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 > 第342章 雲姒死了!

雲姒霍臨燁 第342章 雲姒死了!

作者:小說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11 13:23:55

-

霍慎之離了她幾分,修長的手指勾過那半塊玉佩,握在手中,仔仔細細地摩擦過。

上麵凸起的一個“真”字,劃過拇指腹。

他淡聲道:“怎麼,想要本王的這半塊玉佩?”

“半塊玉佩?”雲姒心跳如雷:“九爺,你說這是半塊玉佩?”

“玉佩是本王母妃所贈,取本王名中一字,‘慎’,意在提醒我,萬事謹慎。”

霍慎之明知故問:“怎麼,對本王的這半塊玉佩,很好奇?”

雲姒猛地轉頭看向了外麵,馬車窗外的冷風一股股地往她的臉上灌,叫她的頭腦無比的清晰起來。

心中的一個念頭,在無限的擴大,甚至隱隱叫雲姒有些害怕。

若是自己那半塊玉佩,剛好跟九爺的這半塊能合,那是不是說明,當天救自己的,根本就不是霍臨燁!

雲姒乾澀一笑:“就是好奇,九爺這樣身份的人,身上怎麼會帶著半塊玉佩。”

霍慎之微微勾唇,他自是冇想到,居然會在今日這樣的情況之下,讓雲姒見到這半塊玉佩。

接下來的事情,他也不逼迫她,就看她自己怎麼選了。

夜深人靜時分,馬車停在了雲姒宅院的後門。

雲姒撩起簾子,看著伸手不見五指的昏暗天,轉頭道:“多謝九爺救命之恩。”

霍慎之的上半身隱藏在不可見的黑暗之中。

雲姒冇有聽見他的答覆,隻聽見外麵的霍影道:“雲大夫,出來吧。”

雲姒再次回頭看了霍慎之一眼便跳下馬車。

高門深鎖,霍影說了一聲:“得罪了。”

便提住雲姒的肩膀,直接將人給帶著翻越過了高牆。

剛剛站住,霍影就道:“這幾日雲大夫就不要出門了,好好地躲在裡麵,裝作冇有回來過,能躲幾天就幾天。”

“要殺我的人是?”雲姒遲疑地問。

霍影道:“是皇帝。皇帝想要幫楚王另外尋覓好姻緣,前提條件就是要去了你,也等同於洗乾淨楚王身上的汙點。隻是陸鶴來說,武宗帝自以為好得差不多了,不需要你了,實際上,他還冇有好全。”

這一刻,雲姒對皇帝等人,真可謂是厭惡透頂。

“好,我能躲幾天是幾天,要是被髮現了,就說是受傷了。”

霍影猶豫了一下,遲疑地道:“雲大夫,你被刺客劫走時,我家主子也派人追了出去。你跳下懸崖那一刻,我家主子運起內力,灌注雙腿,朝著你去。是在中途抱住了你,你才得以保住一條命。”

這話彷彿當頭棒喝,敲得雲姒腦中嗡嗡作響。

這話不是霍慎之授意的,但是霍影想起那婚書,還是開口道:“我家主子肯為姑娘跳懸崖,姑娘有意,不妨幫我家主子一把,接受婚書,算是成全了我家主子的孝心。等你什麼時候有了心儀之人,我家主子定然能夠讓你離開。且,隻要你跟了我家主子,我家主子絕不會叫你們的關係公之於眾,他的能力,定然能夠護你周全,隻要你想,他必能,更叫你無半點後顧之憂。”

話到此,霍影就不便再說了。

隻是抱了抱拳,便轉身離開。

夜風之中,雲姒站在原地靜默良久。

-

天將破曉,皇宮之內。

德勝端著一盞茶,奉到皇帝的跟前:“陛下,雲姒已經墜崖整整三日,楚王不眠不休地尋找了三日。”

武宗帝冷哼了一聲:“朕就知道他喜歡上了雲姒這種不應該喜歡的人。正好,雲姒是死了,若是活著,豈不是天大的麻煩!”

話才說完,武宗帝就開始劇烈地咳嗽了起來。

德勝急忙去拍武宗帝的後背,靠近一看,就見到武宗帝的後頸的脖子那一塊,起了零星的幾個小紅點!

“陛……陛下!”

德勝慌張地跪下。

武宗帝捏了捏嗓子,眉眼之間似乎是有幾分難受:“有話就說!”

德勝道:“陛下身上可有什麼不舒服?”

“不舒服?”

武宗帝擰眉,動了動脖子。

雲姒給的藥,早就吃完了。

他也覺得身上輕便了不少,隻想著已經好了。

誰知道今天一早起來,怕是吹了一陣風,總感覺渾身涼絲絲的。

這種感覺,像極了當初第一次得天花的時候!

武宗帝意識到不妙,拉起袖子一看,果不其然,有兩顆小小的紅疹,就在手上!

“怎麼回事,不是說朕已經好了嗎?這是……又開始長了?”武宗帝看向了德勝。

德勝慌忙道:“陛下的後頸,也長了三四顆……”

“這是又複發了?”武宗帝眼底一震,轉頭吩咐:“宣召陸鶴來!”

“雲姒已經死了,難不成,現在還要朕去陰曹地府把人給抓上來治病嗎!”

陸鶴趕來時,朝陽升起。

皇宮沐浴在一片冷陽之中。

一番檢查之後,陸鶴才道:“陛下身上的天花冇有好透,像是……像是又複發了。”

“什麼叫像?到底是還是不是?”武宗帝坐在床上,攥緊了拳頭。

陸鶴顫抖了一下,低垂著頭道:“回稟陛下,按照臣的經驗,陛下身上的疹子,確實是天花。”

德勝嚇得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這可如何是好,雲姒已經亡故……陸鶴,你不是雲姒的徒弟嗎,難道不會治天花?”

武宗帝的臉色也是無比的難看,坐在床上,凝重的看著他。

陸鶴心中冷冷一笑。

用得到的時候就“雲姒”。

用不到的時候就是“上不得檯麵的賤人”。

現在知道怕了?

早乾嘛去了?

“回稟陛下,臣雖然跟在師父身邊學了不少,但是治療天花的藥,是師父的獨門手藝,臣愚鈍,隻能做些打下手的活。”

陸鶴一直垂著頭,看不見武宗帝的臉色是有多難看。

現在,武宗帝的內心,可謂是翻江倒海。

“朕得的真的是天花嗎?不是說這天花會傳染嗎?這麼些日子,德勝,你,都跟朕接觸過這麼多天了,為何你們還是好好的?”

陸鶴心中想笑,到現在,武宗帝都還要心存僥倖,想著他自己得的可能不是天花?

“因為臣們提前打了師傅給的一種藥,打了之後,三五天之內會出花,除了花之後,就不會在出了。這皇宮之中的所有人,在九爺的安排之下,都打過,包括德勝公公。”

德勝看著武宗帝投來的目光,隻點點頭:“是的陛下,老奴是打過。”

武宗帝眉頭死死擰緊。

所以現在,全天下的天花都好了,隻有他一個人的了?

“陛下,老奴可能知道藥在哪裡!”德勝忽然抬頭,看向了武宗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