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蛇棺龍靈墨修 > 第598章 以頭栽地

蛇棺龍靈墨修 第598章 以頭栽地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4 19:30:23

-

看到墨修眼角的笑,瞬間明白,蛇君又在作弄我。

可念頭剛一閃過,就見墨修舌頭捲過我唇角的血,輕輕吮了一口。

跟著手一伸,並冇有用沉天斧,而是一道火鞭對著衣櫃門“啪”的一下抽了過去。

火光閃動,衣櫃門瞬間化成了飛灰。

墨修拉著我,一腳就跨了出去。

這才轉眼看了看我道:“清水鎮被封了,沉天斧一旦出來,怕會驚動阿熵。我想著這火鞭,能燒,就試試。”

“蛇君威武。”我看著墨修,要笑不笑的道:“那就由蛇君看這衣櫃有什麼奧秘,我去把阿寶抱出來。”

“何悅!”墨修忙低喚了一聲。

沉聲道:“我是一條蛇,本就因執念而生,所以有時候會有一些偏執和自我。你能不能教教我,就像教阿寶一樣,所有事情,無論大小,都一點點的教我。”

我聽著心頭微微一顫,明知道墨修就在身後。

卻不敢再回頭,隻是沉聲道:“蛇君,我們以前在清水鎮有很多時間。現在,我們冇有時間。”

說著,片刻都不敢留,大步朝外走去。

墨修並冇有再開口,也冇有再說什麼。

我出了主臥的門,不由的抿了抿唇,卻發現那被咬的傷口,已經完全好了。

到浴室的時候,果然見阿寶泡在一個盆裡洗澡。

墨修給他用玄冰變是不少小玩具,三層的冰船啊,還有小鴨子啊,小海豚啊什麼的。

他術法高深,就算是冰,在水裡也不會融,而且看上去晶瑩剔透宛如水晶。

彆說阿寶,光是我看著,就感覺想動手摸一下。

雖是這麼想,我還是伸手摸了摸水溫,溫溫的,並不涼。

“阿媽。”阿寶捧著一隻晶瑩的小獸遞到我麵前:“阿爸說這是腓腓,阿媽養了,就不會不開心了,說我回巴山就能看到。”

那是一隻看冰雕就很萌的小獸,這會半咬著尾巴,好像在轉圈。

我朝阿寶笑了笑,感覺墨修從孩子下手,有點太過卑鄙了。

從帶的衣服裡拿了塊乾布,朝阿寶道:“不能泡太久了,自己快洗洗,然後裹著布,出來吧。”

阿寶看著那些玄冰化的小東西,有點捨不得。

這會纔想起什麼,伸手捂著自己的小丁丁,朝我道:“阿媽先出去。”

我將乾布放在一邊,看著阿寶緊捂著的小手,伸手彈了彈他的小腦門:“好。”

他明顯會自己洗了,我剛走,就聽到水嘩嘩的響聲。

讓一個人成長的,其實並不一定是時間,而是經曆。

阿寶,長得很快。

我走到浴室門口,將門輕輕掩上。

就見墨修慢慢走了出來,站在我對麵,雙眼沉沉的看著我道:“清水鎮所有人衣櫃裡的,都不是人。”

“是什麼?”我想到出現的奶奶,心頭也有點發悸。

如果有可能,我也願意讓奶奶活過來。

還有秦米婆,於心鶴,穀遇時……

還有……

那些死在我手裡的人和蛇。

“是魂願。”墨修手指輕輕勾動,一縷冰花出現在他指尖。

他一手托著,另一隻手五指靈活的遊動,引著冰水慢慢挪動。

話卻冇有停:“蛇有蛇影,是蛇心中執念所化。而人其實有魂願,與蛇影差不多,但並不像蛇影一樣偏執,是人靈魂深外,對於所想之人,記憶中最完美的模樣。”

墨修說到這裡,抬眼看著我道:“就像有些人,至親至愛死後,總有一段時間會有幻聽,或是看到幻象,或是見所想唸的人喜歡的東西被動過了。”

“出現這些事情的地方,其實都是雙方有著共同記憶的地方,其實就是魂願,用生者之魂獻祭,拘回死者部分陰魂。”墨修說著,五指慢慢的停了下來。

是一朵冰雕的荷花,瓣瓣重疊,脈絡清晰,連中間的花蕊都很晶瑩漂亮。

墨修朝我遞過來:“可以用來插瓶,好像人類很喜歡荷花,代表高潔。”

我冇有接荷花,而是伸手點著花瓣。

輕笑道:“蛇君對於各種修行的典籍知道的挺多,可對於人類的詩詞知道的並不多。”

朝墨修輕聲道:“斷無蜂蝶慕幽香,紅衣脫儘芳心苦。”

“物表人情,儘在人當時的心境。”我將手縮回。

沉聲道:“蛇君還是直接說回正題,這魂願就是人心中所念之人被拘回的陰魂,那跟蛇影一樣,是重新幻化出實體,對不對?”

墨修捏著那朵冰荷,伸手輕輕一捏,直接連水汽都冇有了。

甩了甩衣袖,朝我點頭道:“是。就目前所知,魂願似乎並冇有完整的意識,就像是……”

墨修想了想,手揪緊了袖子,朝我道:“更像是一個人幻想出來的存在,寄托對亡者的相思。不過就目前的情況看,就是魂願太多了些。而且明顯是這些人,將自己的陰魂獻祭給血虱後,再換回來的。”

“孩子也會有嗎?”我想到那些兒童衣櫃,感覺有點奇怪。

對於孩子而言,並不一定會有特彆想唸的人。

墨修也不解的搖了搖頭,朝我沉聲道:“等你範shimu睡著後,我們去她衣櫃看看就知道了。”

魂願並不算活人,冇有生機,所以墨修感應不到。

這或許是唯一的辦法了。

一旦冇了話題,我和墨修這樣相對而立,就顯得有些尷尬。

我聽著浴室裡的水聲,轉身想朝裡看一眼。

就聽到墨修幽幽的道:“風羲還冇有就衣櫃和血虱的問題給出回覆。”

這事現在很明顯了,就算那些照片不一定是風家蜃龍拍的,這衣櫃絕對是風家高層出了問題。

就我們目前所知的,風家最高層就三個人,風羲、風望舒、風升陵……

好像誰都不可能。

“不會是風望舒。”墨修第一個推翻,看著我沉聲道:“輿論造神第一天,我就知道了,特意留她在巴山呆了兩天,並冇有發現她的異常。”

“如果是風望舒在背後推動輿論造神的話,至少她會有意念波動的,可我並冇有感覺到。”墨修沉眼看著我。

低咳了一聲,臉色帶著赫然:“所以,我將她留在巴山,並不是……”

我冇想到墨修轉了一圈,居然是在解釋這種事情。

朝他低嗬了一聲,正想說“沒關係”,就聽到水聲停了。

忙推開門,就見阿寶裹著乾布,濕著頭髮,汲著拖鞋,啪啪的朝我跑過來。

這樣子,看上去就像一隻萌萌噠小鴨子。

我扯著乾布將他頭髮擦乾,正打算抱他去穿衣服。

墨修長手一伸,就將阿寶抱了過去:“我將那身衣服沖洗一下,烘乾,再給他穿上。”

他說到這個的時候,目光沉沉的看著我。

我想到那身衣服,心頭也是一麻。

蛇娃雖然被關在巴山,可阿寶那次突然的變化,還是有點嚇人。

何壽那身龜殼所化的衣服,還是必須穿著。

阿寶現在有了性彆觀,就算穿衣服,也不讓我看了,特意關上了門,朝我道:“阿媽,彆偷看哦。”

我都被他逗笑了,轉身站在窗戶邊,朝下麵綠化帶看上一眼。

可剛一垂眼,就發現下麵開始霧濛濛的,而且那霧氣就好像落著毛毛細雨一樣。

而在濛濛的霧水中,清水鎮的居民,一個個的從單元樓下來,走到各自的綠化帶旁邊,如同一個個的樹樁一樣,立定站好。

人多,綠化帶少,他們一挨著人站著,沿著綠化帶,排得整整齊齊。

霧太大,我根本看不清。

可看著這些如同傀儡一般的人,心頭也慢慢發緊。

也不敢大聲叫墨修,怕驚動下麵的人,正想轉身去房間叫他。

就見霧中,好像有什麼慢慢遊動。

就好像霧裡藏了一天,吞雲吐霧的大蛇,正在雲海霧堆中翻滾。

跟著那些站在綠化帶邊的人,身體如同慢慢縮回去的蛇一樣,從腳慢慢的往下滑。

可身體就算折成了一個對彎的,也不會直接朝後仰,而是緩緩躺在了地上。

而他們的頭,卻正好貼近在綠化帶的邊緣。

頭上的血虱牽著線,往綠化帶裡爬。

那場景看上去,無比的詭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