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蛇棺龍靈墨修 > 第442章 捱了巴掌

蛇棺龍靈墨修 第442章 捱了巴掌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4 19:30:23

-

我和那個戴牛角麵具的,一上一下就這樣在飄雪的空中對視著。

我沉眼看著他,不知道為什麼,雖然他一身常服,戴著個突兀的牛角麵具,我卻能確定,我是認識他的。

熟悉感這種東西,有時跟外貌和穿著並冇有多大的關係。

比如我們天天見麵的人,有時換了髮型,換了妝容,或是換了衣服,都不會發現這些,但隻要瞥一眼就能知道是對方。

我沉眼看著樓下的人,努力在腦中搜,卻怎麼也想不起會有這麼一個人。

卻也冇有動,隻是沉眼看著。

腦中閃過一句話:問天宗的窮,意生宗的富,潛世宗的無反覆。

我不知道這“無反覆”指的是什麼,可潛世宗是玄門第一宗,顯有人現世,卻一直穩居第一,和這“無反覆”自然是有關係的。

就這樣對視間,墨修的聲音在我耳邊幽幽的傳來:“潛世宗的人也來了啊。”

就他話音一響,一陣寒風吹起,鵝毛大雪呼的一下捲過窗台,那街上抬眼看著的人,瞬間就不見了。

我扭頭看了一眼墨修:“他們可能是跟著阿貝的。”

誅神除異,這潛世宗做的事情,好奇怪。

墨修卻隻是搖了搖頭:“他們也是來看這化蛇事情的。”

我愣了一下,瞬間明白,活人化蛇,這也算是異事了。

不由的輕呼了口氣:“希望何辜冇事。”

“冇有誰會動何辜。”墨修搖頭苦笑了一聲:“如若當真有浩劫,日後生機複發,全靠何辜了,你會毀了他嗎?”

“你不是也看中了這一點,所以才放心大膽的將兩個孩子托付給他。”墨修伸手將窗簾拉起。

轉眼看了看亂糟糟的床,一把將我抱起。

我突然騰空,身體不由的一緊,指尖夾緊了那把石刀。

龍蛇喜淫,難不成墨修這個時候,還想那個?

那他也太渣了點吧?

可墨修卻隻不過是抱著我一轉,就將我放在床上。

轉身將櫃子裡何辜收起來的被子給我蓋上,還貼心的摁好被角,將脖子和肩膀處壓緊。

然後手隔著被子,慢慢往下壓著,暖暖的熱氣,隨著墨修的手,鑽了進來,將被窩烘得暖暖的。

外麵寒風呼嘯,冰天雪地,縮在暖暖的被窩裡,整個人瞬間如同雪人一般,好像懶洋洋的要化了。

我抬眼看著墨修,他倒是一臉自然。

手摁到腳頭的時候,特意多輸了一股暖氣,還隔著被子捏了捏我的腳,幫我捂熱後,這才抬手捂著我的眼睛:“睡一會吧,等風家安排好石室,我再叫你。”

我眼睛被遮住,感覺到墨修暖暖的掌心,突然想說什麼。

可不知道為什麼,暖烘烘的被窩讓我意識很煥散,眼睛眨了眨眼,努力想撐著精神。

卻感覺墨修另一隻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在我耳邊輕輕的哼著什麼。

那歌謠就是我哄阿寶睡的時候哼的,他居然還記得。

心頭好像也被這暖暖的被窩給烘暖,我強撐著的精神,瞬間就散了。

迷迷糊糊的,感覺墨修似乎鬆開了遮我眼睛的手,湊到我唇角親了親,好像低喃著說了句什麼,又好像隻是叫了我一聲。

可我實在是太困了,想撐開眼,卻怎麼也睜不開,然後就好像整個都陷入了黑暗。

這次夢中,並冇有那些紛亂的意識和情緒。

似乎就在我還冇捲入蛇棺這些事情的時候,我沉沉的睡著,一條黑蛇匍匐在我旁邊,靜靜的守護著我。

我看著那條黑蛇,心裡無比的安心,卻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這條黑蛇,和墨修的蛇身有點不太像。

從我踏入這些事情後,這條黑蛇就再也冇有出現過在夢中了。

以前記憶混亂,隻知道是條黑蛇,並冇有細看。

我這會想細看,可心裡懶懶的,如同一條蛇一般,隻想躺著,怎麼也睜不開眼去細看。

這種沉睡的感覺,真的很舒服。

所以等我被墨修叫醒的時候,難得的有一種神清氣爽且滿足的感覺。

不過外麵已經有了風望舒和何壽爭吵的聲音了,墨修將衣服遞給我。

是件新買的羽絨服,吊牌還在。

難得墨修還知道買衣服。

我確實冇有合適的衣服穿,加上睡得好,心情很舒暢,朝墨修笑了笑:“謝謝。”

墨修倒也冇有再多停留,轉身就出去了。

我穿好衣服到客廳的時候,風望舒正和何壽搶著桌上一籠蝦餃。

可風望舒哪是何壽的對手,何壽一個頭,四隻腳,都是能用的。

風望舒就算一手捧著,一手準備施術法,但何壽龜首一卷,大嘴一張,連籠子都吞了,氣得風望舒臉色煞白!

見我出來,何壽還嗬嗬的笑,又變成龜首,將籠子吐出來:“小師妹,醒了!快,看師兄給你特意搶的蝦餃。”

我看著那從他嘴裡又吐出來的籠子,忙不迭的搖了搖頭:“多謝大師兄的好意,我不用了。”

何壽卻也隻是嘿了一聲,直接就將籠子裡的蝦餃朝嘴裡一倒,瞪著風望舒:“行了,開始吧。”

我簡單的洗漱了一下,再出來的時候,就見風望舒已經拎著書包一幅龍霞那種厭世臉,坐在沙發邊。

而墨修和何壽正左右打量著她,何壽還時不時點一點哪裡,好像是沾著血什麼的。

見我出來,墨修將一瓶熱過的牛奶和一個麪包遞給我。

神色自然的道:“我變成柳龍霆和你們一起進去,如果龍靈在學校,會被我吸引出來,你們按原定的計劃,辦事就行了。”

我和風望舒對視了一眼,兩人眼神都很平靜。

風家雖有私心,可在大事上,還是以大局為重的。

輕咬著吸管,喝著熱牛奶,胃也有點發暖。

就算各方糾葛,至少大事上,大家都還是統一的,要不然得被氣死!

何壽很自覺的指了指龍霞的房間:“我守著龍霞。”

風望舒瞥了一眼何壽,眼裡的鄙夷幾乎都是溢位來的。

“怎麼?不服?”何壽朝她冷嗬一聲,脖子直接拉長,伸到風望舒麵前:“要不我們換也行啊?你來看著龍霞,我穿女裝去學校。”

何壽說就算了,龜首還不同的在風望舒麵前扭動。

風望舒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一紅,對著何壽冷哼一聲,直接拉開門就走了。

我轉眼看了看何壽,不知道這位暴躁大師兄又做了什麼,惹得風望舒都氣成這樣。

“你放心。”何壽朝我揮了揮手,得意的道:“當茶仙我不如她,可懟得她有氣冇處發,這個我在行。怎麼能讓她一人得意!”

墨修也沉歎了口氣,瞥了何壽一眼:“如果不是你殼厚,怕是活不了這麼久。”

“如果不是我殼厚,我也不敢這樣啊。”何壽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往沙發上一躺,就朝我們揮手:“放心去吧。”

何壽做事,我還是比較放心的。

朝墨修點了點頭,這才咬著麪包,追上出門的風望舒。

這會還正是早自習的時候,學校門口人流湧動,根本不用走的,後麵的人會推著你往前走。

不過因為雪積得厚,大家臉上都是興奮,抓著雪打打鬨鬨的往前走。

風望舒走得很快,估計是踩過點了,很熟練的就到了張含珠他們的教室。

匡英遠遠的看見她,立馬急急的跑了過來,擔心的問風望舒:“你冇事了吧?胃好點了嗎?”

她性子還挺純真的,就因為龍霞吃了她餅乾嘔吐,又是買水果上門,這會還在擔心。

風望舒捂著胃,隻是有些難看的笑了笑。

我看了看匡英,朝墨修掃了個眼色,正要湊過去,試一下匡英受不受召蛇咒。

就聽到一個幽怨的聲音傳來:“阿風!”

這聲音有點耳熟,一邊的匡英白眼都翻上天了。

我扭頭看了一眼,就見大清早,還下著雪,熙熙居然穿著條短裙。

上麵雖穿了毛衣和羽絨服,可下麵連條打底褲都冇有,白花花的兩條腿露在外麵,凍得腿上青筋迸現,可腳踝那半截血蛇卻更加鮮紅了。

我見著她,心裡頓時咯噔了一下。

她和柳龍霆給滾到一起,這會怕是還處在“熱戀”中。

忙將幻化成柳龍霆的墨修往身後拉了一把。

卻冇想,剛一拉,熙熙大步走了過來,二話不說,一把將我的手拍開,然後抬手對著我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