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替嫁夫人又逃了 > 第184章 再遇惠敏郡主

替嫁夫人又逃了 第184章 再遇惠敏郡主

作者:葉千梔宋宴淮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3 01:24:57

-眾生皆苦,世上纔有糖的出現。

葉千梔跟朱辛月說好了中午的時候會到金玉齋給朱家父子看病,不過她為了打時間差,自然得早點出門。

今天她是出門給人治病,帶著宋雲綺和於月就有點不妥了,剛好最近她給於列上了不少的理論課,就差實踐課了。

所以她直接帶了於列一起去。

自從他們來了京城,於列極少有機會跟葉千梔單獨相處,主要是他不敢來找葉千梔,怕宋宴淮誤會他們之間的關係,所以一直都在避嫌。

今兒他也是極其不願意跟著葉千梔出門的,不過葉千梔說他學了這麼久的理論知識,得開始結合病情開始教學了,為了學醫,他隻能硬著頭皮,跟著葉千梔出了門。

兩人上了馬車,於列往旁邊躲了躲,似是想要離葉千梔遠一點。

葉千梔看了他一眼,納悶道:“你的凳子燙屁股麼?怎麼一直動來動去?”

“不是。”於列緊張反駁道:“就是我們孤男寡女一起出門,會不會被人說閒話啊?”

他最想問的是,宋宴淮會不會吃醋啊?

“孤男寡女?”葉千梔打量了他一番,揶揄道:“我從來冇有把你當成男人看待,我都是把你當我的同性,所以你這個詞用錯了,我們不是孤男寡女,是姐妹出行!”

“葉姑娘,我是男人。”於列低吼道。

“你是不是男人,這得問你未來的媳婦,她才知道,我可不知道。”葉千梔一臉無辜道:“你也彆證明給我看,因為我隻跟你當好姐妹。”

見於列臉色很黑,葉千梔小心翼翼道:“要不,當兄弟也成。”

“.......”於列的臉更黑了。

“......”她這是說錯了什麼麼?葉千梔無辜地眨了眨眼!

於列乾脆挪開了頭,不再看葉千梔,免得自己被不按常理出牌的她氣死!

金玉齋在最熱鬨的街道,晌午時分,金玉齋店裡人來人往,來這裡的人,非富即貴!

反正不是葉千梔能得罪得起的人,她也不是喜歡得罪人的人,下了馬車,拎著裙裾往裡麵走去。

掌櫃的正滿頭大汗地招待客人,見到葉千梔進來了,他忙把自己手裡的活兒交給了夥計,自己迎了上來:“宋太太,您昨兒要的玉石已經到貨了,請您上樓一觀。”

“行!”葉千梔跟在掌櫃的身後往樓上走去。

上了樓,掌櫃的這才小聲道:“還請葉大夫從這邊的小樓去後院,朱老爺他們已經到了。”

金玉齋的二樓有很多房間,葉千梔跟著掌櫃的在宛如迷宮的房間裡穿梭著,很快就來到了一處有暗門的地方,打開暗門,三人走了進去,走過一段斜坡,接著又下了樓,很快掌櫃的就打開了暗道的門。

門剛剛打開,屋外的陽光就迫不及待照了進來。

葉千梔跟著掌櫃的往外走,入目出是一座精緻的院子,兩人穿過了幾個迴廊,很快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迴廊的儘頭處。

朱辛月見到葉千梔,連忙迎了上來:“葉大夫,您來了,這位是.....?”

“這是我的徒弟,他是過來幫忙的。”葉千梔解釋道:“我聽你說,朱老爺受了很重的傷,我想著,或許有需要挪動的時候,有他這個懂醫術的人在一旁幫著,會比較好。”

“葉大夫帶來的人,那定然是信得過的人。”朱辛月聽到葉千梔的解釋,忙道:“對不住啊,我現在見到陌生人就害怕,還請葉大夫見諒。”

“我理解。”葉千梔倒是不覺得朱辛月小題大做,在她看來,朱辛月會堤防陌生人是很正常的事情,換做是她,肯定會比朱辛月更草木皆兵。

見到了朱辛月,掌櫃的便退下了,他是金玉齋的掌櫃,不能消失太久。

葉千梔跟著朱辛月到了朱家父子暫時居住的宅院。

從朱辛月昨兒的描述中就知道朱家父子的情況很嚴重,可當她見到朱家父子的時候,葉千梔還是被朱家父子的慘狀給嚇到了。

朱父全身傷痕累累,身上就冇有一塊好肉,也不知道他用了什麼藥敷在身上,有些傷口已經黑了。

朱公子身上倒是冇什麼大問題,就是雙腿被廢了,葉千梔看了看他腳上的傷,就知道他的傷治好了,這輩子也隻能坐在輪椅上度過了。

“葉大夫,我父親和大哥可有辦法醫治?”朱辛月一直注意著葉千梔的臉色,當她看到葉千梔臉色難看下來了,她登時心裡一緊張,就怕得到了一個不好的結果。

“治是肯定可以治的,就是結果可能不容樂觀。”葉千梔說道:“他們的情況太嚴重了,就算治好了,也還是會留後遺症的,而且很嚴重。”

“比如?”朱辛月緊張地問道。

“比如你父親以後需要長期吃藥。”葉千梔指了指朱父身上的傷:“他身上有些傷已經好了,但是因為冇有經過正經的醫治,所以有些肌肉萎縮了,這種情況,我是冇法把他這塊肉給治好的,我隻能開藥,延遲這塊肉的衰老。”

“還有你大哥的雙腿算是廢了,就算華佗在世,他也冇有辦法治癒,我也隻能儘量而為,讓他以後少遭點罪,但是他這輩子怕是都得在輪椅上過活了。”

“他們都還活著,我就心滿意足了。”朱辛月對於這種情況,心裡早就有底了,所以她並不意外:“那他們身上的毒?”

“毒是比較麻煩了一點,不過對我來說不算什麼。”葉千梔把了脈,又拿了銀針挑破了他們的手指,驗了驗他們的血,知道他們是中了什麼毒。

“他們身上有好幾種毒,而這幾種毒在他們身體裡有了交集,產生了新的毒,解藥我需要一點時間研製。”葉千梔說道:“在這之前,我先給他們施針,延緩毒素的蔓延。”

葉千梔說起這些事情的時候,眼眸發亮,像夜空中的星星,那麼的耀眼奪目,讓人一看到她的神情,就不由自主相信了她的話。

葉千梔先給朱家父子開了兩副藥,讓朱辛月抓了以後,直接熬著給他們喝,再又開了一副藥浴給她,讓她每天熬了水,給他們擦身子。

至於身上那些皮外傷,葉千梔還貼心地給了金瘡藥。

葉千梔研製出的金瘡藥,那是有市無價的寶貝,比市麵上,乃至皇宮裡的金瘡藥效果都更好。

藥開完了,接著就是施針這個大事了。

葉千梔把於列喊了過來,一邊施針,一邊給他講解:“鍼灸可不是胡亂來的,得選好穴位,這個選穴也是有講究的,得挑選幾個主要穴位,剩下的是一些配穴。”

“穴位也有主次之分?”於列好奇地提問。

“當然有了。”葉千梔說道:“就跟人開藥方是一樣的,有不可缺少的主藥,也有可有可無的配藥,配藥雖然是可有可冇有,但是新增了配藥,就會使藥方更完善,促使人體能最大限度地把藥效全都給吸收了。”

“我們選穴位,有三種辦法,第一種是區域性選穴,即是在受病部位就近取穴。第二種是循經取穴,在受病部位的遠距離取穴,這種選穴方法緊密結合經脈的循行,體現了‘經脈所通,主治所及’的治療規律,特彆適用於在四肢肘膝關節以下選穴。”

“第三種是對症選穴,這是針對個彆症狀進行選穴。”生怕於列聽不懂,葉千梔還舉例道:“假如有人發高熱了,想要退熱,那該怎麼辦呢?”

“在冇有藥物的情況下,可以在大椎和曲池兩個穴位鍼灸,能退高熱。”

於列認真聽講,看著葉千梔給他講解人身上的穴位,和穴位對應的病症。

一旁看著的朱辛月,見此情況,恍然大悟。

葉大夫剛剛說她是讓這個人來幫忙的,可現在看來,哪裡是讓人來幫忙的啊,明明是讓這個人來這裡學習的。

不過能幫到葉千梔的話,朱辛月還是很高興的。

她對醫術一竅不通,不過葉千梔的講解深入淺出,很容易就聽懂了。

說完瞭如何選穴,接著葉千梔就開始講怎麼配穴了。

配穴可不是亂配的,跟配藥也不一樣。

有些人開藥方,喜歡在裡麵新增一些無用的藥材,這種藥材可有可無,吃了對人體冇好處,但是也吃不壞人。

而配穴就不一樣了,鍼灸對於每一步都得認真對待的,絕對不能含糊其辭。

更不能亂來!

“配穴呢,主要有五種方法。”葉千梔道:“第一種是前後配穴,是以身體前後部位所在腧穴相互配伍使用的方法,例如,咳嗽、氣喘,前取中府、膻中,後取肺俞、定喘。”

“第二種是上下配穴,‘上’是指腰部以上,或者上肢,‘下’則是腰部以下,或者下肢。比如,牙疼時,上取合穀,下取內庭。”

“第三種是左右配穴,經絡在人體呈左右對稱分佈,既可以左右交叉取穴,也可以左右對稱取穴,例如左側麵癱的時候,可以取右側合穀穴,右側麵癱的時候,可以取左側合穀穴,胃痛取雙側梁門、足三裡。”

“第四種是表裡配穴,以臟腑和經絡的陰陽表裡關係為依據的配穴方法,簡單來說,就是某一處的臟腑和經脈有病,除選取本經腧穴以外,同時配以表裡經有關的腧穴。”

“第五種是遠近配穴,病變區域性和遠端區域性同時選穴,配伍成方。”葉千梔手下動作冇停,嘴裡繼續給於列講課:“以頭疼為例,近取太陽、頭維、百會,以疏通區域性氣血,遠端可依據辨證論治的原則選取相關經脈的穴位,以治其根本。”

“總之一句話,在以鍼灸療法治病的時候,一定要注意配穴的主次分明,恰到好處地選擇一組或者幾組處方,既有針對病因的主穴,又有對症選擇的配穴,穴位的數量不宜多,在治療過程中可根據病情適當加減,或者是幾組處方輪流使用。”

等葉千梔說完,她也已經給朱家父子施完了針,她收針後,拿出帕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於列認真地把葉千梔講的地方給記了下來,對於穴位,他並不陌生,不過那都是看書上所寫才知道的,看書跟實踐是兩碼事。

葉千梔不帶著他來這裡,於列隻能紙上談兵,他究竟能記住多少,那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他現在看著葉千梔給人施針,聽著葉千梔的介紹,現實和理論結合在了一起,於列記得更牢了。

施針過後,這次的治療算是落下了帷幕,朱辛月笑著道:“葉大夫是一個好老師,聽你的講解,我一個冇學會醫的人都能聽懂。”

“賣弄了賣弄了,我就是隨便說一說。”葉千梔擺擺手道:“三天後我再來給他們施針,今兒的治療就到這裡了,對了,你可彆忘了,每天都得熬藥給他們擦拭身子。”

臨走前,葉千梔又把注意事項給說了一遍,就怕朱辛月給忘記了。

朱辛月連忙拿著紙筆給記了下來。

來時是怎麼來的,離開的時候就是怎麼離開。

等葉千梔再次出現在金玉齋的時候,時間已經是一個時辰後了。

掌櫃的早早就在二樓等著了,見到葉千梔出來,他忙道:“宋太太,您挑選的這些玉石都是我們店裡的精品,不知道您是打算自己設計樣式,還是全都托付給我們店鋪的設計師來設計?”

“你們金玉齋的首飾樣式我都很喜歡,顯然你們設計師的水平很不錯。”葉千梔含笑道:“那就讓你們的設計師幫忙設計吧。”

“您有什麼要求呢?”掌櫃的一邊說一邊打開了雅間的門。

葉千梔跟著往外走去,漫不經心道:“冇要求。”

她連玉石的麵都冇見到,怎麼提要求?

她剛剛走到了外麵,迎麵而來就碰到了一個熟人。

“又是你?”惠敏郡主見到葉千梔,口氣不善道:“真是晦氣,一出門就碰到討厭的人。”

葉千梔冇理會她,直接往前走。

被人無視了,惠敏郡主更生氣了,她跑到葉千梔麵前,攔住了她:“喂,我跟你說話呢,你怎麼不理人?”

葉千梔停下腳步,挑眉道:“你在跟我講話?”

“不然呢?”惠敏郡主冇好氣道:“這裡除了我們,還有彆人麼?你把這裡當成你家了啊,怎麼天天都來這裡?”

“你不也一樣?”葉千梔語調慢悠悠,輕描淡寫地應道。

聞言,惠敏郡主臉色不好道:“你知道本郡主是誰麼?你這麼跟本郡主說話,就不怕得罪本郡主?”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你是誰?”葉千梔眨了眨眼,直接忽視了她的自稱,一臉無辜道:“我們萍水相逢,初次見麵,我不知道自己哪裡得罪你了。”

葉千梔的記性不好,但是也冇差到昨兒剛剛見過麵的人,今天就忘記她是誰了。

她當然知道這位是京城赫赫有名的惠敏郡主,她娘是先帝的公主,她爹是誰,隻有長公主知道。

想到昨兒晚上宋宴淮跟她說的八卦,葉千梔眼裡浮現出一抹淺笑,人人都說皇家的關係亂,但她冇想到在這個朝代,居然也有未婚先孕的女子。

還是一國公主。

“你就裝模作樣吧!”惠敏郡主瞪了她一眼,咬牙切齒道:“昨兒下午,我們就在金玉齋見了麵,朱辛月那個賤人也在場。”

“昨兒下午?”葉千梔故作思索,半晌後才恍然大悟道:“我想起來了,昨兒我隻顧著看樓上下來的美嬌娘了,倒是冇記住你的模樣。”

聞言,惠敏郡主差點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你....你羞辱本郡主!”惠敏郡主臉色鐵青。

“我這怎麼就羞辱你了?”葉千梔一臉為難道:“昨兒從樓上走下來的女子長得實在是太漂亮了,我被她吸引了注意力,冇顧得上看你一眼,長得醜不是你的錯,你長得醜,卻偏偏要人家隻看你,這就太為難人了。”

站在葉千梔身邊的於列目瞪口呆地看著葉千梔損人,他一直都知道葉千梔不好惹,但是他冇想到葉千梔膽子還挺大的,眼前這位,從她的衣著打扮、行為舉止就能看出來她的身份不簡單。

明明知道對方不好惹,也惹不起,葉千梔還偏偏去招惹,一點兒都不收斂。

於列有些擔心,他暗暗握拳,等會兒要是這幾個人發難,那他一定要衝在最前麵,給葉千梔爭取逃跑的時間。

惠敏郡主平生最討厭人家說她長得醜了!

雖然這是實話,但是她不想聽,也不承認!

特彆是看到葉千梔這張美人臉的時候,她更是恨不得毀了她這張臉。

看到葉千梔這張臉,她就會想到十幾年的勁敵朱辛月。

朱辛月長得漂亮,家世好,可惜命不好。

她那時候知道朱辛月被聖上打入冷宮,她高興得不行,那一天,她吃了兩碗飯。

後來朱辛月被賜婚給了秦王,她很不開心,差點冇把家裡的擺件全都給摔了。

朱辛月也太冇本事了,連聖上這樣的傻子就哄不住,還把她的心上人給搶走了。

想到秦王殿下,惠敏郡主心情愈發不好。

她盯著葉千梔這張絕豔的麵容,眼裡的惡意,掩蓋都掩蓋不住。

“好,好得很。”惠敏郡主看著葉千梔這張臉,恨恨道:“你們把她給綁了,本郡主要好好教訓她一頓,讓她知道這裡究竟是誰的地盤。”

惠敏郡主身邊自然是不缺護衛,她一個吩咐,身後的護衛就上來了。

見狀,掌櫃的想要把葉千梔護在身後,冇等他行動,葉千梔動作快速地避開了對方的手,躲避間,她揚了揚手,白色的粉末從她的手裡飄出。

惠敏郡主的護衛機警地往後躲了躲,不過他們冇躲過去,不小心聞到了粉末,身子一軟,直接摔在了地上。

“太弱了一點。”葉千梔摸了摸鼻子,嫌棄不已:“我隨便丟點東西,他們就變成了軟腳蝦,真是無趣。”

葉千梔冇心情陪惠敏郡主玩兒了,直接下了樓。

“葉大夫,您今兒得罪了惠敏郡主,可得小心了,她是個睚眥必報之人,今日在您手裡吃了虧,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掌櫃的送葉千梔出門時,提醒道。

“多謝你的提醒。”葉千梔在動手前就想到了後果,她揚了揚眉,一臉無所謂:“我不怕她針對我,就她不敢針對我,我能讓她吃一次虧,就有辦法讓她次次都吃虧。”

掌櫃的聽到葉千梔這麼說,便冇有再說什麼了。

葉千梔帶著於列爬上了馬車,吩咐道:“昨兒餘姑娘捎了訊息過來,說是在她家附近有個宅院出售,我們過去看一看。”

聞言,車伕立刻調轉了馬車,往餘姑孃家方向駛去。

“葉姑娘是要買宅院?”從教學結束,於列就恢複了以往的沉默,剛剛惠敏郡主找葉千梔麻煩的時候,他也跟掌櫃的一樣站在葉千梔身邊,沉默不語,不過在惠敏郡主的護衛來抓葉千梔的時候,於列急匆匆上前,想要護住葉千梔。

“嗯。”葉千梔點頭道:“我打算做點小生意。”

“做什麼生意?”於列好奇問道。

“民以食為天,我打算賣點吃食。”葉千梔早就有打算了,她笑眯眯道:“我考察過了京城的各類吃食類店鋪,賣什麼東西的都有,我的店鋪想要出類拔萃,自然是要有所不同。”

這個不同可不僅僅是賣的東西不一樣,店鋪也得有所不同。

臨街的飯館酒樓數不勝數,她的店鋪要是開在了街邊,那就一點新意都冇有了,所以能夠安排在安靜的小巷裡,彆有一番滋味。

兩人閒聊間,很快就到了餘姑孃家門口。

餘姑娘早早就在家裡等著了,見到葉千梔過來,她滿臉歡喜:“葉大夫,你來啦。”見到跟在葉千梔身後的少年,餘姑娘好奇地打量了幾眼:“這位是......?”

“這是我的朋友。”葉千梔給雙方介紹彼此:“他叫於列,於列,這位是餘姑娘。”

於列和餘姑娘相互問了好,餘姑娘這才輕聲道:“那座宅院就在我家隔壁,我們現在就過去看?”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