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替嫁夫人又逃了 > 第188章 美人妝(二更)

替嫁夫人又逃了 第188章 美人妝(二更)

作者:葉千梔宋宴淮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3 01:24:57

-“冇有說丟了什麼東西。”阿平搖了搖頭:“宮裡已經派了人出來一起尋找,不知道他們究竟想要找什麼。”

葉千梔聽到這話,心裡愈發覺得奇怪,丟了東西,可又不說丟了什麼,若是一件無關緊要的東西,丟了便丟了,也無需如此興師動眾。

可現在連京城都給封閉了,顯然這個東西不同尋常!

不過飛陽大長公主丟了什麼東西,那都跟他們這些小老百姓沒關係,所以葉千梔問了幾句後,便冇什麼興趣了,直接拿著勺子舀湯喝。

聽八卦又不能填飽肚子,還是得吃飯!

一旁的宋宴淮倒是知道今天這一出是乾什麼,不過他卻半點都不慌張!

事情他早就安排好了,所有的痕跡也清除得一乾二淨,冇有人會查到他頭上。

就算上麵那些人懷疑是他,也拿不出任何的證據!

如同宋宴淮所料,惠敏郡主一出事,飛陽大長公主和惠敏郡主就懷疑是宋宴淮下的黑手。

因為惠敏郡主剛剛算計了宋宴淮的妻子,人家現在不過是來找回場子罷了!

懷疑歸懷疑,想要給宋宴淮定罪,那也的找到他動手的證據啊!

可惜昨兒晚上公主府的侍衛並冇有聽到動靜,也冇有發覺有人過來,而等他們知道這件事的時候,惠敏郡主的清白已毀,而毀了她清白的賊人卻不見蹤影,隻有地上還留著賊人的衣服。

可這身衣服卻是他們公主府侍衛的衣裳。

究竟是外麵的人偷了他們公主府的衣裳,然後披著這件衣裳來乾壞事,還是毀了惠敏郡主清白的這個人就是他們公主府的侍衛?

究竟是哪樣,誰也說不清楚。

“還能是怎麼樣?肯定是宋宴淮算計我!”惠敏郡主歇斯底裡地喊道:“娘,你去把宋宴淮給抓起來,我要抽他的皮、扒他的筋,我要讓他生不如死!”

敢毀她的清白,她就要他的命!

“你說是他算計你,理由呢?”坐在一旁的飛陽大長公主手裡捧著一杯茶,語調不快不慢地問道:“我們雖然是皇族之人,但是說話做事也得講究證據!”

如果冇有證據,哪怕她們母女兩人去告禦狀,那也是告不贏的。

“因為我昨兒派了人去毀了宋宴淮妻子的臉!”惠敏郡主神情癲狂:“那賤人長得比我好看,我豈能讓一個舉人的妻子給比下去?我自然是要毀了她的臉,讓她再也不敢出現在我麵前。”

聞言,飛陽大長公主絲毫不意外,她放下了手裡的茶盞,語氣不善道:“你瘋了?你知不知道秦王殿下最近都在想著怎麼跟宋宴淮緩和關係,讓他繼續為他效力,你卻偏偏因為這無稽的理由,想要毀了人家妻子的臉?你知不知道,如果讓宋宴淮知道是你算計他們,他肯定是不會願意回到秦王殿下身邊。”

“我怎麼會不知道?”惠敏郡主顫聲道:“可我控製不住,一看到宋宴淮他妻子的臉,我就會想到朱辛月,更讓我無法接受的是,朱辛月跟宋宴淮的妻子還挺熟悉的。”

“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麼?”飛陽大長公主倒是不意外,她道:“朱辛月是秦王殿下的王妃,宋宴淮是秦王殿下最信任的謀士,他們以前是同屬於一個陣營的人,她們認識有什麼奇怪的?”

“是不奇怪,可我就是冇法接受這個事實。”惠敏郡主不想再談這件讓她不高興的事情:“娘,女兒的清白都被人給毀了,您就這個反應?您不應該去給女兒報仇麼?”

“我一個婦道人家能做什麼呢?”飛陽大長公主無奈道:“我雖然是聖上的姑母,是大盛的大長公主,但是我也隻是個空有公主名頭,冇有實權的公主罷了!”

她年幼時,父皇去世,皇兄即位,他們是同父異母的兄妹,先帝自然不會對她多上心,而她小時候被宮人欺負過一次,後麵性子變得潑辣,惹了不少的禍,先帝管教了她幾次,最後見她不服管教,先帝也冇轍了。

最後一次就是她未婚先孕,先帝質問她這個孩子是誰的,她冇說,不管先帝怎麼問,她都咬緊牙關,冇有把孩子的父親給泄露出去。

先帝對她失望透頂,直接放棄她了。

讓她出宮建了公主府,從那以後,她在宮外放飛自我,享受著下麵的人送上來各色美少年,而先帝則對她不聞不問。

若不是先帝早逝,當今聖上上位了,她怕是現在還是一個無關緊要的長公主。

飛陽大長公主跟先帝關係不好,跟當今聖上的關係也不過是麵子情罷了!

聖上喊她一聲姑母,對她頗多照顧,可她要是敢對聖上指手畫腳,做出一些不利聖上的事情,飛陽大長公主知道,聖上直接就會把她給廢了!

所以她現在還真的是不能太放肆,也不敢放肆!

“您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彆人欺辱女兒?”惠敏郡主目露絕望,似乎是不敢相信這話是她母親給說出來的。

“我不會讓人平白無故就欺負了你,你放心吧!”飛陽大長公主自然不會就這麼吃下這個啞巴虧:“可現在留在這裡的證據,並不能證明這件事跟宋宴淮有關,等調查的結果出來以後再做打算。”

惠敏郡主聽到自己的母親這麼說,她噗嗤一聲笑了起來,她語氣不好道:“娘,您不會是捨不得宋宴淮吧?還想招他為入幕之賓?可您不想想,宋宴淮要是對您有這意思,他當年就不會拒絕您了,當年人家寧願終身不科舉,不當官,人家也不願意屈服於您!”

聞言,飛陽大長公主直接怒了:“慧敏,這就是你對母親的態度?誰允許你這樣跟我說話的?”

“我不過是實話實說罷了!”惠敏郡主早就看不慣飛陽大長公主的行為了:“您當年要是不做出那些丟臉的行為,我現在也不會被京城那些貴女們嘲笑,您不知道我每次出門遇到她們,人家都不把我放在眼裡。”

不僅是那些貴女們輕視她,連京城的世家公子們看到她也都繞道走,不願意跟她碰上麵。

人人都說皇家的公主郡主不愁嫁,可她母親雖然是大長公主,在大盛朝地位尊貴,可她父不詳,這就是她人生中的汙點。

一些愛麵子的人家,首先就把她給剔除了。

惠敏郡主已經到了適婚的年齡,可就是因為她的身世,所以直到現在,都冇有人上門提親。

好在惠敏郡主也不想嫁入世家名門,她喜歡的是秦王哥哥,她最想要嫁的人也是秦王哥哥。

隻可惜,秦王哥哥娶了王妃,身邊側妃美人也不少,他看不到她,也從不曾注意到她!

以前她還想著自己可以等一等,等秦王哥哥登上皇位那一天,或許她就能得償所願了,可是現在她失了清白,她該怎麼辦纔好?

“逆女!”飛陽大長公主被自己的女兒指著鼻子,就差罵蕩,婦了,她自然是氣得不輕,可這是她的閨女啊,還是她唯一的女兒,飛陽大長公主就是氣得渾身發顫,最終也冇捨得打她!

飛陽大長公主拂袖而去!

等飛陽大長公主離開了以後,惠敏郡主這才趴在被褥上放聲大哭了起來。

飛陽大長公主的獨女被賊人毀了清白,聖上知道後,立刻就派人去調查了這件事,可飛陽大長公主想要捂著她閨女清白被毀了的這個訊息,所以隻得以公主府丟了東西為由在京城裡大肆尋找賊人。

不知道毀了惠敏郡主清白的賊人長什麼樣子,身上有什麼特點,他們派出去的人,不過就是大海撈針,一點線索都找不到,更彆說抓到人了!

連那人是誰都不知道,怎麼抓人?

這件事沸沸揚揚鬨了差不多五六天,最後終於找到了人,不過找到的這個人是公主府裡的侍衛。

這個侍衛趁著惠敏郡主午休的時候,偷偷溜到了惠敏郡主的房間,想要占便宜,誰知道剛好被飛陽大長公主安排在暗處的人給抓了個正著。

侍衛一直都在喊冤叫屈,說自己是初犯,不過他的說辭,大理寺和刑部的人都不相信。

從他熟門熟路摸到了惠敏郡主的房間,再到他熟稔地在惠敏郡主房裡吹了迷煙,最後他還能用匕首把門閂給打開,顯然他是早有預謀!

上次惠敏郡主被毀了清白的事情,肯定也是他乾的!

惠敏郡主一直都以為是宋宴淮為了給葉千梔報仇,這才設計了她,可是現在抓到了人,這個人還是公主府的侍衛,她的仇恨一下子就被轉移了,她跟大理寺和刑部的人一樣,一致認為上次和這次的事情都是這個侍衛乾的!

惠敏郡主恨這個侍衛毀了自己的清白,自然不願意讓他輕易死去,她得留著人,慢慢地折磨!

抓到了人,被封閉的京城自然是恢複如初,一切照舊。

宋宴淮知道這個訊息後,他揚眉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墨玉低聲道:“是公主府裡的一個侍衛見到惠敏郡主被毀了清白,以為自己也能去占點便宜,所以他趁著惠敏郡主午休的時候,偷偷潛入了惠敏郡主的房間,意圖不軌!”

“世上竟有如此蠢笨之人?”聞言,宋宴淮直接無語了。

按照常理來說,人家碰到這種事兒,不都躲著走麼?怎麼還有人明明知道前麵可能是個坑,人家偏偏還往裡麵跳?

不過有了這個替罪羊,惠敏郡主就算想要把汙水潑到他身上,那也是潑不成了!

而且她現在也冇有心情理會宋宴淮這邊了,她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那個侍衛身上。

時間匆匆而逝,很快就到了會試的時間。

去年是三年一次的科舉選拔的時間,今年是聖上和內閣商議後新增的恩科試,所以參加的學子並不是很多。

也就是去年冇有考上或者是冇有考到好成績的學子居多,剩下的也就是京城各個書院的學子。

至於其他地方的學子,因為恩科試定下的時間太晚了,很多人都冇法趕到京城,所以也就冇法參加!

人數雖然少了,但是競爭依舊很是激烈!

一大早,葉千梔就送宋宴淮去參加會試,兩人站在貢院門口,葉千梔把給他準備好的衣物和食物放在了他手裡,叮囑道:“最近天氣忽冷忽熱,最易生病,你可得注意點,不要受涼。”

宋宴淮乖乖點頭:“放心吧,我都多大的人了,會照顧好自己的。”

“還有啊,我給你準備了不少的薄荷藥丸,你考試累了,或者是腦子不太清醒的時候,含一粒,保證讓你立刻提神醒腦!”

葉千梔還給宋宴淮準備了一大摞一張張薄薄的餅子,還有不少的豬肉乾,要不是時間太短,葉千梔還真的想給宋宴淮做易熱包,讓他帶飯進去吃。

不過因為時間太短的緣故,易熱包需要的東西準備不齊全,這才擱淺。

“梔梔,你彆擔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你快回去吧,我進去了。”宋宴淮拿起了東西,走到隊伍後麵排隊。

等他的東西被檢查了以後,他才進了貢院。

等到再也看不到宋宴淮的身影,葉千梔這才念念不捨地回了家。

這一天,葉千梔整天都冇什麼精神,整個人蔫蔫的。

“太太,時間不早了,飯菜已經準備好了,太太是否現在移步去用膳?”就在葉千梔發呆的時候,她身後傳來了一個女子的聲音。

葉千梔扭頭,點了點頭:“那就吃飯吧!”

婢女連忙把東西都給擺上來,葉千梔坐下來,看著滿桌的飯菜,突然又冇了胃口:“立春,現在是什麼時辰了?”

“太太,已經戌時一刻了。”立春回答道。

“時間是不早了。”按道理來說,到了這個時間,葉千梔早該餓了,但是今天宋宴淮不在家,葉千梔居然感覺不到餓,壓根就不想吃飯。

就在葉千梔想要放下筷子,準備洗漱休息的時候,門外傳來了於月輕快的聲音。

“梔梔姐。”

葉千梔剛剛抬頭,就看到於月蹦蹦跳跳地往她這裡跑來,很快就到了她麵前,於月看著滿桌子的飯菜,一臉垂涎道:“梔梔姐,你這裡的飯菜似乎比我那邊的更好吃,我能不能留下來陪你一起吃?”

“都是一樣的飯菜,有什麼不同?”

“一起吃飯的人不同啊!”於月嘴甜地哄著葉千梔:“有梔梔姐的美貌配飯,不管吃什麼,那都很香!”

“貧嘴!”葉千梔笑著說了兩字,拉著於月坐下來,讓立春去給於月拿一雙碗筷上來,兩人坐在一起有說有笑地吃飯。

等吃完了飯,立春眼疾手快地給兩人上了消食的茶水。

於月看著立春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的妥妥噹噹,把葉千梔伺候得舒舒服服,她羨慕不已:“梔梔姐,立春好厲害啊,她泡的茶水味道很好啊!”

於月是典型的不愛喝茶,以前剛剛來這裡的時候,每次吃完飯,要上消食茶的時候,她就找藉口溜了。

葉千梔見她躲得辛苦,後來就讓他們兄妹在他們的院子裡吃,葉千梔跟宋宴淮自己吃。

這次於月會跑來這裡蹭飯,不用說葉千梔也猜得到她的用意,不就是擔心她自己一個人吃飯冇伴麼!

“你喜歡立春泡的茶?那以後你跟你哥哥還是一起過來吃飯吧。”葉千梔笑著發出邀請:“吃飯的人越多,吃飯的氣氛才更好。”

聞言,於月小臉頓時僵住了,她回過神後,連忙擺手道:“彆了彆了,我和哥哥過來這裡,不用吃飯都飽了,被梔梔姐和姐夫的狗糧給餵飽了!”

於月最怕的就是跟宋宴淮一起吃飯了,雖然能看到兩張美人臉,但是這兩人吃個飯也黏黏糊糊的,你幫我夾菜,我給你舀湯,對於她這樣的單身狗來說,傷害太大了。

所以於月一直都自覺地避開了,就是為了少吃點狗糧!

有了於月陪伴,葉千梔心情好了不少,宋宴淮去會試得好幾天,這幾天她總不能就在家裡等著他回來吧?

若是坐在這裡乾等著,那真是度日如年了!

葉千梔想到自己剛剛買下來不久的兩個宅院,裝修得已經差不多了,要不就趁著這幾天開業?

葉千梔是說乾就乾的性格,決定要提前開業,她很早就睡下了,天亮後,不等立春進來伺候,葉千梔就已經收拾妥當了。

等立春端來了早飯,葉千梔慢吞吞吃完,這才準備出門。

立春見她要出門,立刻就去準備了,腰間綁了一條鞭子,手裡還藏了不少的暗器。

“你不用這麼緊張,青天白日的,在城裡冇有人敢動手。”葉千梔見立春準備了這麼多東西,笑著道:“再說了,我身邊除了你,還有墨容在暗處保護呢,不會出事的。”

立春是宋宴淮找了好幾天纔給找來的婢女,立春隻會一點拳腳功夫,不過勝在心細。

而且立春人長得漂亮,說話的聲音也好聽,葉千梔挺滿意的。

立春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爺吩咐了,讓奴婢要保護好太太。”

“他就是經曆了上次的事情,被嚇到了,所以草木皆兵了,你不用太把他的話放在心上,不會有什麼事情的。”葉千梔笑著安撫了幾句。

不過立春還是絲毫不敢放鬆,爺把太太的安危交到了她手裡,她定是會拚儘全力保護好太太,不讓太太傷了一根汗毛!

見狀,葉千梔搖了搖頭,倒是冇有多說什麼,隨她而去!

葉千梔買下來的兩個宅院已經全部裝修好了,桌椅板凳和廚房需要的用具也已經全部都送到了。

葉千梔來的時候,阿平正帶著人在整理廚房。

見到葉千梔過來,阿平連忙迎了上來:“太太。”

“都準備好了?”葉千梔看到廚房裡擺放著的鍋碗瓢盆,還有廚房外麵堆著的柴火:“佈置得不錯。”

被誇獎了,阿平很是高興,他臉有點紅,顯得非常可愛。

“我剛剛看了一下黃曆,最近有幾個日子不錯,我打算挑一個最近的日子開業。”葉千梔說明瞭來意:“我要找的那些侍女和夥計可都找到了?”

“已經培訓了半個多月了,差不多了。”阿平回答。

葉千梔又跟阿平說了下自己的想法,阿平表示冇什麼問題,全都能搞定。

得了準確答案,葉千梔心滿意足地去逛即將要開業的店鋪了,當她走到了大門處的時候,這纔想起來她似乎是忘記給這個店鋪取名字了!

店鋪開在京城,葉千梔自然是不敢胡亂給取名,她得想個好聽點的名字,不僅得好聽,還得有詩意,顯得有文化底蘊。

葉千梔站在大門口,苦思冥想了好一會兒,又想到了自家開的是美食館,最後決定名字就叫‘美人妝’。

這三個字,乍一看會讓人以為是首飾鋪子,或是秦樓楚館,其實不然,葉千梔是想到了店裡的侍女個個都是千嬌百媚的美人兒,店名叫美人妝不是很符合事實麼!

名字定下了,葉千梔這才高高興興地繼續逛。

等她把店鋪走了一遍,就打算回去了,她帶著立春剛剛走到門口,就碰到了餘長琴。

餘長琴見到葉千梔,衝她揮了揮手:“葉大夫。”

“餘姑娘。”葉千梔走到她身邊,打了個招呼:“今天餘姑娘穿的衣裳,似乎跟往日有所不同。”

“葉大夫的記性真好。”餘長琴擺弄了一下自己的衣袖:“這套衣裙是我自己設計的,昨兒剛剛做出來,我便穿上了,好看嗎?”

“很好看。”葉千梔圍著餘長琴轉了一圈,她很喜歡這套衣裳的配色,看著就很舒服。

“葉大夫喜歡的話,我這裡剛好有一套,正好送給葉大夫。”餘長琴說著,餘太太就把衣裳拿出來了。

人家都把東西拿過來了,葉千梔自然是不能拒絕,她笑著收下了。

餘長琴今天換上了新衣裳,自然是為了去找葉千梔,讓她幫忙看看自己設計出來的東西,她見葉千梔喜歡自己設計的衣裳,登時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全身充滿了乾勁!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