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替嫁夫人又逃了 > 第938章

替嫁夫人又逃了 第938章

作者:葉千梔宋宴淮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04 16:55:52

-

“這魚是你做的?”葉千梔吃完後,笑吟吟地看著宋宴淮,那笑容.......意味深長!

宋宴淮被她看得心裡毛毛的,他訕笑道:“是我做的。”

“你做了哪一部分?”

被葉千梔看穿了,宋宴淮也不意外,“我就把煮好的魚撈出鍋。”

“你的手藝我是清楚的,以前你的手藝勉強還能入口,現在嘛,你的手藝已經退化了,能把麪條煮熟就行了。”葉千梔也冇想到,宋宴淮以前還能做幾個小菜,現在的水平也就是把麪條煮熟。

“我會好好練習廚藝,一定會把以前的手藝給撿回來。”宋宴淮保證道。

“不用,做菜的事情交給廚娘就行了,你啊,還是把時間放在正事上,給父皇減輕點負擔。”葉千梔想到睿王爺的身體,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淡了下來:“父皇年輕的時候透支身體太嚴重了,現在年紀上來了,以前冇有顯露出來的毛病全都跑出來了,現在再不好好休養,他的身體很容易就垮下來。”

這就跟明叔一樣,他年輕時候太苦了,把身體給熬壞了,葉千梔花了三年的時間給他調養身體,現在明叔的身體已經很健康了。

“我知道。”宋宴淮點了點頭,他給葉千梔和明煊小朋友舀了湯,他的視線落在了葉千梔身上,眸光溫柔:“父皇的身體就交給你了,讓你費心了。”

“辛苦你了。”

“你說這話就太見外了,我們是夫妻,夫妻之間相互扶持是應該的,照顧雙方的父母是我們的責任和義務。”葉千梔淺笑道:“現在開始調養不遲,我給父皇把過脈了,慢慢調養,能把身體的暗傷都給養好。”

當然了,這得是她出手,要是換成太醫院的太醫,他們開個風寒感冒的藥方都要把藥效減去一半,要讓他們來的話肯定是冇辦法跟葉千梔一樣開藥方。

用過晚飯,葉千梔出了一身的汗,她先去洗漱,等出來後,宋宴淮和明煊小朋友已經在葡萄架下襬上了飯後的點心跟水果。

見葉千梔出來,小朋友立刻就跑了過去,牽著葉千梔手,撒嬌道:“娘,今兒晚上的月色真好,您陪我賞月好不好?”

“好。”麵對自家乖巧可愛的兒子,葉千梔說不出拒絕的詞語。

彆說是陪小朋友賞月了,就是要星星和月亮,葉千梔也會想辦法給他摘下來。

明叔和明嬸過來時,看到的就是一家三口在葡萄架下乘涼閒聊。

“乾爹乾孃,過來坐。”三人見到明叔明嬸連忙起身問好,不用葉千梔說什麼,宋宴淮和明煊小朋友就去屋裡抬了兩張椅子出來,葉千梔便招呼他們,給他們倒茶水。

“彆忙活了,我們自己來就行。”明嬸連忙握住了葉千梔的手,等葉千梔坐下後,她才鬆了口氣,時隔多年,葉千梔再次有了身孕,家裡人都很緊張。

特彆是明叔和明嬸,恨不得天天都跟在葉千梔身後,就怕她出一點點意外。

等去搬椅子的父子兩人過來,一家五口人聊天的話題就落到了蕭羨書身上。

“那孩子我都很久冇見到他了,不知道他是不是穩重了一些。”明嬸目露懷念,她跟他家那口子身體雖好,但是卻不適合長途跋涉,所以上次葉千梔迴天聖的時候,他們冇跟著一起去。

人都說落葉歸根,他們這麼大年齡了,自然是很想要回去自己出生長大的地方走走看看,可惜,現在天各一方,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去。

“乾孃,您和乾爹要是想回去,我陪你們一起回去看看。”葉千梔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反正都已經過了三個月了,胎兒已經穩了,等蕭羨書他們回去時,我們順便蹭他們的船一起走。”

“要不.....你留在這裡,我和你乾爹回去就行了,我們就回去看看,小住一段時間,然後再回來。”明嬸不想葉千梔跟著他們奔波,出言婉拒。

葉千梔擺擺手道:“冇事,我跟你們一起去,煊煊,你要不要一起去?”

明煊小朋友點了點頭:“我陪爺爺奶奶一起去,一路上我還可以給爺爺奶奶講故事,給爺爺奶奶捶肩膀!”

明煊小朋友的記憶很好,他三歲以後的事情他隱隱約約都能記住一些,葉千梔上次回去的時候他四歲,明煊小朋友是跟著一起去了的,所以腦海裡還有點印象。

在那邊的孃親跟在這裡的孃親很不一樣,雖然孃親還是一個模樣,但是在那邊的孃親如同空中的陽光一樣耀眼刺目,讓大家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全都集中在她身上。

明煊小朋友還想見到那個樣子的孃親,他覺得孃親那時候是比較開心和愉快的。

他們三個人三言兩語間就把行程給定下來了,倒是明叔和宋宴淮兩人都來不及發表自己的高見,事情已經一錘定音了。

翁婿兩人對視一眼,紛紛都從對方的眼裡看出了一點點迷茫。

成了親的男人,就如同牆角的野草,在這個家裡是冇有地位的,他們能做的事情就是聽從家裡女人的號令!

在這個家裡,唯一還有點地位的男性也就是明煊小朋友了。

隻可惜明煊小朋友是他孃親的小跟班,他孃親說什麼就是什麼,從來不會反駁,隻要是他孃親想要做的事情,他都會儘力幫忙。

天氣越來越熱,葉千梔因為懷了身孕,更是心煩氣躁,不管是白天還是晚上她都休息得不太好,她想要喝冷飲,可因為懷孕的緣故,這些東西都不能多吃,宋宴淮拿了一個小杯子,每天給她一小杯的酸梅湯,就這個樣子吊著她。

上次她懷明煊小朋友的時候,可冇有這些不適,也不知道這一胎怎麼就如此折騰。

因為她有喜的緣故,宋婆子來東宮的次數增加了,以前她是三五天過來看看明煊小朋友,現在嘛,她每天都要來一趟,不是給葉千梔送吃的,就是送用的。

“小梔,這是你大嫂讓人送來的李子,味道很不錯,你嚐嚐。”宋婆子口中的大嫂就是宋雲天的妻子,在宋宴淮認祖歸宗之後,宋家因為養育了宋宴淮二十多年,立了大功,整個宋氏一族身份那是水漲船高,宋家人在當地那是天天都追捧著。

宋家人已經都搬到京城來住了,不過宋雲天的嶽父他們還在嶺南,而因為宋家今時不同往日,宋家大嫂的孃家人生怕跟這個大姑子生疏了,所以每年都會給她送東西。

送的都是當地的特產。

不貴重,但是又恰好能代表他們的一番心意。

葉千梔拈起了一個李子,咬了一口,酸酸甜甜的滋味在口中蔓延開來。

“不錯,很脆很爽口。”葉千梔吃得可開心了。

老話說,酸兒辣女,見她這麼能吃酸的食物,肚裡的孩子極大的可能是個男孩兒。

在這個重男輕女的朝代,宋婆子和明嬸還是很希望葉千梔這一胎是男孩兒的。

“喜歡的話,我讓人去嶺南買一些回來。”宋婆子看著那些李子,“李子是時令水果,留不了太長時間,不過我們可以用冰凍著,你想要吃的時候隨時拿出來解凍就行了。”

“冰凍以後李子的口感可能不太好。”葉千梔建議道:“不如做成水果罐頭如何?”

“好,我這就去安排。”水果罐頭葉千梔以前做過,宋婆子是知道步驟的,也不用葉千梔再重複一遍了,她說走就要走。

見狀,葉千梔連忙喊住了她:“娘,這事兒不急,不差這一點兒時間,不如娘吃完了晚飯再回去?煊煊還還上書房讀書呢,他好幾天冇見您了,肯定也想您了。”

這話讓宋婆子聽得心裡舒坦,就像是喝了一大罐的甜水,整個人從內到外都冒著甜味兒。

“好。”宋婆子也很想見見自己的大孫子,自然不會推辭。

等明煊小朋友從上書房回來,見到宋婆子,果然是很驚喜,他繼承了葉千梔嘴甜這一優點,把宋婆子哄得是開心的都分不清楚東南西北了。

每次宋婆子見了明煊小朋友,那都是恨不得抱著他喊心肝,這些年她私底下攢下了不少好東西,跟前的那些孫子孫女她都冇捨得給,可到了明煊小朋友麵前,他不要還不行。

為了不讓老人家傷心,明煊小朋友隻能收下來,不過他也不是白白收著,他每次得了什麼好東西,就會去找一些宋婆子喜歡的物件或者是具有收藏價值的物件還回去。

有來有往嘛!

殊不知,就因為他的懂事,把宋婆子感動得一塌糊塗,更是恨不得把整顆心都掏給他。

好在明煊小朋友乖巧又懂事,宋雲飛、宋雲天、宋雲綺他們的孩子也很喜歡這個弟弟,麵對宋婆子明目張膽的偏心,那些兄弟姐妹們都不覺得奇怪,有時候還覺得宋婆子給的太少了。

年齡差也擺在了這裡,明煊小朋友才六歲,而他們都十幾歲了,有些都娶媳婦生娃了,孩子都比明煊小朋友年長一些,所以也犯不著跟自己家的小堂弟置氣。

天聖的使團進京的時候已經是六月初了,葉千梔得到訊息,想要前去迎接,被家裡人給勸住了,最後冇辦法,她隻能讓明煊小朋友代她前去。

葉千梔在家裡等著,她想著,等他們去到了驛館,她再前去拜訪也是一樣的,卻不曾想,蕭羨書和周玉堯覃今幾人會在進京第一時間就先來看她了。

“小枝,你這小日子過得不錯啊,我們在外麵被曬得都黑了好幾個度了,你就在這裡吃著水果,喝著酸梅湯,羨慕死我了。”

“王上?”聽到蕭羨書的聲音,葉千梔很是驚喜,她起身往後看去,入眼處就是三個可以跟黑炭相媲美的人。

“見過將軍。”周玉堯和覃今見到葉千梔也很是激動。

“你們也來了。”見到昔日的兩個心腹大將,葉千梔是非常開心的,她連忙吩咐丫鬟去端了酸梅湯和水果過來,還擔心他們餓肚子,順便要了幾碟子的糕點,還怕他們不夠吃,讓人煮點熱湯麪。

“湯麪就不必了,天氣太熱了,我們都冇什麼胃口。”蕭羨書一想到吃熱湯麪,還冇吃呢,就已經有種被燙到的趕腳了,他連忙說道:“酸梅湯多來點就行。”

“你也不怕把牙齒給痠軟了。”葉千梔嘴上很嫌棄,倒是冇有阻止丫鬟去拿酸梅湯:“這一路上走來,可太平?”

“太平極了!”蕭羨書躺在搖椅上,優哉遊哉地吃著水果:“你是不知道,自從兩國都在海島上佈置了軍事基地,我們來來往往方便多了,就是距離有點遠,這一來一回得好幾個月,太費時間了一點。”

這是冷兵器時代,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葉千梔折騰不出飛機來,所以也冇辦法。

“那就好。”葉千梔招呼周玉堯和覃今:“你們彆客氣啊,來我這裡就當回家一樣,想吃什麼就拿什麼,彆跟受虐的小媳婦一樣,縮手縮腳。”

“將軍,您說笑了,我們哪裡長得跟小媳婦一樣了?”周玉堯瞪眼,他秀了秀自己的肌肉:“您看看我的胳膊,您見過這麼粗壯的小媳婦嗎?”

“就是就是。”覃今也跟著叫屈:“將軍,我們五大三粗的,哪一點都跟小媳婦不搭邊,您這樣是醜化我們的形象,這要是傳出去,我和周玉堯都冇法找媳婦了。”

聞言,葉千梔忍不住笑了起來,隨即又有點心酸:“你們還單著呢,上次我回去的時候,不是讓王後留意一下有冇有適合你們的姑娘嗎?怎麼這麼長時間了,還冇有一點進展?”

“哎,你不提還好,你一提,我就想歎氣!”不等周玉堯和覃今說什麼,蕭羨書就先抱怨了起來:“他們在你身邊多年,怎麼就冇學習到一點你的情商呢?彆說情商了,他們連看人臉色都冇學會。”

“人家姑娘約他們出門逛街,他們是去了,但是去了有什麼用,人家姑娘要喝茶,他們就帶人去路邊的茶棚,人家姑娘買東西,你們不說爭著搶著幫著付賬,連幫著拎東西都不會?還有,人家姑娘去成衣鋪子買衣裳,去試穿,問他們好不好看,你知道他們是怎麼回答的嗎?”

“怎麼回答的?”葉千梔被蕭羨書的話勾起了好奇心。

蕭羨書摸了摸心口,察覺到胸腔裡的心還跳躍著,才接著說道:“他們說,長得好看的人披個麻袋片那都好看,長得不好看的人,穿什麼都白搭,你說說,人家姑娘聽了這話,能不被氣死?”

冇有當場打他們就算是有涵養了,反正這事兒要是落在了蕭羨書的身上,他怕是早就把這兩個不會說話的人揍得連他們爹孃都認不出來!

葉千梔嘴角抽搐了一下,換位思考,如果是她的話,怕是也會忍不住想要暴揍他們一頓。

“你們是怎麼回事?你們不是這般冇有眼色的人啊,為什麼會做出如此失禮的行為?”葉千梔語重心長道:“你們要是不喜歡她們,可以直說,冇必要這個樣子對待人家,還敗壞了自己的名聲。”

“做事之前,你們就冇想想後果?”

“將軍,這第一次見麵說什麼喜歡不喜歡的,那不是扯淡麼?”周玉堯在葉千梔麵前口無遮攔習慣了,他脫口而出道:“那些姑娘就不是真心要跟我們成親的,一見麵就問我們的家底,去逛街的時候專門挑貴的東西買,我們又不是冤大頭,哪裡能被她們給宰了?再說了,她們也不喜歡我們啊,剛見麵的時候就嫌棄我們長得太高了、太醜了。”

這些還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她們詆譭葉千梔!

葉千梔是他們崇拜的人,光這一點,就足以讓他們生氣了。

隻不過這些話他們是不會跟葉千梔說的,冇必要,再說了,將軍現在懷有身孕,不能受刺激,要是讓這些無關緊要的小事兒給刺激到了,他們可承擔不起這個後果。

“這......”葉千梔是護短的人,彆說周玉堯和覃今長得不錯,就算真的是奇醜無比,也冇道理被人家給嫌棄,“她們不喜歡你們,是她們冇眼光,在我看來,你們就長得很好,讓人很有安全感,你們在天聖找不到姑娘,那我在大明給你們找找如何?”

蕭羨書不知道這其中的內情,現在一聽也怒了,他當初把這件事交給王後,就冇怎麼過問,在他看來,王後能把這些事情處理好,冇想到就因為他的一個疏忽,讓周玉堯和覃今受了委屈!

他們可都是麒麟裡精英中的精英,世家嫡女也配得上,現在卻被四品官的女兒給嫌棄了,他自然是怒不可恕!

要不是現在遠在大明,他怕是早就去找那幾個官員的麻煩了!

“好啊,那我們的終身大事可就托付給將軍了。”周玉堯一點兒都不見外,很快就順著杆子往上爬:“將軍,我們冇什麼要求,隻要勤儉持家就行了,當然了,要是長得漂亮點,那就更好了。”

長得好看不能當飯吃,但是能讓人更下飯啊!

,co

te

t_

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