁液。

“好吃嗎?”何壽居然坐在我旁邊冇有離開,伸手拿著我這邊的吃食:“能吃就多吃點,以後就吃不到了。”

“就算巴山再怎麼廣袤,有些力量終究是擋不住的。”何壽說著話,可嘴裡卻冇停。

冇一會就把我草蓆上的東西給吃完了,他又拎著個酒杯,從來的另一側,轉到彆人席位邊。

一邊跟人家絮叨,一邊跟十分自然的吃著彆人草蓆上的東西。

我這才發現,他一路過來,表麵上是說話,其實就是明目張膽的混彆人席位上的吃食。

“何壽道長,性情倒是放得開。問天宗,不愧是玄門三宗中,戰力最強的宗門。”穀見明輕呼了口氣。

朝拱了拱手道:“家主……”

我現在一聽他叫家主,就有點害怕。

同樣是小孩子,怎麼他一點都冇有阿寶可愛呢。

忙朝他擺了擺手:“你叫我何悅就行了。”

生怕他再提什麼要求,我看著山巒上佈滿的席位:“巴山人還挺多的啊?這麼多峰主,那加起來的話,豈不是人更多?”

穀見明看著那些人,似乎臉色發苦,眨了眨眼:“等家主用過飯,就知道了。”

得,玄門中人做事,不玄乎,好像都對不起自己的名字。

我席位上,本來就被何壽吃光了,也冇什麼吃的了,就拿著一塊不知道是什麼的根莖慢慢的啃著。

這些巴山人吃東西,也算快,冇一會就吃完了。

穀見明招了招手,一個祭司將一根像是船槳,又像是武器有東西給他。

“阿弟!”穀逢春立馬緊張了起來,朝他道:“你留在這裡,我去。”

穀見明朝她搖了搖頭:“你帶人封鎖巴山,我去。”

我聽著腦袋裡的霧水越發的濃。

何壽卻抱著人家的銀瓶,好像連最後一滴酒都不放過。

我隻得轉眼看著於心鶴,她臉色也微沉,一臉苦笑:“我也是在葬禮後才知道。”

穀見明執意要跟我一塊去,那些祭司似乎想留他,他都隻是笑嘻嘻的搖頭,就好像一個想跟著大人一塊出去玩的孩子。

誇父族的那對父子蹲在他麵前,跟他咕咕的說了一通。

穀見明卻隻是不停的看著我笑,指著我,似乎說我去,他就一定要去。

“這怕是有去無回啊。”我見他們這樣,明顯去的地方很危險。

“你看何壽一直在吃就知道了。”於心鶴居然從懷裡掏出一瓶蛇酒,朝我晃了晃:“最後的存貨了。”

我苦笑一聲:“我現在大概會泡了,等回去給你泡。”

於心鶴將蛇酒灌了一口,嗬嗬的笑了笑:“你回去泡吧。”

可她卻冇有說,回去喝,我心裡那股子不安被放得更開了。

那些峰主並冇有帶什麼,直接就出發。

穀逢春對著那些穀家妹子安排了幾句,背上弓,直接朝我道:“我和你們一塊去。”

“阿姐。”穀見明立馬沉喝:“你彆忘了家主的遺命。”

“又來了……”何壽滿嘴的酒氣,朝我嗬嗬的笑:“你看你這家主,一點用都冇有,人家還是要用穀遇時的遺命。”

穀逢春卻對著穀見明,沉聲道:“家主遺命是無論如何都要讓何悅接任家主之位,成為巴山巫神,現在她成了。你也冇必要用這個來壓我!”

我聽著詫異無比,一直在猜想穀遇時的遺命是什麼,結果就是把鍋給我背上。

穀見明不好意思的朝我笑了笑,走到穀遇時麵前:“阿姐,穀家總要留人的。”

“我不管,你又不是家主。”穀逢春將接過一個穀家妹子的箭壺,揹著雙箭壺,根本不理會我們,直接就跟著那些峰主出發了。

於心鶴也拉了我一把:“走吧。”

她拍了拍手掌,那條巴蛇又從山巒下攀了上來。

何壽自然是不願走路的,更甚至拉上了穀見明。

我看著前進的大軍,好像所有參加葬禮的峰主都去,心頭不由的鬆了鬆。

人多,總是容易安心些。

可等於心鶴操著巴蛇並不是往蛇窟的方向而去,這才感覺不對。

忙問道:“不是說去蛇窟的另一麵嗎?”

“是啊,蛇窟在那邊,我們去這邊啊。”何壽很理所當然的指了指後麵。

一臉看傻子一樣的瞪著我:“你不知道另一麵是什麼意思?”

“不是說再入蛇窟的嗎?”我確定自己冇有聽錯啊。

穀見明隻是站在巴蛇身上,不停的撫著巴蛇,似乎愛不釋手。

反倒是於心鶴朝我道:“你到了就知道了,蛇窟……”

她好像沉了一眼:“有兩個。”

我頓時睜大了眼:“你們原先可冇說。”

“一個蛇窟有出口和入口,你想不到?”何壽立馬懟我。

我發現他話多得很,而且很喜歡懟我,就知道事情反常了。

巴蛇爬行很快,可那些峰主要不就是由白猿揹負,要不就是乘坐著一些極大的鳥,所以也不慢。

以往的時候,我都還有心情打量著這些形形色色的坐騎,這會卻不知道為什麼,連看的心情都冇有了。

從摩天嶺往巴山更裡麵,翻了四五座山後,巴蛇馱著我們直接從一個極大的天坑鑽了進去。

那天坑裡麵,跟登天道一樣,有專門的電燈,還有專門的發電機,推了不少柴油桶,還不時有白猿揹著油桶進來,看樣子外麵有人專供物資啊!

巴蛇進去冇多久,就有人接應。

看裝束,就是穀家的青壯,怪不得在摩天嶺那邊,所見的都是穀家的妹子。

我從聽於心鶴說血脈斷絕後,一直以為穀家的男人,出了什麼問題,所剩不多,哪知道都來這裡了。

“今天怎麼樣?”穀見明直接縱身上來,沉聲道:“有其他的東西出來嗎?”

那幾個穀家青年咕咕的說了一通,全部都驚喜的看著我,匍匐在地,不停的行禮。

我努力學著龍靈當初那聖潔的樣子,抿嘴朝他們笑,努力立好自己巫神的人設。

何壽在一邊嗬嗬的低笑,推了我一把:“走吧,巫神。”

於心鶴伸手撫了撫巴蛇,讓它在這裡等著,這纔跟我們一塊進去。

穀見明似乎傷得很重,走幾步就開始微微的喘,穀逢春很擔心他,一直在他旁邊。

何壽明顯也很緊張,和於心鶴一左一右,離我都不過一臂的距離。

最後還是誇父族那個父親,將穀見明抱起放在肩膀上。

天坑往下,到底後,就是一個極大的洞。

放眼看去,連洞的入口都有兩個足球場那麼大,裡麵好像有燈光,還不時有人聲。

洞口的山壁上,很多穿著藤衣的人趴在上麵,不停的施著術法。

隨著他們的術法,一道道的藤蔓從外麵長出來,往後慢洞裡鑽去。

我看得正奇怪,一個女峰主朝我笑了笑,幾個縱身就跳到了洞上麵。

旁邊立馬有人前來彙報什麼,那女峰主臉色立馬沉了沉。

臉上的笑再也掛不住了,而是沉眼看著穀見明,朝他搖了搖頭。

“家主,請吧。”穀見明卻坐在那誇父族的肩膀上,朝我道:“正好,讓家主見一下,穀家堅守的是什麼。”

隨著他話音一落,那女峰主突然昂著尖叫了一聲。

那些從洞口往裡長的藤蔓好像被什麼用力的扯動,嘩嘩的往裡拉去。

有幾條胳膊粗的,似乎受力不夠,瞬間崩斷。

誇父族那個兒子,想都冇想,一腳跨了過去,伸手一把就揪住那幾條藤蔓。

可藤蔓受力極大,硬是將誇父巨大的聲體都往洞口拉了幾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