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 > 第680章 雲家二哥:九爺跟我家妹妹不清白!

-

小太監才一說,在裡麵的淮王妃,就狠狠打了個寒戰。

她整個人,都顯得激動起來。

將軍夫人拉住淮王妃的手,低聲安慰:“彆怕,陛下在九爺麵前答應了。九爺有攝政的權利,若是他再敢對你有半點不好,有九爺為我們做主的。”

淮王惡狠狠地瞪了淮王妃一眼,被人揹著放在了椅子上。

“雲姒,你膽子可真大啊!”

淮王咬牙切齒地指了指自己額頭上的傷。

雲姒:“我們拉淮王上岸,救了淮王一命,這也有錯?”

陸鶴:“就是,淮王大半夜不睡覺,去千鯉池洗澡。幸好遇到了我跟我師父,不然就淹死啦!”

淮王看著如此嫑碧蓮的兩個人,氣得牙齒打顫:“你們就不怕本王告訴父皇嗎!”

雲姒大大方方地坐到了淮王身邊,端起茶水:“說什麼?我們可什麼都冇有做。救人也有罪的話,那我馬上改掉好啦。”

說罷,雲姒傾身過去,唇邊是一陣壞笑,壓著聲音道:“我不承認,你拿我有什麼辦法。誰能給你作證?你若是敢瞎說,我就敢把你變太監的事情暗中宣揚出去。”

陸鶴在一旁,把話聽得清清楚楚。

看著這麼嫑臉的師父,真是愛了愛了呢!

淮王的太陽穴隱隱跳動,咬牙道:“本王看見了那書信上麵,說蘇韻柔的孩子,不是楚王的。你個陰毒的女人,本王還以為你有多愛楚王,原來……”

雲姒挑眉,眼中不屑。

“看見了又怎麼樣?你還能威脅到我?你倒是可以去威脅蘇韻柔,但是蘇韻柔在天牢裡麵,生了孩子就要被殺頭了。你泄露出去,對我也是好事一樁。但是你若是想要利用這事情,跟蘇韻柔聯手整我,隻要我發察覺,我就把你變太監的事情,嚷嚷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完全被拿捏住的淮王豎眉瞪眼,滿臉凶神惡煞:“賤人,不要臉!你身為大夫的原則呢,我是病人,你怎麼能把我的病痛到處說!”

雲姒“哐啷”一聲放下茶杯,站起身來:“我具有靈活的道德原則,反正這件事情你知道了,要是泄露出去,不管是不是你說的,我都會認為是你說的。到時候,你就等著身敗名裂。我呢,置身事外!”

原想著威脅雲姒一把,誰知道被黑吃黑。

淮王當真是恨透了眼前的人,恨不得將她撕成碎片!

他的好計劃,現在全崩了!

淮王咬牙:“賤人!”

雲姒挑眉:“死太監,陰陽人,爛屁股!你在罵一句試試看。”

陸鶴在一邊點頭:學到了學到了!

淮王轉頭就怒瞪向了陸鶴。

陸鶴更不怕他:“我也可以到處嚷嚷。”

“你們……你們!”

“來人,淮王不治了,送出去。以後彆來我麵前晃,讓我看見你……”她壓聲:

“我一時把淮王喊成了死太監,那可就是你自找的了。”

雲姒抬手就把淮王指著自己的手狠狠打了下來。

淮王身子不穩,搖搖欲墜。

知情的小太監衝上來,扶住了淮王。

雲姒:“把你的經驗分享一點給淮王,不然他以後都不知道該怎麼做……”

“太監~”又是小小一聲。

“你呃……”原本要叫罵出聲的淮王,一個字節硬生生卡在了喉嚨,氣得徹底地倒了下去。

“這……這怎麼辦?”小太監嚇壞了。

雲姒終於放開聲音:“淮王睡著了唄,還能怎麼辦,扶上床。你要是不放心,叫我的徒弟,李太醫他們來看著他,我不太方便。”

雲姒轉頭,朝著淮王妃點了頭:“我們今日乾了這麼久的活兒,也冇有休息。如今就不打擾了,有事叫我,我就在偏殿。”

淮王妃看著雲姒收拾了淮王,雖然知道不是為了她,可是一時之間,還是有些激動跟感激。

經曆過一場生死,淮王妃忽然覺得,要是成了寡婦,一個人在淮王府生活,再領養個兒子女兒,不愁吃穿的,其實也不錯……

“主子!”

空青給雲姒收拾了床鋪,道:“淮王還恨主子把他閹了,奴婢還害怕他會做什麼惡事害主子,現在……真解氣!主子拿著他痛處戳,他不會敢造次了!”

雲姒躺下,讓開了外麵,讓空青上來也一起躺著。

空青也冇有矯情,小心地爬上去,幫雲姒拉了拉被子:“主子,奴婢還有一件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很重要,但是一定得現在就說。”

“說吧。”雲姒閉著眼睛,有些昏昏欲睡。

空青側身看著雲姒:“湘雲說,蘇韻柔還得到了主子的那塊玉佩。”

雲姒皺眉,微微睜開眼。

“玉佩是霍臨燁的,她拿走做什麼?”那塊玉佩,對現在的雲姒來說,在不在都已經不重要了。“誰知道這種人心裡在想什麼。”空青道:“隻是那半塊玉佩,是楚王的東西,主子不要了吧?”

“我去拿了,到時候讓他以為我又喜歡他了,我的冷漠都是裝的,那怎麼辦?”

雲姒真是被嚇怕了,擺了擺手:“從和離至今,我每每夢到楚王府都會被嚇醒,睜開眼,以為自己還冇和離成功。還在被打,被割血,被霍臨燁逼著給蘇韻柔下跪,被那些下人欺淩,吃餿飯,怎麼和離都離不了……”

就這樣,李善慈居然還要撮合她跟霍臨燁在一起?

“誰也冇有資格替我說原諒,誰也冇有資格來撮合,除非她嫁給霍臨燁,把我經受得來一遍。”

如果不是九爺,就算是她說出高門顯貴的身份也不會有人信,可能信了,淑貴妃害怕對自己的虐待暴露,雲家來的時候,她也成枯骨一堆。

空青感覺到自家主子身子都繃緊了,趕緊貼上去,抓起枕頭邊的扇子給雲姒扇風:“主子,睡吧,奴婢一定好好陪著主子。”

雲姒接過扇子,也給空青扇。

九爺,是她的救贖。

主仆兩人,依偎著。

門外的人影,在黯淡的陰影下,站了許久。

他的手,略微的有些發顫,喉嚨,更是乾澀無比。

冇有驚動,也冇有敲門,就這麼站在廊下,一整夜冇有動。

就這樣,他怎麼還想著,再把雲姒挽回呢?

清晨時分,天還未亮,雲姒給淮王妃檢查了之後,就朝著九王府去了。

而與此同時,李善慈剛好醒來。

“好些了冇?”李豫有些緊張,已經準備好了,將她打暈。

李善慈混沌的眼神,逐漸清醒起來,伸手就推開李豫:“哥哥你打暈了我?不要在碰我,我要去找慎哥哥!”

“什麼‘慎哥哥’!那是九爺!”

李豫伸出手,給她清清楚楚地看著自己的斷指:“不要瘋了,善慈!”

李善慈看見李豫的斷指,忍不住捂住嘴巴哭出聲來:“哥哥,讓我去問吧,他到底想要怎麼樣,我不想要成為個笑話!”

看著她下了床,李豫實在是忍不住,扯住了她的衣服:“你給我聽清楚,你跟九爺的婚約,作廢了!早就作廢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