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 > 第655章 老夫人後悔吐血,雲姒打臉眾人

-

雲姒微微含笑,在眾人的驚訝之中,緩緩朝著首位下手的第二個位置坐下去。

一瞬間,正堂之中安靜到了極點!

鐘氏一時冇有反應過來,已經怒喝出了聲:“雲姒,你還不起來,這是你能坐的位置嗎!這是給神醫,給貴客的!”

雲姒挑眉看了陸鶴一眼。

陸鶴笑道:“老夫人,這就是我師父,你要請的神醫啊!”

神醫就在家,還要花大寶貝請,說出去不得讓人笑死。

鐘氏站起身,身子晃了晃,看了看陸鶴,再看了看雲姒。

“陸大夫,你可莫要胡鬨了!她怎麼配做你師父!你鬨著玩,也不能這樣。”鐘氏惱了。

其他人更是覺得陸鶴在開玩笑。

隻有蔣淑蘭,似乎是……想到了點什麼。

雲姒看著鐘氏:“我怎麼就不配做人家的師父?我的醫術,在京城人儘皆知。你如此貶低我,還想要我給你看診?”

鐘氏這會兒也顧不得外人不外人了:

“你住嘴,你以前就知道玩樂,琴棋書畫一竅不通,就你還給我看診?你敢我也不敢!陸大夫看著雲家的麵子,看著我的麵子,給你臉麵,這你都看不懂,還向上爬了?滾!”

鐘氏說著,就要叫人來把雲姒拉走。

肯定是九爺為了雲家的麵子,特地拉低陸鶴在大周給雲姒做陪襯,抬高雲姒的。

雲姒什麼人,她們不知嗎!

這時候,陸鶴猛然站了起來:“我治療太子的那套本事,都是跟著六小姐,也就是我師父學的。我師父的本事,也是九爺認定的。老夫人這麼說話,是打我的臉,還是打九爺的臉!真是冇見過這樣的,連自己的親孫女都貶的!”

雲姒看向為自己出頭的陸鶴。

她跟陸鶴名義上是師徒。

其實就是相互學習的關係。

她教陸鶴西醫之道。

陸鶴教她中醫之道。

這小子,當初坦然地認下了自己做師父,後來她才知道,他是想要繼承自己那個醫藥箱!

如今,論西醫的那些那些臨床經驗,更複雜操作,陸鶴不如自己。

但是一般的大病,陸鶴中西融合而治,完全可以獨當一麵。

儼然,是中西雙料聖手的趨勢。

而今,陸鶴也不在乎把他自己放低。

鐘氏不相信。

她狠狠搖搖頭。

看著陸鶴……

“陸大夫,這裡冇有彆人,你不用給她臉麵。我們,都是知道她是什麼人!”

雲姒怎麼可能會醫術,還教陸鶴?

打死她們,她們也不信!

“大周攝政王到!”

在此時,影壁那處,一片玄色一角露出。

霍慎之本不必來的。

雲家即便是權貴,他的身份,雲家也不值得他親自踏足。

可他來了。

為了雲姒。

男人那屍山血海裡拚殺出來的氣場,冷漠的眼底還浮動著血氣,頓時叫所有人的腰,忍不住的彎了彎。

虞氏顫了顫,趕緊道:“娘,這個陸大夫怕是出了什麼問題,居然叫喪門星師父。九爺現在來了,看他們怎麼收場!”

虞晚梔小心的看了一眼進來的男人,忍不住咬了咬下唇,在一旁點頭。

——她可是要拜師的,雲姒算什麼,怎麼可能是她要拜的人?

“九爺!”鐘氏還帶著期待,想要問個究竟。

結果陸鶴直接截斷她的話:“九爺來得正好,老夫人不相信六小姐是我師父,還貶損她呢!”

鐘氏的臉色,瞬間難看到了極點,小心的問:“九爺,陸大夫說……”

霍慎之坐在了主位,老夫人身側,淡淡道:“雲姒是本王的隨行軍醫,大周的聖醫國手,陸鶴的師父。怎麼,老夫人貶損本王的人?”

刹那之間,所有人如遭雷擊。

旁人說不可信。

九爺都這麼說了!

那……

鐘氏站著,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虞氏好不容易回過神,驚恐地問:“這……這怎麼可能,這是雲姒啊!”

霍慎之品了口茶,目光冷淡地看著庭外。

虞氏的身份,著實夠不上霍慎之跟她講句話的。

所以霍影道:“六小姐在大周救死扶傷,斷肢再接,壓製天花,一人之力平西疆惡疾,種種功績,被大周百姓信奉。便是五公子,跟你們大周太子,也是知道的。如今到她自己的地方了,還被人貶損?聽你的意思,是我家主子還說謊騙你不成?”

雲江澈也是知道的?

太子也知道!

鐘氏跟虞氏一時有些喘不過氣。

就連虞晚梔,都不敢置信地朝著衝著自己淡笑的雲姒看去。

這個被寵得跟廢物一樣的雲姒,居然成了大周的國手?

不是九爺看著雲家人的麵子,而是靠她自己……

她明明,什麼都比不過自己的!

“這……”鐘氏瞪大眼睛,看著雲姒。

合著她千辛萬苦琢磨著,是把昨天趕出去的“喪門星”,大陣仗的請回來了?

鐘氏人麻了。

怎麼會這樣……這樣這樣?

這時,蔣淑蘭回過神來,轉頭就吩咐下麵的人:“去,把老爺給我叫來,讓她看看我女兒的風光!”

到時候,看看老夫人,還一口一個喪門星不!

這會兒真跟做夢一樣,真是爽死她了!

“你怎麼不早說!”有霍慎之在,鐘氏都不敢造次了,她站起來,顫聲質問雲姒。

要是雲姒早說。

她還費那麼大的勁兒?

直接吩咐她了!

“還有,你哪來的醫術?哪學的?”

雲姒含笑看著老夫人:“老夫人可還要我幫你醫治?”

鐘氏氣的快要病發:“你收了那麼多的東西,還問這種話?”

她氣得不行了,轉頭質問蔣淑蘭:“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的?看看你教的好女兒,欺上瞞下!在九爺麵前,丟人現眼了!”

蔣淑蘭這會兒真是爽死了。

忍都忍不住地笑。

這下突然被點到,腦子都冇轉就忍不住誇:

“姒兒當真是厲害!婆母,兒媳跟你說,當時兒媳的眼睛,老爺的刀傷,還有澈兒的病,都是她治好的,您當時聽了就過了。您說什麼神醫,我還以為還有比她更厲害的大夫呢,冇想到,就是她自己,您說這事兒巧不巧!”

蔣淑蘭高興過頭,嘴角快要咧到後腦勺。

哪裡還能想鐘氏的話是什麼意思。

虞氏跟虞晚梔看著這麼得意的蔣淑蘭跟雲姒,氣得攥緊了手。

鐘氏一忍再忍。

她的那些好東西,老古董。

都是她收藏的!

尤其是那隻紫檀木簪子!

現在,全被送去給她最煩最討厭的雲姒了。

早知道……

她忍著坐下來,被氣得開不了口了。

“妹妹真的好本事!”

就在氣氛尤其極端的時刻,虞晚梔開口了,她伸手嬌柔地挽發,朝著九爺行禮:

“九爺,雲姒妹妹在大周,冇給九爺添麻煩就好了。想不到她有這樣的成就,我這個做姐姐的真是替她高興。想來,九爺也是對雲姒妹妹很好的,不然她昨天回來,都冇有說給祖母醫治,隻等到現在,九爺你發話了,她才肯醫治呢。”

明著是誇,暗著是說雲姒冇心肝,有醫術都不給自己祖母治病,還故意要等彆人發號施令!

虞晚梔笑著看向了雲姒。

男人都粗心,看不穿女人的小心思。她就不信了,她在九爺麵前把雲姒的嘴臉點出來,九爺還看得起她!

霍慎之淡淡地睨了一眼雲姒,讓她威風去。

雲姒起身,笑容瞬間一收:“讓你說話了嗎?你們虞家是什麼家教,我們說話,有你插嘴的份兒?”

虞晚梔眸子一睜。

雲姒這是把她貶了下去了?

鐘氏這會兒也聽出來了,雲姒這是仗著身份,要跟自己平起平坐!

她冷冷地睨了一眼蔣淑蘭,叫蔣淑蘭來收場。

蔣淑蘭現在心裡美死了。

看見老夫人給自己使眼色,她的笑容,凝固了下來。

她這些年怎麼被婆母打壓沒關係,但是這事關女兒。

尤其是她的女兒如今大不一樣了。

她也不能給女兒拖後腿,拉著她的乖女兒,跟自己一起做小伏低!

蔣淑蘭甩過臉去,直接當做冇看見老夫人的眼色,有些害怕,可是心裡還繼續美著!

鐘氏見此,握著柺杖的手,都在發抖。

氣死了,真是氣死了!

她隻能朝著虞氏使眼色。

虞氏緩了緩氣兒,道:“那咱們來說說,怎麼給你祖母醫治的事情吧!”

雲姒挑眉一笑,將茶放下:“要治病,可以啊!”

這不就撞到雲姒槍口上來了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